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 你真的太壞了
她走著走著,突然有人從身後抓住她的手,她木訥的頓住,轉身——

"尹瑟."

牧晟宸走至門口,看到門是開著的,心下狐疑,走了出來,便看到不遠處她瘦的身影,為何此刻,這身影竟看上去這般蕭瑟.

他心下一緊,難道……

還沒等他多想,他已經幾步跨出,抓住了她的手.

尹瑟聽到了身後傳來的腳步聲,而下一秒她的手就被那只熟悉的大掌扣住,她心下踉蹌,只那麼幾秒,她便轉身,臉上掛著大大的笑容.

"賓利?好巧啊!"

"……"

"又來檢查身體嗎?"

"恩."他淡淡答道,她有些怪怪的,"你呢?"

"你會不知道嗎?"尹瑟嘴角輕扯,語帶嘲諷.

牧晟宸微愣,確實,他對她了如指掌,包括那個和他病相似的男孩,只是她的語氣中帶著刺,他松開她.

"要回去嗎?"

"我自己會回去,大忙人."

牧晟宸也不再多,雖心下狐疑,但也不動聲色,轉身離開.

尹瑟看著他的背影,那沒有絲毫停留的背影,眸子漸冷.

她再回到牧家已經很晚了,林嫂見她回來,趕忙給她煮了些食物.

尹瑟沒事人樣的繼續與林嫂嘻嘻哈哈,聊著天,著今天發生的事.

呆在臥室里的牧晟宸就站在陽台上,看著她一個人走回來.他可以聽到樓下傳來的輕微談話聲,她還笑,于是對她下午的行為並不以為然.

吃完晚飯,尹瑟便走了進來,見牧晟宸坐在沙發上看書,按這幾天的生活習慣,尹瑟現在應該窩進沙發里懶洋洋的打開電視,看會兒後中間去洗個澡,再回來看到睡著.

"牧晟宸."尹瑟將那張"平等"契約拿出來放到他面前,"還記得這個嗎?"

牧晟宸輕輕瞄了一眼,又不動聲色的看向她.

"怎麼?"

"從今天開始,我會住到客房,我會乖乖把孩子生下來,所以,沒事別來打擾我."

牧晟宸靜默的看著她轉身將自己的行禮拖出來,就要往門外走去,他放下書,兩步跨到她面前,抓住她的手臂.

"你在玩什麼?"

她抬頭,一臉無辜,"沒玩什麼啊,履行我們自己寫下的承諾不是嗎?"

"尹瑟."

"哦,我知道了,大概是前幾天我和你一起睡讓你產生了些誤會,賓利,我聲明一下哈,我不是因為想和你一起睡才和你一起睡的,你是男人,有需求,女人,一樣也有,所以千萬別把前些日子當回事."

上從手身."……"牧晟宸眉頭微挑,"所以,你的意思是那幾天,你有需求?"

尹瑟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

"契約規定不能隨便碰我的人是你,但沒規定我不能隨便碰你,懂嗎?現在我不想碰你,你要是碰我就是違反規定."

牧晟宸輕輕一笑.

"規定?規定是人定的,你不是豬嗎?"

尹瑟眉頭一皺:"好笑嗎?"

"不好笑嗎?"牧晟宸抬起步子走到床前,拿過床上的那只豬娃娃,又走到尹瑟面前:"不是同類嗎?"

尹瑟是不知道他在玩什麼,竟些不著邊際的話,看著那只豬娃娃,她記起那時,他從娃娃機里抓出來這只豬娃娃,她興奮地心,他得意的神.

她高興到都不去計較他將她與豬劃為同類,高興到天天要將它放在枕邊.

去電玩城玩,她不是第一次,葉如風也帶她去玩過,卻沒有那般留戀.

"這個也不要了?"他繼續問道.

尹瑟淡淡瞥了眼,"你以為我幾歲?會巴著這種東西不放?"

她挪著步子.

"到底怎麼了?"牧晟宸眸子微寒,他以為他們之間已經有了一種默契.

"牧晟宸,你犯了我的一個大忌."

"……"

"既然和尹萱兒沾了邊,就不要再來碰我."

他看著她拖著行李箱就走到另一間客房中.

他在斟酌她這話里有幾分醋意,最後,他不在意的關上門.

尹瑟肩膀顫抖著靠在門上,她到底在煩躁些什麼,簽下契約的人是自己,那麼他是為了誰這麼做,又有什麼關系呢?

晚上,尹瑟躺在陌生冰涼的床上,完全沒了睡意,她的心疼的厲害,不自覺的蜷縮起身子.

原來他胸口裝的是人工心髒,原來他只剩下兩年的時間……

迷迷糊糊間,她聽到房門打開的聲音,有人走了進來,她仿佛知道那人是誰,又仿佛不知道,只仿佛身處夢境.

夢里,他邁著高雅的步子踏至她面前,低頭,輕笑的看著她,而後會伸出有力的雙手,將她抱起,走到哪,她都無所謂,任他抱著……

慢慢睜開干澀的眼睛,眼角有眼淚干掉的痕跡,模模糊糊間,她竟再次看到牧晟宸放大的面孔.

她沒有大叫,沒有大嚷,靜靜的睜著大眼,看著他,伸出手,輕輕碰觸著他的臉,細長又密的睫毛,高蜓的鼻梁,輕抿著的薄唇.

他緩緩睜開那雙鳳眸,琥珀色的瞳孔里是她著的眼睛.

昨晚,將她抱回臥室時,她流著淚,現在,眼眶竟又泛起來……

"到底怎麼了?"牧晟宸的聲音微微有些沙啞.

尹瑟吸了吸鼻子,伸手環住他的腰,頭埋在他胸口,悶聲不發.

牧晟宸只感覺到胸口傳來冰涼的觸感,她……在哭……

不明所以,但他心口卻同樣的疼.

"你真的太壞了."她低聲悶悶道.

"你不也是?"

尹瑟把那兩滴不心落下的眼淚擦乾淨,而後抬起頭看著他:"看不出來,你竟然這麼依賴我!"

"……"

"算了,我不和你計較了."尹瑟拍拍胸脯,笑笑,一副我大人不記人過的樣子.

牧晟宸知道她一定遇到了什麼,她不,他也先不問.

而尹瑟,她是真的不和他計較了,因為,她已經失去了計較的資本.

那份不能關乎感的契約里,她扔進了感,她沒法忽視疼了一整天的胸口,沒法忽視,比起他為尹萱兒做的那些,讓她更心痛的是,兩年後他會死的這種可能……

她,不要他死……

不過尹瑟還是慶幸,還好,這就像是在演一個人的獨角戲,如何開始,怎樣結束,都不會有人攙和進來,她只需要一個人藏藏好就行了,反正她喜歡躲啊藏啊的,那是她的強項.

下午,尹瑟像往常一樣背著包就走到校門口,沒想到卻看到了尹萱兒,她戴著副墨鏡就靠在車邊.尹瑟想裝成沒事人一樣離開,然而尹萱兒卻一步上前將她拉到一邊.

"你干嘛?"

"我有事和你.上車."尹萱兒打開車門,先坐了進去,尹瑟遠遠地給陳高一個暗示,便也坐了進去.

"吧."

"你到底做了些什麼?"尹萱兒耐下性子問道.

尹瑟一頭霧水,不耐煩道:"你能不能點人能聽懂的話?"

尹萱兒側頭看著她:"一個禮拜,我電腦里所有關于尹氏的案子全部泄露在外,我這個策劃部部長被迫停職,不僅如此,就連原本與我交好的一些企業家都開始疏遠我……"

"Stop,stop!哈哈,大姐,這是真的嗎?"

"尹瑟,你一定要這麼卑鄙?"

尹瑟早已經笑的合不攏嘴了,好不容易收斂下自己的表,"咳咳,那個啥,雖然這些都是我想干的,但這真不是我干的,你自己人品差,就找到我頭上……這,不科學,好了,我沒空和你寒暄,我先走了."

"尹瑟!你信不信我也一樣可以讓你完蛋!"

她不叫還好,叫了正好勾起尹瑟心下煩躁的點,她眸子微冷:"你來試試啊!如果想折斷我的翅膀,最好現在就動手,再過個幾年,你就只能眼巴巴看著我讓你一敗塗地,卻無能為力."

"尹瑟,你不要逼我,不要這樣自大,目中無人."

"自大,目中無人?"尹瑟輕笑,那或許是只有被牧晟宸罩著的她才有這種資本吧!

"怎麼,你不是嗎?"

尹瑟打開車門,一只腳剛打算踏出去,頓住,像是想到什麼似得側首,臉上掛著笑:"萱兒姐,不如我們來個長跑比賽吧!"

"……"

"路程是五年,哦,不,七年好點,七年,我們就比誰能讓誰完蛋到再無翻身之路的地步!"

尹萱兒顫抖的看著她玩味似的神,她像是在提一場游戲那般輕易,孰知是生死之斗.

尹瑟看著她,她承認,她嫉妒她,因為牧晟宸對她的在乎,對她的保護……

想想這樣的自己,尹瑟只覺可笑,她竟會為了一個男人對尹萱兒產生嫉妒之心!

哼!尹萱兒嘴角微扯,臉上帶著些殘忍的笑:"我們就比一比.但是尹瑟,于我,根本用不到七年,只這幾天,我就可以讓你完蛋!"

是啊,只這麼幾天,她只要沖牧晟宸撒一下嬌,牧晟宸就可能會為了她將自己踢出去,尹瑟眸子閃爍著嘲諷的笑意:"但不管怎樣,謝謝你特意來告訴我你這幾天過得不怎麼順心,找到陷害你的人,麻煩一定要告訴我聲,我要好好和他聊聊,一定有很多共同話題!拜拜!"

她下車後,尹萱兒在車子里咬牙切齒,唇都快被咬破了.

"大姐,別和二姐一般見識."話的是尹家的專職司機.

尹萱兒看了他一眼:"去創世集團."

她的身後可是有牧晟宸,那神話一般存在的男人,讓尹瑟翻不了身?她輕而易舉.

"姐,請問你找誰?"尹萱兒正打算乘上電梯,卻被前台姐攔住.

尹萱兒溫婉的笑道:"你不記得我了嗎?前幾天和你們總裁在……"

"姐,預約過嗎?"

尹萱兒沒想到自己竟會被攔下來.

"你知不知道我是誰?"她耐下性子道.

"尹萱兒姐."

"你知道還不讓我過去?"她不解.

前台姐笑了笑:"並不是所有我認識的人都可以進這幢大樓,姐,如果您沒有預約,請預約後再來.".

尹萱兒臉憋得通.

她拿出手機,給牧晟宸打了電話,良久,才有人接起.

"晟宸……我被攔在樓下了."

"……"

尹萱兒再掛掉手機,前台姐也已經接到了消息:"姐,這邊請吧."

尹萱兒看了她一眼,沒再什麼,只是那表相當的不屑.

上了六十樓,牧晟宸就站在辦公室的落地窗前,他雙手插在口袋里,像是在沉思些什麼.

"咚咚!"兩聲,"牧總,尹姐來了."

"進來!"牧晟宸轉過身,尹萱兒穿著一身華麗的連衣裙,嬌媚動人.

"晟宸……"

"怎麼了?"

"我……"尹萱兒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的他有些不同,讓她從心底里打著寒顫.

"有話直."他一步步走到她面前.

"沒什麼,我就是有點想你了."她微微著臉.

牧晟宸輕輕的笑著,笑出聲,尹萱兒從沒有聽過他的笑聲,不知道他的笑聲這麼醉人還有……陰冷?

"晟宸……"

"這幾天,你的工作出了些問題?"

尹萱兒微驚:"你知道?"

"恩."

尹萱兒竊喜,他真的是在意自己的.

"沒什麼,我自己能處理好."

"如果能處理好也就不會來找我了!"牧晟宸靠在辦公桌前,直接道.

她著臉,但不管怎樣,他一定會幫自己的,她有這份自信.

"我不知道得罪了誰,要這樣算計我,因為這幾天的事,部門損失了很多,父親也對我很失望……我很難過."

"要我幫你查出來是誰嗎?"

"能查的出來?"

牧晟宸淡漠道:"我想做的事有做不到的嗎?"

"如果可以,我希望能查出真相,被人算計的感覺不好……"

"你不喜歡被人算計嗎?"牧晟宸抬眼看她.

尹萱兒微愣:"晟宸?"

他幽幽道:"不喜歡被算計,我也不喜歡被算計."

"有人算計你嗎?"尹萱兒不可置信的問道.

牧晟宸直起身子,居高臨下的看著她:"有,怎麼也沒想到,她竟然敢算計我,看來這些日子,是我太仁慈了."

"誰……"尹萱兒心下不安起來.

"你呢?"他眯起眼看著她.

尹萱兒驚得後退一步.

"敢算計我的人,我一定會千百倍的算計回去,你猜,上一個算計我的人最後是什麼下場?"

"晟宸,你別這樣,我有點……害怕."

他繼續不溫不火:"我二十歲坐上創世集團總裁之位,那時欺負我年輕,以為我不經世事的大有人在,最後全都離開了商界."

"……"

"你呢?尹萱兒."他伸手,面色淡然的捏住她的下巴,尹萱兒疼得皺起了眉.

他靜靜的看著她,眼里沒有一絲波瀾,但是手下的力道卻像是要將她的下巴骨捏斷不可.

"晟宸,你在什麼呢……"她難過的發出聲音.

牧晟宸拽過她的手,那雙纖細的,白嫩的手上,可不就戴著那枚墨玉指環?

尹萱兒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墨玉質澤鮮亮,她的手指都在發顫,她知道他發現了些什麼……

"我要拿你怎麼辦?光是算計你,已經不夠了."

尹萱兒震驚的睜大雙眸:"是……是你……"

牧晟宸松開她,她的下巴淤青一片,害怕的只字片語也講不出.

"你不相信我?"

他掰過她的手指,尹萱兒疼得叫出聲來,然而他卻絲毫動容也沒有的拽掉那枚墨玉指環.

"如果你那麼喜歡搶別人的東西,我一定會幫你找到其中的樂趣……"

尹萱兒已經知道事再無轉寰的余地,驚恐的看著他,連吞著口水.

"不,不要……"

"你不用害怕,能算計到我頭上,明你的膽子並不."

他轉身,尹萱兒慌了,這幾天,她受到的挫折比她這輩子受到的都多,她不敢想象,被這樣一個男人針對上,她今後的日子會如何……

她急的沖上前從後面抱住他,她不能就這樣結束:"是尹瑟撒謊,是尹瑟撒謊!這指環是我的,不是我搶來的!她恨毒了我,她在挑撥離間!晟宸,你不要聽她亂."

"放開."

如果有這麼一種聲音是來自于地獄,那麼就是這種了.

尹萱兒心下雙腿都在發抖,一直以來,她在和什麼樣的男人打交道?

"晟宸……是真的,你沒有聽過她的傳聞嗎?她在外就和一些流氓混混打交道,根本不把家里人放在眼里,她為了達到目的什麼事都會做的!你信我,你信我,牧牧——啊!"

尹萱兒被扔倒在地,牧晟宸慢慢轉身,靜靜的問,問的波瀾不驚:"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誰,不是呢?"

她驚慌又狼狽,再也沒有大姐的樣子,在他面前,她竟會顯得如此卑微.

"牧……牧晟宸……我錯了,我知道錯了……"這樣求饒,他能不能放過她?

"保全,進來將尹姐請出去."牧晟宸按下辦公桌上的講話機.

"牧晟宸,不要這樣對我……"

他看著她,蹲下,伸手碰著她潔白的臉頰:"尹大姐,做錯事是要付出代價的,我們都不是道個歉就能扯平的年紀了."

求包~~鮮花咖啡鑽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