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 不是你讓我來的嗎?
葉如風看著范希文,神並無變化,他淡淡問道:"你告訴她了?"

蘇柔驚訝的張著嘴,范希文錯愕的看著他,蹲在門後的尹瑟也張大了眼睛……

"如風,你早就知道了?"蘇柔問道.創文化神.

葉如風看了她一眼,點點頭:"葉氏和創世集團的合作案,他全轉手了.我能不去問問原因嗎?"

"可是……這是秘密啊!"范希文看著他,即便集團內部發生大的變動,這件事應該也不會傳出去……

"我自然有我的途徑."葉如風淡,而後敲敲門,"瑟,出來."

尹瑟扶著門慢慢起身,像個線控娃娃般轉動著門把鎖.

門開了.

她臉上是擦不去的淚痕,范希文和蘇柔站在原地,愣了好半晌,只聽她在哭,哪里知道她的淚水這般洶湧……

那還是尹瑟嗎?

葉如風上前,從口袋里拿出紙巾,輕柔的擦著她臉上的眼淚.

"怪我不告訴你嗎?"他靜靜問道,仿佛所有的事都已經塵埃落地,他得面對現實.

尹瑟想要搖頭,但脖子就像被固定住般動不了.

葉如風歎了口氣.

"他讓我不要和你,我也不想和你.即便你懷著他的孩子,你也是我的未婚妻,別的男人的生死,和我的未婚妻有什麼關系呢……我是這麼服自己的."

"……我……"像是一塊石頭牢牢的哽咽在她喉嚨口,有些發不出聲.

"想去見他就去吧."

她緊緊咬著唇,她的心里早就有了答案,她要見他,她那樣迫切的急切的渴望的想見到他,而他竟然只沒必要告訴她!

她要去問問清楚,她要去問問,他的那顆爛心里到底都裝了些什麼!她要去問問,他是不是真的不想她知道!她要指著自己的肚子問他,這孩子他是不是真的一點都不在乎!

天漸漸黑了,范希文和蘇柔離開別墅,路上,蘇柔一直在想一個問題:"范希文,要怎麼樣兩個人才會產生熱烈的感?"

范希文看了她一眼:"我只知道一個人怎麼對另一個人產生熱烈的感."

她白了他一眼:"也是,像你這種人品,這輩子怕是找不到能和你彼此吸引的人咯!"

"你什麼意思,你詛咒我?"

"看你的樣子,不像是怕被人詛咒啊!你凶什麼?"蘇柔上下打量著他.

"什麼意思?"

"記恨你的女人還少嗎?"

"……"

"還敢繼續在女人中間混,自然是還不怕遭報應咯!"

"你這女人,嘴一定要這麼毒,你和尹瑟就一個德行!"

蘇柔無所謂的聳聳肩.

和尹瑟一個德行嗎?然而她是真的比不上尹瑟,無論哪一方面,換做她,不可能為了青梅竹馬就將自己出賣,換做她,不可能為了孤兒院里的一個孩子讓自己傷心欲絕,換做她,更不可能會對生死不定的人產生感.

當然,她也不和她比,她不需要尹瑟那樣的胸懷,太累,太讓人心疼,她不會陪著她一起受傷,不然她受傷時,誰給她擦藥呢?

月明星稀的夜晚,尹瑟透過玻璃窗看著窗外漆黑的天空.

葉如風走了進來,為她披上外套.

"還在怪我?"

"要怪的人不是你,而是我,還有他."

葉如風歎了一聲,而後有些自嘲,"我就是清楚你的個性,知道他的消息一落入你耳里,你便會再無一絲猶豫的跑到他身邊."

"如風哥哥,我過我喜歡的人是你……"

"這句話,你是騙我的.你真話還是假話,我怎麼會不清楚?"葉如風站在她的對面,刮了刮她的鼻子,"你是怕我知道你真實的心意,會就此離你而去,而你,一定會追在我身邊,為此,你會下狠心拿掉孩子."

"……"

"而不拿掉孩子的唯一方式就是委曲求全."

葉如風伸手撫了撫她的肚子:"還好,即便你有了自己的愛,我在你心里,也還是占據第一位."

尹瑟抓住他的手:"謝謝你,哥哥,謝謝你,這麼懂我."

葉如風輕笑,"好了,現在告訴我吧."

"恩?"

"你的打算,他生,你是什麼打算,他死,你又是什麼打算?"

"……"尹瑟錯愕的看著他.

"想了這麼長時間難道不是在想這個嗎?"

"如風哥哥,我……還沒想好."

"那等你想好了,告訴我,從今以後,我還是做你的哥哥,我發現做你的哥哥比未婚夫來的有成就感."

"……"

"所以從現在開始,不要再瞞我任何事了.恩?"

"……好."

----

瑞士以白雪皚皚的阿爾卑斯山聞名,牧晟宸躺在伯爾尼中心醫院的特別病房內,房間乾淨舒適,看上去和家居室並沒有什麼差別.

"咚咚"的敲門聲響起,而後走進來的便是瑪麗.

她走到牧晟宸面前:"又在看書?你無不無聊?"

"忙完了?"他隨口問道.

"怎麼可能,我就過來偷個閑罷了,順便看看你的氣色."

他連頭不抬的應道:"沒事就出去吧."

"你怎麼這麼冷淡?"瑪麗不滿的看著他.

牧晟宸放下書,看著她:"如果你有空,麻煩多去想想怎麼幫我把生存率提升上來."

"鄭老師可沒你是個存活信念這麼強的病人啊!"瑪麗嘀咕道.

牧晟宸不予理睬,他有想活下去的意念,只是不知道上天給不給他這個機會.

"對了,你奶奶怎麼不留在瑞士?那麼急就趕回去了?"瑪麗有些疑惑.

"一貫如此,不用大驚怪."牧晟宸的淡然,一貫如此,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比他重要的事,實在是太多了.

"難道你做手術她也不來?"

"那倒不至于,她會過來的."

瑪麗是個開朗明媚的女子,她對他:"我會盡自己最大努力,所以你多相信我一點!"

牧晟宸嘴角勾起淺笑,不在意的聳聳肩,重新拿起書本,瑪麗再待下去也無益,便走了出去.

牧晟宸看著窗外,伯尼爾是座美麗的城市,環境優美,空氣清新,人文氣息也相當不錯.

選擇來這里做心髒手術是因為鄭醫生的推薦,瑪麗是她的得意門生,而這家醫院的心髒科在世界范圍內都是頂尖的.

哪怕只能提高一點點存活概率,他也要爭取一下.

不由自主的,他竟輕輕笑了出聲,自嘲,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牧晟宸,你竟然怕死了?

牧晟宸重新將目光放在書上,他在看莎士比亞的《羅密歐與朱麗葉》,老掉牙的故事,只是突然間,他又很想翻開看看,看看別人的愛,那種生離死別,最後又生死追隨的淒美的愛.

就在這時,"咚咚"的敲門聲又響起.

牧晟宸淡淡應了聲:"進來."

門被打開,瑪麗站在門口,臉上的表相當複雜.

"你還有事?"他漫不經心的問道,抬頭看了她一眼又低下頭看著書.

瑪麗擠了擠眉眼,而後一字一句的道:"好像是你,有,事,,了."

牧晟宸再次抬頭,然而這一抬頭讓他徹底呆住.

尹瑟穿著淡藍色的孕婦裝,套著個短外套,挺著個大肚子就站在門口,她定定的看著他.

瑪麗看尹瑟這架勢,怕是不好惹,"是尹姐對吧,你要找的人應該是他--"

"沒事的話你出去吧."

"……"

瑪麗頓時語塞,她還清楚的記得五個月前在超市里與她碰面,她那一副吃她醋的表,如今,也不知道尹瑟是忘了她,還是根本不把她當一回事……

總之,繼續呆在這個病房里似乎不太安全,她投給牧晟宸一個"好自為之"的表,然而……牧晟宸現在的眼里怕是只有尹瑟了.

瑪麗搖了搖頭,倒也識相的走了出去,將門關上.

他們互相看著,彼此的眼睛里實在是融了太多太多複雜的東西,這個不的病房安靜的詭異起來.

他瘦了,瘦的那麼明顯,本來就沒什麼肉,他是想干嘛?以竹竿為目標?

"你怎麼來了?"他先開的口.

然而尹瑟沒有回答他,她一步步的走到他床邊,而後摘下中指上的墨玉指環就扔在她身上,那氣勢和母老虎是一樣一樣滴!

牧晟宸看著落在潔白被子上的黑色指環,心微微下沉.

"不是你讓我來的嗎?"

牧晟宸皺起了眉頭.

"恩?怎麼不話了?不是你讓我來的嗎?!"她沖他吼道.

"我沒有讓你來--"

"不是你讓我來的嗎!!"她又加大了一個分貝,隨著聲音結束,她的眼睛也已經通通.

牧晟宸心口疼得緊,他不自覺的伸出手,剛碰上她的柔荑便被她毫不留的拍打開:"你得意了是不是?你得逞了是不是?"

"……"

"我尹瑟,那麼信誓旦旦的和你只有契約沒有感,但到了最後,還是連人和心全給了你!你是不是覺得特別有成就感?"

他再次伸手,這回抓住了她的手,她的手心有些發涼.

"牧晟宸,你再給我裝,你繼續給我裝!"

面對著尹瑟無厘頭式的轟炸問題,牧晟宸都不在意,天知道,看到她的那一瞬,他心里激起了多大的驚濤駭浪.

"你沉默?你還敢跟我玩沉默?牧晟宸--唔!"

他一手拽過她,一手環住她圓滾滾的腰,薄唇貼上她喋喋不休的嘴.

***長吻也屬于屏蔽范疇,對這一段感興趣的同學,請認准vi組織【#已屏蔽#】,附上你的用戶名證明你是vip***

牧晟宸伸手抱著她,最後在她耳邊輕輕道:"你終于來了."

聽完這句話,尹瑟的眼淚瞬間如決堤的大壩,再也無法止住,她緊緊咬著唇,發出難以抑制的哽咽聲,埋在他胸口咒罵著:"我就知道你不會那麼好心!還什麼沒必要讓我知道……還什麼和我有這樣的結局就不錯了……還什麼……你這個人渣!他們都被你騙了!"

牧晟宸吻吻她的額頭.

"范希文是什麼人,葉如風是什麼人,他們怎麼可能會為你守秘密?你就是想讓我知道!你就是在等我過來!"

其實牧晟宸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麼想的,不讓范希文告訴尹瑟他的況,那時候,他或許真的是為尹瑟著想,然而時間一長,等他將實告訴葉如風那會兒,卻並不是真心希望繼續瞞住尹瑟……

哪怕是同也好,想讓她陪在自己身邊.

"你對了."牧晟宸再次攥住她嬌豔的唇,那上面還沾上了她的眼淚,咸咸的.

尹瑟憤憤的回敬著她,磨著他的薄唇,雙手抬起掛在他的脖子上,恨不得將牧晟宸整個人都吞下.

兩人氣喘籲籲的消停住,回過神時,她已經占據了半張床,頭靠在他的胸口,手習慣性的摟著他的腰.

她本來有很多問題想問的,她本來准備了很多話要罵的,被他兩下一吻,東南西北都分不清了,想什麼也找不到思路了,只能像個木頭一樣讓他占著便宜.

他的一只手擱在她圓滾滾的大肚子上,薄唇含著她柔嫩的耳垂,閉著眼睛,她身上熟悉又好聞的味道慢慢傳入鼻尖.

就在這個時候,門再次被打開,瑪麗看到床上躺著的兩個人,驚詫的不出話來,牧晟宸只一個眼神便把她轟了出去.

瑪麗靠在門上,無語到了一種境界.

"怎麼了?"路過的醫生問道.

瑪麗沒好氣的嘀咕道:"把醫院當什麼地方了!傷風敗俗!"

"……"

尹瑟趴在牧晟宸的懷里,趴著趴著也就睡著了,她有孕在身,本就嗜睡,加上飛機過來,時差也還沒來得及倒過來.

見到牧晟宸後,心終于安定了些,也終于能放心的睡會兒.

她胖了些,隆起的肚子總覺得和這張臉不太搭,他伸手撫著她彎彎的柳眉,挺俏的鼻子,還有那張潤的嘴.最後還是將手放在了她的肚子上,那里養著的是他們的孩子.

牧晟宸其實不知道幸福感是什麼東西,但此刻,他心里暖暖的,對于擁著尹瑟,撫著她隆起的肚皮這件事,他發現自己出奇的熱衷,他竟想讓時間就此停在這一刻,不知道這樣的感覺會不會就是幸福感.

她會飛來他身邊,他本也沒報什麼太大希望,但看到她站在門口,著眼睛瞪著他時,他心里升起的那種熱烈的心,就像是熊熊大火,只想要湮滅他自己.

"牧晟宸."她醒了.

"恩?"

"你尹萱兒特別,是因為她有墨玉指環對不對?"尹瑟伸出自己手掌,中指上重新戴上了墨玉指環.

"恩."他應道.

她就知道.

"原來那麼早以前你就開始暗戀我了?"尹瑟得意的揚起嘴角,"讓我算算,我記得那個時候我好像只有十歲左右吧?"

"……"

"啊!你禽獸啊!我才十歲呢!"

"尹瑟,自戀傷身."

尹瑟也不顧他的話繼續自己的遐想:"我今年二十二歲,漬漬!真是看不出來."

牧晟宸看著她的模樣,笑笑,便繼續閉上了眼睛.

她的手放在他的胸口,耳朵靜靜聽著他心髒跳動的聲音.

"不是跳的挺好的嗎?"

"恩.但下一秒它有可能就會停掉."

"……"尹瑟的心"咯噔"一下,他隨口出的話太嚇人了.

"如果下一秒我的心髒停了,你會怎麼辦?"

尹瑟閉著眼睛,想象著,突然間,她就聽不到這"撲通撲通"的聲音,那種場景……

"心肺複蘇,讓它再跳起來."

牧晟宸輕笑.

"你答應過我的,絕不會學瑞奇,你忘記了沒?"

"沒忘."

"記得牢牢的,從現在開始,我會每天叮囑你一遍."尹瑟認真道.

一直到牧晟宸手術,尹瑟算是在他的這間病房里住下了,瑪麗和她的火藥味最重,尹瑟雖然知道瑪麗只是牧晟宸的主治醫生,但她一想起之前她和牧晟宸一起逛超市的場面,她還是不自覺的將她歸入敵行列.

"你們有沒有一點自覺,要親熱出去親熱!這里是病房!"瑪麗剛進來便看到牧晟宸在吻尹瑟的畫面,頓時火冒三丈.

尹瑟得意的沖她笑笑:"這里是病人的私人空間,沒事干,你總往這跑干嘛,要是太有空的話,就幫樓下的阿姨掃掃地."

"……"

這兩個人,沒有一個是有人味的!

"尹姐,我很忙的,不像你有大把的時間在這里消耗."

尹瑟沖她眨了眨眼:"我也想很忙啊,可是這肚子里的孩子重要啊!瑪麗醫生看上去也有三十多歲了吧?"

"……"瑪麗氣結,"你誰三十多歲?"

"誒呀!是我口誤,不好意思!"尹瑟忙道歉,糾正道,"瑪麗姐保養的就和三十幾歲一樣!"

"……"瑪麗咬牙切齒的瞪著尹瑟,最後看向掩嘴輕笑的牧晟宸,真不知道這是好還是壞.

"牧晟宸,你也不管管?"

牧晟宸攤攤手:"不是的挺好?"

"……"瑪麗氣結,而後陡然想到了什麼,嘴角勾起狡黠的笑容,沖尹瑟笑著,笑的華麗麗,"尹瑟姐,你知道牧晟宸的命其實是掌握在我手里的嗎?"

第二更可能要到五點左右才能放出來,讓親們苦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