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被挖牆腳,烽煙四起
傑森,可以是二十年前,商界的一個不敗神話.

他輕歎一口氣,他要怎麼做,才能打破這個不敗神話?

"那我要做什麼?"她問.

"是啊,你要做什麼呢?"他摸著她的頭,下巴磕在她頭上,似是在認真思考,仿佛她就是一道解不開的算術題,有些難住他了.

"我會放聰明點,然後我會看著你,牧老師,您再教我點東西吧……"她主動給出答案.

"……好."牧晟宸輕笑,這是個值得他去冒險的女人.

"晟宸,我們什麼時候領結婚證?"

"……怎麼現在著急想要了?"

尹瑟認真道:"我現在覺得結婚證還是有點用的."

"……"

"這樣,你要和我分手的時候至少得辦離婚手續,離婚手續那麼麻煩--"

"瑟兒."

"恩?"

"我和你之間,不會有分手."他輕輕道.

尹瑟心頭微暖.

沒有人能得准十年後,二十年後會發生什麼,但那些不重要,想的太長遠反而趕不上世間的刹那變化.

她相信此刻的幸福,相信他此刻所的每一句話.

----

第二天早晨,尹瑟幫著阿姨做好早飯,走到牧司瑞的房間前,敲了敲門.

"鋼鐵俠,起床了."

牧司瑞是被這一聲鋼鐵俠驚醒的……

他轉醒,只感覺到身邊一個溫溫軟軟的身體,他微微低頭,自己像抱著個洋娃娃般抱著夏落,而夏落,她的頭抵在自己的胸口,睡得很安穩……

牧司瑞頓時臉了……

他怔愣了良久,夏落才慢慢轉醒,她抬頭看了眼牧司瑞,若無其事的松開他,而後坐起身.

牧司瑞只覺得胸口有只白兔在胡亂撞著.

夏落突然轉身看了他一眼,牧司瑞心一驚.

"臭矮子,你還不起床?"

"……"

牧司瑞無語的穿好拖鞋,門外又傳來了敲門聲,而後尹瑟便走了進來.

"落,睡得好嗎?"她沖夏落輕輕一笑.

夏落面無表的低下頭.

"媽,她睡好了."牧司瑞替她回答,而後便換來夏落的一記凶狠眼神.

尹瑟不在意的把手里的乾淨衣服遞給夏落:"衣服已經乾淨了,趕緊換上吧."

夏落接過.

尹瑟沖牧司瑞招招手:"讓人家女孩子換衣服,快出來."

牧司瑞瞥了眼夏落:"抱都抱過了,換個衣服有什麼害羞的……"

尹瑟傻在一旁傻了許久,這話……

夏落眉頭一挑,兩步走上前,拳頭打在牧晟宸臉上.

"……"然後,尹瑟就明白為什麼牧司瑞那麼怕她了,這孩子可是來真的,在她面前就這樣……在學校里……

然而,她看著牧司瑞挨打,竟然沒有半分心疼.

她突然很內疚,突然懷疑起自己是不是牧司瑞的親生母親,突然想知道自己的心是用什麼做的……

她怎麼能有這種覺得很好笑,很想笑的心.

牧司瑞捂著臉,淚汪汪的看著夏落,她一臉威嚇.

"夏落!"

"干嘛?"他一吹眉,她一瞪眼,然後,他的氣勢全無,悠悠的低著頭從她身邊走過.

尹瑟捂著嘴,憋著憋著,牧司瑞從她身邊走了出去.

夏落轉頭看了眼尹瑟,是她看錯了麼,這位年輕母親的眼里沒有半分責怪,反而全是戲謔,她不應該覺得這個女生沒有教養,不知好歹麼……

尹瑟對上了她疑惑的神,隨即又是輕輕一笑,而後沖她豎起大拇指:"厲害!"

"……"

"趕快換衣服吧,打理好下來吃早飯."

"……"

尹瑟關上門.

夏落看著自己手里的里面,好聞的洗衣液味道傳來,好暖,好香……

的身體有些木訥的換著衣服,然而她邊脫著衣服邊抽動著肩膀,穿好她的毛衣,她胡亂拿著牧司瑞的睡衣抹了把布著眼淚鼻涕的臉.

擦得干乾淨淨才走出去.

她下樓的時候,尹瑟和牧司瑞還有牧晟宸都已經坐在了餐桌上.

"落,快點過來."尹瑟沖她招手.

夏落走過去,坐在牧司瑞身邊,看著面前的荷包蛋,粥還有新鮮的牛奶……

牧司瑞他每天早上都吃這些嗎?

"快吃吧."牧晟宸道.

夏落抬起頭看了牧晟宸一眼,不知為何,神有些異樣,竟乖乖的拿起筷子吃了起來.

吃完早飯,尹瑟將手里的兩個書包放到牧晟宸手里,然後替他整了整領帶,側首對倆孩子道,"走吧,孩子們."

夏落跟在牧司瑞身後走出去.

牧晟宸將他們送到幼兒園門口,牧司瑞下車後,自覺地替夏落打開車門,夏落低著頭走了下來.

"鋼鐵俠,照顧好落."尹瑟神里有著難掩的嘲諷.

"……"牧司瑞突然覺得曾經把媽媽當成一切的他有點傻……

夏落走了兩步,停了下來,她轉身,"阿姨……"

尹瑟微愣,而後輕笑:"恩?"

夏落微抬起頭,那雙明亮的眼睛看著尹瑟:"放學後我還能去你們家麼……"

牧司瑞傻了眼,心下卻並不排斥.

尹瑟還沒回答,牧晟宸就道:"晚上會有司機來接你們一起回來."

夏落臉上露出了很糾結的神,像是在感謝,像是在喜悅,她的手指勾了勾自己的頭發,而後羞澀的轉身.

站在一旁的牧司瑞看不懂了,剛才的那個表,他看錯了嗎?夏落也有這樣的一面麼?

尹瑟沖牧司瑞努努嘴,示意他趕緊跟上去.

牧司瑞這才轉身上前兩步,跟到了夏落身邊.

"晟宸,這樣不要緊嗎?"尹瑟狐疑,"這孩子的父母……"

"已經和幼兒園打過招呼了,父母尋不到孩子自然會找到我們,昨晚一個電話都沒有,可見……"

可見什麼,尹瑟也微微明白些.

所以那孩子才會有那樣的表……

"今天我會讓人調查一下那孩子的況."牧晟宸道,"晚上我會回來的晚點,不用等我吃飯."

"恩."

然後他突然湊到她耳邊,輕聲呵道,"但床上要等我."

"……"

回到創世之後,牧晟宸走進辦公室就將西裝外套脫下隨手掛在一邊的衣架上,他利落的坐到巨大的辦公桌前,打開電腦,講桌角的幾份文件夾同時翻開,按下電話機:"讓市場部羅秘書,市場部經理和策劃部部長進來一趟."

他干練老成的目光掃著手頭的一張張文件,最後將目光停留在了這三張請辭報告上.

沒過一會兒,敲門聲響起,然後三個部長排成一橫排站在牧晟宸面前.

他們的手里各拿著一份辭職信.

牧晟宸抬眼:"創世待你們如何?"

為首的羅秘書進創世已經三年多了,三年多的時間里,從一個普通職員慢慢爬到秘書的位置,她個人是欣喜的,只是欣喜之余,難免多了一份念想,多了一份貪心,爬的高了便想爬的再高些.

"牧總,沒有.".

"那麼現在受別人的挑唆集體請辭就是你們對待創世的態度."牧晟宸淡漠的看著他們,應該是一句反問句卻愣是被牧晟宸成了陳述句,語氣里卻沒有多一絲的質問和責怪.

"牧總,雖然創世待我們很好,但我們也想走出創世,去別的地方試試自己的身手."

"是嗎?"牧晟宸修長的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像是在思考.

市場部經理知道牧晟宸一向是這種淡然的姿態,但他心想,三個部長級別的人物同一時間請辭,即便淡然如牧晟宸,也一定會緊張起來.

"如果牧總真的迫切的希望我們留下來,我們也會考慮的."這是市場部經理答應參加這場集體請辭的緣由,希望借由這點再爬上一個高位.

"哦,不用."牧晟宸淡然道,"其實叫你們進來也只是給你們一個機會遞辭職信,怕你們一直在門外猶疑不決."

"……"

"……"

"……"

牧晟宸手指指向旁邊的垃圾桶:"把辭職信扔進去,你們就可以走了."

羅秘書與市場部經理面面相覷,不敢相信,牧晟宸就這樣放他們走,他不是一向很……惜才的嗎?

一直沉默著的那位策劃部部長看著已經翻著其他文件的牧晟宸,淡淡道:"牧總,其實我們的才能您都看在眼里,當初也是您費力將我們請進創世,如今我們要走,生氣之余,您就不覺得可惜?"

牧晟宸抬起頭,那雙銳利的眸子像是把他們外里內里的一切都看得透透的.

"你們在我手下工作的時間也不算短,我什麼時候生過氣?"他淡淡問.

"……"他沒有,他從來沒有在公司里發過火,無論遇到什麼,他只會進行最准確的分析,最快的手段做出最果決的決定.

"那個垃圾桶就是辭職信的歸處."他淡淡道,"我很惜才,這一點你們很清楚,不能一點也不可惜."

三雙眼睛定定的看著他,期待著他接下來的話.認十一年.

"但也只有那麼一點可惜."

……

三個人走出辦公室時,臉上一片蒼白,剛才他們面前坐著的人是比他們都還要年輕的男人,然而那寒冷的氣息愣是壓的他們喘不過氣來.

真的要離開創世嗎?他們開始懷疑了起來……

羅秘書咽了咽口水:"振作起來.走就走,我們是有實力的人,更何況是受到了傑森先生的賞識,你們還猶豫什麼,牧總再怎麼厲害,也終究沒有傑森先生來的老練!"

"……話是這麼……"策劃部部長猶豫了起來.

"辭職信已經遞出去了,再想些其他的也沒有用."市場部經理如是.

三人離開了公司,明明是件大事,但除了創世里面一些新人碎碎念的討論外,其他人仿佛什麼也不知道般的完全不受影響.

尤其是一些創世的元老級別人物,他們很清楚那三個人走出創世便是自掘墳墓.

想去外面的世界闖一闖?

他們怎麼會懂,創世就是一整個世界,這里是最大的林子,在這里學到的東西比他們苟延殘喘在外數十年都多.

而他們的總裁--牧晟宸,向來就是一個做事果決的人,該留的人不放走,不該留的人絕不猶疑.

牧晟宸的助理走進辦公室.

"牧總,這里還有幾封辭職信……"

"打發他們走吧."

"是."助理點頭,他們的眼里都沒有一絲動搖.

即便牧晟宸不問,即便他這個助理沒有主動告知,他們雙方都很清楚,走的是些什麼人.

"聯系美國和意大利分公司,讓他們選幾個信得過的人分派過來."

"知道了."

助理應道後,神微微遲疑了一下:"牧總,還有一件事."

"."

"尹氏集團似乎也在面臨這個問題……"

牧晟宸手都沒頓一下,"那邊有人知道怎麼處理."

"是."助理走了出去.

牧晟宸看著眼前的幾分解約申請案,一些不大不的企業,雖不是創世最大的合作對象,但這些企業聯手解約撤資,對創世也會有很大的影響,輕則股價下跌,重則旗下幾個子公司倒閉.

他很清楚,現在GW和龍氏集團已經聯手,而後面最大的來頭便是傑森,那個傳奇.

這些人會選擇辭職這條路,大部分估計也是因為GW和龍氏挖牆腳,沖著傑森先生的名號.

他們還年輕,身後面有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抱負,哪里禁得住誘.惑?

不過,這些人,他本身也並不稀罕罷了.

龍氏集團……

他似乎有些困擾,神也有些肅穆,仿佛龍氏相當棘手.龍氏集團和黑道上的關聯不淺,龍令望本身就是黑道頭頭的公子爺.

微微歎氣.

他真是得罪了不少人啊……

想來,都是尹瑟這個禍頭子.

尹瑟……

她的臉仿佛浮現在眼前,讓他疲憊的神經微微得到一絲緩解,臉上不由泛起淡淡的笑,有些出神.

你會怎麼做呢,瑟兒?

尹氏集團,尹瑟坐在辦公室里,沉著臉.

"你的意思是你親眼看見許和潘總一起吃飯?"

"是的,就是昨天."

"而且今天一連有五個人遞出了辭職申請?"尹瑟挑眉問道.

"是的."

"潘總怎麼處理的?"

彭特助猶疑道:"潘總讓我來問問你的意見."

"……問我?"尹瑟驚訝,她一個策劃部部長,在這種事上根本沒有決策的權力.

她起身,二話不,走到潘明的辦公室前,敲了敲門.

"進來."

尹瑟推門而入.

"潘總."

潘明抬起眼看她:"親愛的尹部長,見到你,我很高興."

尹瑟看著她這張俊美的臉,短翹的頭發,還有那……平坦的胸部……

真的是女人?

"在看什麼?"潘明玩味似的問.

就是這種語氣,就是這種神,尹瑟從頭酥到腳,甩掉一身雞皮疙瘩.

"潘總,關于今天多人請辭的事,你打算怎麼處理?"

潘明輕笑:"我可不敢貿然處理,所以想問問看尹部長的意見."

尹瑟不懂她話里有沒有多余的諷刺意味,但她也不去想,因為面前的人完全就是一副看好戲的姿態看著她而已.

"好,其他人我先放著,潘總,您呢?"

"……"潘明笑了,笑了風華絕代,舉世無雙.

所以她完完全全就是個美男子,和女人沾半毛錢關系啊?!之前心不好,都沒有細看,今天這一看……

要不是知道她是女的,尹瑟可能真會被迷得七葷八素,不對,即便知道她是女的,她也覺得自己眼花繚亂.

"GW許和您一起吃飯,想必也是要挖牆腳吧."尹瑟淡.

"是啊."潘明直不諱.

尹瑟倒沒想到她這麼坦白.

"那,那潘總,你的決定呢?"潘明是個厲害的人,光是她處理的那些事,手段,決定,都無可挑剔,光是這一點,她想留住這個人.

"我的決定?"潘總重複道,"我走,還是不走,看你啊!"

"……"尹瑟傻了眼,莫非,難道,果然……她也會的的確確對女人有興趣?

對上他那雙大大的桃花眼,尹瑟想,她不用懷疑了.

那現在是什麼況?

"潘總點直接明了的話吧……"

潘明起身,繞過辦公桌,走到她面前,尹瑟穿著高跟鞋,和他倒是差不多高.

尹瑟睜著大眼看著她.

然後,她伸手勾起自己的下巴:"你給我個理由,看我會不會為了這個理由留下來."

"……"尹瑟順其自然的拿開她的手,干干的笑著,其實內里已經罵了這女人千萬遍!

"潘總,如果我我覺得你長得真心好看,而我,又對好看的東西格外著迷,這樣,你會不會留下來?"

潘明手插進褲子口袋,靠在辦公桌上,她是了什麼取悅了她嗎?嘴角竟勾起那樣壞的笑容.

"所以,讓我留下來給你養眼?"潘明反問,尹瑟應該是這個意思吧.

"……"尹瑟沉默了兩秒,從她嘴里出來就覺得怪怪的,但她仔細想想,她的話好像確實是這個意思……

完蛋了,錯話了.

有哪個神經病會因為這種理由留下來.

還有三更~~~親們,兩萬更新,你們給我投推薦投月票過分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