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陰魂不散
范希文嘴角抽搐,這女人……

"真想知道以後誰敢娶你……"

尹瑟眉頭微挑:"范公子你不是好我這口嗎?相親完你不是挺滿意?"

白色寶馬車身晃了晃.范希文歎著氣解釋道:"只是不想你回家為難,為啥我的好心會被你誤解成這樣?"

"是嗎?"尹瑟不在意的看向窗外.

"這很重要,你不要用這麼隨便的語氣回答!"

"哈哈!"

范希文無語的看了她一眼.

到了醫院,尹瑟下車,沖著車窗眨了下眼睛:"謝了,范公子!"

范希文玩味的看著她轉身便匆匆往醫院大樓跑去的身影,那一刻,那個女人是不錯的.白色寶馬調轉個頭重新馳上馬路.

尹瑟匆匆跑到手術室門口,一位滿頭白發的老人坐在手術室前的長凳上,她走上前.

"院長奶奶,況怎麼樣了?"

奶奶見了尹瑟,忙握住她的手:"醫生還沒有出來,搶救還沒結束……"

"奶奶,別擔心,會沒事的,瑞奇也在努力著."尹瑟拍了拍***背.

沒過一會兒,手術室燈滅了,醫生走了出來.

"放心吧,現在已經沒事了."

院長奶奶這才長噓了口氣.

"鄭醫生,謝謝你."尹瑟上前.

鄭醫生歎了口氣:"今天是沒事了,但孩子能堅持到哪一天,我也不能保證,像他這樣的先天性心髒病患者,我接觸的太多了."

"沒關系,我會陪著他一起堅持下去.每多活一天,都是賺到."尹瑟綻開笑顏.

"為什麼就是不肯接受人工心髒手術?"鄭醫生問道.

尹瑟的眸子沉了沉:"那個手術的成功概率不是很低嗎,瑞奇,那個孩子,他他不想最後躺在冰冷的手術台上."

鄭醫生歎了口氣,搖搖頭走開.

院長奶奶緊緊握著尹瑟的手,"瑟啊,還麻煩你跑這一趟."

"沒關系,奶奶,瑞奇我來守著,您先回去休息,我打電話讓阿俊來接您."尹瑟完便到走廊邊拿手機打電話.

就在這時,走廊上的電梯門打開,尹瑟無意的看了一眼,卻沒想到竟看到牧晟宸.她忙轉過身,把手機拿到耳邊,捋了捋頭發遮著面容.

牧晟宸一個人,穿著簡單的休閑服,手插在口袋里,走出電梯門便轉了個彎.

尹瑟看著他消失在轉角的身影,掛掉電話,心中狐疑,便跟了上去.看到他在醫生辦公室門口敲了敲,就進去了.

門被關上,尹瑟不解的看著緊閉的門.

"賓利來心髒科干嘛?他怎麼有點陰魂不散啊?"她低聲自語,抓了抓腦袋,也沒有再多想,便回去了.

送走了院長奶奶,尹瑟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看著躺在病床上不過十二歲的男孩兒.

先天性心髒病,尹瑟握住男孩的手抵住自己的額頭.

"瑟……姐."

輕輕的呼喚傳來,尹瑟忙抬起頭對上瑞奇虛弱的面孔.

"瑞奇,醒了?哈哈!"尹瑟笑著摸了摸他的頭.

"我又害你擔心了……是不是?"男孩發白的嘴唇輕輕蠕動.

尹瑟彈了下他的腦袋:"是啊,下次再敢讓我擔心,你子試試看!"

瑞奇咧開嘴笑了笑:"我又賺了好幾天是不是?"

"恩!我們接下來還要賺好多好多天!"

尹瑟一臉沉思著走出病房,往鄭醫生的辦公室走去.

她正准備敲門,門就從里面打開了--

"賓利……"

一雙清淡的琥珀色眸子微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