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 那個凶狠的女孩
他無奈的看著她,手捧著她的臉:"你看我的樣子像是能不要你麼?"

"恩,不能."她認真道,"化身為禽獸之後,確實不能."

"誒,也不知道是誰還挺享受禽獸伺候的……"

"……"尹瑟頓時憋了臉.

牧晟宸寵溺的碰了碰她臉頰,"瑟兒,我只有一個要求."

"恩?"

"別拿自己開玩笑."他歎了口氣,將她環住,"下雨天在外面淋雨這種事,絕對不許有第二次."

"……你心疼?"尹瑟挑眉問道.

"……"

"是不是心疼?"她笑開了眼.

牧晟宸就是抿唇不話.

"那是偶滴苦肉計,哇嘎嘎!"尹瑟捂著嘴笑的越來越誇張.

牧晟宸無奈的看著她:"你是現在回想起來,覺得一個人落寞的走在雨里實在太淒涼太丟人了是吧,然後為了挽回面子成是苦肉計……"

"晟宸,我不要你了!"尹瑟整張臉通通,她推開這個混蛋.

牧晟宸堵住她的嘴:"以後這句話你也不許."

"唔唔唔!"尹瑟艱難的發出應聲.

"咚咚咚"的敲門聲傳來,牧晟宸松開尹瑟,過去開門.

門口站著牧司瑞,他一臉鄙視的看著只穿著睡衣的爸爸.

"媽媽呢?"

"里面."

"爸爸,你知不知道幾點了?"

"……"牧晟宸應道,"八點."

"你們打算兩個人在里面呆到幾點?"牧司瑞看著他問道.

"有事?"

牧司瑞撇開臉,臉上的表怪異的很:"我撿了個可憐鬼回來了."

"……"牧晟宸一時沒反應過來,"什麼可憐鬼?"

"就是夏落."牧司瑞的神愈發古怪,"就是那女生……"

牧晟宸眸子微亮,那女生……

"打你的那個女生?"

牧司瑞不滿道:"能不提她打我的事麼……"

牧晟宸輕笑,"知道了,我換身衣服下來,你先招待著."

"恩……"牧司瑞點了點頭,轉身之際,他又老道的問道,"你這算是和媽媽和好了?"

牧晟宸眨了下眼睛,便又關上門.

…………………………

牧司瑞走下樓,走到客廳,坐在沙發上,一臉嚴肅的看著面前的女生,簡單的平劉海,及肩直發自臉頰兩旁落下,她微微低著頭,很沉默,很沉默……

身上穿著的白色棉質睡衣是牧司瑞的,頭發有洗過的痕跡,還沒有干透.

牧司瑞戒備的看著她,放學他在門口等牧晟宸,沒想到等來了撐著傘的林嫂,林嫂爸爸暫時沒空,林嫂就帶著牧司瑞打出租車,然而他們剛走到馬路邊,牧司瑞便看到了蹲在不遠拐角處的半個身影,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鬼使神差的會側頭張望……

然而就那麼一瞬,那麼半個瑟縮的身影,他竟像被附身了般拉著林嫂走了過去.

然後,他就看到了她.

平時那個盛氣凌人,看他這個不爽那個不爽的總是讓他臉上身上掛彩的女孩就躲在角落里,她雙手抱著膝蓋,靠在牆邊,頭埋在膝蓋里,雨水就往她身上打著……

這一刻,牧司瑞傻了眼,一貫淡漠的神陡然皺成了一團.

"夏落,你在干嘛?"

"……"名叫夏落的女孩抬起頭,那一個眼神,多麼凶狠的眼神,比山里的狼,比林中的虎更加嚇人……

牧司瑞驚得咽了咽口水.

"你在自虐嗎?"

"滾開!"

牧司瑞不自覺的後退一步,深怕她會立刻竄起來就揮起拳頭.

林嫂看著孩子可憐,忙上前一步:"孩子,你家長呢?"

牧司瑞忙拽住林嫂,搖了搖頭.

林嫂有些茫然,直覺父母好像不是一個好的話題.

"這樣也不是辦法,孩子,先找個地方躲雨吧."

"滾開!"

林嫂都被這女孩的氣勢給驚道,這孩子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的年紀,渾身都散發著戾氣……

雨水打在夏落的身上,而她毫不在意.

牧司瑞看不下去了,他將書包遞給林嫂,就走到夏落面前,蹲下,使出全身的力氣一把拽起她的手臂,夏落失去重心,竟被他拽起,這是個和牧司瑞差不多高的女孩子,細細看來,女孩稍稍高出那麼一點.

夏落前半步雖有一個踉蹌但很快就找回重心,伸腳就要踹牧司瑞.

"夏落!"牧司瑞大聲叫道,"你在逞什麼強?跟我走!"

林嫂眼看自己少爺就要被女孩踹上,忙上前拉住.

"孩子,打人可不行……"

夏落掙脫著林嫂,林嫂沒有想到這孩子看上去瘦的很,力氣卻是相當之大.

"放開我!"她稚嫩溫軟的嗓音里透著尖利的氣息.

牧司瑞上前一個巴掌就扇了過去,他柔順的短發此刻已經淋濕殆盡.

夏落錯愕的看著他:"你,你個混蛋,你敢打我!"

"你打我也不是一次兩次,我為什麼不能打你?"牧司瑞挑眉,他站在雨傘之外,雨水巴拉巴拉打在他身上.

林嫂著急的看著牧司瑞,自己又拼命拉著這女孩,雨傘都遞不過去.

"臭矮子,你居然敢打我!"夏落依舊罵著.

林嫂汗顏,難怪少爺天天把牛奶當飯喝,什麼要長得高……

牧司瑞瞪她:"林嫂,把這可憐鬼撿回家!"

"少爺……"

牧司瑞完就已經招來路邊的出租車,打開了車門,他的衣服都濕透了.

林嫂也不敢耽擱,十二月的天不是那麼好惹的,再不趕緊回家,怕是都得生病.

"放開我,你竟然撿!你憑什麼--".

就這樣夏落被硬塞進了車里,在車子上,她踹了牧司瑞一腳,才重新抱著膝蓋靠在車門上,一不發,死一般的沉寂……

到了牧家,她看著這座巨大的房子,黑亮的眼睛里全是不屑.

"去洗個澡,和個落湯雞沒什麼兩樣."牧司瑞將自己的睡衣遞給她.

夏落二話不又要掄起拳頭,林嫂時遲那時快趕忙上前抓住她的手,把她帶進浴室……

牧司瑞也提心吊膽了個緊,雖然嘴上不饒她,但真正吃拳頭,他也不樂意……

只是看著她那副可憐兮兮的樣子,他除了撿回來,沒有其他想法……

所以現在,她低著頭坐在沙發上,他也不敢跑到她身邊坐著,只遠遠的坐在她對面,他時刻警戒著,對面的女孩現在處于非常時期,不定現在正在醞釀緒,下一秒就會撲上來把他打倒.

他連逃跑的線路都已經想好了.

夏落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動彈一下了.

"你喝點水……"

夏落抬起頭--

"你干嘛!"牧司瑞驚恐的坐起來,就要開跑,然而夏落只是單純的抬起頭而已……

牧司瑞瞬間窘迫……

夏落淺淺的看了他一眼,全是嘲笑.

牧司瑞氣的拳頭都攥緊.

就在這時,牧晟宸和尹瑟走了下來,他們換好了衣服.

尹瑟帶著一副好奇的表走過去:"鋼鐵俠,美女在哪呢?"

牧司瑞頓時了臉,他狠狠瞪了眼自己媽媽.

"哼!"

果然,夏落又丟過去一個嘲笑的眼神.

尹瑟不甚在意的走到女孩身邊坐下,牧晟宸坐在了對面.

"夏落是嗎?"她問.

女孩不回答,只緊緊抿著唇.

尹瑟微愣……

看了眼牧司瑞,然而牧司瑞一副"她就這樣"的表.

"夏落怕生?"

"我討厭你們,我要走."她一開口便是讓所有人都詫異的話.

"你穿著我的睡衣想去哪?"牧司瑞抓著自己爸爸的手臂,沖她道.

夏落抬眼,牧司瑞又是一個瑟縮.

尹瑟看著自己兒子和這女孩的反應,頓時笑噴了……

夏落側首看了眼身邊的阿姨……

尹瑟忙收住.

"咳咳!落,你家在哪里?"

"媽!"牧司瑞叫了她一聲.

尹瑟不解的看著他.

而後牧晟宸淡淡開口:"今晚就在家里住吧,晚上會打雷,就和司瑞一個房間,介意嗎?"

夏落抬起頭,正對上面前的牧晟宸,"不要."

"不要!"牧司瑞和她異口同聲道.

牧晟宸又淡漠道:"那司瑞就睡客廳,你睡他房間,可以嗎?"

"……"牧司瑞傻了眼瞪著自己的父親,使勁的看著他,恨不得要把他看穿了.

"爸,我才是你兒子……"牧司瑞淡淡道.

牧晟宸看著他,"讓夏落誰客廳?"

"……"牧司瑞低下頭.

尹瑟捂著嘴笑笑,突然覺得很高興,自從父子相認之後,他們倆幾乎永遠都是一條陣線上的,難得會出現這種……

"媽……"牧司瑞無語的看了她一眼.

尹瑟忙收住.

"落,阿姨帶你去房間吧."

夏落看了眼面前的牧晟宸,沉默了下來,起身跟在尹瑟身後.

而牧司瑞坐在沙發上埋怨的看著夏落瘦的身影……

然而,的身影走了兩步又停了下來,她轉身看向牧司瑞,而後道:"臭矮子,你過來,我不介意和你一個房間!"

"……"牧手子捧.

牧晟宸嘴角輕輕勾起笑,尹瑟也有些傻眼.

臭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