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 只是開始
完蛋了,錯話了.

有哪個神經病會因為這種理由留下來.

尹瑟,你真是變笨了,天啊!

兩秒鍾的時間,她在心里已經把自己詛咒了千萬遍!

"這個理由挺新鮮的."潘明摸了摸她光潔的下巴,看著尹瑟的眼神里意味深長,"要是你希望我留下來為尹氏出一份力啊,或者尹氏不能少我啊,那還真是沒意思."

所以,尹瑟這是……誤打誤撞?

所以,眼前的這個女--人果然是……神經病?

"潘總,你的品味還真特別啊."尹瑟干干的笑笑.

"特別嗎?"潘明依舊意味深長的盯著她,"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人之常理啊!"

"……潘總,前提是,您老是君子啊……"尹瑟低低的嘀咕道.

潘明的手拍上她的肩膀:"尹部長,你還沒了解到我們國家五千年文化之精髓啊,所謂君子,乃是心懷正直之人,君子之稱,不分男女."

"……"尹瑟眼睛微沉,是誰在顛弄五千年文化,古代封建社會,男尊女卑,君子會用在女子身上麼……

況且,面前此人並非君子,也不是因為性別原因啊……

然而,她抬眼,諂媚之,嫣然之,一笑之:"潘總您的真是太有道理了,女子佩服佩服!"

"極盡諂媚之人,非人即女子,此話也不錯啊!"潘明眉眼里全是笑意.

尹瑟頓時語塞,頓時對此人刮目相看,不對,不是刮目相看,是戳目相看!真是瞎了她的狗眼,留下這種人……禍害!

"尹部長,放心,為了給你養眼,我是不會走的,至于剩下的那些人,我還是想讓尹部長去處理."

"……"尹瑟微愣,"我是策劃部的……"

"我可是知道你的專業並非策劃,而是管理."

"……"所以當初牧晟宸把她安排到策劃部時,她也驚訝.然而牧晟宸只,別只看著自己熟悉和擅長的領域.

然後她也就聽他的話坐進了策劃部里.

"潘總……"

"雖然現在我是在你頭上,但你遲早有一天還是回爬到我頭上,與其讓你慢慢爬,不如我做個順水人幫你一把."

尹瑟頓時眼淚汪汪的看著她:"潘總,你實在是太明事理了.這個世界上像您這樣的人實在是寥寥無幾啊!"

"尹部長明白就好,也正是因為寥寥無幾,尹部長才會知道這商界的不易,這商界的步步難行."

"恩恩!"尹瑟點頭,面前的神經病其實是個大好人!

"然後接下來,你要怎麼報答我呢?"潘明的聲音陡然一變,瞬間氣氛就詭異了起來.

尹瑟毛骨悚然的看著她,只差嘴角抽搐.

"潘總,女子以身相許--"

"這個不錯."

"--那是不可能的."

"……"潘明無語的看著她輕笑的面容,乾淨透徹,那雙眼睛很精明,那張臉也很精致,有種讓人產生一種很想去破壞的病態想法.

"不然,潘總,我老公不是和你認識的嗎?"

"……"潘明微愣,聲音里滿是錯愕,"你結婚了?"

"恩啊."

"可是你的資料上沒有寫已婚."她看著她.

"可是我老公真的和你認識."尹瑟笑道,"只差證沒領了,孩子都有了呢."

這一點潘明怎麼會想到?

"你老公是?"

"牧晟宸."

"……"潘明頓時醒悟了,頓時,頓時醒悟了!她是被忽悠了!被徹徹底底的忽悠了!

"潘總,不認識嗎?"

"呵呵!認識."潘明的眼里很明顯帶著嗜血的味道,"不僅認識他,現在更加認識他了,而且連他全家都認識了!"

"……"

看她的神,似乎現在心不太好,她輕聲道:"潘總,那我去處理那些人的事咯."

"……"

尹瑟躡手躡腳的走了出去,剛走出去,就聽到你們"啪嗒"捶桌子的聲音.

尹瑟無奈,牧大總裁,你到底是忽悠了這人多久才讓她氣成這樣?

十點多鍾,尹瑟將所有的員工召集在一起,潘明拖著衣服低沉的狀態坐在一邊.

尹瑟站在眾人面前:"各位同事們,接下來我的話全是代表潘總的."

"……"潘明抬起頭連反駁的力氣都沒有.

尹瑟淡淡看了她一眼,咳了咳,而後神認真,目光晶亮.

"今天早晨,潘總收到了五封辭職報告.是個明眼人都能看出來,這意味著什麼."

"……".

"是抗議?是不滿?還是受到了其他企業的挑唆,被挖牆角,跳槽這種事,身在職場,自然並不罕見."

尹瑟看著面前的上百號人.

"現在的尹氏不如從前,發生了那麼多的事,內部也做了極大的調整,你們走,我沒有任何意見.但是,我只想你們記住一點,如果是因為尹氏自身不好,你們想到更好的環境下發展,我絕無異議,人往高處走,實在是人之常,然而,如果你們只是受人挑唆,並不確定自己離開尹氏之後就能擁有更好的保障,更好的環境,更好的發展,請你們再三思量!"

"部長,我只一句."話的是遞出辭職報告人中的一個.

"請."

"讓我們留下來不是不可以,我們只是希望在原來的待遇上能再提高一個層次."

尹瑟挑眉:"即便尹氏大不如從前,薪水待遇上相比其他企業似乎並不低啊!"這也是為什麼尹氏經曆了這麼多次風浪,還是有很多人願意留在尹氏的原因.

"可是對方所提出的待遇比尹氏好很多."

尹瑟輕笑,"那,你就走吧."

"……"

頓時下面一片嘩然.

尹瑟抬起頭,看著眾人:"我請你們記住,尹氏再不濟,也是商界里的領軍集團,尹氏的強大來自于你們的努力,尹氏需要你們,但這不代表,尹氏少了你們,就無法運作!市場人才競爭力這麼大,你們出去容易回來還能容易嗎?"

潘明抬眼,看著站在面前神堅決的女人,不由得出神.

可以她是被牧晟宸忽悠過來的.

她其實是創世集團美國分公司的總經理,他突然一通電話,讓她到尹氏集團任職,他尹氏現在處于非常時期,處理不好,一個集團就此倒下,處理的好,依舊是商界閃閃發亮的星星.

她是個喜歡挑戰的人,越是困難的事,她越是想去做!

她知道牧晟宸是尹氏最大的股東,但是尹氏做出決議同意她來擔任總經理一職時,牧晟宸並沒有參與.

可見她平時雖然低調,但該有的光輝事跡也不少.

還什麼尹氏有一個不錯的苗苗,讓她拔拔看……

他就是吃准了她喜歡有潛力的人!

于是在雙方you惑下,她便喜滋滋的來了.

現在她是懂了,這混蛋就是把她拉過來幫他老婆的!

***!偏偏還是被她看上了的女人,這混蛋!

但是……

撇開忽悠兩個字不談,尹瑟確實是個好苗苗,她,很欣賞.

尤其是看著她現在有模有樣的管理者姿態,只是還缺少了什麼,就缺少了那麼一點點東西,是什麼呢?

尹氏的幾句話讓職員們重新審視了下自己,也重新審視了下尹氏以及這個年輕的女人.

總之,被人惡意挖牆腳的事,不算告一段落,但她能做的也已經做了,如果這些人不惜付違約金也要辭職,他們的決心也算可見.她沒有道理阻攔.,

只是出乎尹瑟意料的是,就連遞出辭職報告的幾個人也將報告收了回去.

尹瑟給了台階,他們就會下.

下午,坐在辦公室里,她個牧晟宸發了短信,不是什麼重要的話,只是簡單的幾個字.

尹瑟知道,這只是開始,後面還有很多,很大的事要發生.

起因是什麼?

現在想想,做了一件事,必然會有因會有果,而牽扯出來的種種種種,似乎就構成了他們的生活.

她不會去自責,這一切都是她的錯,都是因為她想要報複,都是因為她不知輕重……

因為晟宸站在她身邊,他會和她一起去面對,比起自責,她更想要讓自己變得強一些.

………………………群號【一二一三零零二一五】進群附上vip吧用戶名,【非正版讀者】請繞道.

晚餐時間,尹瑟將燉好的雞蛋端出來.

"鋼鐵俠,嘗嘗看."尹瑟忙道.

牧司瑞看了眼尹瑟,尹瑟做的飯菜雖然不難吃,但好吃也好吃不到哪里去.

牧司瑞不太願的拿起勺子輕舀了一口,吃了點,他抬眼看了看尹瑟:"媽媽,廚藝見長."

尹瑟得意,忙對夏落:"落,放心的吃吧,鋼鐵俠已經幫我們試過菜了,能吃."

"咳咳--!"牧司瑞猛然咳了起來,黑色鳳眼就瞪著那一大一.

夏落也被尹瑟逗樂了,嘴角彎出那種要笑不笑的弧度.

尹瑟幫她盛了一碗.

夏落吃了一口,"啊!"

"怎麼了?"牧司瑞緊張的問道.

夏落用手扇著風:"燙死了."

"又沒人和你搶,你吃那麼急干--"他話還沒完就被她一個眼神瞪了回來.

尹瑟只是笑,是對歡喜冤家.

夏落心的吃著燉蛋,暖暖的,燙燙的.

吃完晚飯,幫兩個家伙洗完澡,尹瑟拿了套新的睡衣給夏落:"別穿鋼鐵俠的了,穿這個吧."

夏落接過睡衣,愣愣的看著,而後抬頭看向尹瑟:"阿姨,你不討厭我嗎?"挺哪因個.

"……"尹瑟錯愕,"我為什麼討厭你?"

"我一直打牧司瑞,還了很難聽的話."

尹瑟笑笑,揉了揉她的頭發:"那這樣的話,你也應該討厭阿姨."

"……"

"我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不知道打過多少人."

夏落看著她,這一刻,尹瑟清晰的看到她的目光很澄澈很澄澈.

"落,有什麼事可以和阿姨,現在不想,以後想的時候再."

"我媽媽不要我了."夏落突如其來的道,完全沒有給尹瑟一點准備時間.

她毫無防備的著鼻子,眼睛里突然充盈著淚光.

"……"

"我爸爸也不要我了."她繼續道.

尹瑟將她抱進懷里:"乖,爸爸媽媽不會不要你的."

"他們會!"夏落大聲道,"我媽媽已經走了三年了,我爸爸在外面也找了三年了!她為什麼不回來,至少得有一個陪在我身邊啊!"

"……"尹瑟對夏落家里的事其實還是一無所知,但光是聽她講了兩句,她已然覺得心痛了.

她不是個負責的母親,她的母親也不是什麼負責的母親,她很清楚,對于一個六歲的孩子來,父母都不在身邊意味著什麼.

接下來夏落什麼也沒再,尹瑟也什麼都沒再問了,只是等這孩子哭完了,眼淚擦干了,替她穿好衣服才走出去.

這時候,牧晟宸正好回來了.

"晟宸."

牧晟宸點了點頭,順著尹瑟看到了站在她身邊的夏落,他招手:"夏落,過來."

夏落看著牧晟宸,臉竟然微微起來,尹瑟拉著她走過去,坐在牧晟宸對面.

牧晟宸輕聲問:"杜芮是你母親?"

"……"她沉默.

尹瑟給了他個眼神,牧晟宸已然知道了答案.

杜芮……市警察局里的警花,三年前離開了警局,現在也不知道在哪,這個孩子……

"你爸爸叫什麼名字?"是什麼樣的人物,他派人查了一整天也沒有查出來結果.

夏落不語,低著頭.

牧晟宸輕歎口氣:"你父母沒有接你回去之前,你就在叔叔家住著."

她抬頭,對上這個長相無可挑剔的叔叔,臉又是一陣,他和牧司瑞長的很像,但明顯,面前的男人要招她喜歡一點.

"可以嗎?"她的聲音很低.

"可以."牧晟宸淡然回道.

這時,牧司瑞走了過來,他看到夏落臉上莫名其妙的暈時,臉上的表相當怪異,他走到她旁邊.

"夏落,你臉什麼?"

一句話,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夏落身上,頓時夏落慌了神,忙看向牧司瑞:"臭矮子,你誰臉?"

牧司瑞見她一凶,條件反射性的閉上了嘴.

"兩個人斗嘴躲到房間里去斗去!"尹瑟道.

"……"

牧司瑞面無表的一張臉現在看上去很讓人糾結.

夏落起身往房間里走去.

牧司瑞看了眼牧晟宸,表怪異,而後也進了房間.

夏落往被子里一鑽.

牧司瑞怕了上去問道:"夏落,你為什麼看著我爸爸臉?"

"……"夏落又瞪了他一眼.

牧司瑞不依不饒,拉過她的手:"為什麼呀!"

"……你能不能別像個女孩子一樣?"夏落有些受不了他的語氣.

牧司瑞頓時臉就黑了下來,"夏落,你不許看著我爸爸臉!"

"……"

"不許裝睡!"

"……"

"不許--啊!"牧司瑞被踹下了床.

"你睡不睡覺,不睡覺滾出去!"夏落沖他吼道.

牧司瑞摸著自己的屁股,一陣委屈,尹瑟在門外聽著,一會兒捂著肚子,一會兒捂著嘴,快笑抽了.

牧晟宸看她忙不過來的樣子,就從身後抱住她,幫她捂住肚子.

尹瑟低呼一聲,轉頭對上牧晟宸淡漠的臉.

"回房間了."他道.

"再聽一會兒,就一會兒……"

"不行."牧晟宸果決道.

但是尹瑟抓著門沿死活不動,她還要再聽一會兒,牧晟宸也不再用力,他一低頭就吻上她的脖子.

"啊--!"尹瑟頓時全身打了個顫,忙求饒,"回房間回房間."

"……"牧晟宸勾著她往房間走.

"話奶奶都已經走了三天了,怎麼還不回來住?"尹瑟靠在床上問道.

牧晟宸揉著頭發:"你給她打電話了沒有?"

"昨天打的,她再過兩天."

"那就讓她多呆兩天吧,她也很長時間沒有去看過爺爺了."

"……恩."

牧晟宸坐在床邊,尹瑟上前,跪在他身後,替他捶著背,一副賢妻良母的姿態.

"瑟兒."

"恩?"

"明天去領結婚證吧."

"……好!"她利落的答應了.

他輕笑,握住她的手:"夏落的母親是個很了不起的警察."

"……你怎麼知道?"

"之前你一直在美國,當然不知道這里發生的事."他輕輕道,"杜芮,這個女警曾一個人直闖黑道幫會的老窩."

"一個人?"

"恩.沒有人知道後來發生了什麼,總之她全身是血的出來了,還抓著販毒集團的頭頭."

"這麼厲害?後來呢?"

"後來就沒了."牧晟宸淡淡道.

沒有人知道這個貌美如花性子剛強的女警後來怎麼樣了……

也不會有人猜到,她會有個女兒,已經六歲了,男人是誰?到底是什麼來頭,牧晟宸對此,很在意.

什麼樣的人物,他沒有辦法查到,一種是政界高層領導人,一種就是黑道里頭的人物……

哪一種都不是好惹的.

然而沒幾天之後,牧晟宸見到了那個男人,是為創世帶來轉機的一個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