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她舉雙手投降
她驚恐的睜大雙眼,他捧著她的臉,狠狠的吻住她.

熟悉的溫度,熟悉的觸感,她雙手死命推著他堅硬的胸口,他放下一只手箍住她的腰,他越吻越用力,最後將她抵在牆壁上.

尹瑟頭靠著牆壁,腰被他的大手箍得生疼,眉頭一皺,牧晟宸似是發覺,松了些力道.

他剛松開,尹瑟也不知道從哪來的力氣,狠狠的把他推開,牧晟宸踉蹌的後退一步.

尹瑟喘著粗氣:"你干什麼!?"

牧晟宸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唇,輕扯嘴角:"什麼話能什麼話不能,我看你不懂,我教教你."

"你以為你是誰?!我憑什麼要聽你的!"

"因為你腦子不清楚,我幫你,讓你想想清楚!"他完便又要走上來.

然而尹瑟的眼淚竟然被逼了出來……

牧晟宸愣在原地,他看著她.

"你要讓我想什麼?!啊?不是你讓我自己去想的!我得出結論了你又不准,你誰啊,法西.斯希特勒啊!搞什麼專.制啊!我憑什麼聽你的!"

"……"

"五年前就該結束的事,就讓它結束好了,我都不在意,你在意什麼!五年,你以為五天啊!五天都有可能變質的感,你還妄想能讓我維持五年?!"

牧晟宸安靜的看著她,她臉上的淚水那麼洶湧,為什麼著理直氣壯的話,著狠心的話卻要哭?

"你干嘛抓著我不放?就我為你生了個孩子?那是我生的,疼也是我疼的,養也是我養的,和你有一分錢關系嗎?!"

"尹瑟."

她已經失去了理智,因為心痛,因為他沒有理智的行為.

"你是有多喜歡我?恩?喜歡到非得折磨我才行的地步嗎?!別出現在我面前了好不好?"她狼狽的順著牆壁慢慢滑下來,"別再動搖我了好不好……"

牧晟宸上前,抓住她的手臂,她掙紮著,胡亂揮打著手,她尖利的指甲無意劃到了牧晟宸的臉,留下了一條淺淺的劃痕.

"別碰我!"

牧晟宸將她從地上拖起來,手箍住她的腰.

她的手狠命捶打著他的胸:"放開我!"

"不放,不想放,不能放……"他靜靜道.

"我求你了,放開我好不好……"怎麼辦,她要怎麼辦……

牧晟宸任憑她打著自己,不在意她長指甲所帶來的傷.

"如果我能做到,我現在就不在這里了."

尹瑟的眼淚鼻涕狼狽的布在臉上,她聽到了他的話,不大的聲音,卻愣是讓她臉喘氣的功夫也沒有.

"為什麼……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牧晟宸箍緊她的腰,讓她的身軀緊緊貼著自己,"我放任了你五年,現在該是回到我身邊的時候了."

她吸了吸鼻子,眼淚還是再往下垂.

他湊近她,聞著她身上熟悉的味道,"尹瑟,你在怕什麼?"

她緊緊咬著唇,他的呼吸就在自己鼻尖,如此親昵,他的臉頰那樣乾淨,而自己狼狽得不成人形……

"恩?怕我動搖你什麼?"

尹瑟不出話來,只緊緊抿著嘴,手抓著他的手臂,眼睛不知道往哪里放才好.

"動搖你要複仇的心?還是動搖你做大事的目標?還是動搖你明明愛著我卻死活不承認的白癡意志?"他的每一句都正中她的心.

她不知道,他怎麼會那麼清楚……

他低下頭,輕輕啄了一下她的鼻尖,那上面有的眼淚.被眼吻他.

而後側過頭,又啄了一下她的臉頰,被眼淚浸濕的冰冰涼.

"尹瑟,不試試,你怎知道我會動搖你,而不是幫助你?"

"我不要你的幫助……"她的聲音低低的像只蚊子在悶哼.

他輕扯嘴角,又親了親她另外的半邊臉頰.

然後半蹲下來,啄了啄她紛嫩的唇瓣,啄一下,啄一下,再啄一下,尹瑟頭微微靠後,他每每輕啄一下,她都會不由得低下頭一分.

她已經不知道這是在婉拒,還是欲擒故縱,亦或是迎合……

牧晟宸的手箍住她的大腿,一把將她提起,她手緊緊抓住他的肩膀,居高臨下的對著他的眼睛.

只是上下的姿勢換了而已……

****乃們懂得,【屏蔽內容】請認准vip群【一二一三零零二一五】進群兩部曲!!!【評論區留】【標明吧用戶名】證明你們是【正版vip讀者】!【非正版】讀者請繞道!**********

這一覺,尹瑟睡得天昏地暗,等她轉醒的時候,身邊是赤著上身的牧晟宸,他睜著眼睛細細注視著她.

意識到自己與他做了什麼後……

她的臉瞬間漲的跟熟透了的番茄一樣.

剛想把臉縮進被子里,牧晟宸就伸手撫上她的臉,不讓她低頭.

他湊近她,與她額頭相觸.

"怎麼那麼燙?"牧晟宸明知故問.

尹瑟抿著嘴,只覺自己的唇邊還殘留著他的氣息.

"害羞?"牧晟宸不要臉的又自己拆穿她,"剛才倒在床上的時候,你可沒害羞啊……"

尹瑟緊緊捂著被子,她知道被子里的自己一絲.不掛……

牧晟宸的腿還勾在自己身上.

牧晟宸伸手將她撈進自己懷里,她緊緊貼著他的胸口,他的下巴磕著她的頭頂.輕輕歎了一口氣:"身體真是比嘴巴老實多了."

尹瑟嘟著嘴,她的手碰著他的胸口,胸口上方那道不的手術痕跡讓她注視許久,伸出手輕輕的碰著這道疤痕.

"你做手術的時候再想些什麼?"

"什麼也沒想,只記得用力呼吸."

"……"尹瑟不知道這句話的淚點何在,但是眼淚自她的眼角滑落.

她記得進手術室前,他對她:

我不想死,因為死就意味著失去你.

她其實不記得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對他而成為了很重要的存在,只知道那段時間,他們對彼此,對自己都誠實了許多.

"我……"尹瑟只念了一個字,就有些不下去,她哽咽了下.

牧晟宸靜靜的在那里等,不急著問,不胡亂打斷.

"我媽媽,是被人害死的……"

"……"牧晟宸伸手撫著她的頭.他知道,昨天晚上剛剛從葉如風那得到的消息.

"那個男人,他怎麼那麼狠心?那是他的結發妻子啊!"

他吻吻她的發頂.

"那兩個女人,我真想挖開她們的心看看,到底是用什麼做的,她們怎麼可以那樣理所當然的在殺了我媽媽後還若無其事的站在我面前!?為什麼她們能那麼狠心?"

從來沒有對任何人這般掏心掏肺的過自己的想法,即便葉如風,她也沒有,她只她要讓那三個人不得好死,她只她現在做的都是以此為目的.

她不曾對誰敞開心扉,著自己最真實的心,"我,沒辦法看著他們快樂的生活,而我媽媽只能埋在冰涼的地底……"

牧晟宸撫著她的背脊,葉如風的對,她確實已經被蒙蔽了雙眼.

而他,現在能做的……

只有看著她.

"尹瑟."他輕輕的在她耳邊叫喚了一聲,"我知道你獨立,知道你有自己的堅持,但是依靠我並不代表讓你舍棄這些堅持."

"我不要……"她並不想讓他看到這麼可怕的自己,也不要依靠他.

"那你告訴我,接下來我要怎麼做,我要拿你怎麼辦?"

尹瑟伸手環住他的腰,臉頰緊緊貼著他的胸,而後靜靜道:"看著我就好."

"……"

"我知道你會,五年前就是這樣,看著我一步步往前走,看著我成長,看著我摔跤."

"……"

"然後,你等我好不好?"她輕輕問道.

"等了五年,你還讓我等?"牧晟宸輕笑,他可等不了.

"不一樣的……這次不一樣……"她.

"怎麼不一樣?"

"秘密侶好不好……"她不確定這樣的法會不會被他一巴掌拍回來……

"……尹瑟,你知道你自己在什麼嗎?"牧晟宸的面色有些難看,秘密侶?

"你是創世集團總裁,和你的關系一旦公開,我再沒有身為GW集團總經理的立場,沒有那份立場,我什麼也做不了……"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創世集團總裁這六個字竟有一天也會成為他牧晟宸一個絆腳石?

"好不好?"她已經委曲求全了,她已經走投無路了,她已經舉起雙手投降了……

因為放不下這份感,所以她撿起來,重新扛在肩上,偷偷的扛,心的扛……

牧晟宸知道她已經做了讓步,現在除了應她的話,他也別無選擇,對她,他實在做不了過于殘忍的事……

"好,來場不一樣的戀愛,我們當一回秘密侶."

"……"尹瑟沒有想到他真的會同意,只覺心潮湧動,嘴角都彎了起來.

突然心下覺得好笑,從五年前的生子契約到五年後的秘密侶……

他們就總沒個正經.

"但是,我也有我的要求."

"恩?你."她的心已經明朗許多,原來接受了這份感會讓她如此釋然.

"秘密侶也是侶,總會有分手的時候,而我,要剝奪你分手的權力!"

"……"

"尹瑟,分手這兩個字只能我提,不能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