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待宰的豬
"姐,你確定嗎?會不會有點……多了?"

"去准備吧,喂豬是要這些分量的."牧晟宸拿起高腳酒杯喝了一點水.

"賓利!"尹瑟氣惱的叫道.

牧晟宸抬眼,"噓!"

服務員默默的走了出去,尹瑟白了他好幾眼.她賭氣不話,兩人便陷入了死寂.

她東看看西看看,而牧晟宸雙手交叉的擱在椅子上,目光平靜沒有一絲緒.

一直等到服務員將菜送上來,他們之間都沒有再一句話.

餐桌上擺滿了大蝦大肉,牛排鮮湯.

她驚愕的看著整桌的食物……

其實,她的胃口並不大,看到這些吞了吞口水,更是完全沒有了食欲.

"怎麼了?"

"沒,沒什麼……"尹瑟拿起筷子戳了只大蝦放到碗里.

牧晟宸拿起刀叉吃起了牛排,尹瑟低著頭剝著蝦肉,剝著剝著不自覺的抬起頭,會被他吃東西時優雅的樣子給吸引.

"雖然懂豬的想法,但似乎沒有豬的胃啊!"

尹瑟看著自己盤子里吃到現在還沒吃完的大蝦.

窘迫道:"是蝦太大了!還有,賓利,你再一次豬試試看!"

"你不也是,賓利賓利的叫?"

"……"尹瑟理虧,這輩子她還沒在什麼人面前這麼挫敗過.

"喂,牧晟宸.其實我們也挺有緣的,對吧?"

他抬眼:"或許吧."

"是真的,我家以前有過一只狗,叫牧牧,現在我養的狗叫牲牲——"

他手上的動作頓住,看著她帶著得意的笑容認真比劃的著.

"——我決定了,以後要再養一只狗,就叫宸宸!哈哈哈!合起來多好!牧晟宸,賓利,你覺得呢?"

"牧--"

"牧?"

"我家的狗狗也叫牧!"

"牧牧,我能不能爬到你床上來,腳好冷!"

"賓利?我問你話呢?"尹瑟手在他面前揮來揮去.

牧晟宸回過神來,"尹瑟更適合狗的名字."

"喂!"尹瑟算是認識這個人了,他一般不話,但凡出口的都不是人話!

他若無其事的又吃了兩口牛肉,而後抬起頭,"尹瑟,你時候有沒有在醫院遇——"

"咚咚"的敲門聲響起,而後陳高走了進來,"牧總,開會的時間到了."

牧晟宸看了眼滿不在乎繼續百無聊賴的吃著食物的尹瑟.

是他多想了.

"我知道了."

尹瑟抬頭,一臉笑容:"你要去忙了嗎?快去吧,不用管我,放心!"

"你下午是要去孤兒院看那個叫肖瑞奇的男孩吧?"

尹瑟錯愕的看著他,"你調查我?!"

"你做義工也好,你給孤兒買鞋子也好,你資助孤兒院也好,放心,我都不會插手去管,但了解是必須的."

"牧晟宸!你憑什麼調查我?!"

牧晟宸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這些對你而,並不重要,不是嗎?"

"……"尹瑟瞪著他,"不重要是一回事,但換了你,你被人調查,你能開心?哼!賓利,遲早有一天,我也要把你從頭到尾調查個遍!"

牧晟宸看著她跳腳的模樣,難得的輕笑出聲:"別急,很快就能讓你調查個遍了,從頭到尾的……晚上,我會讓人過去接你."

為感謝丸子童鞋還有梅花的打賞,君加上一更~~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