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 不應該來的宴會
"走吧."他伸出手.

尹瑟木訥的將手交給他,他拇指的余溫還在她唇瓣上,他認真的神還在她眼前,他在干什麼,他要干什麼……

牧晟宸載著尹瑟來到所謂的"花園".

這座私人豪宅充斥著歐洲文藝複興時期的味道,車子駛入大大的柵欄門內,又過了良久才見到本宅的樣貌.

花園里早已充斥著商界精英,男男女女,絡繹不絕.

尹瑟突然想到了什麼:"我只是你的女伴,別到時候了不該的話,違反契約."

牧晟宸替她打開,車門,伸手拉住她:"你的擔心是多余的."

是不是多余的,她不知道,反正有備無患!但事實上,世界上就是有這麼一種況,無論你做了多少准備,總是有出乎你意料的事發生.

她挽著他的手臂走進宴會現場,頓時,現場便寂靜一片.

尹瑟微愣,怎麼大家都用這種眼光看著自己?眾人群中,她還看到了自己的父親.

牧晟宸並不以為然,攜著她往老夫人面前走去.

"奶奶."

"老夫人好."

老夫人看了眼尹瑟,冷冷哼了聲:"今天在這里的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尹姐千萬不要出什麼差池."

"……"尹瑟無語,為什麼專門叮囑她?

"老夫人放心."

"晟宸,你跟我進來."

牧晟宸示意尹瑟先自己呆著,他去去就回.

尹瑟倒沒什麼顧忌,從到大,這種場合,她參與的並不少,能夠應付的過來.

牧晟宸和老夫人前腳剛走,張慧娟便走了過來:"瑟,好久不見."

"是啊,張姨."

"今天怎麼沒穿一身?"

尹瑟看了眼自己,一身白色連衣裙,露出圓滑的肩膀,胸口一朵淡粉色玫瑰蕾絲,頭發簡單的抓在一邊,夾了顆鑽石發夾,確實是清新了點.

"張姨什麼時候連我參加宴會的穿著都要管了?"

張慧娟氣結的靠近她,用只有兩人才能聽到的聲音道:"你對你姐姐做的事,圈內人都心知肚明,你再裝下去也沒有意思."

尹瑟輕笑,難怪,剛進來,都用那種看卑鄙人的神看著她:"尹萱兒不行了嗎?"

"我的萱兒不是那麼沒用的人!"

"那不就得了,張姨,我對于外人怎麼看我,完全無所謂,但是你不一樣,你,這些人都是怎麼看你的?"尹瑟的眼睛瞄了一圈來參加宴會的名流們.

"尹瑟,你——"

"去喝點酒,消消氣,別總把目光放在我身上,有那麼多精力,多去討好些富太太,行不?"尹瑟冷嘲熱諷的從她身邊走過,這時,從她正對面,范希文摟著女伴從她正前方走了進來.

"尹……瑟!"范希文沒想到尹瑟也來參加宴會了,頓時傻了眼,忙松開身邊的女伴.

尹瑟淡瞥了他一眼,又瞄了眼跟在他身後的女人一眼,輕聲道,"范受,新歡啊?"

"不,不不不,不是!"范希文又搖手又搖頭.

尹瑟倒沒想到他這麼大反應,"你慌什麼,挺漂亮的姐啊!"

"只是女伴,單純的女伴,你別多想!"范希文忙解釋道.

范希文身後的女人一副柔弱女人樣,看得尹瑟都忍不住產生保護欲——如果她不認識她的話!

"你好."果然還是那一副嬌滴滴的嗓音.

"好久不見,李曉曉."

李曉曉這才認真看了眼尹瑟,而後臉色微變:"尹瑟……"

范希文愕然:"你們認識?"

尹瑟輕笑:"是啊,認識哦!"

和尹萱兒勾結,搶了她初戀的人,可不就是眼前嬌滴滴的女人.不過,也算了,很久遠的事了,不提也罷.

"尹瑟,你真是越來越漂亮了!"李曉曉著臉誇贊道.

"恩."尹瑟點了點頭,"你也是啊,越發撩人了."

李曉曉有些分不清她話里有幾分嘲諷,幾分虛實.

范希文干干的笑道:"尹瑟,你和伯父伯母一起過來的嗎?"

尹瑟睨了他一眼,"你們玩吧,不用管我."

范希文以為她生氣了,忙走上前:"尹瑟,你別這樣."

李曉曉秒懂現在的狀況,尹瑟應該是范希文的前任,看到范希文帶自己參加宴會,吃了醋才會鬧別扭.

"瑟,你別這麼見外,我和范公子沒有什麼的."

范希文感激的看了眼李曉曉,她真是識大體.

但是尹瑟不懂了,一臉茫然:"你和范希文怎麼樣,關我什麼事?"

李曉曉知道她的脾氣,越是在乎就越裝的不在乎,當年也就是吃准了她這個個性,她才有機可乘.

范希文也分不清尹瑟的是真是假,但不管怎樣,若就這樣松手,總覺得自己面子上掛不住.

而另一邊,牧晟宸跟著老夫人走進房間.

"萱兒的狀況,你不知道?"

"知道."

"知道,為什麼置若罔聞?"

牧晟宸心下冷笑,這尹萱兒估計都不敢和老夫人實.

"奶奶,我有分寸."

"有分寸,還能讓萱兒受那麼大冤枉,還能帶著尹瑟出席宴會?"

牧晟宸抬眼:"我有自己的打算."

老夫人手拄著拐杖,雖有六十多歲的年紀,但歲月並沒有在她臉上留下太多痕跡.

"你當初怎麼和我的,還記得嗎?你手術之後,尹萱兒是可能成為牧家媳婦的人!"

"如果我現在不是了呢?"

"……"老夫人錯愕的看著他,"什麼意思?"

牧晟宸從沙發上坐起來:"就像時候,奶奶你經常不守約定一樣,我也臨時有些事,耽誤了我曾過的話."

"晟宸,你不是孩子了."老夫人沉著臉道.

他起身:"牧晟宸,這三個字,牧晟宸,這個人,何時是孩子過?"

無論是住在病房里,還是呆在家里,無論是躺在手術台上,還是馳騁于商界,無論什麼年紀,他都沒有被當成孩子的時間和權力.

他走出房間,老夫人是他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但這並不代表,他不長的人生要受她擺布,更況且,不久,他還會有其他的親人,還有比親人更親密的人,只要他能活下去,那應該會很溫暖吧!

牧晟宸走進花園,便看到尹瑟和范希文還有另一個女人在一起,他走過去.

"希文."

范希文轉身:"晟宸,你怎麼才來?"

"我來有一會兒了."牧晟宸看了眼尹瑟,又瞄了眼李曉曉,"女伴很漂亮."

對范希文而,他的這句話無疑是在火上澆油,他忙把他拉到一邊,聲道:"尹瑟不高興了,你別亂話!"

牧晟宸淡瞥了尹瑟一眼,臉確實挺陰沉的.

李曉曉走到尹瑟身邊:"過去的事,你不會還在計較吧?"

尹瑟沖她笑笑:"換了你,你能不計較嗎?"

李曉曉干干的咳了兩聲,一時不知道怎麼接下文——

"但我和你不一樣,我還真不計較."

李曉曉看著她無所謂的聳聳肩,但並不確定此話是真是假.

今天的這場宴會,是牧老夫人為了預備創世集團三十周年慶而舉辦的,來的人都是大型集團老總還有些知名企業家,除此之外,還有上流名媛,她們一雙雙媚眼盯准了這些英年才俊.

很明顯,牧晟宸永遠是這種場合里最招人注目的角色.

就在這時,陳管家走到了尹瑟身邊.

"尹姐,老夫人有話想和您單獨."

尹瑟看了牧晟宸一眼,一臉我就知道會這樣的神,歎了口氣:"知道了,陳管家帶路吧."

路過牧晟宸身邊:"你奶奶要是欺負我的話,我可是會欺負回去的."

范希文不解的看著牧晟宸:"晟宸,你奶奶找尹瑟做什麼?"

"不知道."

這時候李曉曉嬌滴滴的走了上來,伸出手:"牧先生,你好,我叫李曉曉,是尹瑟的高中同學,也是范公子今天的女伴."

牧晟宸只微微頷首,並沒有伸出手,這讓李曉曉有些尷尬,范希文忙打圓場:"晟宸就這樣,曉曉別見怪."

李曉曉干干的笑笑,收回手,一臉暈:"沒關系.".

她端起一旁的酒水遞給范希文和牧晟宸:"我敬兩位一杯."

范希文不動聲色的拿過牧晟宸手上的酒杯:"你是我的女伴,敬別人算是怎麼回事?"完,他便一人飲下兩杯酒.

牧晟宸聳了聳肩.

李曉曉耳聞過牧晟宸的傳奇,今日見上真人,除了冷漠些,倒也並不難親近.

"曉曉是尹瑟的高中同學,那你一定知道尹瑟很多高中時候的事了,來聽聽?"范希文一臉興奮道,之前完全不知道這茬.

牧晟宸抬眼,也看著她,像是在等她的回答.

李曉曉見狀,便面露難色:"這——怎麼呢?"

"怎麼了?你和尹瑟關系不好嗎?"

"不,不是,同學之間的關系不都那樣嘛!但尹瑟終究是有些不同的……"

"哦?"范希文被勾起了十二萬分的興致,他知道尹瑟與眾不同,對她的好奇心大到要死.

"我還是不了,這樣真的不太好."

牧晟宸拿起一杯清水,輕輕晃著,手插在褲子口袋里,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樣:"李姐,看吧."

見牧晟宸也起了興致,她這才慢慢開口,帶著一臉不太願的神,"尹瑟比較要強,在班級里能算得上是好朋友的人只有我了,不過她曠課,甚至打架的事也有……"

范希文一雙眼睛閃閃發亮,"原來她還有這一面!"

李曉曉難過道:"可是,最後我和她並沒有好結果……"

"什麼意思?"

李曉曉為難的看了一眼牧晟宸和范希文,輕聲道:"她搶走了我的初戀男友,就因為她強勢的性格……"

"呵呵."牧晟宸輕笑一聲.

李曉曉微愣:"牧先生,你以為我在假話嗎?"

他搖搖頭.

范希文一臉不解,尹瑟是那種人嗎?

"范公子,我這樣,並不是要詆毀她,而是她的性格真的不太容易相處……"

這一點,范希文是認同的,那種性格,只能用刻薄來形容.

牧晟宸輕抿了口清水,不予置評.

"那最後呢?"范希文問道.

李曉曉一臉悲傷:"那個男生去國外了,至今,我也沒有再聯系到他,這件事,全班同學都知道,也自那後,我們和尹瑟,漸行漸遠……"

范希文一臉可惜的看著李曉曉,尹瑟原來這麼厲害.

牧晟宸靠在一邊聽著,聽著,僅僅聽著……

然而他就像是塊漂亮的磁鐵,女人們不約而同的都被吸引過來,不僅是女人,就連商界精英們都向他靠攏,他淡淡的應付著,面前人的寒暄,他聽著,周圍人的奉承,他聽著,然後一副事不關己的姿態慢慢走開,走的那般自然,他,要走,便沒人能攔得住半分.

尹瑟跟著陳管家走進房間,老夫人儼然一副長者姿態.

"老夫人,您好."

老夫人抬起拐杖指了指前面的椅子.

尹瑟了然的走過去,正准備坐下,卻被陳管家移開,尹瑟險些坐在地上.

"老夫人?"

"這是什麼家教?"

尹瑟茫然的看著她.

"長輩沒坐前就能坐下嗎?"

"您不是抬了拐杖?"尹瑟不高興了,不話做手勢的人才是沒家教的不是嗎?

老夫人冷哼一聲:"抬了下拐杖,是讓你坐的意思?誰教你的,這樣自以為是!"

尹瑟明白了,她在刁難她,吸了口氣,"老夫人,現在我能坐下嗎?"

老夫人抬起眼看著她:"你爸媽在我面前都是站著,你,為什麼能坐下來?"

聽完這句話,尹瑟不由笑起來,問道:"老夫人,尹天江我不管,但您確定我的母親會那樣嗎?您以為我的母親和您的侄女一樣嗎?"

老夫人的拐杖用力敲了一下地板,尹瑟不語.

"收起你的伶牙俐齒,在我這,放肆可是有苦頭吃的!"

尹瑟緊著面孔,直直的看著她,等待她的下文.

"記得當初你簽下的契約,即便現在懷孕了,你也不是牧家的少奶奶,別妄想從牧家撈走什麼!"

"牧家少奶奶?哈哈哈!老夫人,你能不一臉嚴肅的講笑話嗎?"尹瑟不可抑止的笑彎了腰,好半晌,才喘著氣,斷斷續續道,"那種東西,你孫侄女在乎,我會在乎嗎?"

"尹瑟,你母親就是這樣教你的?"老夫人寒著臉,這麼大把年紀,在商界的地位舉足輕重,絕不會有人敢在她面前撒野!

尹瑟瞬間收起所有笑意,一張精致臉面如寒霜.

"老夫人不愧是我那張姨的姑媽!"

老夫人一雙深眼意味深長的看著她,兩人間如有電光火石,站在一旁的陳管家細細觀察著,最後出來打了個圓場:"尹姐,老夫人不是那個意思."

尹瑟微微一笑:"自然,老夫人又不像我,是個沒有家教的人."

老夫人起身,與她平視著:"你清楚自己的身份,清楚自己的地位,別做出逾矩的事,這樣我也無須再多些什麼."

尹瑟拳頭攥緊,陳管家跟在老夫人身後就要出去,這時候,她只要沉默就好,只要靜靜的等一下就好——

"您太自以為是了,我做的事是否逾矩,怎麼想也輪不到老夫人您來評斷."她抬起步子,悠悠的從她身邊走過,面帶笑容,"包括我有沒有家教這個問題,若您,再一句我母親的不是,你們牧家藏了那麼久的秘密,我一定讓它公諸于眾!"

她,終究還是沉默不了.

老夫人的身體僵住,她手指上帶著的黃金戒指如今緊緊嵌著肉,抬頭,看這個桀驁不馴的女人離開的背影,仿佛和那個女人重合在一起.

"管家,她知道多少?"

陳管家愣住,額上冒著冷汗:"夫人,我不知道……"

尹瑟走出房間,吐了口氣,嚇死她了,一個老奶奶,怎麼氣勢和豺狼野豹有的一拼?老奶奶就應該溫和一點,和藹一點才是啊!還好她沒有想著什麼牧家少奶奶,不然和這種奶奶打交道,她晚上睡覺都睡不安穩.

算了,就看在她知道自己也不是吃素的份上,她不計較.

遠遠地,她便看到了牧晟宸,他倚在一個石柱上,手插在口袋里,那雙漂亮的鳳眸此刻是盯著她的.

她心下微微煩躁,知道她受不了you惑,還那樣看她,該死的男人!

憤憤走到他面前.

牧晟宸嘴角掛著淺淺的笑意,伸出修長手指將她耳鬢落下的劉海撂到耳朵後面,樣子再親昵不過.

"她怎麼?"

尹瑟睨了他一眼,一臉郁悶加上可笑道:"她讓我不要覬覦牧家少***位置."

"……"

"你干嘛這樣看我?"

"你呢?覬覦嗎?"牧晟宸親啟薄唇,聲音不大,卻字字清晰,清晰到讓尹瑟產生錯亂,產生一種他希望自己去覬覦的錯亂!豪瑟給木.

理所當然的,沒有退路的,不得不的,她搖著頭:"沒有."

牧晟宸的眸子微沉,手重新插回口袋,不再話.

她看不透他的心思,反正最後他們不會在一起,她也不想看的太透,透了便會傷了.

范希文和李曉曉又走了過來.

"宴會要開始了,尹瑟,第一支舞,你不和我跳嗎?"范希文認真的發出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