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 你們,是相愛的
牧晟宸慢慢起身,站在尹瑟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他抓起她的手,不知何時他的手里多了一枚墨玉指環.

葉如風面色肅穆,緊緊的看著他.

只見牧晟宸將指環慢慢套上她的中指.

尹瑟錯愕不已……

牧晟宸松開她的手,"至少,我有幫你搶回過一樣東西.剩下的,就靠你自己了."

她抬起眼看著他,他在干嘛?

"葉總,你的請柬我也算是回複到位,就先走了."

葉如風寒著張臉站在原地,最後冷冷道:"不送."

尹瑟看著自己中指上的墨玉指環,心下萬千疑惑,思緒混亂.

"瑟."

"墨玉指環……"她低低喃著,而後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將指環摘下,看到了里面刻著的三個字母--MSC.

MSC--牧晟宸……

尹瑟已經沒有時間思考,立刻追了上去,然而走到門口,奔馳已經從她眼前開過.

她定定的站在那,是他--那個她幾乎已經忘得差不多的少年,如果沒有價值不菲的指環,如果他不是長得特別漂亮,她應該早就已經不記得了……

畢竟那是那麼短暫的相處,還是那麼的年齡……

找到了,指環就歸你了……

少年好聽的聲音模模糊糊,竟和牧晟宸慢慢重疊,少年漂亮白希的面容模模糊糊,竟也和牧晟宸慢慢重疊……

葉如風追了出來,看到她還在門口,只覺憋住的一口氣終于可以吐出來.

"瑟,跟我進去."

尹瑟聽到了葉如風的話,愣愣的轉過身體,然而下一秒,她就被葉如風慌亂的抱住:"怎麼了?你要反悔了嗎?"

葉如風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心下卻害怕著她會反悔的這種可能.

尹瑟搖搖頭,她沒有要反悔,她只是驚訝,仿佛這枚墨玉指環帶來的並不止這些,還有些什麼,就要浮出水面……

葉如風拉著她重新走進去.

"發生什麼了?"葉母擔憂的問.

"沒什麼."葉如風打著馬虎眼.

訂婚典禮很快就到了尾聲.葉如風和尹瑟正在接受眾人最後的祝福,葉母站在人前著心里話,而范希文歎口氣,一臉無奈的走到蘇柔身邊.

"出去透透氣,被鬼附身了?"蘇柔看他一副累癱了模樣,打趣道.

范希文白了她一眼:"你嘴這麼毒,該擔心被附身的人是你才對!"

蘇柔不和他一般計較.

范希文看著接受祝福的這對訂婚新人,仔細的看了看葉如風,--之前晟宸口中真正的敵.

確實,是比他看上去端正些,也是比他看上去可靠些,他就嘛!老天哪可能對他那麼好,把這樣的女人留給自己……

不過他之所以心下萬千感歎卻不是因此,而是剛才他偷了個閑給牧晟宸打了電話.

他問他,你就傷心到要喝酒自殘的地步嗎?

他怎麼也沒想到牧晟宸竟然會那樣回他,我只是想試探她而已.

……

范希文頓時語塞,也就是剛才他並不是真的要喝酒,只是為了試探尹瑟是不是將他看在眼里……

這種男人……要不得!

他又問他,為什麼要在這種時候把指環給她?

牧晟宸的回答是:即便她和別人結婚,而我自知沒有權力,沒有資格去阻止,那也要讓她牢牢的記住我.

這種男人……果斷要不得!

范希文最後什麼話也不出便掛掉了電話,心微微在顫抖.

牧晟宸的意思再明了不過:我不爭,不搶,不吵,不鬧,不綁住你,不打擾你,但我要你記住我,牢牢的,深刻的!

"蘇大姐,如果不久以後你會死,你是會綁住你的愛人還是會放開你的愛人?"

蘇柔瞥了他一眼,本來沒打算理睬,但想了想還是回答道:"我沒那麼無私,即便我死了,他也要把我放在心里."

范希文一臉詫異的看著她,怎麼也沒想到這女人的心腸和牧晟宸一樣壞……

但是,看著和葉如風站在一起的尹瑟,臉上掛著嬌笑,他轉念一想,又有些自嘲,如果對象是尹瑟,他怕是也不願她忘記自己……

訂婚典禮結束,尹瑟剛回到房間,葉如風就走了進來,她坐在床邊,他走到她面前蹲下.

"累嗎?"他又問.

她搖搖頭,卸完了妝,素淨的臉潔白如雪.

葉如風的目光慢慢轉移到她的手上,那枚黑色的墨玉指環就戴在她的中指上,他抬起她的手,磨蹭著指環.

"我記得它,你是個哥哥送你的."

尹瑟也順眼看了過去,點點頭.

"後來被萱兒拿走了,你還跑過來跟我哭了好久."葉如風靜靜著.

尹瑟用另一只手抓抓腦袋:"好像是這樣,記不太清了."

"我倒是記得很清,向來不哭的尹瑟陡然哭成了個淚人,總抱怨自己很窮的尹瑟陡然自己成了富婆,我能記不得嗎?"葉如風輕笑.

尹瑟干干的笑笑,"時候的事就別提了……"

葉如風揉了揉她的長發:"他是那個哥哥嗎?"

尹瑟沉默半晌,"我不確定……但好像是的."

"呵呵,范希文,牧晟宸,咱家瑟真是受歡迎啊!"葉如風輕歎,起身將她抱住,"我不看的牢一點不行啊!"

尹瑟了臉,忙解釋道,"沒有,我心里只有如風哥哥."

"……你要記住你的話."

"恩……"

"不早了,早點睡吧!明天開始,我們就搬到郊外住,期待一下吧!"葉如風松開她.

尹瑟眸子微黯,點了點頭.

葉如風走出房間,臉上掛著並不真心的笑.

獨自躺在床上的尹瑟摸著自己的肚子,睜著大眼看著天花板,她好多問題想問他,好多好多……

她都快被他逼瘋了……

但如果她打了電話,發了短信過去,解決完她心中的疑問,她還能這樣堅定,還能不動搖的和葉如風去郊外?

張開五指,她定定的看著,墨玉指環,被尹萱兒搶走了的墨玉指環,他替她拿了回來.

他知道她是時候的那個女孩兒?他還記得她?

他他替她搶回了一樣東西,剩下的,得靠她自己了.

"啊啊啊!"尹瑟煩躁的翻過身,臉埋在被子里,她快被他逼瘋了,他怎麼有那麼多秘密?!

第二天,葉如風就帶著尹瑟搬到郊外,盡管葉父葉母哭著喊著不肯,但最後拗不過葉如風的一瞪眼!愕在高尹.

這是所不大的別墅,但周圍很清靜,環境也很優美,尹瑟相當滿意.

葉如風摟著她:"走吧,進去看看!"

上了樓,她的房間淡淡的茉莉花香撲鼻而來,她看著碎花天花板還有牆壁,頓時清新許多,但總覺得這房間哪里見過--

對,和那個房間很像,她在牧家住過寥寥幾天的客房,牧晟宸時候住過的房間……

怎麼又想到他了,尹瑟趕緊將他從腦子里扔出去!

"我把牲牲從孤兒院里帶回來了.怕你一個人在這寂寞."

"是嗎?如風哥哥,你怎麼這麼貼心?"尹瑟沖他眨著媚眼.

葉如風看著她俏皮的模樣不由覺得好笑,"都要當母親的人了還一點也長不大."

尹瑟微愣,她以為他會避開她有孩子這個話題……

他從身後環住她,大掌覆上她平坦的腹,頭靠在她的肩膀上:"其實想來,如果我有本事的話,你也不會受這份罪."

"如風哥哥……"

"所以,我不會埋怨這個孩子的出生,不會埋怨你之前做的選擇,畢竟從現在開始,你已經是我的未婚妻.未婚妻會變成妻子,妻子會變成老伴兒."

窗口的清風拂過她的臉頰,夾著幽幽的青草香味.

"如風哥哥,謝謝."

"你打算叫我如風哥哥叫一輩子嗎?"

"……"

葉如風握住她的手.

"如風."

然後她叫完就覺得尷尬,很尷尬……

"習慣了就好."

尹瑟笑笑,知足一點,她就是幸福的.她要安心的在這里養胎,然後安心的將孩子生下來.

然而她安心在這養胎,過著與世隔絕的日子,那邊的牧晟宸卻不好過.

坐在鄭醫生辦公室,他拿著報告單,一臉淡漠的看著,嘴角掛著不易察覺的苦笑.

"之前是我大意,因為差別太微妙,我也犯老糊塗,其實心髒已經在衰竭了."鄭醫生皺著眉頭一臉肅穆.

"你就告訴我准確的時間吧."

"最多半年."

"……"牧晟宸放下報告單,最多半年,他輕輕歎了口氣,該准備的他能准備的完嗎?

"鄭伯."他叫了他一聲,"手術最遲可以推到什麼時候?"

"五個月,再推遲下去,成功幾率越,直至變為零."

"我知道了,我會考慮清楚."

鄭醫生一臉難過的看著他:"你把該處理的事處理完,剩下的我來替你安排.".

"麻煩您了."牧晟宸起身,"還有,這件事先不要和我奶奶,我會自己找機會告訴她."

"我懂."鄭醫生拍了拍他的肩膀.

走出醫院,牧晟宸坐在車內,陳高開著車子,問道:"牧總,況如何?"

牧晟宸看了眼陳高,神微微有些複雜,"我要死了."

陳高手一抖,方向盤險些都沒抓緊,"牧總笑了."

牧晟宸淡:"確實是玩笑."

陳高表微微僵住,干干的笑了兩聲.

牧晟宸閉著眼睛休憩,還有五個月不到的時間,要做的事實在太多了,即便他的頭腦再怎麼厲害,也斗不過時間和命運啊!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只有半年?!"范希文在他辦公室里沖他叫道.

他在電話里輕描淡寫的一句沒有兩年,只有半年,驚得他立即丟下所有的東西跑到他面前,還氣喘籲籲.

牧晟宸靠在皮椅上,雙手交叉放在胸前:"字面上的意思."

"晟宸……"

"心髒衰竭了,比預想的快."

"怎麼會?這心髒不是十年壽命嗎?"

牧晟宸隨手翻著桌子上的文件,頭也不抬道:"它要衰竭,我有什麼辦法,我一點也不驚訝,心髒疼得越來越頻繁,早有預感."

"你怎麼不早!"范希文責備的看著他.

牧晟宸抬眼看他:"希文,我告訴你不是讓你來質問我的."

范希文神複雜.

"我有些事要你幫忙."

"是關于創世的?"

牧晟宸點了點頭,"別人那我不放心."

"呵呵,我還在花天酒地,你都開始處理後事了,真是可笑!"范希文難過的聲音里摻著些哽咽.

牧晟宸抿著唇,不語.

這是他們都決定不了的事.

"尹瑟知道嗎?"范希文靜靜的問.

"她沒有知道的必要."他淡淡回答,"她已經是葉如風的未婚妻,除了那個孩子還在她肚子里,她再也不用和我有任何牽扯了."

范希文搖搖頭,完全看不懂眼前的男人:"不是你要讓她記住你?!"

"已經夠了,該記住她自然會記住,其實在她心里,最重要的人是葉如風,這一點,我很清楚."

"你清楚個毛線!"范希文想到這里就來氣.

牧晟宸淡然的看著他,不語.

"是她親口告訴我的,她喜歡上你了,她對你有感!"

刹那間,聽到這句話,他心下有些雀躍,但再多想兩秒鍾,便也沒什麼:"她是騙你,為了擺脫你."

范希文恨不得一拳打上去:"你用得著的這麼直白嗎?"

"……"

"是,她是要讓我死心,但這句話卻不是她的借口!是她的真心!"范希文苦口婆心的解釋道,"她,這點不能讓你知道,不然她會很沒面子."

"……"

"我不知道最後她是怎麼會和青梅竹馬訂婚,但是你和她,是相愛的,這一點,我可以肯定."

牧晟宸的心隨著范希文出的每一個字而雀躍著,興奮著,他可以不相信范希文,但他不能不相信自己的感覺.

他和她,是相愛的.

多美麗的句子.

他知道她對自己或多或少有點動,但這種想法在那個雨天,被葉如風的出現打消.

如果她曾向范希文坦她對自己的感,那麼她會和葉如風訂婚,便只有一種可能,是為了那個孩子……

驀地,牧晟宸嘴角揚起笑容,他緩緩低下頭,竟抑制不住的笑出聲.

尹瑟啊尹瑟……

足夠了,或許真的足夠了.

知道尹瑟心意的牧牧會作何抉擇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