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吻
"好了."他拿開她的腦袋,將她從腿上抱起來,她急忙摟住他的脖子貼向他,護住胸前的春光.

唐缺啞然失笑,他的確什麼都看到了,這丫頭雖然長了一張**的臉,但是身材發育還是很成熟的,做為男人,他會有反應.

蘇離從他的懷抱里爬出來,急忙鑽進床上的被子,動作太快牽動了傷口,疼得只皺眉.

她的身上除了一條內/褲,完全是赤/裸的,乳白的皮膚嫩得幾乎可以掐出水來,輕輕一碰就是一個深深的漩渦.

蘇離渾身上下裹著被子,臉朝下趴在枕頭上,她感覺唐缺似乎在盯著她,但是她不敢回頭,一張臉燒得通,心里像是有人在敲著鼓,咚咚咚,鼓聲雜亂,卻又隱約可以聽見幸福的鼓點兒.

她只記得最後暈倒在神龕前,閉上眼睛的時候,相片里女人漂亮的眉眼在她的面前漸漸模糊,她在心里聲的喊著唐缺唐缺.

然後,他就出現了.

她失去了所有的記憶,她根本不記得唐缺是她的什麼人,但是,只要他在,她就會莫名的安心,這種感覺如細細涓涓的暖流,輕輕的,無聲的蔓過心中每一處冰寒的角落,讓她在忘記所有的時候,依然還可以心心念一個熟悉而又陌生的人.

唐缺抱著雙臂,好整以瑕的欣賞著她害羞的動作.

昨天半夜,他接到胖嫂的電話,是豬被黑伯罰了,況可能不太好.

他回到家的時候,就見她暈倒在神龕前,瘦瘦的一團,他無法把眼前這個弱的女孩跟身手敏捷的黑客殺手麥兜聯系到一起,但是,她的確是那個麥兜,曾經幾次險些要了他的命.

很奇怪,她失去了記憶卻獨獨記得他的名字,無意當中,他竟然成了她唯一的依靠.

只是,她依靠錯了人,他是唐缺,他從不無故的同與施舍,他只索取與豪奪.

手掀開被子的一角,露出光滑圓潤的肩頭,後背的紗布下透著點點殷,仿佛盛開在雪地里的冬梅.

黑伯下手也夠狠的,竟然可以把人打到皮開肉綻,胖嫂她當時一聲沒吭,任那鞭子一下重過一下,他可以想象她緊咬著唇,倔強又委屈的模樣,那畫面一定……很特別.

帶著溫度的大手撫上她的肩頭,慢慢的滑到她的頸間,向上一挑捏住了她的下巴.

"唔……"蘇離不配合,將臉往枕頭里埋.

感覺到他的氣息漸漸的靠近,帶著種無形的壓迫,他的手指彈鋼琴般輕點著她嬌嫩的皮膚,眼中流露出濃重的/欲.

身上酥酥麻麻的感覺很難受,蘇離側過臉准備抗議,微張的唇突然被吻住,他的半個身子都壓了下來.

他吻她,很用力,完全沒有顧及她背後的傷勢.

唇上微痛,蘇離想要推開他,卻看到他黑漆漆的眼睛,宛若一潭墨汁,濃稠的無法化開,她呆呆愣愣的看著,忘記了掙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