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我還是會對你好
"那你呢?那麼驕傲自尊的你,未婚生子,是為什麼?"

尹瑟看著他,一字一字道:"和你有半毛錢關系嗎?"

"尹瑟,如果那個男人可以,為什麼我不可以?"他輕笑,"他能給你的我一樣可以!"

尹瑟心下煩悶的緊,面前坐著的男人讓她覺得很惡心!

"他不會給我什麼,但即便這樣,你連他的一根汗毛都比不上."

當一個男人被自己所愛的女人拿去和別的男人作比較,還被比的一文不值時,這一定是這男人所受過的最大的侮辱,至少對許來,是這樣.

他赤著眸子:"不會給你什麼?你以為我不知道嗎?"

"……"

"你以為你能從懷特先生手里拿到股份真是憑借著自己的本事?"他笑道,"還是你就是喜歡裝的一副你很了不起,你是憑著自己本事爬上來的樣子?"

"你這話什麼意思?"尹瑟心下狐疑.

許起身:"如果是裝的,你裝的很成功,我也以為那是你自己的本事,不過昨天我只那麼一查,就查出來原來懷特先生和牧晟宸的關系不淺哪!"

尹瑟呆愣的後退一步:"你什麼……"

"呀,你是真不知呢還是依舊在裝?你靠男人爬上來,這很丟臉嗎?"

"啪"的一聲,尹瑟一巴掌搭在他臉上.

"許,你算什麼,我靠什麼爬上來也輪不到你來數落!"尹瑟完便拔門而出.

她給牧晟宸打了電話:"你人在哪,我要見你!"

那邊的牧晟宸看著會議室里的眾人,面無表道:"上六十樓來."

而後他便和身邊的女秘書了什麼,女秘書便走了出去.

等牧晟宸開完會,尹瑟已經在他的辦公室里等著了.

"怎麼了?"他一進門就問道.

尹瑟看著他,而後走到他面前:"你認識懷特先生?"

"……"他松了松領帶,走過她身邊,"認識."

"我從懷特先生手里拿到的股份,是你暗中幫忙的?"

牧晟宸坐在沙發上,看著她:"這個有什麼關系?"

"回答我!"

"是."

"……"尹瑟只覺心口很堵很堵,原來是他,她還一直喜滋滋的認為是靠著自己的能力拿到的.

她還大不慚的站在董事會面前豪壯語,她還自以為優越的看著那些曾經瞧不起她的人……

原來是他給自己的錯覺.

"我過不要你的幫忙,五年就過,你自以為是的做了些什麼……"她問的平靜,但出的話卻很傷人.

牧晟宸知道她驕傲,自尊心強,知道她比一般人更加看重自己的本事.

"反正你的目的達成了不是嗎?"

"目的達成了?"尹瑟像是變了個人,她看著他,"牧晟宸,你怎麼會懂我的心?你怎麼會懂我滿心想要親手報複的心?"

"你的心里就只有那些?"他問.

"對,從我十歲那年,我母親死了,而張慧娟母女在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內就住進尹家開始,我的心里就只有那些!所以,對我來,讓張慧娟母女,讓那個負心漢得到報應是我的心頭病!沒有人有權介入!".

牧晟宸的眸子愈加暗沉,"真的是這樣嗎?"

"對!"

他起身,一步跨至她面前:"那你做的最不應該的事就是生下我的孩子!"

"……"

"生下他干嘛?成為你的牽掛,成為你的累贅?"他步步逼問,"如果你一心只有報複,為什麼愛我的兒子,為什麼愛我?"

"我……"尹瑟咬著唇,而後推開他,低吼道,"你以為我受牽絆了嗎?你可以帶著牧司瑞走,我可以不愛他,也可以不愛你!"

"誰允許你出這種話的?!"牧晟宸比她吼得更大聲,"失去理智了?"

尹瑟看著他:"我就是要--唔!"

他狠狠的堵住她的嘴,不讓她繼續出這種會傷感的話.

尹瑟瞪著大眼,被他吻得七葷八素才慢慢平靜下來,他松開靜默了的她.

"在美國五年,你就不想我?"他輕輕問道,"如果我不出手,你是不是還打算在美國呆下去?"

"……"他的沒錯,她會一直呆下去,直到覺得自己有能力了,才會回來.

"你厲害,你可以壓得住這份思念,你可以呆在那做你的事,那我呢?"

她怔愣的抬頭看著他.

"你也可以……做你的事,你甚至可以找個別的好女人結婚,然後生……"

"我做不到."

她看著他.

"你已經養刁了我的胃口,別的女人再也入不了我的眼."

尹瑟傻傻的睜大了眼睛,他這話的意思……

"不僅做不到和別的女人結婚,五年的時間也已經是我的極限,你不回來也得回來了."牧晟宸認真的道.

如果他給她看他的真心,她也還是要怪他,他也無可奈何,但是讓她墮入只知道報仇,只知道報複的黑暗世界,他不可能只在一旁看著.

尹瑟別開臉,不知不覺間,原來,對彼此而,他們已經都變得如此重要.

"你不該用那樣的方式……"

"我只會用那樣的方式,五年前你很聰明,知道自己還不是你父親的對手,五年後你就不知道了,回國你一樣可以繼續成長,而我會教你更多!我有足夠的時間."

"……"她沉默了,她表面雖趨于平靜,但是心卻越來越亂,"我不知道,我很亂,我要自己想一想,你不要來煩我……"

她剛轉身便迎面對上了走進來的秘書.

尹瑟記得這麼貌美如花的秘書,她和牧晟宸站在一起拍攝的照片還留在她腦海里呢!

"尹姐,你好."王秘書笑著沖她點了點頭.

尹瑟微訝,而後淡淡點了點頭作為回應.

王秘書手里端著一杯剛泡好的咖啡放到牧晟宸的辦公桌上:"牧總,咖啡泡好了."

尹瑟嘀咕道:"這種時候還能隨便進來……"

王秘書聽得一清二楚,笑道:"尹姐,您放心,我不是會出去隨便亂的人."

牧晟宸沖她點了點頭:"你先出去吧."

王秘書嫣然一笑便走了出去.

尹瑟心里完全不是個滋味,心煩躁的緊,瞪了眼牧晟宸就要出去.

"別走."他輕聲道.

尹瑟頓住步子.

"嘴上那樣,看不上別的女人,眼前不就有一個貌美如花的女秘書……"

牧晟宸走到她身後,環住她:"告訴我,你在吃醋."

"牧晟宸,你太壞了."

"你過很多遍."他一點也不以之為恥.

"我不想理你,現在."她掙開他的手臂,走了出去.

牧晟宸沒再阻止,或許她真的需要靜一靜.

但是誰知道,尹瑟這一靜竟然靜了一個禮拜.

還讓他接送,但是多余的話不多一句,晚上吃完飯便回到書房,把門鎖上,十一點以後才會回到臥室,躺在牧司瑞那邊.

牧晟宸一天兩天還能下去,一個禮拜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晚上,他就守在書房門口,她拖著疲憊的身子剛走出就被他狠狠抱住.

"你還要多久,恩?"再怎麼鬧別扭,一個禮拜的時間也太長了.

尹瑟沉默,她也不知道自己這次怎麼會別扭這麼久,總之就覺得很受他打擊,工作上是,感上也是.

"不知道."

"……"牧晟宸歎了口氣,"你到底是因為我幫你拿到股份的事生氣還是因為吃王秘書的醋?"

兩方面都有,她想,但最後還是搖了搖頭:"別管我."

尹瑟徑自走進房間,她心下有些發堵,以前她要是鬧別扭,他都會不依不饒的抓住她,現在放手放的這麼快……

牧晟宸看著她落寞的身影,他知道她在想什麼,如果只是因為吃醋或者其他事,他必然會一直抓著她.

但如果是因為他幫她拿到股份轉讓書的事,他必須要讓她去接受,而不是他去求饒,因為後面,還會有很多很多類似的事.

她選擇走的路,不是那麼容易的.

她不想他介入,她要讓他看著她走,他嘴上能答應,行動上卻做不到.

可以看著她跌倒,但不能不去扶.

更何況,不定到最後,他還會站到她的對立面.

大半夜的,牧司瑞因為睡不著走了出來,他的身體靠在陽台上.

牧晟宸覺察出他的動靜,也偷偷的走了出來.

"怎麼了?"他摸摸他的腦袋.

牧司瑞看著他:"爸爸,今天被班上女生打了."

牧晟宸顯然有些錯愕:"被女生打了?"

"……是不是很丟人."

"因為什麼?"

"她我長得矮……"

"那難道不是應該你打她而不是她打你嗎?"

"她是女生,我不打她,"牧司瑞嘟著嘴巴道.

牧晟宸輕笑:"我看是打不過人家吧."

"……"被拆穿了事真相的牧司瑞悶悶的不話.

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餐,牧晟宸讓阿姨准備了兩份午餐給牧司瑞.

牧司瑞眨巴著鳳眼,尹瑟也有些不解.緊尊是的.

"這份給那個女生."牧晟宸道.

女生?尹瑟看著牧司瑞,父子倆已經開始有她不知道的秘密了嗎?

"我不要……"牧司瑞果斷道.

牧晟宸摟著他的肩膀,對他道:"你是男生,她是女生,你要告訴她,就算你打我,我還是會對你好!"

尹瑟站在一旁愣了許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