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雇主
檀香環繞的神龕前,甯修緩緩直起身子.

神龕上雖然沒有懸掛照片,但是甯修一直都清楚的知道,這個人對蘇離有多重要.

從那天晚上他們最後的談話到現在,她已經失蹤一個月了,他也曾去尋找過,可是沒有任何音訊,他自然不會認為她已經死了,因為他的離一向堅韌不催,她一定會完完整整的回來.

身後響起開門聲,他頭也沒回的問:"詩音,又要出去嗎?"

夢詩音走過來,眼神溫柔的落在面前面色蒼白的男人身上,微不可聞的歎息:"阿離還是沒有消息,但是我不能放棄尋找.她的失蹤跟唐家三少有著極大的關系,所以,我最近一直在監視他."

"你自己心,他不是好惹的人物."

"我會的."

甯修轉過身,為夢詩音一身亮眼的打扮而揚起眉:"你這是……"

這不是跟蹤人應該穿著的服飾,看樣子,更像是去赴某種約會.

夢詩音笑:"阿離的雇主今天聯系到了我,我必須去一趟,也許可以通過他找到阿離."

會出一億要唐家三少爺的性命,這個人想必也是個響當當的人物,但是,這個人為什麼會找到蘇離呢?做他們這一行的,有很多比蘇離更出色的殺手,確切的,蘇離最擅長的是電腦黑客的工作,她自稱是殺手,其實,她從來沒有殺過一個人,那女孩,她不過是想讓別人拋卻她女子的身份,不讓人看低而已.

直覺告訴他,這個幕後的雇主,一定有著其它不為人知的秘密.

"詩音,你要心."

"我會的."夢詩音握了握甯修的手,他的手和他的臉一樣蒼白,因為長年的病痛,有些枯瘦,夢詩音忍住心底那份疼惜,放開手:"等我好消息吧."

她和蘇離一樣,所有的辛苦和努力都是為了這個從一起長大的伙伴,也是她一直傾慕愛戀的男子,他有著聰明的頭腦,靈巧的雙手,偏偏身體孱弱,上天給了你什麼,就要拿走些什麼,總是公平的.

夢詩音推開門,雖然天氣炎熱,但依然在空氣中感覺到了一絲冷意,這冷意來自于剛才那個電話,以及電話中那個帶著陽光般和煦的聲音,偏偏,她聽到這個聲音卻覺得不寒栗,好像是一個人沖著你笑啊笑啊,就忽然給你一刀.

******

"主人."

半明半暗的燈光中,有人恭恭敬敬的站在台階下.

台階上的寬大躺椅里,一個身材修長的男子正在心的用銼刀打磨著手中的銀塊,那是一條已經成型的項鏈,可是不知為什麼,他好像始終覺得不滿意,面前的茶幾上已經丟掉了許多條,每一條的中間都有一個墜子,墜子上沒有寫字,空得像是一面銀鏡子.

他低垂著眉目,陰影里看不清他的長相,但是筆挺的鼻梁以及刀削般的輪廓卻隨著燈光若隱若現,想必一定是個極美的男人.

"主人."下面的人再次重複:"那位姓夢的姐來了."

修長的指依然在心翼翼的打磨著手里的銀鏈,頭也未抬,只是聲音如陽光般和煦的傳出:"讓她進來."

"是,主人."

那人退下去不久,夢詩音便走了進來,她遠遠的便看見躺椅上的男人,在燈光的映襯下仿佛是匠心獨到的雕刻師經過十年如一日的打磨而雕塑出來的,最完美的藝術品.

她正要往前邁步,卻被憑空出現的一道電子屏幕擋住了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