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 赤裸裸的心疼
"尹瑟."他環住她的腰,微涼的薄唇輕輕碰著她柔嫩的耳垂,那帶著迷.魂藥般的嗓音輕柔道,"我們……要不要試試?"

牧晟宸看著鏡子里神驚訝,面色微的尹瑟,她也透過光潔的鏡子看著他.

"試……什麼?"

牧晟宸輕笑,淡:"要不要和我談場戀愛?"

"……"尹瑟不是被這句話嚇到,而是被他眸子里那絲捉摸不透的意味所嚇到.

"你受什麼打擊了?"

牧晟宸松開她,走到店長面前,"就這條吧!"

尹瑟突然眉眼笑開了:"這條很貴的,你確定要買?"

牧晟宸看著她笑米米的神,認真的點了點頭.

尹瑟心想,雖然無緣無故讓他給自己買首飾總是過意不去的,但看在他那麼有錢的份上,稍微分她一點應該也不過分才是.

尹瑟都沒將項鏈摘下來,就戴在脖子上,作勢就要出門,牧晟宸埋完單,拿著個空盒子走到她面前.

尹瑟看著面前的空盒子.

"干嘛?"

"放進來."牧晟宸淡淡道.

"不是給我買的嗎?"尹瑟手護住這根價值不菲的項鏈.

他突然想到時候他將墨玉指環放在她面前時的態,因為墨玉指環貴,她才有興趣的.

"我和你無親無故,為什麼給你買?"

"……"一句話讓尹瑟啞口無,即便他們比戀人,比夫妻還親密,名義上卻什麼也不是.

"氣鬼!"完尹瑟就要摘下來項鏈,臉上布滿了不願.

牧晟宸好整以暇的端著空盒子,等她把項鏈放進來,然而她摘了好久好久……好久也沒把項鏈摘下來,斜眼看了牧晟宸一眼,"摘不下來了,就是我的了!"

"給你也不是不可以."

"恩?"尹瑟雙眼冒著錢泡,看到了一絲曙光,"那就是可以咯!"

"和我談場戀愛,我就給你."

"……"

這應該是個考驗節操的人生大問題.

然而實踐證明,尹瑟就是個沒有節操的拜金女人!

她看了看牧晟宸,又摸摸自己脖子上的項鏈,斟酌良久,最後果決道:"成交!"

她並不吃虧,和這樣漂亮的男人交往,還賺了這麼貴一條項鏈!況且他們之間的關系早就糾葛不清,只是又加上了戀人這個名詞而已.

尹瑟嘻嘻笑著,開心的挽住他的手臂:"走吧,男朋友!"

牧晟宸臉上露出難掩的得逞笑容.

他很清楚她沒有太當真,很清楚她不會輕易將自己的心放到他面前,他也只是心血來潮罷了,想著談場普通的戀愛是不是也不錯?

但這真的是他一時鬼迷心竅,這場戀愛從一開始就不可能是普通的!

回到牧家,尹瑟便一直掛著笑臉,林嫂看著她挽著牧晟宸的手走進來,臉上也抑制不住的浮上詭異的笑容.

"少爺,姐,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的事嗎?"

沒發現林嫂是在取笑自己,尹瑟還得意的走到林嫂面前,揚起自己好看的脖子.

"呀,這脖子可真是長啊!"林嫂自然是看到了那串高雅的鑽石項鏈,逗著她.

尹瑟不滿的看了她一眼:"脖子有什麼好看的,項鏈項鏈!"

"哦哦!項鏈……"

"你猜多少錢?"

"是少爺買的吧!沒有十幾萬怕是買不回來吧!"

尹瑟賊賊一笑:"二十五萬呢!等我戴膩了,我就轉手高價賣出!賺個幾番!"

"……"林嫂頓時冒著黑線,嘟了嘟嘴,示意尹瑟少爺還在旁邊呢!尹瑟忙收住嘴,甜膩的再次挽住牧晟宸的胳膊,"親愛的,你不會介意的對不對!"

"恩."牧晟宸點了點頭,"你把項鏈賣了,我就把你賣了."

他送開她便轉身上樓,尹瑟站在原地,與天斗,其樂無窮,與賓利斗,其傻無比!

林嫂捂著嘴抖著肩膀,尹瑟默默的看了她一眼也不話了,徑自坐到沙發上,喝著林嫂端來的水.

"對了,瑟……"

"恩?"

"尹氏好像出了點問題……"

她手微微頓住,不以為然:"能出什麼問題?"

"報紙上寫的挺微妙的,瑟,你要不要看看?"林嫂也是今天看報紙時看到的,似乎是尹氏集團起了內訌.

尹瑟搖搖頭:"不用.現在和我沒多大關系."

她完便上了樓.

晚上,尹瑟躺在床上,就要入睡時,牧晟宸開口了.

"尹氏起內訌,總經理攜款卷逃……".

"干嘛和我?"尹瑟閉著眼睛置身事外道.

牧晟宸撐起腦袋,側過頭,借著台燈的燈光看著她假寐的側臉:"你呢?"

"趕緊睡覺!我明天還要去上課."尹瑟不耐煩道.

牧晟宸的手摟過她的腰,與她面對面:"你讓我去幫,我就去幫."

"沒必要,以後我會拿回尹氏,即便它早就支離破碎,只剩一個軀殼."她淡漠的著,滿不在乎.

"那如果我尹氏的問題也是我造成的呢?"

尹瑟睜開眼睛:"然後?"

"如果尹氏被我趁機搶走了,你又會如何?"

尹瑟看了他一眼,實在是有些困了,環住他結實的腰,難得耐心好氣的解釋:"我要的不是現在的尹氏,我會搶回尹氏集團,這和它在誰手里無關."

"那為什麼不是現在?"

她的唇一翕一合磨蹭著他的胸口,輕嗤道,"你覺得現在的我能干什麼?不自量力的和我父親那樣老謀深算的人比,還是和你這種老殲巨猾喜歡背後放箭的人比?"

牧晟宸不語,她是個有自知之明的人,心下不自覺竟多了一分對她的賞識.

"我又不是白癡,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那也要有武松的本領才是!"

他撫著她的長發,薄唇碰著她的發頂:"尹瑟,我來教你."

"教我?"

"恩,教你."那些能讓你站起來,能讓你站在眾人面前叱咤風云的本領,教你那些可以幫你搶回自己東西的本領.

隔天,尹瑟上完課便匆匆往回趕,牧晟宸給她發來短信,還真的要給她上課……

她本以為他是沒心沒肺著玩的,好吧……他不怎麼開玩笑,給她當老師,他是有資本的,創世集團,是國內外大型企業的引領者,而他,是這樣一個跨國集團的總裁,以這樣的年紀,這樣的權威.

她不服,那是不可能的,只覺得真是賺到又賺到.

心下對他的好感度猛然提升,但下一瞬又理所當然的嘀咕著,她是他男朋友誒,這不是應該的嘛!

總而之,而總之,她就是懷著一種雀躍興奮地心回到牧家,然而,大門還沒進,就被站在門口的范希文止住了步子,他手里捧著一大捧鮮花.

"瑟."他看到了她,趕緊上前叫道.

尹瑟有些驚訝的看著他,這是范希文嗎?原本可愛的娃娃臉此刻除了蕭條滄桑外再無其他,臉頰微微陷進去,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走了一趟貧民窟……

"你……"

范希文笑道:"這花送你,你不是喜歡玫瑰嗎?"

尹瑟看著這滿滿一捧玫瑰,喉頭有些堵塞,她從沒想過他還會再來找她……以這種方式.

他是范希文,即便平時再嘻嘻哈哈也終究是有他大男子主義的自尊和驕傲,她從不敢想在那樣與他發生爭執後,他還會走到她面前……

"有事嗎?"她淡漠的問.

范希文眼看她就要走進去,忙抓住她的手:"瑟,我們和好吧."

我們和好吧.這兩天這句話很流行嗎?

"范希文,該的我已經和你的清清楚楚了."

"我知道,但是你沒有阻止我繼續追求你的權力!"范希文固執道.

尹瑟閉了閉眼,真不知道該用什麼詞形容自己現在的心:"你都已經在牧家等到了我,還不明白嗎?"

"我明白,你喜歡牧晟宸,但你的這份心意,他接受嗎?他是不會接受的!"

"范公子,那就是我個人的事了."

范希文走到她面前,一臉懇求:"給我一次機會,牧晟宸能給你的,我一樣會給你,他給不了你的,我也會給你!"

"請問范公子,你覺得有什麼是他給不了我而你卻能給的?"

范希文抿了抿唇,一字一句道:"天長地久還有一份安穩."

尹瑟笑了笑,"平時潔身自好的牧晟宸給不了,但是你這個流連于花叢的花花公子卻能給得了?你上哪來的自信?"

范希文不在乎她對自己不堪的評價,"我管不了那麼多,你給我一個機會,我會證明給你看!"

尹瑟歎了口氣:"范公子,或許女人對你來從來都是如魚得水,然後偏偏我就不睬你,所以你感到新鮮,產生征服欲,這些我都理解,但事實上我其實和別的女人沒有任何不同,不是什麼珍稀物種,需要你這麼花心思,所以還請范公子放過我吧!"

"瑟!我是為你好."

"恩恩!我懂,我明白,所以你可以走了嗎?"

范希文皺著眉,他何曾像這樣低聲下氣,何曾像這樣拋開自己所有的驕傲,只為了這女人能多看自己一眼?

"我會一直來,每天來,死皮賴臉的來,尹瑟,我不會放棄!"

尹瑟停住腳步,范希文眸子一亮,她轉身走到他面前,解開襯衫的一粒扣子,露出自己脖頸上的鑽石項鏈.

"這個是牧晟宸送我的.我和他已經正式交往,所以你真的不用花心思了."

范希文眉頭緊皺,那五角星鑽石刺痛著他的眼,"我不信……"

"是真的."

這話不是尹瑟的,而是從屋子里走出來的牧晟宸……

范希文一臉複雜的看向牧晟宸,唇都快抿紫了.

"晟宸,不要和我開玩笑."

"我沒有開玩笑."他伸手就將尹瑟拉回自己懷里,認真的神里沒有半絲笑意.

"牧晟宸!你不是已經有了尹萱兒,為什麼還要招惹尹瑟?!"范希文從沒有和他翻過一次臉,這是第一次.

牧晟宸看了一眼尹瑟,淡然道:"是她自己送上門的."

尹瑟聽完後下意識的用手肘捅了一下他的腹部:"你誰是送上門的?!"

牧晟宸抓住她的手,不去應她的不滿,繼續對范希文道:"尹萱兒對我而什麼都不是."

"這話什麼意思,之前一起吃飯,一起約會,到頭來你一句什麼都不是就結束了?"

"不然呢?"

"尹瑟是我先看上的!"范希文勃然大怒的吼道,那張憔悴的娃娃臉此刻漲著,如果不是尹瑟在這里,他應該會對他揮拳頭吧……

尹瑟抿著唇,"范公子,我不是商品,應該不需要遵守先來先得這無聊的原則吧?"

范希文語塞,他們兩個你我願,他就是局外人,沒有任何插手插嘴的余地,他看著牧晟宸,那神充滿了疑惑,充滿了掙紮.

他手里捧著的玫瑰如今只差焉了來配合他沮喪茫然無措的心.

"尹瑟,你會後悔的."

尹瑟手指微微發涼,她何嘗不知道她會後悔?只是現在,比起其他所有事,她都更想做的,便是靠近身邊這個男人一點點.

"即便後悔了也不會到范公子你面前哭訴的."尹瑟淡淡道,她並不想對他這般冷淡,但如果已經確定他對自己有的只是男女之,她連半絲希望也不會留給他.

她完便轉身往屋子里走,牧晟宸本欲又止,最後被尹瑟硬拉了回去.

"晟宸,找個時間我們談一下."

這是范希文最後的話,再多些什麼,尹瑟就會駁回的更加猛烈,他雖然心髒是好的,但又不是強心髒,尹瑟每一句話都帶著刺,他們之間每一個動作都是根針……他也會疼的.

尹瑟憋著氣憤憤的踏回到房間,牧晟宸後腳剛關上門,尹瑟便沖他吼道:"誰是自己送上門的?!"

牧晟宸傻了眼,這女人真是沒心沒肺,范希文被她的那樣狼狽,到最後她心里卻惦記著這事?

"是我送上門的行吧?"牧晟宸也只是隨口一,誰自己送上門的誰自己心里清楚……

尹瑟一臉這還差不多的表.

牧晟宸坐在辦公桌前,朝她招招手:"過來."

尹瑟嘟著個嘴還是走了過去.

皮椅旁邊是個木凳子,她不滿的看著他:"你做皮椅,我做凳子?"

牧晟宸聳聳肩:"要不你坐我腿上?我是不介意."

尹瑟一臉鄙視的看著他,只覺得這兩天,他不僅話變多了,內心也更無恥了!

坐他腿上……

哼,坐就坐!

牧晟宸只見她一步跨到自己面前,氣勢如山洪猛獸,下一秒就側坐在自己腿上!

"教吧!"

牧晟宸看著她一副理所當然的神態不由得出神,嘴角慢慢勾起淺淺的微笑,尹瑟翻著辦公桌上放著的幾本資料.

"這不是創世集團的高層人物資料嗎?"

牧晟宸環過她的腰接過她手上的資料,翻到陳高那一頁的時候停下:"陳助理應該是你熟悉的."

"恩啊!"

"想要將所有事都控制在自己手心,首先要有耐心,就像這個人一樣."

尹瑟不解的看著他.

"你知道他的野心是什麼嗎?"

尹瑟只看著一張照片,哪里會知道這人的野心,和陳特助相處下來,他一直是和藹可親……做事認真負責,看不出來會有什麼特別大的野心啊……

"難不成想當創世總裁?"她開玩笑道.

"恩."他淡淡應道.

"什麼?"尹瑟一臉不相信的看著他.

牧晟宸點著陳高的資料:"他是經濟管理碩士學位,他父親就是陳管家."

尹瑟倒是沒想過那個陳管家竟和陳高是父子關系……

"你要記住,無論是商場,還是家里,沒有人會甘願將自己的一生葬別的家庭里,尤其是男人."

"……"

"再看這個,工作一直不錯,但是做到秘書就再也沒有升過職."

"為什麼啊?"

"再升下去他就會以為沒有自己爬不到的位置."

"……"

"你在學校的成績雖然不錯,但是等真正踏入商界,一切都會不一樣,教科書上能解決的事少之又少."

尹瑟看著他淡淡的著.

"牧晟宸……林嫂你是十九歲做好的心髒手術……"

"……恩."

"二十歲接手的創世集團……"

"……恩."

"你是怎麼做到的,這些人,這些看上去比你年長好幾倍的人,怎麼肯聽你的指揮?"尹瑟眉頭輕皺,竟帶著些心疼.

牧晟宸頭擱在她的肩膀上,另一只手一邊翻著人物資料一邊悠悠道:"二十歲的年輕毛子坐到那麼大一張總裁皮椅上,誰會信服?這個人,還有這個,這個和這個,他們聯起手來想把我推下台,我砸出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讓別的集團來打壓創世--"光腰碰微.

"你瘋了……"尹瑟驚得不出話.

"我沒瘋,但他們瘋了,他們以為創世要完了,趕緊拋掉自己手里的股份,哪里會知道打壓創世的也是我……"

尹瑟看著他漂亮到極致的容顏,那嘴角的牽動,眉目的微揚仿佛都透著縝密的心思.

"學會這些,你該多累……"

他看向她,她臉上赤luo裸的心疼讓他心神微微蕩漾,鼻尖是她身上清香的味道,不知不覺他的唇已經碰上了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