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領證風波
然而沒幾天之後,牧晟宸見到了那個男人,是為創世帶來轉機的一個男人.

第二天下午,陽光明媚,街上還是帶著些涼意.

民政局里,尹瑟拿著手機坐在椅子上,從剛進來的興奮激動變成了現在的焦急,煩躁……

她對著手機咒罵道:"混蛋,混蛋!"

旁邊的男男女女都側首看著她,他們自己臉上的表也不怎麼樣,看上去都像是一對對癡男怨女.

尹瑟有些無語,這個世道是怎麼了,過來領結婚證的准新人臉上竟然都沒個笑容的,哦,這對是有笑容的.

尹瑟的目光放在自己右前方的一對男女身上.

兩個人都笑著,笑的很開心,但遠遠看過去有點詭異.

尹瑟歎了口氣,盯著手機屏幕,牧晟宸那混蛋,好兩點鍾在民政局碰頭,現在都三點半了,他還不來.

只發個簡單的短信:等我.

她真的很想罵人,她覺得民政局很恐怖,她周圍坐著的人都嘲諷的看著她,她真不懂,干嘛都要嘲諷的看著她.

"這麼漂亮的女人,竟然也有男人不要?"

尹瑟聽到了旁邊有人很聲很聲的著.

她才不是沒有男人要,只是要等一會兒啊!

"不懂,越是漂亮的女人手段越多……"

這又唱的是哪出啊?尹瑟不解,她一個人坐在這怎麼就出這麼大問題?

她急急的又給牧晟宸發了個短信:十分鍾之內,你不來,不領證了!

尹瑟只覺周圍的目光非常焦躁,把她帶的也不安起來,這男人該不會是臨時反悔了吧!

短信都不回了?

平時都不會遲到,就今天遲到,還遲到這麼長時間?

這時候一個四十多歲的清潔阿姨坐到她身邊休息,歎了口氣.

"現在的年輕人啊!對待婚姻就像兒戲一樣."

尹瑟看著來來往往的年輕夫婦,現在的離婚率確實是年年漸長.

清潔阿姨看了眼尹瑟:"你年紀不大吧?"

"快三十了,算大了."尹瑟道,找個人交談總比一個人看著時針分針一點點爬著好點.

"孩子有了嗎?"

"……恩,六歲了."

然後尹瑟親眼看到大媽眼里的不贊同和歎息.

尹瑟撓了撓頭,未婚先孕,還生了孩子,像這種年紀的大媽,確實不太待見她這樣年輕人,只是她況特殊嘛……

尹瑟剛想解釋一點,大媽就起身,又是重重歎息一聲:"現在的年輕人不僅把婚姻當兒戲,還越來越自私了,誒……"

尹瑟頓時憋著氣,她無語了,越來越自私是在她嗎?

要不是這里的氛圍實在詭異,以她的脾氣就上去問個究竟了.

主要是這牧晟宸,這麼晚不來,害得她恨不得摘朵玫瑰開始數花瓣,來,不來,來,不來……

他還不回短信?!

難道是真的反悔了?尹瑟開始著急了,她了十分鍾,現在都過去五分鍾了……

就在這時,突然一個男人拖著一個女人走了進來.

"老公,老公,不要啊!"坐牧那晟.

女人尖利的哭聲嚇到了尹瑟.

拖著女人的男人滿臉猙獰,滿下巴的胡茬,國字臉,一看就是那種會打老婆的人.

"你個踐人,你敢給我偷人?!"

"我沒有,我沒有……"女人的臉上腫了一片,加上眼淚加上鼻涕,相當狼狽,衣服也穿的亂七八糟.

最可怕的是那男人手里還拿著個棍子……

"你敢給我偷人,你就不要不敢承認!"男人完就把她往死里拖,尹瑟一驚,怎麼往她這個方向來?

她看形勢不對,趕緊起身,往旁邊站了站.

只見幾個保安立刻沖了上來,攔住男人.

"你們抓我干嘛,這個踐人在外面養白臉,應該抓她!"完男人就一腳踹在了女人身上!

"先生,這里是公共場所."

"這里不是民政局嗎?我要把這個踐人從我家除名!我要離婚!"男人道.

"好好好,先生,先鎮定下來,辦離婚手續也要排隊."

"和這種踐人離婚還要排隊?浪費時間!我現在就要離婚!不離婚,我會打死她!"

尹瑟眉眼一抬,她看著眼前的男人,還有那個哭成了淚人般的女人.

她走上前,對著那個男人:"先生,你妻子了沒有偷人,你聽不懂?"

"她沒偷人就沒偷?我親眼所見,被我捉殲在床!她除了在這瞎叫,還能干什麼?我要打死她!"

"打死?"尹瑟冷嗤,"我是不知道你妻子有沒有真的偷人,但即便偷了,又如何?這個女人是你自己選的,她犯了錯,你就要打死她?你敢你在外面沒有偷腥?你對你的妻子是忠誠的?"

男人瞪了眼:"她是女人,她就應該對我忠誠!"

"先生,忠誠是平等的!"尹瑟沖他吼道,最受不了這種渣男!

"在你打死你妻子之前,先打死你自己吧!"

那個滿臉眼淚鼻涕,滿臉愧疚的女人抓住尹瑟:"不要了,姐,不要了,是我的錯,是我的錯,可他一個禮拜都不回來一次,我在家里獨守空閨……"

"耐不住寂寞的踐人!"

尹瑟眉頭緊皺:"這種男人要他干嘛?"

"可是我也愛他啊,剛結婚的時候,他把我當手心里的寶,稍微碰一下就怕我碎了,衣服都舍得讓我洗,我知道他是愛我的,只是我不懂,為什麼這之後變了……嗚嗚!"

女人的哭聲讓在場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

"他開始回來的很晚,他開始夜不歸宿,我總是聞到他身上別的女人的味道,可是我卻不敢,我怕他順水推舟就不要我了……嗚嗚!"

男人著眼:"我是男人,你懂個毛啊!這樣你個踐人就有偷人的借口了!還敢偷到家里去!"

"先生,你也是個踐人,踐人的嘴巴給我放乾淨點!"尹瑟冷著眼瞪過去.

"你什麼,你這個臭女人!"

"你誰?"尹瑟側首直直的看過去.

只見男人的臉頰泛,一看就是喝過了酒的痕跡,真是受不了.

"踐人先生,你的妻子很愛你,你賤成這樣她都要你,你以為放棄了她,還有誰會要你?"

"你個臭娘們,你什麼?"男人瞪著他,男人現在的力氣很大,幾個保安都有些制服不了.

"我什麼,你沒聽清楚?你作為丈夫,沒有以身作則,你的妻子只是在模仿你,你罵她賤,你自己又好到哪里去?你以為這是封建社會啊!"

周圍的人被尹瑟的話的一愣一愣的,都覺得在理,但是看著她的目光里還是帶著詭異.

只見男人冷冷一哼:"看上去人模人樣的姐,你自己呢?你是不是也做了偷人的事?"

"……"尹瑟只覺的心頭那個火啊,拼命往上冒,微微瞥過周圍人的眼光,竟全看向了她,似乎都在懷疑……

"你TM才偷人!"尹瑟沖他吼道.

"哈哈!你不偷人你在這干嘛?你沒偷人你替偷人的人叫囂什麼?"

尹瑟無語的看著他,要是早點讓她碰上這種人,她恨不得把他丟進長江里喂魚!

"長的就是一副婊.子的樣子!還裝什麼?"男人臉上一臉淫.笑.

尹瑟清晰的看到了周圍人看好戲的神態,她就覺得奇怪,這些人哪里像是來結婚的!碰到這種人渣,他們竟然坐在一邊看好戲?

"人渣!"尹瑟最後只吐出了這一個字.

"你這個婊.子你什麼?"男人憤怒的掄起棍子就要打上去,就在這時,一只有力的大手從男人身後扣住他的手臂.

"你罵誰?"冰冷的聲音從莽漢身後傳來.

所有的人都將目光轉移過去.

只見一個俊美修長的男人的站在莽漢身後,猶如天神般的俊臉以及那高貴的姿態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尹瑟看到了牧晟宸,頓時鼻子都酸了起來.

莽漢剛轉過身,就被牧晟宸一腳踹倒在地.

"啊--!"莽漢痛苦的叫了一聲,而後拿起棒子就要沖牧晟宸沖過去.

"心!"尹瑟驚得沖過去,一把抱住牧晟宸.

然而兩個保安一用力,用繩子將男人捆住.莽漢的棍子落在地上.

尹瑟緊緊閉著眼,牧晟宸摟著她的肩膀:"傻瓜!"他吻了吻她的頭發,"對不起,來晚了,應該還在十分鍾之內吧?"

尹瑟抬起頭,眼淚竟然不爭氣的飚了出來:"你是不是不想領證了啊?!"

"……"牧晟宸語塞.

周圍的人訝異的看著這一幕,領證……

"再敢有下次,你試試!"

牧晟宸摟著她的肩膀:"不會再有下次了."

尹瑟撇開嘴,瞪了眼那個莽漢:"偷人?我老公這麼好,我用得著去偷人?就你這種人渣,老婆才會出去偷人!"

牧晟宸看著她被氣昏了頭,已經徹底口無遮攔,只好微歎口氣.

"晟宸,走,去領證!"尹瑟完就勾著他到窗口前.

牧晟宸黑著臉停在原地,不僅是牧晟宸黑著臉,所有的人都看著尹瑟,他們頓時明白了……這女人……

"晟宸?"

"瑟兒,這里,我們這輩子都不會來."他淡淡道,而後拽著她的手轉身.

尹瑟眉頭輕挑,剛想大罵,就聽到旁邊的人在.

"把辦離婚的地方當成辦結婚的地方,這女人有沒有腦子啊?"

"……"

"虧的老公還那麼帥……"

"……"尹瑟頓時無地自容了起來,她緊緊抓著牧晟宸的手臂,滿臉通.

牧晟宸勾起嘴角.

"你個混蛋,你敢笑?全是因為你,你要是不遲到,我會把離婚的地方當成結婚的地方?"

"……"

尹瑟抓抓腦袋,難怪……那一對對的看上去全是怨婦怨偶.

難怪那阿姨她自私,都有了六歲的孩子還離婚的父母確實很自私.

領完結婚證走出來,民政局前方有一個花壇,花壇前有個長石凳.

尹瑟拽著他:"過去坐坐."

牧晟宸順著她.

坐在石凳上,尹瑟擺弄著本,看著里面兩人拍的照片,嘀咕道:"好丑啊我!"

牧晟宸看了看那張照片,又看了看尹瑟,點頭:"真人比照片好看."

"這不是廢話嘛!"尹瑟道,而後又驚訝的看看他,"都這種照片拍出來,人都很丑,可是你怎麼沒什麼影響?"

"……"牧晟宸看了眼,沒什麼太大感覺.

"你,你是不是和攝影師私.通了?"

牧晟宸瞪她一眼,不話.

尹瑟收起本,靠在牧晟宸肩上:"晟宸,感覺很奇怪."

"什麼?"

"領了證之後,感覺很奇怪."

"……"

"好像覺得這輩子真的離不開你了."她.

牧晟宸將她收緊:"你才知道?"

"你不要覺得自己很厲害,我們是平等的!"

"恩,是平等的."牧晟宸淡淡道.

"你對我好,我就會對你好."

"你對我不好,我也會對你好."

"我發現你越來越會話了!不錯不錯!"尹瑟的手塞進他的風衣口袋里.

牧晟宸的長腿伸著,大手環著她的腰,緊緊貼著.

他想起剛才莽漢拿起棍子時,她什麼都不顧的就沖向了他……

"瑟兒."

"恩?"

"老婆."

"……"

尹瑟抬起頭看著他:"你倒是句話行不行……"

牧晟宸低下頭看著她:"我就叫叫你而已."

"……"

尹瑟不知道他們會這樣膩多久.

"晟宸,我們之間會不會也有個保質期?"

"什麼保質期?"

"剛才鬧事的那男人和他妻子的保質期只有剛結婚的那段時間,後來,男人就不愛女人了."

"我不知道."他淡.

"……"

"因為我不知道我會活多久."

"……"

尹瑟心口猛地一跳,而後感動的膩在他胸口,蹭啊蹭啊的.

牧晟宸淡淡的感受著初冬的冷風,去年的這個時候,他在干嘛?

好像是拿著尹瑟和牧司瑞的照片看著的吧……

還是在身邊的好.

我不知道我會活多久,所以我不知道我會愛你多久,但只要我活著,我就會愛你.

晚上還有一更~~給自己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