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作用
唐缺把她帶進自己的房間,將她按坐在窗邊的沙發上,然後給她倒了一杯水,得到唐家三少爺這樣降尊紆貴的對待,蘇離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確切的,她現在腦袋里空空的,根本不知道他為她做了什麼,只是本能的接過杯子,大口大口的喝下去.

唐缺倚著吧台,目光探究的打量著正在喝水的女孩兒,她的鞋子上還沾著青草葉和泥土,這些暗色的泥土,在這附近只有球場周圍有,而且看那葉子的形狀應該是蒲公英,開在後山上,她去了籃球場?

喝了一大杯水,蘇離終于鎮定了下來,捧著空杯子:"剛才好危險,差點被壞人拐賣."

她以為對方是拐賣婦女兒童的人販子,想像力好豐富.

"那些人呢?"

"被我打趴下了."蘇離難以置信的看向自己的雙手,明明又細又,卻能發出那麼驚人的力量,她抬起頭,不確定的詢問:"我是不是會武功?"

唐缺眼光一暗,從吧台上起身走來,右手輕輕撫摸著她因為氣喘而潤的臉蛋,"你還想起什麼了?"

"我想起一個穿著白衣服的男孩,他有一串跟你的一模一樣的項鏈,他一直在喊阿離阿離."

"沒事的,都是幻覺."唐缺突然抱住她,柔聲:"我給你的糖好吃嗎?今天吃兩塊吧."

蘇離吃了糖,他又叫了她喜歡的晚餐,于是在美食面前,蘇離漸漸忘了這些事,又是那只快活的豬了.

回到自己的房間,床上放著一個精致的包裝盒.

許翠神神秘秘的:"二少爺派人送的,快打開看看."

蘇離一邊拆包裝一邊納悶,這唐翊搞什麼呀,無緣無故送她東西.

直到包裝完全拆除,她才眼前一亮,原來是那幅以她為女主角的油畫,只是這一次,原來空白的地方被填補了東西,一只粉粉的豬.

畫自然是漂亮的,但就是這頭豬似乎不太協調,好像是為了掩飾作者真正想要畫上的去的東西而勉強填充的,但這的瑕疵絲毫阻擋不了蘇離的喜悅,她笑彎了嘴角,不是高興唐翊送她畫,而是高興自己終于可以做一次自己的主角.

"二少爺以前是學畫畫的,只是,他的母親去世後,他就封筆了,豬,你可真幸運."許翠既羨慕又擔心,羨慕的是她的好運氣,擔心的是美清,因為從這幅畫一出現,美清的眼神就充滿了怨恨,這也難怪,自從豬到來後,唐翊就再也沒有找過美清,她,失寵了.

但是唐翊對豬卻與美清不同,他送過美清手飾,金錢,但是從沒有送過她畫作,都唐二少爺的畫,價值連城,豬這次算是發達了.

蘇離將畫心的收好,准備找個閑暇的時間去把它裝裱出來,她正和許翠討論,忽然覺得胃中一陣翻湧,還沒有完全消化掉的食物瞬間湧到喉間.

她捂住嘴,跑向衛生間,稀里嘩啦的吐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