133 擁有她實屬不易
我不知道我會活多久,所以我不知道我會愛你多久,但只要我活著,我就會愛你.

牧晟宸起身,牽起尹瑟的手:"老婆,欠你的第一樣東西已經還你了,回家吧!"

"恩."尹瑟點頭,而後晃著他的手:"欠我的第一樣東西?那你還欠我什麼?"

"不告訴你."

"……無趣."

"你今天為什麼遲到啊?"尹瑟問.

牧晟宸淡淡道:"自然是遇上了很棘手的事."

"呀,牧晟宸也會棘手兩個字?"

牧晟宸把她推進車里,坐到駕駛位上:"怎麼沒有?這世界上最讓我棘手的就是你了."

"……"尹瑟撇撇嘴,總是把她的很難對付.

孰知,在他面前,她真的是什麼脾氣都沒了.

應該是吧,什麼脾氣都沒了.

然而,沒過幾天,尹瑟就確實的體會到了這讓牧晟宸都覺得棘手的事真的很棘手.

幾個和創世來往密切的企業一夜之間全都掉轉了方向,一些重大的合作案,他們甯願賠償違約金也要撤資.

其中緣由,牧晟宸很清楚.

龍氏集團利用黑道上的手段進行威逼利誘,而那些違約金,龍令望會把道上的黑錢拿過來給他們使用.

這樣一來,為了保障他們自身的安全,他們只能選擇和創世解除合作.

而另一方面,傑森先生站到了龍氏和GW身後,這讓那些合作伙伴再也無所顧忌.

接待室里,牧晟宸的面前坐著的便是傑森先生.

"牧總,久仰大名,今日一見,果真氣度不凡!"

牧晟宸淡淡的看著他:"比不上傑森先生."

傑森先生靠在沙發上,他身後是他的兩個保鏢.

"之前我妻子受您還有您的兒子照顧了."

傑森與他對視,輕笑,"您的妻子可真是一位可愛的人啊!"

"是嗎?我怎麼不覺得?"牧晟宸攤攤手,"傑森先生覺得她哪里可愛?"

"為人熱,大方,最重要的是不會耍心眼,問什麼她也會輕易的告訴你."話里極盡諷刺.

牧晟宸淡然的看著傑森得意的臉:"傑森先生似乎是很了解我的妻子?也難怪,畢竟您的兒子覬覦過她很長一段時間."

"我兒子再厲害也比不上牧總,最後能將這只可愛的貓咪抱回家."

"可是傑森先生可知道,我妻子從來就不是可愛的貓,她在你面前的那副姿態可全是裝出來的."

"哦?那牧總覺得您的妻子是什麼呢?"

"會吃人的母老虎,而且還會變的越來越強."

"……牧總的這種比喻可真是風趣."

牧晟宸攤攤手:"很快你就會知道了這種比喻到底是風趣還是貼切."

傑森先生臉上掛著笑容,那狐狸般的笑容一直掛在他的臉上.

"好了,就不提牧總的妻子了,今天我過來只是想和牧總談一樁生意."

"看."牧晟宸淡淡道,在他的面前不輸半分氣勢.

"A市東南區域的那塊樓盤,牧總要不要和我合作開發?"

牧晟宸冷笑.

A市東南區域的那塊樓盤……

那是創世早就盯下的樓盤,正是因為創世盯下了,其他企業才不敢妄動,而現在,他跑到自己面前,要和自己合作開發這塊樓盤?

這明什麼……

明傑森先生完全有自信能從創世嘴里將這塊鴨子吃掉!

"傑森先生,開發樓盤,創世一向不找合作對象,自家完成."

"誒?牧總話不要得這麼早啊!我們從商的最大一個規矩不就是尋求同盟,尋找合作對象,商業的一次次完成可是都建立于合作之上啊!"

"……"

"牧總,你考慮一下吧!以現在創世的形,如果放棄了這次合作怕是不好對下面的人交代吧?"傑森輕笑.

牧晟宸起身,從桌子上拿出一份文件遞給傑森先生:"傑森先生,我父親一直覺得您是個可敬的對手."

"是嗎?"傑森的眼里閃過一絲促狹.

"是啊!"牧晟宸淡淡道,"可敬的敵人,可敬的朋友,然而後來,他還沒來得及和你真正交一次手,就離開了人世,當初你們爭奪的土地不就是A市東南區域的那塊樓盤嗎?"

"……"他抬眼看他.

"傑森先生,相比您而,我只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晚輩,不如,就接受一下晚輩的挑戰."

"哦?"

"就比誰能拿到這塊樓盤的開發權."

傑森先生輕笑:"牧總,接受你的挑戰,我很樂意,但在此之前我只是想提醒你,幾家大型企業的撤資之後,創世還有多余的財力人力來競爭嗎?"

"……"牧晟宸淡淡看著他,"你看著不就是了?"

他的自信滿滿,然而傑森先生很清楚牧晟宸的心里一點底也沒有.

他們雙方都明白,彼此在這場賭.注上賭上了什麼.

商界就是這樣,一個很有威信的人站出來上一句話,眾人就會紛紛把目光投過去.

創世集團再強大,領頭的畢竟是他牧晟宸,而他牧晟宸,手段再怎麼強硬也只有三十三歲的年紀.

而傑森先生是商界的元老人物,他象征的是一個年代,他一站出來,一句話也不,資格就放在那了!

那是牧晟宸沒有辦法比得上的東西.

所以,牧晟宸想要從傑森手里搶回合作伙伴,他只有一個方法,就是打破傑森的不敗神話.

他要從傑森先生競爭A市的那塊樓盤,做大了這氣勢,做大了噱頭,讓所有人都知道,他牧晟宸現在和傑森先生對著干.

這是一場只有一個人能存活的游戲.

只要他贏了,他就是超越傑森的一個傳奇,撤掉的資金會在瞬間全部回歸創世.

一旦他輸了,那可就滿盤皆輸.

別撤回資金了,創世怕是也需要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才能從重創中恢複過來.

"牧總,其實實話,這實話也挺可笑的."傑森道,"並不是我要和創世作對,實在是我那兒子在牧總您這吃了大虧,他,不看著牧晟宸被踩在自己腳底下,他晚上睡覺也睡不安穩."

"……"

"而我也老了,就這麼一個兒子,長這麼大,他才求我一次,我能不為他做到嗎?"

牧晟宸靜默的看著他:"傑森先生,請轉告您的兒子."

"……"

"他,這輩子都沒可能把我踩在腳底下,實在是因為--"牧晟宸伸手比了比自己的頭頂和頭頸,"差距太大了."

傑森神微僵,好一個自大狂妄的牧晟宸!

"看這樣子,我兒子應該要和牧總好好學習才是."

"傑森先生笑了."牧晟宸輕輕道,"應該是我向您兒子學習學習才是,他的那份執著總是讓我佩服不已."

牧晟宸話里的嘲諷之意再明顯不過.

傑森先生在牧晟宸面前,他的資格老似乎派不上任何用處,無論是的話還是姿態,他竟不占一點點的上風.

這讓傑森後來離開的時候臉色並不如來時那樣光輝.

牧晟宸坐在辦公室里靜靜坐了良久,他的助理走進來.

"牧總."

"A市東南區域的那塊樓盤,可以開始動手了."

"牧總,這不是安排在明年的計劃中麼?"

"現在等不了了."牧晟宸淡,"制定一個方案組,在最快的時間里整理好方案和預算."

"知道了."助理應道,而後便走了出去.

牧晟宸坐在皮椅上,轉了個身,看著窗外瓦藍的天.

許,是尹瑟高中時期的一個懵懂初戀,然而經年之後,成了仇人.

尹瑟,是他少年時期的一個印象深刻,經年之後,成了愛人.

緣分這種東西不准.

他只是覺得很幸運,會想,如果當年許不曾懷疑過尹瑟,那他還能碰的到尹瑟嗎?如果當年許不曾那般幼稚,那他還能擁有尹瑟嗎?

這麼想著,就會覺得擁有尹瑟實在是一件不易的事.

應該可以用過關斬將這四個字來形容吧?

青梅竹馬葉如風,懵懂初戀許,花花公子范希文,還有性取向不定的潘明……

其實也不是過關斬將,畢竟他沒有怎麼想方設法的去和他們爭搶,他只是喜歡她,只是愛她,把能給她的東西都給了……

葉如風輸在哪?

太過于心翼翼,太過于自信滿滿.

許輸在哪?

不信任,背叛……

至于范希文范大公子和潘明……

牧晟宸輕笑,不予置評.

其實,牧晟宸也沒必要把創世放到這樣尷尬的場面上,前提是,他得把尹瑟放到尷尬的場面上.

許,那男人比起看著他落敗,他更想看到尹瑟變得一文不值.

而他,牧晟宸,就是要讓那男人看到,他牧晟宸會為了這個女人做到何種地步,要讓那男人看到,他想要毀了的女人,他牧晟宸是怎麼讓她站起來,不僅是站起來,還能把他許踩在腳底下.

那些讓尹瑟傷心過的,只要讓他抓到機會,他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打擊回去.

他會把尹瑟捧在手心,讓所有人看到,她是一顆明珠.

牧晟宸想著,這樣下去,自己是不是完全被尹瑟這女人給奴.役了?

………………………………………………吧首發………………………………………………………

晚上,牧晟宸回到家後,尹瑟剛給夏落和牧司瑞洗完澡.

"回來了,老公?"尹瑟沖他點嗲嗲一笑.

牧晟宸伸開雙手,尹瑟上前就讓他抱住,晃了晃,他才松開她.

"我去幫你熱飯菜."尹瑟完便跑進廚房,林嫂被趕了出來,她無奈的沖牧晟宸笑笑,"少爺,夫人現在是越來越膩人了."

牧晟宸看著廚房里的身影,對林嫂道:"她是怕."

"怕什麼?"

"怕我哪天不要她了,她就粘不到了."

"……少爺."

"恩?"

"您的臉皮厚了……"

牧晟宸微鄂,而後聳聳肩:"和臉皮厚的人呆一起久了,難免有一點."

林嫂是樂意見到這樣的牧晟宸,樂意見到這樣的尹瑟.

還有那兩個孩子……

"對了,少爺,今天有人打電話到家里,問了夏落姐的事."

牧晟宸眉頭微挑.

"你怎麼的?"

"少爺沒有吩咐,我哪里會亂.我記下了電話號碼."

林嫂從茶幾下面將記好的電話號碼遞給牧晟宸.

牧晟宸接過,看了眼,是海外的……

他上樓後便立刻打電話讓人去查.

夏落穿著可愛的兔子綿睡衣,坐在客廳里,牧司瑞坐在她身邊捧著書.

尹瑟端來了一盤水果.

"吃點水果,女孩子長得漂亮."

"媽,你別為難夏落,她只能長這樣了,吃水果也彌補不了什麼的."

"……"夏落眉頭一挑,翻身就撲向牧司瑞.

"啊!救命!"牧司瑞喊著,看著坐在自己身上,扯著自己臉頰的夏落.

尹瑟驚呼一聲,對上自家兒子可憐巴巴的臉,笑道:"夏落,盡管扯,扯成殘缺美,看他平時還臭屁!"

"媽媽,你怎麼@#$%……"牧司瑞的臉頰被扯著,嘴里沒有一句話是的清的.

尹瑟看著他,只顧著偷笑.

良久,夏落才放開他,像個沒事人一樣吃著水果.

牧司瑞揉著臉,眼淚汪汪的,他現在整天被夏落欺負,他要他的尊嚴,他要他的鎮定!他要他的處事不驚!

這時,牧晟宸走了下來,夏落側頭看了眼,而後臉頰微微起,這回連尹瑟都清晰的發現了,而後再瞥向看著夏落的牧司瑞,悶笑兩聲.

牧晟宸坐到沙發上,卻沒想到會對上尹瑟瞪他的神.

他有點錯愕,再看過去,她已經沒有了"瞪………

尹瑟戳了個蘋果塞進他嘴里.

只見夏落的臉更了……

然後牧司瑞的臉更綠了……

牧晟宸看了眼夏落,而後問道:"告訴叔叔吧,你父親叫什麼名字."

"……"夏落抬眼,對上牧晟宸的琥珀鳳眸,良久良久……

她輕輕開口:"夏梓修."

牧晟宸的眸子里一刹那的驚訝,而後便是頓悟,最後化作一絲輕笑.

尹瑟眨了眨眼睛,看著他:"夏梓修,你認識嗎?"

牧晟宸輕輕搖頭,而後對夏落道:"你爸爸過幾天就會來接你."

"……"夏落驚詫的看著他.

"還有你的媽媽."

"……"夏落的眸子里除了驚詫,還有不可置信,還有激動,還有憤怒,還有……無數無數的緒,這雙不大的眼睛里如何裝得下.

牧司瑞也相當驚訝.

牧晟宸起身,"夏落,無論你怎麼看你爸媽,都要給他們一次機會."

"……"

"司瑞,帶著落去睡吧."牧晟宸道.

牧司瑞點點頭,而後便拽著夏落上樓.

牧晟宸朝尹瑟伸手.

尹瑟看著他.

"你還等什麼?"牧晟宸不解的問,"等天亮?"

"……"尹瑟撇撇嘴抓住他的狼爪.

尹瑟靠在床上,還是好奇的問道:"你真不認識夏梓修?"什久只所.

"不認識."

"那你怎麼的好像認識他一樣."

"雖然不認識,但了解一點."牧晟宸爬上床,關了燈,趴在她身上.

"重死了--!"尹瑟推著他的胸口.

牧晟宸磨蹭著她的鼻子,"很想要你."

"……"尹瑟被他一句話塞住,他不是從來都只做不的麼……

他吻她,厮磨了很久,他才從她身上下來,將她環住:"這幾天忍著."

"……"尹瑟不解的看著他,"干嘛忍?"

而後,她剛問完,她自己就傻了,一秒,兩秒,三秒……

牧晟宸輕輕蹭蹭她的耳朵:"雖然知道老婆大人一直如狼似虎,但為夫要矜持."

"……"尹瑟踹了他一腳,"矜持你妹!"

牧晟宸牢牢的拴住她,頭埋在她頸窩:"忍幾天,看會不會因為太想你,為了你激發出自己所有的力量……"

尹瑟微鄂.

這是什麼回答,難懂成這樣……

"夏梓修,是黑道里人物.".

"……"他這節奏也跳的太快了吧.

"不僅只是個人物,他幾乎黑了A市的整片天……所有地下的事,沒有他掌握不到的,手段狠辣."

"……"尹瑟傻了,"晟宸,你過,夏落的母親是個警察吧……"

"恩."

"警察和黑道頭子……"

牧晟宸輕笑:"不可能在一起的."

"那不是和夏落,他們會一起過來接她嗎?"

"是啊,那杜芮還是警察嗎?"牧晟宸問她.

尹瑟明白了……

"黑道頭子把警察也給黑了……"

牧晟宸輕笑.

"晟宸,不要緊麼?和黑道有關聯……"

"瑟兒,我現在巴不得和黑道扯上點關系."牧晟宸輕笑,笑的極其得意,像是擱置在他心口的事終于放下了.

在尹瑟心里,黑道就是很恐怖的事,就是很黑暗,很血腥的……

原來夏落是那樣兩個人物的女兒,難怪會有那樣火爆的脾氣和強大的身手.

"你生活過的太無趣了是吧,想和黑道搭上關系?"尹瑟戳著他.

牧晟宸輕笑,不再話,哄著她入睡.

這女人不會懂,創世處于尷尬的局面就是因為敵方有黑道的涉入,明刀易躲,暗箭難防的道理,她不會不懂.

而且,如果是夏梓修的話……

不知道為什麼,牧晟宸只覺得老天像是在幫他一般.

過去的二十多年讓他過得太淒慘了,所以現在開始不忍心再折騰他了是不是?

然後果然過了三天,周六的下午,牧家迎來了兩位客人.

男的俊美剛毅,女的柔美細致.

開門的刹那,尹瑟看著面前的男人看的傻了眼,她一直很確定,這個世界上不會有比牧晟宸更好看得人.

但是眼前的男人顛覆了她的想法.

他的膚色很白,比天天泡在牛奶里的女人還要白上許多,那剛毅的下巴,淡淡抿著的薄唇,最完美的是那高蜓的鼻子,就像是逝去的那些著名雕塑家又活過來替他刻上的鼻子般,她很少能見到這樣可以把鼻子顯得這麼完美的人……

然後那副墨鏡遮住了他的雙眼.

她好迫切好迫切的想去摘掉那副墨鏡.

牧晟宸不耐的伸手將尹瑟樓至自己身邊,狠狠用力一掐.

尹瑟這才慌忙收回自己的口水.

"你們好……"尹瑟剛完就對上了站在男人身邊的女人……

然後她就拼命的在問自己,這對男女是怎麼回事?是商量好了都要長這麼好看的?

"夏先生,夏夫人,請進吧,"牧晟宸道.

夏梓修淡淡點了點頭.

"謝謝."杜芮的聲音如黃鶯般動聽.

"晟宸,你不是是黑道頭子嗎?"

"……"

"黑道頭子長這麼帥!你被比下去了知不知道?!"尹瑟憤憤道.

牧晟宸黑了眼,"你給我把口水擦乾淨,不然我現在就把你扔到床上……"

"……"尹瑟閉上自己喋喋不休的嘴,心下還是感慨萬分.

牧晟宸和尹瑟走到沙發前坐下,尹瑟偷偷的瞄著自己面前的兩人……

"牧先生,牧夫人."男人摘下墨鏡,"我叫夏梓修,這是我妻子杜芮."

"……"尹瑟倒吸了口涼氣,而後一臉惋惜的看了看牧晟宸.

老公,你真的被比下去了……

不過我不會怪你,不是你不好,而是對手太強……

牧晟宸完全不睬這個見色眼開的女人!

"夏梓修,牧晟宸."牧晟宸起身,伸手.

夏梓修也起身,伸出手與之相握.

尹瑟也立刻起身,朝杜芮伸出手:"杜芮,你的事跡,我聽晟宸過,很仰慕你!我叫尹瑟."

"尹瑟姐也一樣啊!"杜芮彎起嘴角,笑道,"尹氏集團叛逆的……大姐."

尹瑟眸子微亮,打心底里喜歡上了這個女人.

女警不都是應該看上去很威猛,很男人的麼……

這個……怎麼看都不像是女警啊……

尹瑟憨憨一笑,沖杜芮道:"我讓落和司瑞下來."

杜芮的神閃過一絲促狹,而後她的手便被夏梓修握住,杜芮看了他一眼,而後沒再什麼.

沒過一會兒,尹瑟就下來,身後跟著一男孩一女孩.

杜芮忙站起來,只一刹那,她的眼睛已經了,而後喉頭哽咽.

"落落……"她輕聲喊道.

夏落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

眉毛,眼睛,鼻子,嘴巴……

媽媽……是媽媽……

她上去一把推倒杜芮,杜芮狼狽的跌倒在沙發上,夏梓修眼疾手快的接住她,然而杜芮卻一把抱住夏落,緊緊抱住她.

"落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