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 一頓鞭子
"只是上車,有什麼好大驚怪的?"尹瑟不屑道.

"啪!"又是一個響亮的巴掌,尹瑟生生忍下,倔強的直視著冒著熊熊怒火的男人.

"你現在打我?你到底有什麼資格教訓我?尹天江!"

"你再叫一遍試試!尹瑟,你再叫一遍試試!!"

"尹天江!"尹瑟連半分猶豫,絲毫膽怯也沒有.

尹天江恨得牙癢癢,只見他的整張臉都憋了,"慧娟,把我的鞭子拿過來."

"鞭子?"尹瑟側首好笑的重複道,"巴掌不夠響,鞭子抽起來才比較爽是不是?"

"老公……你先聽聽瑟怎麼,不定是萱兒看錯了……"張慧娟忙上前拉住他勸道.

尹天江早已火的滅火器也澆不滅,張慧娟的勸只會引來更盛的火焰.

尹瑟上前一步,走到張慧娟面前,"啪"一下就甩了張慧娟一個巴掌.

"你在誰面前叫誰老公?"

張慧娟呆愣的看著早已被打了臉的尹瑟,"瑟——"

"啪"的又是一聲.

"瑟兩個字是你叫的?"

尹萱兒見自己母親被打,頓時急了,上前抓住尹瑟的手:"你敢打我媽?"

"怎麼?不行?"

"我叫了這麼多年瑟,這麼多年老公……你並沒有過不行啊……"張慧娟楚楚可憐道,兩行清淚就這般落下.

"那是本姐給你面子,今天你們娘倆鐵了心的要看本姐好戲,還以為本姐會忍氣吞聲?"

"尹瑟!孽障!!來人,快點把我的鞭子拿過來!"尹天江已經忍無可忍.

尹萱兒見這是個除掉尹瑟的好時機,松開尹瑟,就上書房去取尹天江的馬鞭.

"我最後問你,為什麼要勾搭牧晟宸?"

尹瑟冷冷一笑:"勾搭?這是一個父親對自己女兒用的詞?哈哈!你為什麼?"

"我知道你看不慣你姐姐,但誰教你用這種方法的?!心眼為什麼這麼壞?!"

尹瑟又笑了,只是一瞬的笑,而後面無表的看著這個應是自己父親的男人:"我不是看不慣尹萱兒,我是看不慣尹萱兒,張慧娟還有你!她自己管不住牧晟宸和我有什麼關系!我就是使性子,我就是要勾搭他!不行?"

就在這時,尹萱兒已經將鞭子遞到了尹天江手上,尹萱兒嘴角那甚至帶著些殘忍意味的笑容讓尹瑟心沉了沉.

"不知羞恥的女兒,不要也罷!"尹天江完就揚起鞭子.

"你深深雨蒙蒙看多了啊!拿鞭子抽女兒?"尹瑟譏諷道.

尹瑟的一句話無疑是火上澆油,尹天江再無半點猶豫,只聽"唰唰"的聲音回響在客廳中,尹瑟咬著牙忍著皮開肉綻的疼,她心里只想笑,原來自己的父親早已恨毒了自己,每一鞭都抽的又猛又利,家暴是吧!

尹瑟只發出一聲聲悶哼,這鞭子能抽開她的皮肉,也能抽斷她對他殘留的那一點點意.

就在這時,尹瑟房間傳來了狗狗的狂吠聲,房門也被抓的吱吱作響.

尹萱兒眼一橫:"爸,其實瑟的那只狗咬過我……"

"尹萱兒,你想死?"尹瑟冰冷的聲音陡然傳來,尹萱兒不禁身子一縮.

兩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