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要不要原諒我?
打開書房門,他不在,又跑到臥室,他直直的站在落地窗前,陽光灑在他身上,栗色的頭發閃閃發亮.

再無任何猶豫,她奔上前從後面緊緊抱住他,她太過用力,以至于他的身子都晃了晃……

身後傳來的力道讓牧晟宸心神蕩漾.

"別生我氣了,好不好?"她的臉頰貼著他的背,風衣的質地都顯得柔軟起來,他身上熟悉的味道讓她鼻子陣陣發酸.

牧晟宸的手從口袋里伸出來,抓住她環在自己腰前的柔荑,松開她緊緊箍住自己的手臂.

尹瑟一臉"媳婦"模樣看著他面無表的臉,明明之前就很討厭他這副面癱的樣子,怎麼現在看起來這麼和藹可親?

"別生氣了,我知道錯了."她求饒,只要他別再不理她.

牧晟宸的眼里,看到的是一個真的受了傷的女人,他伸手,輕輕撫上她明顯瘦下去的臉頰,而後摟住她的背,讓她貼著自己胸口,動作那般溫柔……

尹瑟欣喜若狂,險些就要掩飾不住心下的激動……

"我再考慮考慮……"

"……"尹瑟頓時僵住,這男人……

她猛地推開她,眼淚汪汪的瞪著他:"你要不要這麼氣!?"

"……"

"我是女人,你是男人!就算我對你不好,你也要對我好!不是你的嘛!"尹瑟抹著不甘心的眼淚沖他理論,"而且,你自己就沒有錯?那天晚上,你真沒做對不起我的事?!"

"……"

"吻別的女人就不算對不起我了?"

牧晟宸靜靜的看著猛然爆.發的女人,輕輕歎了一口氣,重新將她抱進懷里,她不依,還推了推他,他微微一用力,她還是服了軟.

尹瑟把眼淚鼻涕什麼的繼續往他身上擦,也不管因為她的眼淚鼻涕已經毀了他幾件上好的皮衣……

尹瑟心想,軟的不行那就來硬的,再這樣下去,她非得被他逼瘋不可.

硬的總不可能不行了吧……

他淺淺道:"我還是得再考慮考慮……"

"……"尹瑟不依了,她真的不依了,雙手捶著他的胸,"你混蛋!!"

牧晟宸將她抱的很緊,她掙紮了許久也掙不開.

"混蛋,混蛋,那你過來干嘛……"

"想你了."

尹瑟怔住,他這前不搭後語的算什麼,打她一巴掌再給個甜棗?

有這麼卑鄙無恥的嗎?

"你們兩個有完沒完?"聲音是站在門口的牧司瑞發出來的.

他雙手環胸,靠在門邊,一臉受不了的看著這兩人.

尹瑟忙推開牧晟宸,隨手擦了擦臉,還不忘瞪他一眼.

牧晟宸走到牧司瑞身前,蹲下,將他抱起:"鋼鐵俠,你是吃媽媽的醋,還是吃爸爸的醋?"

"……"牧司瑞立刻瞥開眼,臉微,而後尹瑟頂著的眼睛瞪向他.

敢這父子兩早就已經串通好了是吧!

牧司瑞渾身一顫,臉陰霾的很.

飯桌前,尹瑟還是憋氣的很,牧晟宸夾了幾塊肉放到她碗里,牧司瑞也識相的夾了點蔬菜放到尹瑟碗里.

尹瑟就是不懂嘛!這男人心里在想些什麼!

晚上,牧司瑞乖乖的回自己房間,很主動很主動的把空間留給自己爸媽.

阿姨進去幫他整理房間的時候不由得問起來:"少爺,現在怎麼不和姐先生一起睡了?"

牧司瑞坐在床邊,歎道:"媽媽不是哭了嘛,我要是進去,她就又不哭了."

"少爺,你想讓你媽媽哭?"阿姨有些不解.

"書上女人有的時候是需要流眼淚的,為了健康."牧司瑞鑽進被窩,"而且,在爸爸面前,她怎麼哭都不要緊."

因為那叫撒嬌.

阿姨匪夷所思的看著這孩子,笑了笑,便走了出去.

牧司瑞一個人盯著天花板,雖然是這樣,不過僅限這兩天,那半邊床還是他的!他就知道,爸爸一出現,媽媽至少得分一半的神思在爸爸身上,或許還不止一半……

不過,他也得到了爸爸的一半神思,沒有吃虧.

尹瑟雙腿盤著坐在床上,看著男人穿著浴袍走進來.

"去GW集團把事處理掉然後到尹氏上班."

"……"尹瑟眸子微沉,"不要."

牧晟宸把毛巾掛在一邊,走到她身邊:"奪回尹氏,不是你的目的嗎?"

"我不想再碰那些東西了."

她有點累了.

牧晟宸伸手揉了揉她的頭發:"不行,你要去碰.".

"……"尹瑟不知道什麼.

尹氏股東大會上發生的一切還曆曆在目,這些天,她什麼都沒有去碰,雜志,新聞……所有關于商界的東西,她都不想知道.

太讓人惡心了……

"我看著你面對不是為了讓你最後選擇逃避,而是讓你認清這個商界."

她怔愕.

"在商場里生存不是靠著你心里有多少仇恨,有多少抱負,不是你有學識,你膽子大就能生存的下來."

牧晟宸摸著她的臉,繼續道,"你過不想依靠我,但像你這樣的黃毛丫頭,身後什麼都沒有,就想筆直往前,是不是太天真了?你當你父親是傻子?你當那些個股東都是白目?"

她心里其實清楚……

是她太著急了,是因為那天尹天江來找她,的那些話讓她關閉了心門,讓她急躁起來.

"你不想依靠我,但卻以為自己能掌控的了許?十幾年前的事我不管,可像許這種人,眼里除了野心和**,你還奢望什麼?"

她知道,許連牧晟宸的一根汗毛都比不上,不是指手段,腦子,而是指本質,男人的本質.

她是頭腦混沌了才會鬼使神差般把視線放在許身上,最後被他倒打一耙……

"尹瑟,經曆這些,認清了這些,你才能有自信,才算的上有本錢,去GW把總經理的牌子扔在許臉上,然後踏進尹氏,做你該做的事."

"我該做的事……"

"把尹氏扶起來,我幫你."他湊在她耳邊道.

這個男人……他是什麼?他怎麼能幾句話就慢慢松開著她心里的結,他怎麼能幾個輕輕安撫的動作就讓她心平複?

她睜著大眼看著他,良久,問道:"你要不要原諒我?"

"……"牧晟宸輕笑.

"要不要?"她緊追不舍!

牧晟宸咳了兩聲,翻身上床,被子一蓋就要睡覺.

尹瑟皺起眉頭,"不許睡!"

牧晟宸已經閉上眼睛,剛打算伸手關燈,尹瑟就掀開他的被子跨在他身上,眯起眼睛看著他:"你不讓我心安睡覺,你自己想睡?"

牧晟宸睜開眼睛,那琥珀色的鳳眸此刻波瀾不驚.

"不行?"

"當然不行!"

他輕笑:"瑟兒,你這姿勢,確實是大家都沒法睡."

尹瑟看著自己的手就按在他的胸口上,微微凸起的觸感傳至她的手心,然後自己抵著頭,寬大的衣領好死不死的開著……

頓時,兩只耳朵汽笛鳴響……

她僵在那,現在從他身上下來,之前的氣勢不就全沒了?如果繼續呆在上面,是不是又有點……

啊!她不管了!

"牧晟宸,我吻你的話,你原諒我?"

軟的不行,硬的也不行,等價交換總行了吧,色.誘總行了吧……

"我怎麼不知道你的吻那麼值錢?"

"當然值錢,我本來還打算用一個吻從許那換……"她陡然停住,她是不是白癡啊,這種時候她在吹什麼牛!

牧晟宸看著她,等待著下文,"換什麼?"

"誒喲,不重要,不是沒換成嘛!"尹瑟含糊道.

牧晟宸嘴角一勾,不話.

尹瑟只覺這原本就挺冷的十一月秋天,頓時更冷了……

"你,你干嘛不話."

"不是在等你麼?"

"等,等我?"尹瑟被他一打岔,就忘記剛才要干什麼來了……

牧晟宸伸出長臂,勾住她的脖子,她的臉頓時就與他近在咫尺,她眨巴著大眼看著他.

高蜓的鼻子,明明是男人的臉,卻生的比她還白!紛嫩的嘴唇……

紛嫩?紛嫩!她竟然用紛嫩來形容他的嘴?!

吞了吞口水,只覺臉頰慢慢開始發燙,然後越來越燙,尹瑟一咬牙,趁這張臉還沒有被煮沸前趕緊的覆上去.

反正腦子里回想的就是他吻她的時候都干了些什麼,咬,啃,舔,然後然後……

恩,要伸進去……

牧晟宸只覺得嘴邊上的口水越來越多,頓時無奈了起來……

尹瑟看著他都不閉上的鳳眼,眨了眨眼睛,而後松開他:"你吻我的時候,我都閉眼睛的……"

"瑟兒……你這種吻技,我一個人受苦就行了,別去禍害別人."

"……"剛才沒煮沸的臉現在成功的爆破沸點,"你,你--"至在直又.

她還沒來得及完,他已經把她的嘴吞掉了.

再接下來的幾分鍾里,尹瑟真切的明白了,自己和這個人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唔--"她有些透不過氣來,他還糾纏著她不放.

好不容易松開她,一雙大手慢慢襲上她的胸……

尹瑟臉頰微醺的看著他,長發落在他鼻尖.

"要不要原諒我?"她不依不饒,今天不得出個結果,永遠都別想睡了.

第二更最遲會在九點左右上傳~求推薦打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