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我是你兒子兼敵
她錯愕的坐在原地,不自覺的抬頭,對上牧晟宸帶笑的眸子,那雙帶笑的眸子里仿佛看透了所有.

"龍總,要美人不要金錢的事,您可真是熱衷."

"這都被發現了!"龍總哈哈笑著,並不覺得有何不妥.

"**一刻值千金,本來賺那麼多錢就是為了花的,更何況像尹總這樣的美人,多少錢也是值得的,哈哈哈!"

尹瑟黑著臉,她的手心已經攥出汗,她來這是為了合同,可不是為了讓人侮辱的!

牧晟宸淡淡看了眼尹瑟,輕道:"龍總,你不知道嗎?她是個用一串鑽石項鏈或者更甚,只需兩萬塊便可以收買的女人!"

尹瑟起身,她不可置信的看著牧晟宸,一張緊繃著的臉上寫滿了憤怒,那雙黑色大眼在凌亂的燈光下只覺更加暗沉,除了憤怒,還有些難忍的其他愫,她看著他,唇抿的越來越緊.

她要忍,她來的目的不是為了牧晟宸,她才不在乎他自己什麼……她才不在乎!

"我去一趟洗手間."她悶悶的完便走了出去.

牧晟宸看著她走了出去,那身影壓抑得很,他就是要讓她壓抑!

"牧總,你的話是真的嗎?"龍總一臉期待的望著他.

"……"

"兩萬塊和一串鑽石項鏈就能收買,難道牧總你……"男人的眸子里透露的滿是激動.

牧晟宸看了他一眼,嘴角的笑容斂下:"兩萬塊也好,鑽石項鏈也好,是能收買她,我的是真的."

然而,明明是調侃的話語,隨著他不急不緩的一字一字吐出來,包廂的溫度竟慢慢降了下來.

他眸光如寒劍:"但,那只限我."

"……"龍總臉色微變,干干的笑笑,"牧總這話的……像尹總是您的女人一樣……"

"她是."他回的輕輕淡淡道,"目前處于兩人鬧別扭階段."

男人吞著口水,他剛才了什麼不該的嗎?

"牧總……"

牧晟宸起身,寒至極點的眸子居高臨下的看著他:"那是只有我才可以欺負的女人.龍總,明白了嗎?"

"……"男人坐在那,只覺渾身僵硬.他是和黑道沾上一點邊的人,見過許多窮凶極惡的道上人,但是,牧晟宸起身看他的那一刻,他只覺由身至心都在戰栗,比他所接觸過的黑道人都來得嚇人.

從頭到尾,他其實只是在被牧晟宸利用……

而他,不僅不自知,還出那些……不該的話!

"案子我不要了,該給誰的還給誰,別少了.不該的龍總也應該明白."他理了理衣角,踏出步子,走至門口,他又停下,"龍總,過會兒我的尹瑟應該會面帶笑容的走出來吧?"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龍總點著頭,牧晟宸走出包廂.

男人這才長籲一口氣,看著貼過來的兩個女人,煩躁的沖她們吼了聲:"滾!"

然後尹瑟回來的時候,只見兩個女人嘴里嘀咕著些什麼,憤憤的離開.

"龍總?"

男人看了眼尹瑟:"我還有事,趕緊把合同簽了吧!"

尹瑟震驚的看著他,再瞄向旁邊,已經沒有了牧晟宸的身影……

"……龍總怎麼突然……"

"本就是要和你們合作的,自然不會食."龍總淡然道.

尹瑟拿出合同遞給龍總,心下還是狐疑萬分,難道是……

"是牧晟宸了什麼嗎?"

龍總手微頓,他記得牧晟宸最後的是:不該的龍總也應該明白……

他哪里會知道什麼該什麼不該!發地對不.

"沒有."所以什麼都不才是王道!

尹瑟眉頭微皺,算了,她也管不了那麼多,簽下合同,她的目的才算達成,像這樣的合作伙伴,她也並不想多打交道,再多周旋個一兩次,她估摸著也沒那耐性.

她拿著合同走出來.

彭特助替她開門:"尹總,是搞定了?"

尹瑟點點頭.

只見彭特助贊歎不已的搖著頭,一臉膜拜的看著她.

坐進車子,她看著手里的合同,她知道,是牧晟宸了什麼,不然不會這麼順利……

眼睛看向窗外,透過車窗,她,看到了那個身影,他還沒有走……

他靜靜的站在路邊,雙手自然的插在口袋里,目光所追尋的是她的方向……

尹瑟心下輕輕顫動,眸子微微沉下,沒有人知道她在想些什麼,怕是連她自己都不知道.

"尹總."

"恩?"

"尹總真的有孩子嗎?"

"恩."

"……"

"彭,如果一段感空白了五年,你還會去在意嗎?"

彭特助透過後視鏡看了眼尹瑟.

"尹總,我是理想主義者,我相信愛的."

"……"尹瑟抬起眼看著彭特助清爽的短發.

"真心相愛的話,無論多久,都會在意,想忘也忘不了."彭特助抓了抓腦袋,"不過我這是看太多了."

"哦?你也看?"尹瑟輕笑著問道.

彭特助了臉:"男人也有男人的浪漫!"

"……"尹瑟臉上掛著淺笑,她閉上眼睛,真心相愛的話,無論多久,都會在意,想忘也忘不了.

真心相愛的話……

回到家,牧司瑞坐在客廳里翻著書,她走到他身邊.

"吃過飯沒?"牧司瑞頭也不抬的問道.

尹瑟摸了摸他的頭:"現在去吃."

牧司瑞看了她一眼,而後將書合上:"你要是再回來的這麼晚就不要回來了."

"……"尹瑟黑著臉,她現在是越來越疑惑,到底誰是誰兒子,誰是誰媽!

"兒子,阿姨在旁邊看著,你能不能給我點當媽的尊嚴?"

牧司瑞看了眼在一旁偷笑的阿姨,淡淡道:"你早點回來就有尊嚴了."

"……"

他這點真是和牧晟宸一模一樣,做什麼事都要講條件!

尹瑟歎了口氣,走到飯桌前,阿姨已經將飯菜都熱好了.

"辛苦阿姨了."尹瑟忙道謝.

"姐,這是我分內的."

尹瑟笑笑便開始吃飯,牧司瑞在一旁安靜的看著書,等到尹瑟吃完,他拿著本最新的金融周刊雜志走到尹瑟面前.

"怎麼了?"

短的手指翻著書頁,面無表.

而後尹瑟便看到了那個人.

"這個人和我長得很像."

"……"尹瑟頓時語塞.

牧司瑞坐到她身邊的椅子上,手描著雜志上的俊美男人:"嘴巴,鼻子,眼睛,他都長的像我!"

"……"尹瑟對上他挑眉的神,廢話,那是你爹,能不像?而後一臉驚訝道:"真的誒!怎麼這麼巧?"

牧司瑞瞄了她一眼,又翻了一頁,指著站在牧晟宸身邊的女人問道:"然後這個女人是誰?"

尹瑟一把奪過雜志,只見一個身材火辣,長相清秀的女人挽著牧晟宸的手臂,靠在他身上,模樣相當親昵.

心已經涼了一大截,一目十行的掃著照片旁邊的文字,是他的秘書,什麼時候他身邊也有了女秘書,陳特助人呢?

尹瑟悶悶的想著.

她把雜志放在一邊,心有些郁悶,牧晟宸接受采訪時這位叫高茹茹的秘書和他是很有默契的搭檔,直贊高茹茹的能力強……

怎麼才五年,他變了這麼多,雜志都肯上……女人也肯隨便誇……

他都從沒誇過她!

"我是看不上這種女人的."他一張娃娃臉,布著不屑,而後便徑自上樓.

尹瑟看著他晃著的身子往樓上走,的身子慢慢放大,和牧晟宸重合,他看不上,牧晟宸也應該看不上才對……

她趴在桌子上,翻著雜志,看著他的報導,看著站在他身邊的女人,心好煩躁!

這才一回國,鋪天蓋地的全是關于他的消息,她無處可躲,無處可藏,現在就連牧司瑞都能翻出來……

她是個用一串鑽石項鏈或者更甚,兩萬塊便可以收買的女人!

對他而,她是這樣嗎?

既然這樣講,那為什麼還要幫她?她就算不問也很清楚,是他和那光頭了什麼,光頭才會和她簽合同,那樣果斷……

晚上,她洗完澡鑽進被窩,牧司瑞睜著眼睛看著天花板.

"怎麼還不睡?"尹瑟將兒子抱進懷里.

"媽媽,如風叔叔今天帶我去辦入學手續了."

"恩."這個她知道.

"我看到他在爸爸那一欄里寫了三個字."

"……"

"第一個字我認識,牧."

"……"

"是爸爸的名字."

根本不用尹瑟多做解釋,他的腦子里什麼都清楚.

尹瑟恨不得現在就打電話給葉如風,問他這是什麼意思.

"鋼鐵俠,你看錯了,話,回國後,你就一直很奇怪.怎麼總叫著爸爸."

牧司瑞眉頭輕挑,貼著尹瑟胸口:"媽媽,你太色.了."

"……"

"所以,對我來,爸爸的威脅性太大."尤其是今天看完照片,仔細的分析清楚牧晟宸的眉毛眼睛,鼻子嘴唇之後,心下暗叫不好……

"鋼鐵俠,有時候,我真希望你能變得笨一點."別像你爹那麼聰明,這樣的話,我也不用感到內疚.

"媽媽,我能告訴你這是不可能的嗎?"

"……"尹瑟發笑,有其父必有其子.

"明天不去公司,在家陪你."

"恩."

"鋼鐵俠,無論今後發生什麼,媽媽最愛的人都是你."

"你的哦!"

然後不久以後,牧司瑞真誠的發現,無論自己多麼聰明,多麼自以為厲害,他都不過是個孩子,大人講的話能信,母豬都能上樹!

第二天,尹瑟和牧司瑞兩個人在家,便沒要阿姨過來幫忙.

"媽媽,你確定你會做壽司嗎?"牧司瑞踮著腳站在尹瑟身邊,巴著玻璃廚台.

"你能不能不要總是質疑我?"尹瑟手里拿著竹排,紫菜放在上面,將飯壓在上面,加上黃瓜蘿蔔條.

"媽媽,我不是質疑你,我是懷疑自己."

"懷疑什麼?"尹瑟低頭看了眼他.

"有沒有這個能力很好的消化你做的食物."

"……鋼鐵俠,你以為你叫鋼鐵俠,就是吃鋼鐵長大的!你是我喂大的!"

牧司瑞眯起眼沖她笑了笑,很難得露出這樣符合他年紀的笑容,然後陰冷道:"鋼鐵俠這個名字不是我要叫的."

"……"

"誒呀,怎麼會沒有醬油了……"尹瑟翻著櫃子.

牧司瑞一臉果然有狀況的表.

"我去買吧."牧司瑞道.

尹瑟尷尬的抓抓腦袋:"這要怪阿姨,不能怪我,我不知道家里沒有醬油了."

"不是你的錯,是醬油的錯."牧司瑞順著尹瑟的意.

尹瑟干干的笑了笑:"你去問隔壁別墅的阿婆要一點來就好,我明天讓阿姨買一點回來."

牧司瑞點點頭便走了出去.

尹瑟搖搖頭,對自己也有些無奈,她卷著蔬菜卷,壽司這種東西並不需要什麼技巧,以前她就經常和蘇柔兩個人在寢室里做著吃.

"叮咚!"門鈴響起.

尹瑟擦了擦手,嘀咕道:"怎麼這麼快?"

她走到玄關處,打開門,頭自然的往下看,然而落盡眼里的卻是一雙黑亮的皮鞋,慢慢往上,一絲不皺的高檔灰色西褲……

她猛地抬起頭,對上的可不正是那雙攝人心魂,讓她心煩意亂的琥珀色鳳眸.

牧晟宸站在門口,看著她,柔順的直發簡單束起,一只手還套著一次性手套,腰間圍著個圍裙,穿著牛仔褲,臉上沒有一絲粉黛的痕跡,要多簡單就有多簡單.

"牧……"喉嚨又像是被什麼哽住般,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她在他面前竟不敢開口了……

她,在怕些什麼,無論他們過去發生過些什麼,現在他們什麼關系也沒有……

她,應該要理直氣壯的抬起頭,瞪視著這個不禮貌看著自己的男人!

但還沒等她開口,牧晟宸便一步跨進來,氣勢驚人,尹瑟驚得不自覺踉蹌後退一步.

他與她咫尺相對,距離近到他伸手就可以將她撈進自己懷里!

"我踏出了手術室,你人呢?"他問她.

尹瑟的喉嚨澀澀的……

"生孩子去了."

"孩子呢?"

尹瑟呆呆的指著他身後:"打醬油回來了."

牧晟宸轉身,只見牧司瑞手里拿著一瓶醬油,的身體就立在他腿邊.

琥珀色的漂亮鳳眸對上兩顆晶瑩剔透的黑珍珠.

只那麼一瞬,牧司瑞便走了進來,眸子只愣上半秒,稚嫩的臉上再沒有一絲驚訝,他勾起淡淡的嘴角,道:"你好,爸爸,初次見面,我是你兒子兼敵!"

月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