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妝
色的跑車招搖的停在城堡外的大廣場上,洪烈手搭著車窗,巨大的墨鏡遮住了他英俊的臉孔,見到一身傭人打扮的蘇離,眉頭一皺,食指有節奏的敲擊著車門,心里犯愁了,哥要參加一個商業酒會,本來要帶那個明星何靈,誰知道她不爭氣,一個勁兒的鬧肚子,哥那人本來就沒多少耐性,等了一會兒便走了,雖然哥有錢有勢,但是哥真的就何靈這麼一個女人,所以,這臨時想找個女伴,還真把大家伙兒愁到了,最後還是哥自己不咸不淡的,把豬接來.

自己是來接了,可是豬穿成這樣不是去丟哥的臉嗎?要讓別人知道哥帶了個女傭去參加酒會,那不得笑掉大牙?

他正想著,蘇離已經站在車前,眼中閃動著他都可以瞧得出來的喜悅,著臉問:"是唐缺要你來接我的嗎?"

洪烈干咳了一聲,確實是唐缺派他來的,但是,她只是臨時的替代品,可是這個女孩似乎懷著很大的期待,那笑容讓他突然覺得心虛起來.

"你先上車吧."洪烈指了指身側:"坐這里."

蘇離高高興興的上了車,摸了摸一旁的安全帶:"這個要系嗎?"

"系上."洪烈發動車子,心里突然躥出一個大膽的想法,平時看這女孩,干乾淨淨的,脂粉不沾,一張臉總是帶著種青蓮般的純淨,他很想知道,她化了妝,會是什麼樣子,于是,車頭一拐,奔向他平時常去的那家時尚形象設計店.

今天晚上的酒會,請了不少商政界的名人,如果不是唐老爺子的'聖旨’,唐缺對這種交際性質的聚會絲毫不感興趣.

他的車子停在會場外的廣場上,按照慣例,入場的男士嘉賓需要攜帶一名女伴,自從接手唐氏企業,他身邊的女伴一直是那個何靈,所以,很多人都認為,何靈有飛上枝頭做鳳凰的潛質,可是,她除了從三線女星到現在的一線女星之後,無論是事業還是感都始終平淡,唐家三少爺絲毫沒有讓她轉正的意思.

唐缺倚在車邊抽煙,隨便看了眼表,七點十分,洪烈該把豬帶來了.

一輛色的跑車撞入視線,他看到洪烈那招搖的臉,竟然帶了七分得意,三分神秘.

等他將車子停好,繞過車頭來到另一側,然後十分紳士的打開車門.

唐缺正要看他搞什麼花樣,就見一雙銀白色的高跟鞋有些心翼翼的踩在色的地毯上,順著那鞋子往上看,色的大長袍裙,一字領的設計十分獨特,露出**的鎖骨與後背,為整身的單調色帶出一抹時尚氣息,腰腹間是裂紋設計,呈斜三角開合的緊身禮服之間,隱約可見平坦細滑的腹.

而裙子的主人,長發在頭頂隨意挽了個髻,搭配一只水晶鑽石發卡,修長的頸上帶著同款的鑽石項鏈.

嫵媚嬌豔的臉蛋,彎彎的細眉,櫻桃似的嘴,鮮透亮,點綴了兩排白玉般的牙,皮膚雪白嬌豔,柔細光滑.

雖然美到驚豔絕倫,可是,她似乎還不能適應身上的這一身衣服,不斷的用手扯著少得可憐的布料,想要蓋住一些裸/露的皮膚.

唐缺掐了手中的煙,微微翹起嘴角,他沒有看錯,眼前這個夢幻般的女人的確是豬,只是,這是那只沒有失憶前的豬,高傲,冷豔般的美.

他甚至開始懷疑,這個女人,不和化了妝竟然會有這樣亦真亦假的差距,一面是天使,一面是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