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 他的女人啊
"尹萱兒,你聽著,順便也帶給尹天江和張慧娟,這才是第一槍."

A市的天開始變了.

掛掉電話,尹瑟輕輕的吐了一口氣,什麼也不再想,要做的事還有許多.

而另一邊,坐在創世集團總裁辦公室里的牧晟宸,面色凝重的看著報導,只見他的眉頭越皺越緊,最後關掉電視,手擱在額頭上,閉上眼睛,嘴角劃過一絲苦笑.

他的女人啊……

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對手是誰,報道一出,剛踏入中國市場的GW集團立刻就站到了龍氏集團和尹氏集團的對立面.

他輕歎一口氣,而後便叫進來了秘書.

"在收購尹氏集團股份的人是誰?"牧晟宸問道.

王秘書端了杯咖啡放到牧晟宸面前,面帶笑容:"回牧總,是GW集團."

"是嗎?"

"是GW的執行總裁許在以個人的名義進行收購."

牧晟宸輕笑,看來許對他的女人的執念頗深啊!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牧晟宸道.

王秘書點了點頭,便走了出去.

牧晟宸轉了個身看著外面瓦藍的天空,對面便是GW寫字樓,她是不是還在低著頭翻著文件,亦或是盯著電腦屏幕上滾動的數據精打細算著,又或者是坐在會議室里主持著會議……

多便和也.她,還是天真,而他,要如何卸下她的這份天真呢?

尹氏的股份,他握有百分之五十,而尹天江只有百分之三十幾,只要輕輕分析一下尹瑟,許就能輕易掌握尹瑟的目的--奪回尹氏.

從尹天江手里買走股份,成為尹氏集團最大的股東.這應該就是許的目的吧.

牧晟宸輕笑,也不知道是尹瑟太好猜,還是有點腦子的人都會想到這層.

到終點站等她過來.

豪華的木辦公桌上放著的是一杯香濃的咖啡,冒著熱氣,他毫不猶豫的端起來走到洗手間淺淺的倒掉了一些,而後又走回來,若無其事的放在辦公桌上.

沒過一會兒王秘書又走了進來:"牧總,牧老夫人來了.在休息室等您呢."

牧晟宸輕笑,便走了出去.

他身後的王秘書看著牧晟宸桌子上的咖啡,有喝過的痕跡,嘴角勾起得意的笑容,將咖啡杯收拾出去.

"奶奶."牧晟宸走進休息室,牧老夫人依舊拄著根龍頭拐杖,手撐在上面,一副正襟危坐的樣子,她的身後跟著個女管家.

"尹瑟回來了?"

牧晟宸抬頭走到她對面的沙發上坐下,點了點頭.

"該把我的曾孫還回來了吧!"牧老夫人的聲音里有著不容置疑的命令.

"再等一段時間吧."他淡淡道.

"等不了了!再等下去,孩子會變成什麼樣!現在外面的傳還少嘛!"

"既然奶奶你知道都是些傳,又何必去在意?"

"你年紀不了,打算等到我進了墳墓再給我找一個孫媳婦嗎?"

牧晟宸知道,在老夫人的眼里,尹瑟是沒有半點資格進牧家大門的,所以他的身邊才會有王秘書,但是除了尹瑟,他不會讓任何人進牧家大門.

"您笑了,自然不會.奶奶今天來應該不止是為了這件事吧."

"尹氏集--"

"可以了."牧晟宸十分利落的打斷了她的後文,"尹氏自有尹氏的活路,如果全靠張慧娟在您老面前嘮叨幾句,馳騁商界未免太過輕易."

"晟宸,站在***立場,幫助張慧娟是理所當然的事,沒有任何原因也不需要任何理由."

"那奶奶,您就自己去幫助吧.孫子還有自己的事要做,實在是抽不出空來還上上輩的恩."

牧老夫人的眉頭緊皺,看著眼前的牧晟宸,她在他面前越來越失了底氣.

他手術成功到今天的這五年時間,他實在是做了太多了不起的事,這些事讓她充分了解到創世集團早已經不是她這個老人的天下.

陳高父子的陰謀未成就被踢出創世,自此在商界臭名昭著.

他們精心策劃了那麼多年,最後被牧晟宸一句話揭露了原形,一敗塗地.

而她這個相信陳高父子那麼多年的商界老人頓時像個糊塗蛋,險些將牧家敗在自己手上.

牧晟宸,他實在是再清楚不過自己***脾性了,她是個爭強好勝的女人,她所有的驕傲自尊都來源于她和祖父一手創下的創世江山.

即便歲數見長,但依舊性子烈.

除了尹瑟和牧司瑞,他就只有她一個親人,他不想做出太傷害她的事,但是,她也不能做出傷害尹瑟母子的事.

所以每一步,他都走的心翼翼.

他要將尹瑟帶回家,讓尹瑟喊她一聲奶奶,讓鋼鐵俠喊她一聲祖奶奶,然後他要這固執的奶奶要接受,接受他選擇的女人.

"奶奶."牧晟宸突然間想到了什麼.

"……"

"找個機會,您要不要和尹瑟相處一段時間?"牧晟宸笑道.

"為什麼要和她相處?"

"或許相處之後,您就不會讓我把目光放在王秘書身上了."

"不可能!"

固執的奶奶是這麼的.

牧晟宸聳聳肩,就當自己沒有提過這個建議好了.

牧老夫人起身:"尹瑟我不是沒有接觸過,正是因為接觸過才知道不行!她擔不起牧家少奶奶這一身份!至于王秘書……我並沒有強求你什麼."

牧晟宸面無表,確實沒有強求些什麼,只是給了一個有**的女人一絲不真切的希冀,他那固執的奶奶不知道,這種希冀會讓那女人產生多大的妄想,而這種妄想其實是最致命的!

"管家,我們走."

女管家扶著老奶奶便走出了辦公室.

牧晟宸輕笑,是嗎?牧家少***位置她擔不起?她尹瑟不定壓根不屑一顧.

誒……長歎一口氣,所以,做人難,做男人更難!

送走了老夫人,王秘書走了進來:"牧總,今天晚上龍氏集團的老總想要約您吃個飯,不知您是否有空?".

牧晟宸閉上眼睛,這麼快就找上來了.

不過還算慶幸,他先找的人是自己,而不是尹瑟.

"龍總的邀請,自然不好拒絕,應了吧."

王秘書的神沒有一絲驚訝,簡單明了的應了聲是便要轉身.

"王英."牧晟宸淡淡的喊了一聲.

王秘書有些怔愣,他從來沒有喊過她的名字.

"牧總,還有什麼事嗎?"

牧晟宸看著她:"王英,你對牧家少***位置有興趣嗎?"

一句話,一柄利劍,猛然刺穿冰面!

"牧,牧總,您笑了,我一直謹守本分,不會做出不合自己身份的事."

"你太輕視自己了,怎麼算你也是大戶人家姐,屈居于創世做秘書本就是委屈你,如果是你對牧家少***位置感興趣,一點也不算逾矩."

"……"王英連吞了好幾次口水,那張臉確實好看,貌美如花一點也不誇張.

"看來是我自作多了."牧晟宸面無表的起身,而後從她身邊走過.

王英傻傻的站在原地,原以為自己是懂這個男人,在工作上,他們相當默契,只是,現在,他的一句試探便讓她的步步為營慌了陣腳.

他,在打什麼算盤?

還是,他已經知道了?

不,不可能……

王英蒼白著一張臉站在原地,腳像被人用釘子釘在地面,半步也移動不了,她不知道自己剛才是逃過了一次試探還是錯失了一次機會.

晚間,牧晟宸先將尹瑟和牧司瑞送回家,這才重新出來.

"都這麼晚了,你還出去……"尹瑟站在門口看著他問道.

牧晟宸本來踏出了兩步,而後回過頭來看了眼尹瑟,眉頭輕皺,又走回到她面前,細細看著她的臉.

"你好像瘦了點."

尹瑟摸摸自己臉頰,全無自覺:"有嗎?最近吃的挺多啊!"

牧晟宸伸手也碰了碰她的臉頰:"是嗎?吃多了也不長肉."

尹瑟頓時嘟起嘴,他話里明顯有批評的意思!

"你吃多了會長肉嘛!一大男人瘦的和什麼似得."

他眉眼一彎,語氣婉轉:"瘦的和什麼似得,你不是最清楚嘛……"

尹瑟推了他一下,再下去,他這張狗嘴里還不知道會吐出什麼,"快走快走啦!"

牧晟宸愣是被她推進了賓利中.

"晚上早點睡,要是我回來你還沒睡,你也不用睡了."

"……"

沒給她反應的機會,他便揚長而去.

她回過頭慢慢咀嚼著這句話,然後她的臉從白希變成紛嫩變成通,最後煮熟了!

等慢慢平複下來時,她還呆呆的看著他離開的方向,都沒有發現幫忙的阿姨站在她身邊.

阿姨輕聲問:"姐,牧先生瘦的和什麼似得呢?"

尹瑟不自覺的念到:"穿著精瘦,脫了有肉."

"……"

等尹瑟回過神來時,與阿姨對視了幾秒,只見臉又瞬間被煮熟,她捂著臉奔進屋子.

阿姨在她身後捂著肚子狂笑不止.

尹瑟真覺自己應該挖個地洞,她這種色.女就不應該活在世界上!丟人現眼啊!!

牧司瑞看著自己媽媽捂著通通的一張臉擦過他身邊躲進房間,頓時黑了半張臉.

"少爺,過來吃飯吧!"

"媽媽呢?"

阿姨捂著嘴輕笑:"她要平靜一下心."

牧司瑞默默腦袋,女人真是難整的生物,家里一個,學校一個,想起學校那個,他就郁悶.

老爹是就算她打自己,他是男生也要對她好.

可是那女生呢!就算他對她再好,該打他的時候絕不會留半絲面!

----

牧晟宸穿著整齊的西裝,身後跟著他的特別助理,他走進高級會所.

龍令望就坐在一個金碧輝煌的包房內,他的身邊依舊趴著幾個漂亮女人.

"牧總來了."龍令望起身迎接道.

牧晟宸看著滿桌子的酒菜,徑自坐上席位.

"龍總,開門見山吧,我沒多少時間."

"哈哈,牧總就是爽快."龍令望笑了笑,"這幾天在A市簡直像瘋了一樣的新聞,牧總應該也知道."

"確實不是什麼正面新聞."

"那麼牧總想必也清楚這件事是誰做的咯?"

牧晟宸修長的食指輕輕敲著桌面,靜待他的下文.

"我的要求也不高,只是希望做這件事的人出面為兩家集團澄清一下."

"哈哈哈!"牧晟宸干干的笑笑,"龍總,您是誤會一件事了."

"……哦?"

"我來這里並不是為了幫助龍氏和尹氏做一些澄清工作,而是為了告訴龍總您,硬生生的默默吞下這口苦果,這樣雙方才能都相安無事."

龍令望的神陡然複雜起來,他看向他:"果然是尹瑟姐做的事."

"龍總,我的話已經送到,這滿桌的酒菜不能浪費了,您多吃點."

"牧總!"龍令望的聲音陡然硬了起來,"我向來不是什麼正人君子,被逼急了,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來."

"是嗎?"牧晟宸起身,居高臨下的睥睨著他,"這年頭還有誰是正人君子?龍總,站在你面前的人叫牧晟宸."

龍令望起身,他本就不高,氣勢上又輸了牧晟宸一大截,頓時話里都沒了底氣:"牧總,別用創世來壓我!不想造成難堪的局面,就讓你的秘密女人安分些."

"這個恐怕做不到,與其讓別人安分點,龍總就不知道學乖些,別做出一些可以讓別人抓住的把柄更為重要不是嗎?"

牧晟宸的每一句話都在點子上,每一句話都是一個炮彈,炸的他天昏地暗.

龍令望坐在包房里,怒火中燒,圍繞在他身邊的女人們也覺得害怕起來.

牧晟宸回到家,他關上門,聽到了悉悉索索的聲音,而後就笑了,他不急不緩的先去浴室洗了個澡,而後才走進臥室.

女人和孩子都在睡,但他就是知道女人在裝睡.

躺進被窩將女人抱進懷里.

尹瑟的臉靠在他胸前,慢慢睜開,他身上有很清涼的味道.

"你就裝睡吧!反正今天欠我的,以後總是會向你討回來的."

尹瑟微愣,心漏跳了半拍,只覺臉上的緊.

隔了幾天,A市就又出現了大新聞,這條新聞讓尹瑟都愣了半晌.

許竟然收購了尹氏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你什麼意思?"尹瑟打了電話給許.

許輕笑:"我以為這輩子你都不可能再主動給我打電話了呢!"

"為什麼收購尹氏!你是不是腦子有病!"

"我想收購哪家企業就收購哪家,你要管我嗎?"坐在另一邊辦公室的許扯嘴問道.

"許,我沒有多余的精力和你周旋,我已經警告過你了!"

"多謝尹家二姐的警告,我會心提放著的."許嘴角勾起,"但是之前二姐不想再和我有任何牽扯,現在看來怕是不行了呢!"

尹瑟閉了閉眼,就知道是因為這個.

"這個世界上除了尹瑟,其他女人都不是女人嘛!你一定要抓著我不放,你能不能像個男人一樣瀟灑點!"

"……"許沉默了幾秒鍾,而後答道,"你去問問牧晟宸,他會放了你嗎?如果他做不到,我自然也是做不到的."

"……"這兩者有什麼必然的聯系嗎?

尹瑟煩躁的掛掉電話!

尹氏落在許手里……

他掌握著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她有百分之五,那還有百分之六十五在哪?如果許是最大的股東,那麼剩余的百分之六十五就極其分散……

下午,尹瑟正准備下班,彭特助走了進來:"尹總,您父親想要見你."

"……"尹瑟微愣,找上門來了麼,"不見."

"女兒不見父親,出去都讓人笑話!"不知何時,尹天江已經走了進來.

彭特助也驚訝的很,不是在外面等著的嗎?

尹瑟淡瞥了眼他,將包掛在身上.

"那就坐吧."

"尹總,我去泡兩杯茶來."

"不用了,不了幾句話,茶也是浪費."

"……"彭特助無語的走了出去.

這不是父女,這就是單純的仇人!

"不知道尹天江先生特地過來有什麼事呢?"尹瑟靠在辦公桌邊,問道.

尹天江站在尹瑟面前:"你呢?"

"是手上握著的尹氏股份被別人搶了?還是之前和龍氏集團的暗箱操作被人揭露了?"

"尹瑟,我是你父親,無論什麼時候,你都應該記住這一點."

"尹天江,那你會一直記得我是你的女兒嗎?"尹瑟輕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你不把我當女兒看了?"

"那得問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眼里沒有父親的存在了!"

"你不清楚嗎?從你帶著張慧娟母女踏入尹家大門開始!從尹萱兒搶走了我的房間,從張慧娟睡到了我媽媽的位置上開始!"

"尹瑟,你沒有道理讓我守著一個死人過日子!我也是人!"

"你不是人!"

站在門口的彭特助手里的茶在聽到尹瑟的這句話後險些翻了.

雖然尹總不要茶,但于于理也都應該端上茶……

可是……現在似乎不是端茶的時候……

"尹瑟!"

"我錯了嗎?"尹瑟瞪著他的眼睛都現出了血絲,"媽媽死前在我耳邊,你爸爸是最疼你的人,你就是你爸爸的心頭肉,掌上明珠!"

"她沒有錯,你確實是我的心頭肉,是我的掌上明珠."尹天江應道,"所以即便尹氏被我搶走,我和你母親斷了關系,我依然還是把你帶在身邊--"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得感激你!感激你沒有把我扔進孤兒院?"

"對!你是應該感激我!你只知道我背叛你媽媽,你只知道我搶走了尹氏,其他的呢?你知道嗎?"

"其他的我知道嗎?"尹瑟扯起嘴角,看著他,"來,點我不知道的給我聽聽."

"她們尹家,你媽媽尹曉玲那一家沒有一個人看得起我!尤其是你奶奶!沒有你之前,我也很想和你母親好好過日子,但尹氏卻差點毀在你母親手里,是因為張慧娟,尹氏才得以支撐下來,所以不是我搶的尹氏,而是尹氏本就應該屬于我!"

"哈哈哈……"尹瑟掩住嘴笑道,"所以你們就買通黑心外科醫生在手術室里殺了媽媽嗎?"

"……"尹天江怔愣的後退了一步.

尹瑟直起身子,抬起步子走到他面前,她的神里滿是不解:"爸爸,您的話何其冠冕堂皇,您的行為何其理所當然."

尹天江手撐著一旁的椅子.

尹瑟的手指戳著他的胸口:"您的心又是何其殘忍?那是我的母親,是睡在您身邊的人,是臨死都還惦記著你的人,一日夫妻百日恩,這樣的人,你怎麼下得去手?"

她的眼眶泛,晶瑩的眼淚在其中打滾.

"你在胡些什麼!我沒有做過那種事!"尹天江辯駁道.

"是嗎?"尹瑟苦笑,心口疼得緊,"你怎麼會親手去做那些,你只是知,你只是默認,真正下手的是您現在的枕邊人對吧?"

"您沖尹萱兒伸開雙臂,,來,讓爸爸抱抱,您的手搭在張慧娟的肩膀上,將她親昵的摟在懷中,輕語我愛你.這種時候,我真的沒法我不恨你."

兒時的一幕幕那麼清晰,心頭肉,掌上明珠……

"可是沒有愛,哪來恨?"尹瑟輕輕道,"爸爸,如果您一敗塗地了,那就恨我吧!您不像我恨你一樣的恨我,你怎麼會知道過去我的心里,我是怎樣的愛您,敬您."

尹天江看著她的眼淚啪嗒落在她精致的臉上,那是張像極了尹曉玲的臉.

"可是我更怕的是什麼,是您最原本的愛都是假的,從頭到尾都只有欺騙和背叛.如果是那樣,您就不用告訴我了,讓你,讓我都自生自滅吧."她冷看著他.

她抹掉眼淚,走了出去,彭特助與她打了個照面.

"送尹總離開."

"……是."

尹瑟飛快的乘上電梯,拿出手機給牧晟宸打電話.

"嗚嗚……來接我……"

"……"對方沉默了半秒,"在哪?"

"嗚嗚……"

"話."

"在下樓……"

尹瑟低著頭,她抽噎著,直至下到地下一層,電梯.門打開--

她還沒挪動腳步,就被人拉了出去,狠狠撞進一個堅硬的胸膛,她環住他的腰,失聲痛哭.

牧晟宸的心就像被人勾住,刺肉的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