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尹氏股東大會
"瑟,你也來了?"

"恩,我來拿回尹氏."尹瑟輕輕將頰邊的長發撂至而後,露出她白里透的耳朵.

尹天江複雜的看了她一眼,冷嗤一聲,最後將目光放在許身上,只是那麼一刹那,兩人似乎有默契的擦過一次對視.

"那女人是誰?"

"尹家二姐,聽之前一直在國外,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回的國."

"你們都不知道嗎,她現在是GW的總經理."七.七八八的聲音慢慢響起,沒一會兒,尹瑟就成為眾人關注的目標.

"瑟兒,沒想到你風評這麼差?"許打趣問道.

尹瑟嬌嬌的看了他一眼:"怎麼,後悔了?"

"怎麼會?我怕後悔的人是你才對."許摸了摸她的頭,尹瑟低下頭.

大會里人越來越多,幾乎尹氏集團內部的人員都到齊了,還有全國各大媒體也都卡在門口,真不知道大家都是從哪得來的消息.

"為什麼媒體也來?"尹瑟皺著眉頭問道.

許松了松肩,不在意,心下卻早已打好了如意算盤,坐在自己身邊的女人神認真的看著前方,似乎還在想些什麼.

想的再多,她也想不到他會做到這種地步……

牧晟宸不要你了,你除了我再沒有其他的選擇.

許現在就是一只忍著口水的狼,綠色的狼眸緊緊盯著自己的獵物,看著獵物一步步爬到自己面前.

勢在必得.

會場慢慢安靜下來,尹天江走上會場中央,對著話筒開始他的年度總結報告,尹瑟靜靜聽著.

年度報告……

他這個總裁當的也真是窩囊,竟拿些金玉其外的東西來充數,當下面的人都是傻子嗎?

不是她要亡他,是他自己要亡他!

尹天江在上面講的熱血沸騰,豪壯志不斷,他本不是這樣性子的人,但因著現在手上沒有足夠的本錢,死馬當成活馬醫,希望憑著這股子勁將在場的人感動.

"希望來年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尹氏能走出低谷,越來越好!我的報告講完了."

一陣陣的掌聲響起,尹瑟也不由得拍起手來,沒有人能看透她現在眼睛里有什麼……

"尹總,我有問題."尹瑟順著聲音轉過頭,話的是尹氏集團的元老了.

"請講."

"眾所周知,現在尹氏已經大不如從前了,尹總如果要帶領我們繼續走下去,能不能給個切實的方案."

尹瑟的目光重新放到尹天江身上.

只見尹天江的深眼依舊自信滿滿的看著在場的所有人:"尹氏之所以會走下坡路有兩方面原因,一個是尹氏旗下的商品已經不符合市場的需求,第二個是因為早年金融危機的沖擊……"

"尹總."尹天江喘氣之際,尹瑟起身,拿著自己的面前的話筒道,"一個集團,一個企業,要到走向滑坡路才認識到商品不符合市場需求,這種事出去怕是會笑掉人大牙吧!"

尹天江語塞,臉色發青的想要些什麼--

"早年金融危機?那是多早以前的事.現在竟然被拿來作為你決策不力的借口?"

底下唏噓聲一片,質疑的目光漸漸投向尹天江,尹天江如坐針氈,只覺場下的人們目光里帶刺,恨不得將他刺穿.

"尹氏的事,由不得你這個外人來插手!"尹天江淡淡道,"如果是我的決策出現問題,尹氏早就毀了,不會渡過一次次的危機……"

"如果不是你的決策問題,尹氏不會面臨一次次的危機!"尹瑟擲地有聲.

尹天江的目光不自覺的瞄了眼許,見他不動神色,尹天江額邊冒出了些汗.

許坐在一旁靜靜看著這父女倆一個台上一個台下,針鋒相對.

然而真正的決勝權是握在他手上的!

"這位姐的事,不管怎樣是我們尹氏內部的事,一個外人……"

"外人?"尹瑟轉過頭,對上那個臉上寫著"天江派"三個字的男人,"尹氏集團尹瑟認識嗎?"

"……"

"在座的人真的都不認識我--尹家大姐尹瑟?"

頓時會場一片喧嘩,喧嘩過後又趨于安靜,尹瑟已經走到了台上,她就直直的站在尹天江面前.

"老了,沒有能力了,這麼高的位置自然是要讓出來的."

尹天江黑著臉看著她,輕聲道:"你一定要這樣,不給爸爸一點尊嚴,不留一點余地?"

"您老需要這種東西麼?"尹瑟輕笑,而後錯過他身邊,走到話筒前.

她一身黑色正裝,里面搭著白色襯衫,短裙遮至大腿,踩著光亮的高跟鞋,看上去儼然一副女強人姿態,當然,這要除去她天生就帶著些可愛俏皮的面容以及那柔順的長發.

她是個美人,在場沒有人會否認這一點,除了和龍令望坐在一起的尹萱兒.

"如果她和牧晟宸沒有關系,我一定也會把她弄上床!"龍令望的眸子里帶著些惋惜.

尹萱兒身子微怔,眼的看著台上光芒四射的人:"令望,你的意思是我比不上她?"

"……哦哦,自然不是這個意思,你永遠都是我的寶貝!"龍令望在尹萱兒耳邊道.

"她現在已經和牧晟宸沒有關系了."

"我知道,正因為知道,我才會過來."龍令望笑道,眸子里乍現殘忍,"她敢壞了龍氏名聲,我自然會讓她付出代價."

尹萱兒聽了這話後才勾起嘴角,笑容放到一半又收了回去,到底能不能如她的願,還得看那個叫許的男人.

尹天江的眼睛里透著狠毒的目光:"尹瑟,你這個狼心狗肺的女兒!"

"哈哈!尹天江,我都了多少遍,什麼樣的父親便有什麼樣的女兒,如果我好心好肺,您才應該驚訝."尹瑟與他的私語完後便拿起話筒:"我知道你們大多數都知道我和我父親關系並不好,所以我今天來踢館,你們也應該是一點都不驚訝才對."

頓時,會場又是一片喧鬧聲.

"尹氏總裁這個位置,老實,我惦記了許久."尹瑟抓抓頭笑著道.

會場突然發出一陣輕笑聲,似乎被她的直白給逗樂.

"你們當中肯定會有人,黃毛丫頭竟然敢和商場老將拼個高低,是不知死活了吧!"尹瑟繼續面帶笑容的道,"對,要是沒有不知死活的勇氣,年輕人永遠沒法爬上來,你們呢?"

許看著站在台上的女人,眸子越來越緊,她的一笑一顰,或淡然或認真或幽默的眼神都讓人將目光放在她身上久久移不開.

"從身份上來,我是尹家大姐,對,是大姐,不是二姐,這點希望在場所有人都記清."

"……"

尹萱兒冷著張臉恨不得立刻沖上去撕爛尹瑟的嘴.

"尹氏集團是我母親尹曉玲的,而尹曉玲只有我一個女兒,你們或許我母親因為能力不濟,江山才被人奪走,我不否認,那現在,我自信滿滿的走出來,奪回我們尹家的江山,你們有意見嗎?"尹瑟婉轉如黃鶯般迷人的聲音在會場內散播著,她的一個降音一個升調都讓人耳目一新.

"尹大姐,就我所知,你現在是GW集團總經理,如何能進入尹氏?"

"這有什麼?"尹瑟笑道,"如果我尹氏的股份早就掌握在GW手上,你們還要質疑嗎?"

"什麼?"

"怎麼會!"

質疑聲,驚訝聲此起彼伏.

尹瑟給了許一個眼神,許便起身,他整了整領帶,幾步就走上台,站在一邊的尹天江早已經不淡定,那雙老眼里所有的期待都放在了許身上.

尹瑟臉上掛著自信的笑,看著許.

許走到她身邊,二話不,手就摟上尹瑟的腰,尹瑟頓時一個冷顫.

他靠近她,對著話筒輕輕道:"我是GW集團執行總裁許,相信很多人都應該認識我!"

看著下面的反應,就知道他的名氣確實不.

"GW的人過來湊什麼熱鬧?有多少人心里在這樣想?"許輕輕問道,而後又給出答案,"這樣想是可以的,但今天我來不是作為GW集團總裁,而是尹氏集團的最大股東而來."

"最大股東?"

"不是尹天江嗎?"

"怎麼回事?"

一些很高層的人自然知道這件事,然而尹氏內部的大部分成員都並不知.

尹天江沉默的抿著唇,靜靜的等待.

尹瑟勾著笑,漠然的看著尹天江,掃過坐在台下的張慧娟和尹萱兒.

其實她現在的做法和尹萱兒成為龍令望的婦沒什麼差別,同樣都是依靠男人,利用男人.

既然對方不擇手段,她也沒必要正人君子.

更何況是許自己貼上來的……

腰際的大手緊緊扣著她,她半分都動不得,也不能動,許的身上散發著一份危險氣息.

"現在你們手上拿到的是我的股分所有權複印件,可以過目鑒別下真假."許話間他的助理已經將文件發放下去.

沒過多久,底下便傳來了感慨聲.

許玩味似的笑笑:"最大的股東理所當然應該坐上尹氏集團總裁之位,不是嗎?"

"……"鴉雀無聲,這是尹氏的規矩.

"一旦我將股份轉讓給尹瑟,她就是最大股東,她坐上尹氏集團總裁之位便再無爭議,對嗎?"

"……是這個道理沒錯."尹氏集團總秘書淡淡道.

上我將拿.尹瑟的心越來越激動,看著尹天江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原來複仇的塊感是這樣的,還真是讓人雀躍不已.

如果可以,她現在真的很想大笑出聲,嘲笑的指著尹天江,嘲笑的罵著張慧娟,嘲笑的鄙視著尹萱兒--

"瑟兒."

"……"她身體僵住,他的氣息吐在她耳邊,聲音響徹整個會場.

"和我結婚,名正順的拿走這些股份."

全場再次陷入死一樣的靜謐中.

尹瑟錯愕的看著她.

許若無其事的伸手將話筒關掉,尹瑟緊緊摳著他的手臂:"你什麼意思?"

"……"他聳聳肩.

"許,我沒過要和你結婚.我只會原諒你!"

"尹瑟,你還是太天真,太容易相信人,一句原諒算什麼?能值得了尹氏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許輕笑,那目光是比狐狸更甚的狡黠,是比豺狼野毛更猛的**,是比毒蛇更凶狠的歹毒……

"但是現在,你的一句話卻能值這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怎麼樣?"

"……"尹瑟不可置信的看著她,她緊緊的抿著唇,身子僵硬不已,全身的每個細胞都在顫抖,如果她現在答應了……

台下這麼多人,她是逃不掉的……

那可就真的成了和尹萱兒一模一樣的存在了……

她……太天真了嗎?

抬起頭,看向尹天江,又看向坐在台下的尹萱兒,他們也都緊緊的看著她,突然,她腦子一懵,不可置信的看向許.

"你別告訴我,你和他們密謀了什麼……"

"……"許聳聳肩,"密謀什麼,全取決于你的答案."

她咬著牙,恨恨的看著他,如果錯失了這次機會,她還能再有其他機會嗎?

她這個自以為是,不知天高地厚的笨蛋!

她這個將自己逼上絕路,無可救藥的笨蛋!

許是誰?難不成還是那個十五六歲的陽光大男孩,會因為你的一個皺眉就上前來哄你?難不成還真的會為你一句原諒守候那麼久?

他早有預謀,他早就做好打算,如果她現在不,他絕對會毫不猶豫的倒戈--

"瑟兒,答應吧."他輕輕在她耳邊you惑道,那是如鬼魅一般的聲音,吐出帶著劇毒的威脅,"如果你不答應,我現在就會徹底毀了你……"

而後他的大手將話筒重新打開,音量也慢慢往上挪,尹瑟的一個呼吸聲,會場都聽的清清楚楚……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尹瑟苦笑.

她抬起眼,而後便看到了他--那個站在後門門口不動聲色的男人,一襲灰色風衣,風衣帶子乾淨利落的綁在兩邊,雙手插在口袋里.

第二更要到晚上九十點左右吧~~今日萬更,捂不住月票的孩子趕緊把月票給君吧~~麼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