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 我看誰敢動她
她才吃兩口,就突然嘔了出來,而後她便奔進了洗手間,牧晟宸手頓了頓,起身.

"林嫂,打電話讓林醫生過來!"

他完便跟著走到洗手間,看著尹瑟難過的趴在洗手台上,鏡子里是她蒼白的臉.

尹瑟打開水龍頭,洗了洗,稍微覺得好受了些才轉身,牧晟宸就站在門口,而她像是沒有看到般從他身邊走過,重新坐回餐桌,繼續吃起東西.

牧晟宸黑著臉站在一邊,林醫生的家就在附近,所以來的很快.

尹瑟也不吵不鬧的讓林醫生做診斷,放下聽診器,他才淡淡道:"疲勞過度,孕吐的現象明顯了而已.沒什麼要緊,這段時間好好調養一下."

尹瑟點點頭,便走回房間.

林醫生一邊收拾著器械,一邊好笑的看著牧晟宸:"鬧別扭了?"

"真的沒事?"

林醫生走到他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愁容滿面,這四個字竟然能貼在你臉上,我是真的很好奇!因為她嗎?"

"我要她沒事."

林醫生陡然僵住手臂,而後像是了然般的歎了口氣:"放心,她沒事,你呢?"

牧晟宸眉頭微揚.

"林嫂和我你看上去不太好."

"沒什麼——"

"晟宸,你的身體你自己最清楚,如果現在還有這麼一個女人,是不是應該更在意些自己?"

牧晟宸抿著薄唇,林醫生再次輕歎,"好了,有事的話給我打電話,我先走了."

"林嫂,送一下."

"是,少爺."

牧晟宸回到房間穿上西裝,剛走出房門便對上已經整齊梳妝完畢的尹瑟,她一眼也沒有看他,只當他是空氣,她飄逸的頭發還在他面前留有余香,然而他連伸出手抓住的力氣都消失了……

尹瑟穿著簡單的素衣,背著個包,臉上畫了些淡妝,抹掉了腫的眼袋,補上了微漾的潤,神淡漠了許多.

"林嫂,中午不用為我准備飯,我在外面吃."尹瑟對林嫂道.

林嫂一臉擔憂:"瑟,你有身孕,外面的東西……"

"我知道,我會注意的."

林嫂還想些什麼,但尹瑟已經不給她機會的走出玄關.

牧晟宸也走了下來.

"少爺,您也要出去嗎?"

牧晟宸點了點頭:"今天晚上不回來了."

"……"看著冷漠的尹瑟,看著恢複淡然的牧晟宸,她突然間手足無措起來,"少爺……"

牧晟宸頓住步子,想了想還是轉過身對林嫂道:"如果尹瑟還想問關于我心髒的事,你可以全部告訴她."

"……是."

他欣長的身影重回寂寞.

林嫂不知道少爺在想些什麼,她只知道,這近兩個月的時間內,少爺改變了很多,或許神依舊淡然,或許性子依舊冷漠,話不多,但是,那些很細微的變化,她一眼就看出來,那是心境的變化,而帶來這一切的變化不是別人,正是尹瑟.

所以對尹瑟來講,對少爺來講,坦誠相見才是最好的方式,沒有欺瞞,沒有隱藏,沒有秘密……

至此,她仿佛覺得自己不定摸到了少爺的想法,但……似乎還有什麼別的……

孤兒院從未像今天這般安靜,從未像今天這般溢滿沉悶,尹瑟站在教室門口,深吸了口氣,她推開門:"壞蛋們!看我買了什麼過來!"

她將自己手里提著的兩個大西瓜,還有些芒果抬高起來,笑米米的看著他們.

上然後嘔.只是鬼臉上還掛著眼淚,孩子們臉上全是烏云一片,尹瑟嘴角的笑容有些撐不住了,還好蘇柔站出來,接過她手上的水果:"孩子是越來越壞了,這麼重的東西也不知道過來幫忙提一下,要是你們色姐姐手提壞了,看誰還給你們買吃的."

尹瑟哈哈笑道:"還是蘇蘇好!"

鬼擦了下臉,二話不就跑過來幫尹瑟提,其他朋友也都跟上.

只一會會,尹瑟的雙手便空了,她感激的看了眼蘇柔,然後卻正對上蘇柔定定探尋的眼神,只那麼一瞬,她便一開,尹瑟心下明白……

走到桌子前,搬了個凳子坐到他們身邊,鬼突然依在她手臂上,環住她的腰.

"怎麼了?"

"色姐姐……".

其實是不用問的,怎麼了?這三個字也不過是在拼命掩飾.

她輕輕歎了口氣,對著這些滿臉愁容的孩子道:"壞蛋們,都堅強起來好不好,你們想讓瑞奇看笑話嗎?"

"姐姐……瑞奇哥哥真的不會回來了是不是?"這是個五歲男孩問的,他身邊一個十幾歲的少年拍了他腦袋:"和你了多少遍,真的回不來了,你怎麼聽不明白?!"

"可是我想哥哥回來,他是不是嫌我太笨,所以像爸爸媽媽一樣不要我了……"

"不是的!"

"不是的,他是因為我太吵,才會走的!"鬼突然抬起頭,篤定道,而後便是再次變的眼眶.

尹瑟摟住鬼,然後又將那個五歲大的孩子摟進懷里,吸了吸鼻子,道:"不是因為你們,是瑞奇太壞了,是他拋棄的你們,你們一個都不要原諒他!"

鬼怔怔的看著尹瑟.

她腦中浮現的是瑞奇進手術室時那再無所牽掛的神,那仿佛死了也不要緊,再無所留戀的神,光是想到,她就攥緊了拳頭,牙關緊緊咬著.

這麼多的人要他活著,他竟然覺得死了也無所謂!

難怪她昨天會那樣恐慌,因為她還想緊緊拽著他的手,他卻無所謂,將生死交由命運!?

她走到院子里,坐在長凳上,看著這青綠的大樹,她常常推著他來這里,他會些不太好笑的笑話,也會偶爾認真的些不屬于他這個年齡的見解,深深吸了口氣,風中滿是樹葉的味道,怎麼沒有瑞奇的味道?

輕柔的手掌摟住她的肩膀.

尹瑟睜開微的眼睛,側首,是蘇柔一臉安慰的神,她將頭靠在她肩膀上.

"是瑞奇自己選擇接受手術,和你沒有關系,你不要把責任都怪在自己身上."蘇柔靜靜的道.

尹瑟嘴角輕扯,"你永遠都知道我的心思."

"那是因為你在我面前從不掩飾."蘇柔淡淡道,"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對我也要隱瞞了."

嘴角的弧度斂回來,她沉默了半晌,而後才幽幽道:"蘇蘇,除了瞞住你們,我沒有別的選擇."

"是為了葉氏集團,是為了如風,對不對?"蘇柔回去想了一晚上,好不容易將所有的事連成一條線,她基本上可以猜出個大概,能讓她做到這地步的人,除了葉如風還能有誰……

"蘇蘇,別告訴如風哥哥,他知道了會瘋的……"

"呵!原來你清楚後果,你這是在為了他毀了自己!"

"不會的."尹瑟淺淺道,"生完孩子,我就會出國,教授基本已經替我安排好了."

"……你連這也沒有告訴我……"蘇柔突然覺得自己對尹瑟而,是多余的存在……

尹瑟環住她的手臂,笑笑道:"你知道的,我除了你,幾乎再沒有其他朋友,也是因為有了你,我覺得有沒有其他的朋友已經無所謂了.所以,如果是會讓你愁容滿面,會讓你覺得難過的事,我不想透露一分——"

"尹瑟."她打住她.蘇柔只覺得怒火中燒,她很想很想打她一拳,但只化為了一句,"你沒有把我當朋友."

尹瑟微愣,笑容僵住.

"不,或許是我不配做你的朋友,你受傷時我沒能發現,你做了這麼愚蠢的決定,我也沒能知道,只能事後成為馬後炮,什麼都做不了……"

蘇柔自責的聲音里帶著哭腔.

尹瑟又抱緊了她一分,心下滿是恐懼.

"你怕什麼?"蘇柔微微歎了口氣,"你不把我當朋友,我能不把你當朋友嗎?我不敢想象,如果如風知道了,會是怎樣一種形."

她的眼淚在聽到這句話後落下,心頭酸疼酸疼.

"蘇蘇……"

尹瑟將這些日子以來的點點滴滴告訴了蘇柔,只見蘇柔的臉色一會青一會兒紫,一會驚訝一會兒難過,最後化為"坑爹"!

"你覺得牧晟宸是為了尹萱兒??"

尹瑟認真地點了點頭.

蘇蘇一臉無語的看著她:"你知道尹萱兒現在是什麼狀態嗎?她被業界封殺,這已經不是新聞了!"

尹瑟微訝:"怎麼會?是因為被人陷害的事?"

"你都不知道嗎?"

"她找過我,但我沒放在心上,我知道牧晟宸會替她解決."

蘇柔一臉無奈的看著她:"如果牧晟宸有出手,她就不會是現在這樣!而且,你真的覺得憑尹萱兒那種女人能夠吸引得了牧晟宸那種男人?!"

她沉下眸子,"我不知道……"

她是真的不知道,她早就已經被他迷得團團轉,早就已經開始被他的一舉一動牽著走了……

"比起這些,瑟,牧晟宸有心髒病的事,你確定是真的?"

尹瑟點了點頭:"這是牧家的秘密,怕是泄露出去,創世集團會亂作一團吧!"

"你確定八個月以後你能脫得了身?"

"能."

蘇柔又歎了一口氣,她其實早已為自己做好了打算,只是這種打算,怕是除了她自己,其他人都不能接受.

"蘇蘇,你要替我保密."她抬起頭,懇求的目光看著她,"千萬不能讓如風哥知道,這個學期念完,我會一直呆在牧家,直到孩子生下來."

蘇柔一臉複雜的看著她.

"我不知道……我不確定……"

"蘇蘇……不行,你也知道如風哥的脾氣……"尹瑟抓著她的手,至少現在的她什麼也不求了.

"我就是知道他的脾氣,這才更加不能瞞他!"

"蘇蘇,你就幫我這一次好不好,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你不知道!!"之前不知道,蘇柔沒有辦法,難道現在知道了還要任由她錯下去?為自己做好的打算?那算什麼狗屁打算!

尹瑟縮了一下肩膀.

蘇柔站到她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神肅穆:"讓我不告訴葉如風可以,去把孩子拿掉."

"不可能!"尹瑟脫口而出,不帶任何思考.

蘇柔臉色鐵青的看著她:"你現在不拿掉,如風知道了,一樣會讓你拿掉."

尹瑟抬起臉,手輕輕撫上自己的腹部:"我不會拿掉孩子,我會遵守我和牧晟宸之間的約定,我也會用我自己的方式保護如風哥!"

蘇柔搖著頭,手搭上她的肩膀:"尹瑟,你看著我!"

她的臉上,像是剛吃了辣椒,有些憤慨的發,滿是急切,滿是愁容:"如風要是知道了這件事,他會自責到死,他會一輩子活在對你的內疚之中,這還是比較淺的結果,重一點,他不定會去找牧晟宸,他不定賠了葉氏也在所不惜!因為對他,對葉如風而,

你不止是青梅竹馬的妹妹,你是——"

"蘇柔!"尹瑟低聲吼道,"我要生下這個孩子,既是為了完成契約,還有其他原因."

"什麼意思?"

她的神突然變得柔軟起來,陽光灑在她臉上,也漸漸明媚起來.

"瑞奇死了,我不能再讓我的親人離開,我昨晚就在想,瑞奇會不會偷偷鑽到我肚子里,他以前過,他希望我和他是真正的一家人……"

蘇柔錯愕的松開手,呆愣的看著她這副癡癡的模樣.

"你的沒錯,我自責,他明明了不想死在手術台上,我還是勸他去做手術,所以,他想和我成為真正的一家人,我不能還不滿足他……"

"瑟,你別異想天開了!"

"我沒有異想天開!"尹瑟起身,她的聲音那般堅定,又是那般讓人心疼,"我媽媽就是死在手術台上,明明手術成功率有百分之七十,她還是沒有走出來,瑞奇也是,百分之五就走不出來了嗎?!他們可以自作主張的選擇走,我卻連選擇生下個孩子的權利都

不行?!我為什麼要看著我的孩子走?!"

蘇柔一時竟被她的話反擊的啞口無,她只想到這個孩子可能會毀了尹瑟今後的人生,卻沒有想到對尹瑟來,這個孩子更是她再也缺不得的親人.

"如果你一定要告訴葉如風,我一定會躲到你們都找不到的地方,你了解我的,我真的很會躲."

蘇柔不自覺後退一步,事怎麼會發展到這種地步……

如果她早發現,會不會還有轉圜的余地?

尹瑟難過的將頭抵在蘇柔的胸口:"蘇蘇,求你了……"

只聽啪嗒一聲,蘇柔的眼淚落在尹瑟的脖頸上,沁涼沁涼.

她環住尹瑟,最終還是點了點頭,她沒有辦法看這樣的尹瑟,太讓人心疼了,她不能看她再失去自己珍惜的東西……

她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牧家,剛踏進玄關便又看到老夫人和尹萱兒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尹瑟閉了閉眼睛,再不想其他,徑直就要上樓,吃過一次虧,她哪里會繼續吃第二次虧?

"尹瑟."老夫人沉沉的叫了一聲.

尹瑟頓住步子,將頭發撂倒耳朵後面,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轉身,掛著笑臉,還是走到他們面前:"老夫人,您又來了."

"尹瑟,看來上次給你的教訓根本不夠."老夫人淡淡道.

尹瑟眉頭微挑:"老夫人話還真是喜歡拐彎抹角.明白點吧,不然我又要被不明不白的打了."

"然後你再跑到晟宸面前告狀?"老夫人嘴角輕笑,站在她身後的尹萱兒眸子里閃著漆黑的恨意,尹瑟只淡淡瞥了眼,只一眼,全是蔑視.

"告狀?"她笑了,"老夫人,我了多少遍,我又不是尹萱兒,告狀這種沒出息的事我不會做的."

"你,尹瑟,你太過分了!"尹萱兒帶著哭腔罵道.

尹瑟無所謂的聳聳肩:"過分嗎?可能我生下來就帶著壞心,就像牧晟宸一樣,生下來就帶著一顆壞掉了的心……"

生下來就帶著一顆壞掉了的心……這幾個字仿佛是在刻意的提醒老夫人,她還握著牧家的秘密,不管這秘密值不值錢.

"你敢胡,我就敢讓你再也張不了嘴!"老夫人完便給了陳管家一個眼神,陳管家走到尹瑟面前.

尹瑟冷冷一笑:"又是巴掌?"

老夫人也冷哼:"這是看在你肚子里有牧家的孩子!動手!"

"奶奶!"尹萱兒突然叫了一聲,"瑟是我的妹妹,她做錯事,理應做姐姐的來指導,況且陳管家動手有點太難看了……還是我來吧."

聽,她的多好聽,的多麼冠冕堂皇,尹瑟感動的都要落淚了!

只見尹萱兒步步逼近,她面如鬼神,帶著的笑攙著嗜血的意味……

但是她尹瑟怎麼可能站在那不動讓她打?

然而,她剛准備撤退,手就被陳管家拽住,她心下一沉,陳管家捏住她的手腕只一瞬間,便轉個身,將她兩手扣在身後.

尹萱兒臉上的笑容那般得意,那般華麗.

"尹萱兒,你知道我的,你現在動手,我絕對能保證你這只手永遠也動不了!"

"瑟,是你太不乖了,做姐姐的不教教你,你以後會恨姐姐的."她完便揚起大掌,然而大掌還未落下便被冷至冰點的嚇聲制止——

"我看誰敢動她!"

來者是誰,乃們猜~~好吧,這太明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