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 葉如風知道了
他看向她,她臉上赤luo裸的心疼讓他心神微微蕩漾,鼻尖是她身上清香的味道,不知不覺他的唇已經碰上了她的……

尹瑟睜著眼睛,看著近在咫尺放大的俊顏,只聽到自己心髒撲通撲通的聲音,他會不會也聽到了?

他的唇帶著涼意,明明不是寒冷的季節,他怎麼身上總帶著涼意?

他松開她時,她已經面色潮,尷尬的起身,"我,我去喝杯水."

看著她慌亂的走出去,牧晟宸嘴角掛上笑容,跑出來的尹瑟靠在牆壁上喘著氣,只覺口干舌燥,她舔了舔唇,臉上又竄起一陣暈,她心里哀怨道,她就嘛!他的腿哪里是那麼好坐的!

等她裝作若無其事再次走進去後,她很識相的坐在旁邊的木凳子上,一只手拿著筆,眼睛只看著他指給她得資料,但到最後,她竟然會將目光放在他那修長的比女人還好看的手指上.

"你把這些給我看不要緊嗎?"尹瑟悶悶的問道.

"即便你能全部記住,也構不成任何威脅."

尹瑟憤憤的咬著嘴唇,完全不把她當一回事……

不知不覺,就到了傍晚,林嫂端著飯菜進來時,只見到尹瑟在認真的看書,時不時眉頭輕皺,而坐在一旁的少爺,手上也拿著一本書,身體靠在皮椅上,雙腿疊在一起,狀似看書,但那雙漂亮鳳眸著實移到了尹瑟身上,落地窗外的夕陽灑進來,灑在他們身上.

林嫂嘴角不自覺的露出滿意的弧度,心下不住的贊歎這副美景.

她把晚飯放在茶幾上便輕輕退了出去.

等尹瑟終于放下筆,長歎一口氣,又大大的伸了個懶腰後,牧晟宸才開口:"去吃飯吧."

然而尹瑟卻是一副受到了驚嚇的表,一臉你怎麼在這里的茫然……而後默默的等記憶回來,她才著臉緩緩點頭.

她一旦專注下來,便會忘乎所以,牧晟宸記得這一點.

吃飯的時候,尹瑟還不自覺的偷瞄牧晟宸,他一個下午給她講的東西比她一整年在學校里學的都有用……

瞬間,他在她心目中的形象繼續偉岸起來!

"牧晟宸……我問你個問題……"

"恩?"

"我問這個問題是站在女朋友的身份上問的,所以你認真點回答."孰知她現在心下多少忐忑.

牧晟宸頓了頓拿著筷子的手看了她一眼:"恩."

"撇開契約,撇開我們之間七零八碎的恩怨,你……會不會喜歡……我?"

尹瑟低下頭想要裝作若無其事的吃著飯,然而筷子只在碗里攪著飯粒,一口都沒有進她的嘴……

"你想知道答案?"

尹瑟抬起頭,不滿的看了他一眼:"我只是隨口問問,你不要自作多--"

"會."他簡單完,繼續嚼著飯.

尹瑟傻了眼,再看向他時,他一臉無所謂,她判斷不出這個字的真假,再不出其他話,低著頭認真的塞著米飯.

其實心里早就已經樂開了花,喜悅就像狂潮一般向她席卷而來.

牧晟宸只知道她這副竊喜的模樣讓他的心變暖,變甜,這樣的心是如此的讓人覺得愜意和上癮.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此刻的溫暖,此刻的愜意竟是這樣短暫,那些心下萌動著的終究是會成為多麼難忍也必須得割下的思.

尹瑟像往常一樣由陳高接回牧家,聽牧晟宸了之後她不自覺的多打量了陳高幾天,著實沒發現這樣的人竟會藏有那麼大的野心……

"陳特助,麻煩你了.看這天氣是要下雨了,你路上心!"尹瑟禮貌的沖他道完別,然而剛轉身,她便對上一個站在那一動不動的身影.她全身的血液在這一刻都仿佛凝結住,拿著課本的手都在顫抖……

"如風哥哥……"

葉如風一臉悲傷的看著她.

尹瑟這一輩子都會記得他此刻的表.

失望,難過,心痛,憤怒,恐懼,難以置信,悲痛欲絕……

她離他只有幾步的距離,而他的腿像是綁了千斤重的石頭,再也挪不動半步.

因為她不動,只能他來動……

每走近她一步都像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他的目光緊緊盯著她,那雙像被海嘯席卷過只留下廢墟的眼里,映著的是她閃躲的目光,是她不知所措的顫抖……

最後,終于站定.

他問:"你在這干嘛?"

尹瑟心里還想著不定只是碰巧遇到,不定他只是來找牧晟宸,她抬起頭,笑道:"我也是有點事找牧總幫--"

"啪"一聲,尹瑟錯愕的瞥過頭,臉上傳來火辣辣的疼.

"找牧晟宸幫忙?"葉如風的手掌發麻,他從沒打過她.

"恩……"

"尹瑟!"葉如風喊了一聲,"你是要讓我下地獄嗎?"

尹瑟低著頭,不敢看他的眼睛,心越沉越下,他知道了,他知道了……是蘇柔嗎?

"尹萱兒和我,我怎麼能相信?可是我親眼看到的,我要怎麼不信?!"葉如風的眼睛都了.

尹瑟牙齒微顫:"如風哥……不是你想象的那樣……"

"我沒有想象,我怎麼敢去想象?我呵護到大的女人竟會為了自己去生其他男人的孩子!這種形,我怎麼敢去想象??!"

尹瑟大眼睜著,緊緊咬著下唇,恨不得咬裂咬碎……尹萱兒……

"你騙我,你瞞我,你以為你是在幫我,你以為你是在為我好,你知不知道我現在只想死!?"

"如風哥哥……"她忙抬起頭,忙抓住他的口,"是我錯了,是我錯了……"

"你錯了?"葉如風像是瘋了般癲笑著,"你錯了?一句你錯了能彌補的了什麼?能彌補的了我犯下的罪惡?!"

"不是的!不是的!你沒有罪惡,都是我自願的!"

"誰讓你自願了?誰讓你犧牲自己了?!啊?"葉如風整張臉都通通,眼淚就順著他疲憊的臉頰滑落,"我葉如風竟窩囊到這種地步,用自己心愛的女人去換回我葉家那些虛無的資產?!"

只見天空閃過一道閃電,而後便是"轟隆"一聲……

尹瑟縮起肩膀,不知是被葉如風的吼聲驚到還是被這雷聲驚到……

他抓住尹瑟的肩膀:"看著我,瑟,看著我……"

她怎麼抬得起頭?她所有的理直氣壯在他面前都不成立,她所有的勇氣所有曾用來服自己的理由在他面前都變得那般無力……

"看著我!!"他的吼聲和著天邊響著的雷聲,聽起來尤為嚇人.

她瑟縮著抬起頭,布滿淚痕的臉,咬出血的下唇,她驚恐的看著他……

葉如風閉了閉眼,只見兩行清淚滑落,他伸出拇指擦拭著她冒著血珠的下唇,抵著她的牙齒,迫使她松開……

尹瑟無聲哽咽,臉上寫滿了恐懼,寫滿了害怕.

"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嗎?當尹萱兒告訴我你懷孕了,當她告訴我你是為了我去為別人生孩子的時候,你知道我有多艱難的去產生這一絲絲對你的懷疑?!你知道,我站在牧家門口,有多害怕看見你的身影!?瑟……"

尹瑟搖著頭,只知道搖著頭,看到葉如風現在這副頹廢的模樣,她真的慌了,她開始懷疑自己所做的決定是否正確,她開始責備自己的自以為是……

葉如風的眸子暗淡無光,是遇到了多絕望的事,他才會用這樣的眼神看著自己……

"轟隆隆"的雷聲不斷,尹瑟看著他,不自覺的又咬住唇瓣,葉如風猛地將她抱進懷里,他冰涼的淚水淌進她的脖子,熨燙著那根鑽石項鏈……

不一會兒,她已經不知道流淌進脖子里的是他的眼淚,還是這傾盆而下的雨水?

"如風哥哥……"她在他耳邊叫著他,她不知道這麼大的雨聲,他還能不能聽見她的叫喚,只是他抱自己抱得好緊……

"瑟,把孩子拿掉,不要生下來,跟我走,你還是我的瑟!葉氏集團沒了就沒了!"他在她耳邊急切的低吼著.

尹瑟只知道自己要搖頭,只知道自己在搖著頭……

葉如風松開她,被雨淋濕的頭發落在他的眉睫上,早已分不清淚水還是雨水.

他看著她,眉頭恨不得打成個結:"拿掉孩子,不要搖頭,你知道我的,如果葉氏的成敗要以你為代價,我會親手毀了它!"

"如風哥哥!"尹瑟難過的低吼,"你就不能裝一次傻!是我自願的,都是我自己的主張,你就讓我自己選擇不行嗎?!"

葉如風怔怔的看著她,她全身上下都已經被雨淋透了

尹瑟緊咬著唇,血絲又滲下,她抬頭期望的看著他:"就一次,就這一次,你聽我的,以後我都會聽你的!好不好?"

葉如風真的很想殺了自己,為什麼沒有發現!為什麼沒有發現!!?

兩個多月……他都沒有發現……

尹瑟驚恐的睜大雙眼,看著在自己面前跪下的葉如風,他雙手握著她的手,頭靠著她的腹部,膝蓋下全是汙水……

"葉如風……"她忍住自己的哽咽,失神的叫道.

"求你,瑟,我求你,別再繼續下去了,不能生下孩子,不要生下孩子……"

尹瑟不知道如何是好,她快要崩潰了,只覺得全身好冷好冷.

她用盡了全力要瞞住他,卻被尹萱兒一句話打敗,她做好了一切打算,卻被尹萱兒一句話打亂……

"該失去的我都已經失去了,現在我別無選擇,無論葉如風你願不願意,我都會生下孩子.你有葉氏集團,你有近萬民員工要養,我不可能看著你被這些人唾罵,詛咒……"

"葉氏集團?近萬名員工?被人唾罵?那有什麼關系?"葉如風緊緊的盯著她,"葉氏不重要,近萬名員工不重要,被人唾罵也不重要,對我來,重要的只有你!"

尹瑟的眼睛模糊了,"你不能責備我,我只是做了和你一樣的事!對我來,其他人也都不重要,只有你,只有你!我不能看你失敗,看你受傷!為了你,我什麼都能做!"

"好,好好!那聽如風哥的話拿掉孩子!恩?"

她抬起頭,難過的看著他.

然而葉如風的眸子突然燃起了火焰,他狠狠的看著站在尹瑟身後,賓利轎車旁沉默的男人,他撐著一把黑色的傘,他站在那站了很久了,聽著他們之間的對話,穿過這淅淅瀝瀝的雨聲,他神淡漠.

尹瑟順著葉如風的目光,慢慢轉身,也對上牧晟宸,她看不清他的表,她只知道自己心好亂,心好痛,她捂上自己胸口,終于,撐不住的倒下……

牧晟宸心一慌,丟下雨傘,兩步跨上,等葉如風反應過來時,牧晟宸已經抱緊了尹瑟,他二話不便將她橫抱而起往屋內走去,心急如焚.

"林嫂,叫林醫生過來!"牧晟宸抱著尹瑟就上了二樓,沖林嫂喊道.

林嫂見尹瑟全身濕透還被牧晟宸抱著,心下一驚,趕緊去打電話.

葉如風慢慢走進來,他看著他們的身影消失在二樓,牧晟宸熟練的替她換掉濕衣服,用毛巾替她擦著頭發.

葉如風站在門口看著這一幕,拳頭握緊,閉了閉眼,兩步上前,揪起牧晟宸的濕襯衫就一拳揮了過去!

牧晟宸被打趴在地,他的嘴角瞬間流出血來,他隨意抹了一把,便起身拿起毛巾繼續給尹瑟擦著濕頭發,葉如風咬緊牙關,又是一拳打過去!

牧晟宸看了他一眼,完全不在意,他現在在意的只有尹瑟.

葉如風氣急,他看著他被自己打的越來越慘,看著他一次次從地上爬起來卻不是為了還手,看著他一次次的替尹瑟擦著頭發……

最後一下,他猛地推開他,奪過他手里的毛巾,"牧晟宸,你再也碰不得她了!"

牧晟宸靠在衣櫃上,氣喘籲籲,只覺窗外的雷聲像是在他胸口處響著一般,悶得他生疼生疼,他看著葉如風將尹瑟抱進自己懷里,看著他輕柔的替她擦拭頭發,看著他的眸光里滿是溫柔和痛苦……

尹瑟的話慢慢襲上他心頭--

你不能責備我,我只是做了和你一樣的事!對我來,其他人都不重要,只有你,只有你!我不能看你失敗,看你受傷!為了你,我什麼都能做!

為了他,你什麼都能做,當初就是因為這一點,你才會簽下契約,所以我一點也不驚訝,只是當時心沒這麼疼……

牧晟宸貼著牆壁細細喘著氣,心下想著.

林醫生匆匆趕了上來,他看到牧晟宸的臉色後,立刻緊張起來,拿著聽診器就走到他面前,剛要貼上他的胸口就被他擋開:"先去看她!"

"晟宸!別動!"

"先去看她!"牧晟宸低聲吼道.

林醫生慌了,那女人重要,他自己就不重要了嗎?

走到床邊,葉如風讓開,林醫生是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況,只知道他不抓緊,即便這邊這個沒問題,那邊的也會有問題!

林醫生的額頭上冒出了汗,做完檢查,他得出結論:"受刺激過度,她有身孕,更加不能淋雨,太危險了,但現在不要緊,讓林嫂准備點熱湯,過一會兒她會醒的."

牧晟宸一顆心這才放下,慢慢走到沙發上坐下.葉如風心疼的握住尹瑟冰涼的手.

林醫生趕忙來到牧晟宸面前,拿出聽診器就貼上他的胸口,只見林醫生的臉瞬間慘白,"你得去醫院做檢查!你的藥呢?在哪?快點!"

牧晟宸伸手指了指辦公桌.

林醫生慌忙的跑過去在抽屜里翻著,而後拿著一個瓶子倒出藥放到牧晟宸手心,牧晟宸閉了閉眼,將藥吞下.

"你去把這一身濕衣服換了!"林醫生看著他這副完全不管自己安慰的模樣就生氣!

牧晟宸起身,倒是聽他的話,沒過一會兒,他穿著乾淨的襯衫重新坐回沙發上.

內室里葉如風依舊緊緊握著尹瑟的手.

"到底是怎麼回事?"林醫生問道.

"就是你看到的這樣."

林醫生一頭霧水,搖搖頭,看著他:"這女人真的那麼重要."

牧晟宸難得的直面他的問題,"是很重要."對那個男人,對自己都是.

"晟宸,你以前不是這樣的……"

"當然不是."因為她沒有出現.

"你回去吧!"

林醫生也知道自己在這里只是多余,只是他臨走前一再叮囑他要去醫院做檢查!

林嫂拿了一套乾淨的衣服給葉如風.

"我不用!"

"瑟醒來看到你濕漉漉的樣子,會難過的吧!"林嫂好心勸道.

葉如風這才皺著眉頭去換衣服.

牧晟宸站在床邊,只見尹瑟慢慢轉醒.

"如風哥哥,如風哥哥……"她極其不安穩的搖著頭,而後終于驚醒,"如風哥哥!"

她對上面無表的牧晟宸,再沒有絲毫猶豫,"如風哥哥呢?如風哥哥呢?"

牧晟宸靜靜的不話,只見她猛然暴躁起來,沖他吼道:"我的如風哥哥呢?!"

這時葉如風換好了衣服,聽到她的叫喚,急忙跑過來,撞開了牧晟宸,抓住她的手:"瑟,感覺有沒有好點?"

尹瑟急切的看著他,猛地撲進他懷里,帶著哭聲:"如風哥哥,我知道錯了,你不能不要我,你不能丟下我……"

牧晟宸站在一旁,只覺這一幕太過于刺眼……

葉如風拍著她的背,哄著她:"不管你做了什麼,我都不會丟下你,我都不會不要你!"

尹瑟緊緊的抱住他.

"跟我走,恩?"他輕輕在她耳邊問道.

尹瑟點著頭:"你什麼,我都聽你的!"

葉如風心下苦澀的緊,他要拽開她的手,而她卻愣是緊緊拽著不肯放.

"牧總."他環著尹瑟,突然沉靜下來,對牧晟宸道,"我知道瑟簽了一份契約,但不知道牧總你是怎麼想出來這種滑稽可笑的契約,也不知道這份契約究竟會產生什麼後果,只是現在,契約不成立了."

契約不成立了……

"不可能."牧晟宸淡淡道.他看著他們相擁在一起,明白尹瑟所有的恐懼來源都是會失去葉如風的這種可能.

"沒有不可能!如果是以葉氏為代價,那麼這個籌碼你就已經捏錯了.和尹瑟想比,葉氏連根毛都不算."葉如風輕輕道,他緩緩的撫著尹瑟的頭,安撫她,讓她身上不住的顫抖能夠停止.

牧晟宸抿著唇,這或許是個難題.

葉氏不構成威脅的話,他似乎沒有別的籌碼來讓尹瑟繼續這份契約……

葉如風在尹瑟耳邊道:"摟住我的脖子."

尹瑟便聽他的話伸手環住,頭埋在他的胸口.

葉如風將她橫抱而起.

"孩子會拿掉,至于葉氏,你想撤資便撤資,你想毀了就毀了."

牧晟宸站在原地,葉如風帶著決然的話從他身邊走過.

"尹瑟.替我生個孩子."他輕輕道.

葉如風的手攥緊,腳步微頓,他悠悠的話傳進她耳朵里,而後又使她本來驚濤駭浪般的內心陡然靜謐.

替我生個孩子……

心一陣陣絞痛,她手拽緊了葉如風的襯衫,頭埋得更緊了,牙齒又重新咬上了下唇,她傳來的微顫讓葉如風陰沉了下來.

替我生個孩子……

"牧晟宸,你是她什麼人,憑什麼能得出這種話!?"

牧晟宸面無表的靠著門,他穿著素色的襯衫,看著他們離開房間的身影.

其實,想要逼尹瑟生下孩子的方式太多,他或許已經太了解這個女人了,因為了解,所以知道她最怕的是什麼,知道她的弱點是什麼……

如果用孤兒院的孩子們去威脅她,用蘇柔去威脅她……她一定會把他往死里罵,但是最後一定會生下孩子.

除此之外,他還可以繼續捏著葉氏,或許對葉如風來,葉氏沒有她重要,但對尹瑟來……葉如風的前途比她重要……

只是,這些可以用來威脅她的方式,會永永遠遠的將她帶離自己身邊,身和心都會就此遠離.

比起那些,是不是真誠的希冀更能讓她動容?

呵,什麼時候開始,他牧晟宸想完成一件事變得這麼難,變得這般難以下手……

葉如風帶著尹瑟回到葉家,葉家不如牧家來的那般氣派,但卻多了許多人味.

己裸微的."瑟?"葉伯母見葉如風抱著她走進來,忙上前,一臉擔憂.

葉如風繃著張臉:"媽,煮點熱湯."

"好好!"葉母先擱下自己心下的疑惑,趕忙進廚房.

葉如風走進臥室,將她放在大床上.

尹瑟還是緊緊摟著他的脖子.

"瑟,到家了."

尹瑟搖搖頭.

"瑟."葉如風歎了口氣,是他太著急了,是他嚇到她了……她做的都是為了自己,而他……

"如風哥哥,讓我生下孩子……"是她帶著懇求,帶著內疚,帶著希冀的聲音.

他渾身怔住,一點也動彈不得.

"你先松開我."

尹瑟沉默了半晌才緩緩松開他,她腫的眼睛對上他肅然的面孔.

"我不需要你為我做那些,你聽得懂嗎?"

"我知道,是我做錯了,可是……"

"可是什麼?"

葉如風有種不好的預感,她懷上別人的孩子可能並不是最讓他痛苦的事……

"這個孩子是無辜的……"

葉如風輕扯嘴角:"你知道你在什麼嗎?"

尹瑟抬起眼,看著他:"我知道."

她眼里竟閃爍著堅定.

"你不知道."葉如風伸手撫上她的面孔,"你你什麼都聽我的,那只是騙我的嗎?"

她急切的抓住他的大掌:"不是,只有這一件事,我只是要生下他,生下之後,孩子會留在牧家,我……不會和他有關系."

"到底是什麼!讓你對這個不該出生的生命這麼執著?!"葉如風起身,沖她吼道,他著急了,他知道除了那份契約,還有什麼在牽著她……

尹瑟低下頭……

葉如風的腦中突然跳出牧晟宸的最後一句話:替我生個孩子.

他狼狽的後退一步,"是因為牧晟宸."

她忙抬起頭將頭搖的和撥浪鼓一般:"不是不是的,你別亂想!"

"呵呵."葉如風輕輕笑著,她以為他是誰?他是葉如風,是她的如風哥哥,越解釋便是掩飾……

這是她從到大的弊病.

"你……想為他生孩子?"他只能這樣問,他不敢問,她是不是愛上了他……

"我只是不忍心……拿掉他,他已經在我的肚子里呆了兩個月了……"她的眸光那般溫柔,他已經不確定這是因為她對生命的疼惜還是對牧晟宸的……

"他們都這是瑞奇轉世……如風哥哥,瑞奇去世了,我不想看著我的孩子也沒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是單純為了這個生命,而不是其他."

尹瑟猛點頭,她不會承認那份壓在心底的感,一旦她承認,這個孩子便更沒有生下來的可能.

因為沒得選擇時,葉如風和這孩子,她一定會選擇葉如風……

"如風哥哥……我和牧晟宸沒有關系,我……喜歡的人是你!"她對他.

葉如風驚愕的看著她.

"生下孩子後,你要是嫌棄我,我也不會埋怨,但只要你還讓我叫你一聲如風哥哥……"她的眼淚落下.

"尹瑟……"葉如風不知道該些什麼.相信她的話,她喜歡的人是自己,但如果她的話是假的呢?那他是真不敢,也不願去想的了……那種可能只有她愛上了牧晟宸.

他上前一步,將她環住,輕輕在她耳邊道:"生下孩子,和我結婚."

"……"

尹瑟錯愕的睜大雙眼.

良久良久都沒有得到她的回答,葉如風的手越環越緊,他的牙關越咬越緊,心也越來越往下沉……

"……好."她應道,閉上了眼睛,手環住他的腰.

葉母站在門口,她模模糊糊好像聽見了什麼……兒子向瑟求婚了?

尹瑟先看到了葉母,忙擦掉眼淚:"伯母……"

葉母臉上掛著笑走到他們面前,沖自己兒子眨了眨眼睛,像是在問,是不是成功了是不是成功了?

葉如風給葉母讓了點路.

葉母將濃湯端到手上,另一只手拿著勺子,"瑟,是不是淋雨了?喝點熱的."

尹瑟看著葉伯母吹了吹勺子里的湯,怕她燙著,而後喂到她嘴邊.

她艱難的張開嘴,飲下這暖暖的湯.

"怎麼哭了?"葉母見她眼淚毫無征兆便落了下來,有些發慌.

尹瑟忙搖頭:"沒事沒事,我自己喝吧……"

"這怎麼行,你都多久沒讓我喂你吃過東西了?"葉母一臉把喂她喝湯當成寶貝的表.

尹瑟抓了抓頭,喉頭哽咽的厲害,繼續張嘴,一勺一勺的湯滑進喉嚨……

葉如風在一旁靜靜看著,心里只覺堵塞的厲害.

喝完了湯,葉母又替她順了順頭發,讓她好好休息,轉過身就把葉如風拽到一角,憋了好久終于問道:"是不是搞定了?"

葉如風一臉黑線.

"你別急死你媽好不好!"

葉如風歎了口氣,"瑟會和我結婚."

"哇哦!"葉母毫無形象的打了個"YES"的動作,這份喜悅,她恨不得讓全世界的人都立刻知道.

尹瑟半睜著眼,看著葉母興奮的模樣,她不出自己是什麼樣的心.

她看到葉如風的臉上並沒有太多正面緒,閉上眼睛,不想再看了……

尹萱兒……你一句話,害的我好慘……

而另一邊,牧晟宸也沒有落得清閑,這陰沉的天,還要被范希文揪出來審問……

咖啡館里,牧晟宸與他面對面坐著.

范希文緊緊的盯著他:"你臉上怎麼了?"

牧晟宸輕輕碰了碰嘴角還有顴骨,面無表的喝了口咖啡.

"你想什麼就吧."

"你知道我想問什麼,你也知道我今天找你的目的!"范希文有些激動,惹來周圍人的斜眼.

他放下咖啡杯:"你看到的就是你想知道的."

"你真的要尹瑟?"

牧晟宸沒有接他的話,而是從口袋里掏出那枚墨玉指環放到桌子上.

范希文驚訝的看著這枚指環:"你不是弄丟了?"

"其實不是,我送人了."牧晟宸轉著指環,"送給了尹瑟."

范希文一頭霧水:"那是多久之前的事?"

"十幾年了吧……我在病房里看書,她和別人玩捉迷藏躲到我房間里."

"……"

"她我們來藏東西吧!很好玩的!一臉燦爛笑容,那是不應該出現在醫院里的笑容才是."牧晟宸安靜的著,"那時候我將指環藏在她衣服口袋,我和她,找到了就歸你了."

"你和她……早就認識了……?"

"如果認識就不會是現在這種形."牧晟宸看了眼范希文,輕輕吐出一口氣,"那個曾讓我看見過燦爛笑容的女孩在我心里是特別的.所以當我看到尹萱兒有這枚指環時,我不出我心下的雀躍……"

"尹萱兒?不是尹瑟嗎?"

"尹萱兒從她那搶走了這枚指環,或許是我表現的太明顯,她借機裝作她是時候遇到我的那個女孩兒……"

范希文頹廢的靠在椅子上,這是什麼況……

"牧家要有後代,奶奶原本定的人就是她外甥女的女兒,也就是尹萱兒,我不忍心讓她來承擔風險,便借葉氏危機逼尹瑟簽下生子契約."

"你讓尹瑟為你生孩子?!"范希文猛地站起來,娃娃臉上寫滿了難以置信,寫滿了這不可能!這一切都是……陰差陽錯!

然而牧晟宸只淡淡看了他一眼,他便知道這是真的……

他失神的坐下,而後急迫的問道:"那你和尹瑟……"

"她懷孕了."

一句話如天雷劈頂.

她懷孕了……

"你怎麼能……"

牧晟宸抬眼看他:"我怎麼能?我怎麼會知道她才是那個女孩兒?"

"那現在呢?現在知道了,你要怎麼辦?換人不行嗎?讓她拿掉孩子,你這樣是在害她!"

牧晟宸天生就是缺少面部神經的,一副泰然之勢,然而嘴里出的話卻並不如表面上那般泰然.

"知道她才是那個女孩後,我也想過中斷契約,讓她拿掉孩子,但我居然發現自己不想中斷契約……"

"你這話什麼意思?"范希文提了個緊.

"你覺得呢?希文."

"你……愛上她了……"除了這種可能,再沒有其他了,愛能讓人變得無私,也能讓人變得自私……

他淡淡的點點頭.

范希文吞了下口水……

"如果……你真的愛她,你就更不能和她發展下去,這點,你應該比我清楚……"范希文一臉木然.

"如果是為她著想的話,確實不能發展下去."

"讓我帶她走,帶離你身邊……"

"一旦有了感,那麼兩年後我死了,她一定是最痛苦的,這樣為她著想,我是該放開她,但我卻突然萌發了新的想法:如果我死了,至少讓她為我哭泣……"

范希文呆呆的看著他帶著波瀾不驚的神色著他的自私想法,著他和尹瑟糾纏不清的關系……

他要如何努力才可能在這種只有電視劇里出現的節上插上一腳?

"所以,你打算把她禁錮在自己身邊……"

他晃了晃咖啡杯,咖啡在杯中成了個漩渦,一圈圈轉著,他看了眼窗外,是陰沉的天氣.

"我不會禁錮她.會由得她自己選擇."

他起身.

"你要走了?"

"希文,或許你對她是真心的,但我--也是."他淺淺道,而後扯著淤青的嘴角,"雖然這樣,你的敵卻似乎不是我."

范希文愣在座位上,他話里的意味太多了……原來他有這麼多這麼多不知道的事.

敵不是他能是誰?

尹瑟喜歡他,他也愛上了尹瑟……

原來到了這地步,飛蛾撲火的人不是尹瑟,竟是他風流倜儻舉世無雙的范公子.

牧晟宸回到牧家,林嫂都不敢上前詢問,他的臉色不怎麼好看.

靠在皮椅上,他疲憊的閉上眼睛,腦海中思緒萬千,葉如風的話,尹瑟的話,范希文的話……

就在這時,尹瑟發來了一條短信.

他點開,一個字一個字的看過,只覺心口狠狠抽痛--

我會替你生下孩子.

明明她已經答應為你做到這些,你還在貪心些什麼?你這個連自己生死都掌握不了的人能給她什麼?

就讓葉如風照顧她,遂了所有人的願便好了……

就這樣,牧晟宸回到原來的生活軌道上,而尹瑟就住在葉家……

彼此都不會主動給對方打個電話再發個短信,彼此都沉默了,仿佛前些日子的戀愛宣真的只是一場游戲……

尹瑟盯著手機,如果只是一場游戲,給他們一個gameover的提示不好嗎?

連分手都沒來得及……

她拿著課本走出校門,陳高不用來接她了,她只要在門外等一會兒,葉如風便會過來.

然而停在她面前的車子卻並不是葉如風的,走下來的人竟是……尹萱兒.

她走到她面前,臉上漾著的是得意,是滿足,是驕傲,尹瑟慢慢將頭低下,抿著唇.

"瑟,今天怎麼沒有奔馳來接你了?哦,該不會是和牧晟宸鬧翻了吧?"

尹萱兒看著她頹廢的模樣,只覺得暗爽.

"我得不到的東西,你也別想得到!"

尹瑟抬起頭,定定看著眼前的女人,就是她……

"你別這樣看著我,我好害怕呀!"尹萱兒冷冷嘲諷,"尹瑟,我們走著瞧.你讓我國內呆不下去?我自然會用我的方式讓你生不如死."

多麼陰狠的話.

尹瑟捋了下頭發,一腳踹在尹萱兒肚子上,尹萱兒吃痛的摔倒在地上,她不可置信的看著她.

尹瑟走到她面前,一把揪住她的頭發,眸子里全是狠絕:"生不如死?你以為你有那個本事?"

"痛!"尹萱兒疼得閉上了眼,尹瑟一點也沒有手軟,那力道恨不得將她的頭發全數扯下."這里這麼多人,你怎麼敢--啊!"

尹瑟又狠拽了拽,確實這里很多人,但她名聲本來就不好,在意什麼?她險些害的她不得不拿掉自己的孩子!

"尹萱兒,滾去國外也要心.千萬不要還沒等我出手就一敗塗地!"

"瑟……"葉如風驚恐的看著她們,趕忙走過來.

尹瑟見葉如風過來,最後一拽,拽掉了尹萱兒一把頭發,而後松開手,發絲隨風吹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