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 是她不自量力
"我的感,愛也好,恨也好,痛也好,只有我一個人可以控制,其他任何人都沒有插手的余地!"她的篤定,的必須,因為這是她能夠在這一場失心游戲中生存下來的唯一資本.

范希文有些站不穩,他震鄂的後退一步,看著她慢慢走遠,看著她離開,潔白的襯衫,俏麗的短裙,隨風而起的柔順長發,她的每一個腳印都那麼紮實,直直的往前走,不回頭,不張望,好像永遠都知道前方是什麼,好像永遠都為自己做好了所有打算……

他,這個整天花天酒地的人,是不是融不進她的世界?

她這是在飛蛾撲火,這難道是明智的麼?!

那他呢?要眼睜睜的看著?

尹瑟處理完這件糾結了她和范希文好幾天的事之後,回到了牧家,她怎麼樣也沒有想到,牧老夫人在客廳里正襟危坐著,而她的身後竟然站著——尹萱兒!

林嫂沖尹瑟眨了眨眼睛.

尹瑟歎了口氣,從玄關處走了進來.

"老夫人好."

老夫人看了尹瑟一眼,臉上不悅以及嗤之以鼻的神那般明顯.

尹瑟真不知道這幾天是倒了什麼黴,煩心的事一件接著一件來,明天就是瑞奇手術的日子,今天她還得應付這些壓根無關緊要的人和事!

"老夫人慢慢坐,我去休息了."尹瑟恭恭敬敬的應道,看了眼尹萱兒,她也是一臉得意和挑釁.

尹瑟不用多想,都能猜到,尹萱兒必定是知道了"契約".

老夫人沒有話,尹瑟走上二樓,只看見自己的行李被全數扔在了門口,亂作一團,拳頭慢慢攥緊.

她知道自己在這里呆的時間不會長,甚至連箱子都沒開過,如今,箱子被人打開,里面的東西全被扔在門口.

這一片狼藉,她要如何看懂?

轉個身,她一步一步走下樓,走到老夫人面前,定住.

林嫂一臉擔憂的站在一邊,從老夫人和這位尹家大姐走進來到現在,她心下就不停地打著鼓,沒有消停過.

陳管家二話不就讓傭人將尹瑟的行李扔出房間,這陣仗讓在牧家呆了那麼長時間的林嫂也心驚膽戰.

"老夫人,您是什麼意思?"

尹萱兒眉頭微皺:"瑟,你怎麼和奶奶話的?"

尹萱兒不話也就算了,尹瑟裝作沒看見便好,偏偏她就是要開口,這尹瑟怎能不抬起眼?淡瞥了眼正義凜然的尹萱兒,輕嗤:"奶奶?"

"奶奶,瑟這脾氣改不了,您別太放在心上……"

"夠了!"牧老夫人呵斥道,"不用再替她話,她對你做了些什麼,你能不記得!她在宴會上做的事,我還記憶猶新呢!"

每每聽尹萱兒話,每每聽尹萱兒周圍的人話,她都覺得像在聽笑話一樣,簡直滑稽到家!

"老夫人,你扯那麼多做什麼,我只想知道,你把我都還未拆封的行李拖出來鋪滿一地是想干嘛?"

牧老夫人抬眼,將她桀驁不倔的面孔收入眼底.

"契約內容你該是記得的,需要我拿出來再給你回憶一下嗎?"

"不記得內容的人好像不是我."尹瑟挑眉,順帶將尹萱兒一副了不起自以為是的神看進.

老夫人輕嗤:"在此期間不得要求名分,財產,你做到了嗎?"

"老夫人,我沒有做到嗎?"

"不要求名分,財產,你就把目光放到晟宸身上!尹瑟!!你好樣的!"

老夫人陡然提高的嗓音讓她身子不由一顫,她畢竟年輕,面前坐著個凶惡的長輩,氣勢上總是輸上半分,但——那也僅是半分!

"所以才會趁牧晟宸不在的時候找我?"尹瑟笑的明朗,明朗到刺痛面前兩人的眼睛,"老夫人,這不是偶像劇里的狗血橋段嘛!這也拿出來演?"

站在一旁的林嫂已經滿臉愁容,一直在找機會沖尹瑟對眼神,然而尹瑟視若無睹,繼續道,"違反契約的人不是我,把我和女主角對號入座的人是您,況且您當時的契約只不要求名分和財產,沒過不能要牧晟宸這個人吧?"

"瑟……"尹萱兒捂著嘴巴,眼里閃著淚光,不敢相信道,"你真的要從我這搶走……晟宸?"

"搶走晟宸?"尹瑟笑道,"我有那個能耐嗎?尹萱兒,是你的終究是你的,不是你的,我不用搶也不會是你的,你到底在怕些什麼,恩?"

"我知道你不喜歡我,但做到這種地步,是不是太過分了!"尹萱兒完眼淚已經落下,瞄了眼老夫人,繼續火上澆油道,"那日我不在現場,但你怎麼能出手打雨凌?!"

"林嫂."牧老夫人靜默的開口.

"是."

"你去給尹瑟兩個巴掌."

"……!"

林嫂錯愕的站在原地,尹瑟也驚恐的瞪著她:"老夫人?"

老夫人起身:"你似乎忘了你簽下契約是為了什麼,不要逼我一手毀了這些!"

尹瑟扯開嘴角,平靜道:"你想用葉氏集團來威脅我?"

"不是威脅,只是個教訓,你要記清楚,牧家少奶奶不是你可以覬覦的位置,你生下來的孩子以後會叫萱兒母親."

尹瑟緊緊咬著唇,而後緩緩松開,"老夫人,我們之間是平等的,你敢破壞葉氏,我就敢將牧晟宸的事全數公眾!"

尹萱兒微愣,她知道牧晟宸與尹瑟的契約內容後,心大好,原來牧老夫人一切都在為自己做准備.不管牧晟宸怎麼看她,只要老夫人站在她這一邊,她就還有希望,她相信終有一天,牧晟宸會原諒她的!

只是,現在,看尹瑟的樣子,似乎牧家還有什麼不得了的秘密……

"管家,動手!"牧老夫人的話里半絲溫度也沒有,冰冷的目光掃了林嫂一眼.

明明只有兩步的距離,林嫂卻像是穿越了土大陸,每一個微動都是煎熬.

"你憑什麼打我!"尹瑟挺起胸膛,直視著老夫人.

"你以為你威脅的了我?牧家的秘密?外人知道了一個字,葉氏就會全體陪葬,不信,我們試試!林嫂,你在磨蹭什麼!"

尹瑟身體僵住,是她估計錯了……

她面對的不是普通人,是一個只手撐起創世江山的老人,能在商場上馳騁的必然心狠手辣,機關算盡……而她,竟不自量力的與這樣的人物較勁!她的理智都上哪去了!

牧家的秘密?呵!那算得了什麼,她手上其實根本沒有實質性的籌碼,而對方手上握的對她而卻是致命.

她看著林嫂一臉不願,一臉心疼,一臉為難,尹瑟心卻突然好了,她彎起眉眼沖林嫂笑笑:"林嫂,不就是兩個巴掌嘛!大不了打疼了,你幫我揉揉!"

她不話還好,完,林嫂更挪不動步子……

"林嫂,你是不想干了?!"陳管家冰冷的呵道.

"……"林嫂低著頭不敢看尹瑟,走到她面前,眼里已經渾濁一片,她的手發顫.

因為看到林嫂這難過和心疼的樣子,尹瑟就不覺得兩個巴掌是多大不了的事,她依舊一臉笑意.

林嫂只瞄了她一眼,她定定在那,眼里沒有一絲埋怨,沒有一絲掙紮……

她下不了手啊……

"管家,她下不了手你就替她——"老夫人的話還沒完.

"啪啪"兩聲已經響徹了整個屋子.

尹萱兒心下暗爽,尹瑟的臉上頓現兩個掌印,她正過頭,看著林嫂,臉上笑意不減,像是在安慰林嫂一般.

老夫人冷冷哼了一聲,"這是個教訓!認清自己的身份!別再做什麼出格的事,我年歲大,手腕也狠!"

"知道了."尹瑟輕聲應道.

他們離開了牧家,尹瑟疲憊的歎了口氣,摸了摸臉,聳聳肩,看向林嫂時,她捂著嘴在哭……

尹瑟頓時心軟了下來,偎在林嫂身上:"林嫂,你打那麼重做什麼,疼死了啦!快幫我揉揉!"

林嫂越想越難過,竟忍不住抽噎起來:"瑟……對不起……"

尹瑟窩在沙發里,一臉拜托:"哪有!要是你不動手,那個看上去就沒安什麼好心的管家動起手來,我還要不要活了!"

林嫂"撲哧"一聲笑出來.

尹瑟這才放心.

林嫂從冰箱里取出些冰塊,紮好一袋,走到尹瑟身邊,她窩在沙發里,臉上兩通的,她像是完全不在意.見她拿了冰袋過來,尹瑟立刻坐起來,拍了拍旁邊的位置:"快幫我敷,我明天還要出門呢!"

林嫂點點頭坐過去,而尹瑟竟順其自然的將頭枕在她的腿上.

"認真點哦!"

她囑咐完便安心的閉上眼睛,林嫂心下一酸,難過的不出話,只輕輕的給她冰鎮……

"瑟,你不用服輸的,少爺一定會站在你這邊."

尹瑟聞著林嫂身上淡淡的洗衣液味道:"林嫂,我從來沒想過要靠牧晟宸什麼."

"不是讓你靠少爺,是老夫人不講理,少爺不會不講理的."

尹瑟輕笑:"不是一家人,怎會進一家門?你那牧少爺也是不講理的好嘛!我只靠自己,只相信自己."

林嫂輕碰著她精致細嫩的臉龐,如今手還在抖,心還在顫……

"林嫂,你身上的味道好好聞……"

"盡胡,做些粗活,哪里會有好聞的味道?"

尹瑟又貼近她一分:"就是好聞!"

林嫂像是被人觸碰到心下最柔軟的地方,癢癢的,暖暖的,疼疼的……

"是我錯了,我干嘛要和她們爭強好勝,她們想怎麼就怎麼好了,還害的林嫂心疼……"

冰冷的液體從尹瑟眼角滑落,她側個身,環住林嫂的腰,好像回到時候,做錯事就賴皮,環住媽媽……

林嫂手臂張開著,手里拿著冰袋,看著她像個孩子般窩在自己身上,了眼眶,這該是多倔強的孩子啊!

晚間,尹瑟迷迷糊糊躺在床上,剛要入睡,牧晟宸便打了個電話回來.

她看著來電顯示看了良久,接起:"我要睡覺了,有事明天再,拜拜!"

坐在候機大廳里的牧晟宸看著手機,臉色暗沉,這女人……他真的生氣了!來恨人痛.

被欺負了就不知道要告訴他!?

打報告這種事像她這麼一肚子鬼點子的人會做不出來!?

要不是林嫂一五一十把況彙報給他,等她回去,她肯定還是一副沒事人樣!他該拿她怎麼辦才好!

看上去一副堅強,刀劍不入,牙尖嘴利的樣子,看上去強勢,蠻不講理,誰都欺負不到她頭上的樣子,實質上,受傷的總是她!

"牧總?怎麼了?"陳高看牧晟宸臉色不好,問道.

"沒什麼.機票買好了?"

"兩個鍾頭後的航班,牧總,怎麼突然這麼著急回去?"

牧晟宸閉上眼睛,沒有回答.

第二天一大早,尹瑟就醒了,因為今天下午便是瑞奇的手術.

"林嫂,我今天不回來了,不用為我准備晚餐."尹瑟嘴里含了塊面包就走了出去.

林嫂連句路上心都還沒來得及講,尹瑟已經沒了人影.

匆匆的趕到醫院,才九點鍾不到,但瑞奇的病房里該來的人已經來了,她剛打開門就被蘇柔摳住脖子:"這什麼日子,你居然還敢睡這麼晚!"

"救,救命啊!"尹瑟掙紮著喊道,"我錯了,我錯了!"

"柔姐姐,你就放過瑟姐姐吧!"瑞奇笑著替尹瑟解圍,蘇柔這才哼一聲放過尹瑟.

尹瑟揉了揉自己的脖子,走到瑞奇床前,一把抱住瑞奇:"還是咱家瑞奇好!"

鬼黑著臉:"色姐姐,男女授受不親."

尹瑟同樣黑著臉聽著鬼帶著醋意的話語,悠悠的轉過頭看向他,輕輕道了一句:"我和瑞奇男女授受的親,和你授受不親."

鬼頓時就瞥起了嘴,若是平常,他一定是又嚷又叫,但現在他只悶悶的閉上嘴處在一邊,因為今天是瑞奇手術的日子,即便是他也知道,如果手術不成功,他們就再也見不到瑞奇了.

院長奶奶拍拍鬼的肩膀,笑眯了眼.

"姐姐,我有樣東西給你."瑞奇著就從床邊的櫃子上拿出一本畫集.

"畫畫了嗎?"尹瑟好奇.

瑞奇點了點頭,"畫的不太好."

尹瑟滿心歡喜的接過,翻開之後,其實只是一些簡單的塗鴉,但一幅幅畫面卻美得讓人心醉.這是他們在孤兒院里生活的畫面.

但是,細看之後——

尹瑟黑了臉:"這個粗壯的女人是誰?"

蘇柔湊過去看了一眼,只一眼就笑彎了腰,趴在床邊猛拍著床拉杆,頓時畫冊就被傳遞了一整圈,然後便是"撲哧""哈哈""哈哈哈"的笑聲,只有尹瑟一個人愣在那,瑞奇臉微微.

"我了畫的不好……"

"你別告訴我那是我……"尹瑟靜默道.

蘇柔一把拍上尹瑟的肩:"可不就是你嘛!"

"姐姐要是不喜歡,我再重新畫!"瑞奇忙道.

尹瑟道:"這還差不多!等你做完手術,不把我畫的美美的,我和你沒完!"

瑞奇眯著眼,認真的點頭.然而那笑容卻並不讓尹瑟放心,並不讓在場的所有人放心.

"也只有你們,能在這種時候還哈哈大笑!"這時候,鄭醫生帶著幾個護士走了進來.

尹瑟轉頭:"鄭醫生!"

"瑟,你來了啊!"

"恩,鄭醫生,今天要辛苦你了."

鄭醫生感歎一聲,道:"我會盡全力."

幾個護士上前給瑞奇做最後的檢查和術前准備,從頭至尾,瑞奇臉上都帶著笑容,仿佛他現在面臨的不是鬼門關.

"我想和姐姐單獨幾句話."鄭醫生離開後,瑞奇嘻嘻道,還不忘瞥鬼一眼.

果然鬼撅著嘴不樂意了,滿是殺氣的眼里滿滿的就是:你別得寸進尺這幾個字.

院長奶奶還是識相的帶走了鬼,尹瑟坐在床邊,握住瑞奇的手:"是不是害怕?"

瑞奇笑了笑:"本來以為到了這個時候會很害怕,但現在反而不怕了."

尹瑟微愕.

"姐姐,雖然是老掉牙的話,但還是想對你,謝謝你,一直以來,真的很謝謝你."

"……"

"院長奶奶常,這世上沒有幾個人能像姐姐這樣無私,院長奶奶還,其實姐姐你也很可憐……"

"……"

"但是姐姐看上去太堅強,好像可憐你是對你的一種侮辱."

尹瑟輕笑,"好了,你不要了,現在什麼都不要想了,不要謝謝,不要那些只有離別時刻才會的話,我們等你出來,恩?"

瑞奇本還想些什麼,尹瑟這樣一講,他也只淡淡笑著點頭,其實該的該做的,他大概都已經做完了,雖然很不甘心,但即便今天走不出手術室,認識這麼一群親人,他並沒有什麼遺憾.

尹瑟是抓著他的手送他進手術室的,那個堅強的孩子,一直到進手術室,都帶著笑臉.

看著手術燈亮,尹瑟坐在長凳上,蘇柔靠在她身上,抓住她冒著冷汗的手:"親愛的,別太擔心,相信鄭醫生,恩?"

尹瑟點了點頭,但心下的忐忑來的那麼洶湧,就好像站在沙灘上看著面前席卷而來的驚濤駭浪,只差將自己淹沒……

瑞奇的臉還浮現眼前,但只那麼一瞬,就模糊了,一時間竟記不起他的面孔,尹瑟慌的心砰砰跳,才這麼一會兒,她都忘記他的相貌了……

"親愛的,親愛的!"蘇柔擔憂的看著她,"你是不是生病了,你在冒冷汗!"

尹瑟吞了吞口水,回過神來,憨憨的笑笑:"沒有沒有,緊張過頭了."

蘇柔噓了口氣:"別到關鍵時刻這麼沒用好嘛,鬼可是看著你呢,你要是擔心到不行,他會害怕!"

尹瑟抬起眼,對面長凳上,院長奶奶抱著鬼,鬼一雙直碌碌的大眼就盯著尹瑟,面無表,沉重無比,尹瑟在心里罵起了自己,而後重新掛上笑臉.

"鬼,你那是什麼沒出息的表?"

鬼瞥過臉,竟難得不和尹瑟嗆嘴.尹瑟知道他心下也忐忑,原以為到了這個時候不會害怕了,但真到了,卻反而坐立難安起來,她也怕,怕瑞奇也走不出手術室,怕他和媽媽一樣……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手術室外是死一般的靜謐,尹瑟想了許多,但無非就是百分之五的幾率究竟是多大的幾率這類問題……

人工心髒手術,也就是不久以後,牧晟宸也會這樣被推進手術室,然後她也要在門口這般焦急的等待——哦,不,那時候他身邊應該沒有她了才是,應該是尹萱兒吧,還有這肚子里的孩子……

一晃眼便三個多時過去了,突然,手術室的燈閃爍起來,她們的心頓時被懸了起來,只見一個醫生一個護士焦急的走出來.

"醫生,里面況怎麼樣了?"尹瑟忙攔住問道.

"不太好,你們做好心理准備."

匆匆過去的人,了什麼?尹瑟驚愕的一點聲音也發不出,只是下意識的拽住那個護士.

護士知道病人對尹瑟的重要性,有些難以開口,淡淡道:"心髒衰竭,部分血管爆裂,血壓不斷降低,現在我和陸醫生去取新的設備,鄭醫生還在里面做最後努力……"

尹瑟已經聽不清她一翕一合的嘴在些什麼……

她只看見鬼一臉恐慌的走到自己面前,然後心翼翼的問:"色姐姐,手術失敗了嗎?"

手術失敗了嗎?

她猛然正色,一臉嚴肅:"不許瞎!"

鬼被她一嚇,驚得睜大圓眸,蘇柔忙上前抱住鬼:"會沒事的,別擔心!"

院長奶奶眼睛微微發,只見手術室里不停的有人出來又有人進去,不知道他們要拿什麼,要干什麼,唯一相同的便是他們額際布滿著細汗.

不止是尹瑟,蘇柔,院長,鬼的心都跟隨著手術室的動靜而上下起伏著.

尹瑟的手緊緊握著,她不長的指甲幾乎陷進掌心.

終于,手術燈滅了.

瑞奇是生是死?牧牧回來之後面對的是什麼?嘿嘿,明天不訂閱我就不告訴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