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 別把他當機器!
"……"瑪麗氣結,而後陡然想到了什麼,嘴角勾起狡黠的笑容,沖尹瑟笑著,笑的華麗麗,"尹瑟姐,你知道牧晟宸的命其實是掌握在我手里的嗎?"

尹瑟微鄂,這才恍悟,她是他的主治醫生.

瑪麗嘴角的得意更甚,看你這丫頭還怎麼嘴硬!

瑪麗以為捏到了她的把柄,然而--只那麼一晃眼,一轉頭,尹瑟嘴角也掛起了笑容.

"瑪麗醫生,下個禮拜他的命掌握在你手里,在此之前可都是掌握在我手里的."

"……牧晟宸."

尹瑟摟住他的脖子,狀似親密,實則用力,"對吧,晟宸?"

牧晟宸被她緊緊箍著脖子,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對對."

瑪麗錯愕的看了兩人一眼,最後翻了翻白眼走了出去.尹瑟做作也就罷了,這牧晟宸,牧晟宸誒!他竟然跟在後面一起矯!這要她如何受得了,太膩歪了這兩人!

瑪麗走出去之後,尹瑟松開牧晟宸,"算你識相!"

"沒事,看你拼命的爭風吃醋,我驕傲."

"……"尹瑟剛松開他的手二話不又繞了上去,"這麼不要臉的話,你是怎麼出來的?"

牧晟宸放下書本,環住她圓滾滾的粗腰,另一只手松開她掛在他脖子上的手臂,一個轉身她便正面朝上的倒在床上,頭靠在他的胳膊上,可憐她圓滾滾的肚子,此刻只像是一只翻了身的烏龜,四肢怎麼倒騰也翻不過身來,只能無語的看著他.

他低頭,輕咬一口她的鼻子.

"牧晟宸,你是有多喜歡咬我?從早上咬到現在,你膩不膩啊?"

牧晟宸不可置否的問道:"難道不是你想被我咬嗎?"完便又無恥的咬了下她粉撲撲的臉頰.

尹瑟瞬間了整張臉,"我只是不討厭才一直配合你的!"

"那你我在咬你的時候你在想些什麼?"

尹瑟眨巴著眼睛,"你是屬狗的."

"……"

"啊!疼啊!"尹瑟捂住自己的鼻子.

牧晟宸那雙天地無雙的好看鳳眸里,裝的全是她.

"尹瑟,我該拿你怎麼辦?"他突然有些苦惱,沒有過這樣的經曆,讓一個人將自己的心塞得滿滿的.

即便別人都他能活下來是一個奇跡,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純粹是運氣,最好的證明不就是瑞奇.

原本,他可以將自己生或死都交給天,他只要把該做的事做好,剩下的牧老夫人都會自行打算,至于牧家會如何?創世會如何?他並不在意.

然而現在,他有多麼痛恨自己竟產生過將生死交于天的這種想法.

"什麼怎麼辦?"她問.

他低著頭,對著她的水眸.

恍然嘴想."如果我死了,最大的遺憾應該是沒有帶你一起走誒……這可怎麼辦?"

尹瑟翻了翻白眼,伸出手指戳了戳他胸口:"這什麼鬼心髒?換個質量好點的行不?"

"……"

"牧晟宸,我不會陪你一起死的,你記住這句話."她的認真.

他輕歎,他知道,怎麼看,她也不像是會殉的那種女孩兒,比起他,她還有更加重要的事要做.

"那只好我陪你一起活了."

"……恩."

尹瑟一顆心酸酸的抽疼的懸在那,但她不動聲色.

"這里真是個不錯的地方!"

"怎麼?"

"就是覺得地方不錯."

"……"

這天,同樣陽光明媚,牧晟宸做好檢查和尹瑟在花園里踱著步子,一些熱的病人上來和他們打招呼,欽羨著他們郎才女貌,祝福著尹瑟肚子里的孩子.

牧晟宸微微笑著用德語和他們交談,尹瑟像發現新大陸一般的看著他.

"干嘛這樣看我?"

"牧晟宸,我怎麼不知道你還有這麼明朗的一面?"

"那你知道我哪一面?"

"陰暗,腹黑,惡毒,壞心眼,狡詐……"

他手插在口袋里,頗有閑雅致:"你也不相上下啊,不然怎麼會喜歡這樣的我?"

"誰,誰喜歡你了?"尹瑟才不記得自己有和他過.

牧晟宸頓住腳步,側首看著她,湊近一點她,薄唇微動,輕聲的背著:"我尹瑟,那麼信誓旦旦的和你只有契約沒有感,但到了最後,還是連人和心全給了你!你是不是覺得特別有成就感?"

聽完之後,尹瑟的一張臉通通,啞口無.就算她過好了,他有必要背下來嘛!

白了他一眼,想反駁什麼,但又覺得再多的反駁也沒什麼實質意義,別開臉就越過他往前走.

牧晟宸輕輕笑,上前抓住她的手放進自己口袋,淡淡道,"是挺有成就感的."

雖她這個年紀懷孕實在年輕了些,但她臉上安詳的表,對這個孩子的期待一點也不比其他孕婦少,或許更多些.

"你奶奶來了."走著走著,尹瑟抬頭看到了迎面走來的牧老夫人.

牧老夫人和陳管家走了過來,見到尹瑟,他們都沒什麼好臉色.

"奶奶."

"晟宸,回房間,還有些事要你處理."

她完便和陳管家往住院樓走去,那老道的神態還不忘瞥一眼尹瑟.

"什麼事?"尹瑟悄悄問著牧晟宸.

他看她一眼:"一起來吧,看著也能學點吧."

尹瑟一頭霧水,他們跟在牧老夫人身後,走進病房,陳管家便把一文件包的資料拿到牧晟宸面前:"牧總,這些都是要您親自處理的."

尹瑟看著那些公文,和某某公司的合作案,某某集團的股份分成還有股東大會召開安排……

她眨巴著眼睛,不解的望向牧晟宸,只見牧晟宸再自然不過的拿起筆,打開電腦,"我知道了,明天過來拿."

"好的."陳管家點了點頭.

"什麼叫明天過來拿?"尹瑟看著這厚厚一遝的文件問道.

剛轉身的老夫人頓住腳步,瞥了她一眼:"他是創世集團總裁,未避免手術失敗後創世陷入混亂,這些是必要的,你,怎麼會懂?"

尹瑟抿著唇,拳頭攥起:"手術失敗後創世陷入混亂?您關心的只有這個?"

牧老夫人轉身對上她:"不然,我該關心什麼?"

"他是您的孫子,比起創世集團,您應該更關心他的生死!"

"什麼時候輪到你來教訓我了?"老夫人寒眸瞪著她,"你懂什麼?他一個人身上背負著多少東西是你這個黃毛丫頭能了解到的?"

"那又如何?!他是創世集團總裁,但根本的,他只是一個叫牧晟宸的男人!父母早亡的他需要你這個***安慰!您能不能不要把他當機器看?"

牧晟宸拿著筆的手微頓,嘴角勾起似有若無的笑,"尹瑟,可以了.陳管家,帶奶奶回去休息."

"是."

老夫人複雜的看了眼憤憤的尹瑟,最後在陳管家的勸下離開病房.

尹瑟轉過身走到他面前拿起那遝文件作勢就要撕了,牧晟宸忙抓住她的手臂:"這些真的是重要文件……"

尹瑟不滿的看向他:"就是因為你把自己當機器看,老夫人才會把你當機器看!"

牧晟宸不語,松開她的手,拽過她坐在自己腿上:"我其實也是鋼鐵俠."

"不好笑!"尹瑟瞪他.

牧晟宸抓過她的手,拿過一份文件翻看著:"趁著這個機會,再多教你一點東西不好嗎?"

她詫異的看著他一臉不在乎,一臉"我早已習慣"的表,只覺心疼.

"我好像記起來了一點……"

"什麼?"

"時候見你,你也是躺在病床上,看著很複雜的書……"

"……"

"難怪一直覺得那個陳管家很眼熟."

"陳管家大眾臉."牧晟宸著不怎麼好笑的笑話.

"牧牧……"

他心一提,她淺淺的叫喚讓他沉醉.

"別發呆,快點教我."

"……"

就這樣,不知不覺就到了晚上,吃完晚飯,尹瑟有些昏昏欲睡,而牧晟宸又坐到了桌子前,修長的手指敲打著鍵盤,發出很利落的聲音.

"你先去睡."牧晟宸頭也不抬的對她道.

尹瑟嘟著嘴,窩在一旁的椅子上,還有一個禮拜不到的時間,他還要沒日沒夜的忙,光是想到這一點,她心就莫名的煩躁起來.

"我不睡."

牧晟宸抬起頭,看了眼仿佛在賭氣般的她:"眼睛都睜不開了,還在倔強什麼?"

"我就不睡."

"……"

"你不睡,我就不睡."她半眯著眼睛,定定的看著前方,她正在與困意做著生死搏斗.

牧晟宸眉頭微皺,看著她上下打著架的眼皮,長長歎了一口氣,起身,繞過桌子走到她面前,將她橫抱起.

"你干嘛?"她睡眼朦朧著,聲音沒什麼氣力.

"去睡覺."

"我不睡."她還是重複著這句話.

牧晟宸將她放在床上,替她蓋好被子,吻吻她的額頭便要撤身,然而,他還沒來得及直起腰,脖頸就被她雙手環住,頭低下,與她半閉著眼睛的臉咫尺相對.

他的氣息噴灑在她臉上,而她像是喝醉了般,喃喃道:"你睡我才睡,你自己看著辦."

他到底該拿她怎麼辦,就這樣看著她,也會有種狠狠吻她她的沖動,想要抱緊她,想要觸碰她……

他在想,如果她沒有懷孕,沒有挺著大肚子,他一定會變成窮凶極惡的餓狼,將她連皮帶肉啃下肚,骨頭都不吐.

"你睡不睡?"她不屈不饒的問道.

牧晟宸想了想,而後終于折服,他吻吻她的唇,"睡."

"恩."她終于滿意的閉上眼睛,手緩緩松開,牧晟宸掀開被子坐進去,將她抱在懷里,那大大的肚子還真有些硬實.

就這樣,第二天,牧晟宸將處理好的公文都給了陳管家.

尹瑟有些匪夷所思的看著他,她記得很清楚,他昨天應該是和自己一起睡的,然後早上,她醒的時候,他還眯著眼呢……

"少爺,過會兒高會過來和你彙報其他事,那我先走了."

"恩."

陳管家走了出去.

尹瑟撐著腰大腹便便的走到他面前,突然將臉湊得很近很近.

"怎麼了?"他放下筆,對著她的臉.

"奇怪,真的很奇怪……"

牧晟宸聳聳肩:"你不要拿你的腦子和我的作比較,那樣你永遠都想不通我是怎麼完成的."

"……"

尹瑟鄙視的看了一眼他,"不睬你了,我去找瑪麗玩."

"……你什麼時候和她關系好了?"

"一直都很好啊!"尹瑟眨巴著眼睛,"什麼時候不好了嗎?"

"……"女人間的事,他是摸不透的.

"別亂跑."牧晟宸叮囑了一聲.

尹瑟在走廊里晃著,遠遠地便看到了瑪麗,她慢慢跟上去,正准備拍她的肩膀時,她竟看到了不遠處的陳高和陳管家匆匆往角落里走.

心下起疑,她掉轉了個頭,往陳高與陳管家的方向走去.

她靠在牆壁上,牆壁後面傳來陳管家和陳高聲的對話.

"他手術成功的幾率不大,爸,你別擔心了."

"不做好萬全准備,我們這麼多年的策劃都白費了!"陳管家的聲音聽上去相當嚴肅.

"即便手術成功,我們也已經掌握了創世一半的股份,他做不了什麼."

"你跟在他身邊那麼長時間,不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嗎?"陳管家歎了歎,"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股份,也有可能使局面翻盤的人,那就是牧晟宸."

"爸,你也相信我一次."

"高,耐得下性子,才能等得到時機,現在是最為關鍵的時刻,出一點差錯,我們全盤皆輸."

尹瑟現在終于打心底里佩服起了牧晟宸,她還記的之前他和自己陳高的野心大,陳氏父子在計劃著些什麼……

她需要為他擔心嗎?他其實心里都清楚的.

"只有一點."陳管家繼續道,聲音陡然變得肅穆起來,"尹瑟肚子里的孩子."

尹瑟心下一驚,全身都提了個緊.

"爸,你是想?"

"無論他手術是否成功,這個孩子都是要不得的."

尹瑟吞了吞口水,手不自覺的撫上自己的肚子.

"牧晟宸的手術失敗,一旦尹瑟的孩子生下來,老夫人一定會將他培養成第二個牧晟宸,如果手術成功,這個孩子也會成為我們永遠的絆腳石."

"……我知道了,父親,我會做的不留馬腳."陳高的聲音冷冽,和那個經常接她的溫和特助有著天壤之別.

"行,那我先走了.有什麼事給我打電話."

尹瑟聽到了陳高腳步走近的聲音,她心跳的越來越快,不敢輕舉妄動,最後她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平靜下來,若無其事的往前走了兩步,正好與轉彎而來的陳高打了個照面.

"尹姐……"陳高顯然緊張起來,只一瞬,臉色都有些發青.

尹瑟沖他笑笑:"陳特助,你也來了啊,你父親倒是剛走呢!"

陳高.干干的笑笑:"我來給牧總彙報工作."

"我在找瑪麗醫生,牧晟宸太無趣了,我快被憋死了!"尹瑟一臉無奈.

陳高仔細的看著她臉上的每一絲表,透過這每一分表,他都在仔細斟酌著……

"特助,你臉色不太好,身體不好?"

陳特助忙搖頭:"沒有沒有."

"身體不舒服就要,牧晟宸是吸人血的資本家,你可不是沒有人.權的黑奴,要懂得反抗!"尹瑟鼓勵道.

陳高心下慢慢豁然,幾乎可以肯定尹瑟只是路過.

"被牧總聽到尹姐你的這番話,真不知道牧總該作何感想,哈哈!"

尹瑟眉頭一皺:"我的是事實啊!"

她上前一步,拍拍陳高的肩:"放心啦,資本家和反抗的黑奴,牧晟宸自己心里都清楚,好了,特助,你忙,我找瑪麗醫生去."

"好好."陳高點了點頭,看著尹瑟從自己身邊走開.心下只覺一陣怪異,對她的話……那好像一語雙關的話……

尹瑟走到樓梯口,靠著牆壁,喘著氣,心髒還在"砰砰"亂跳,吞了好幾口口水,只覺自己緊張過頭.

然而,只是幾步的時間,幾分鍾的考慮,尹瑟已經做出了最後打算,漂亮的眼睛里透著晶瑩剔透的堅定.

她拿出手機.

"如風哥哥,我想好了--"

掛掉手機,瑪麗也正朝她迎面走來,她換上笑臉,挺著個大肚子就湊了上去:"瑪麗啊!"

"干嘛?"瑪麗一臉對她唯恐避之而不及的神.

尹瑟挽住她的手臂:"是我不懂事,你大人有大量,別和我計較了嘛!"

"我有和你計較嗎?"瑪麗白了她一眼,這女人,她真是無語了,她完牧晟宸的命是掌握在她手里的之後,雖然當時還還了嘴,但是,之後,凡是見到她便是笑臉相逢,整一副狗.腿討好人的模樣.

"瑪麗,我知道你是最棒的醫生!"

瞧這話的多甜……

"尹瑟,我會盡我最大的能力去做手術,不會放過任何一絲讓牧晟宸活下來的機會,所以,你放心,不要再獻殷勤了,我怕."

尹瑟咧著嘴笑笑,"我知道你是專業的,所以我想拜托你另外一件事."

"……"看著她不懷好意的笑,瑪麗直打哆嗦,女人的第六感告訴她,尹瑟這女人,很恐怖.

"嘿嘿."

米娜桑~~對不起,晚了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