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裂
藏獒力大凶猛,野性尚存,忠實主人,卻對陌生人有著巨大的敵意.

此時見有人闖入,另一只白色的藏獒也站了起來.

通過籠中安裝的攝像頭,唐缺坐在舒適的沙發上,一切都盡收眼底.

他不緊不慢的抽出一只雪茄,等待著好戲的開演.

看她究竟是選擇與藏獒博斗,露出本來面目,還是被藏獒撕成碎片,不過,無論結果是哪一種,這都娛悅了他.

屏幕上的女孩兒回頭看向身後的大門,用力搖晃了幾下,卻掙不開那道嚴實的鎖扣.

兩只藏獒慢慢的走近,似乎並不著急捕捉獵物,它們默契的呈一左一右包夾的陣勢,漸漸的將蘇離逼向角落.

"唐缺,唐缺救我."她不知道那個男人在哪里,慌張的四處亂看,後背貼上冰冷的欄杆,一股寒意傳遍四肢百骸.

點燃手中的雪茄,唐缺興趣盎然的倚進寬大的皮椅,她的那聲"唐缺救我"讓他好久都沒有體會到的罪惡感熊熊燃燒了起來,這種久違的感覺讓他興奮不已,他更加迫切的想要看到,她被撕碎的場面.

蘇離貼著欄杆心而謹慎的移動,她看到籠子中間有一根碗口粗細的柱子,直通向籠頂,如果可以爬到柱子上…

藏獒很聰明,似乎從她的眼中窺探出她的動機,其中一只呼的一聲撲了上來.

蘇離只覺得勁風撲面,她下意識的矮下身子,臉幾乎貼到了地面上,另一只從背後沖上來,她幾乎是連滾帶跑的向前跑去,衣服被抓破,鋒利的爪子在她後背留下幾道深深的血痕,大腿剛剛包紮好的傷口也同時開裂,巨大的疼痛讓她幾乎眩暈.

還好,她終于跑到了柱子前,雙手攀住,向上爬去.

她爬杆的姿勢很靈巧,臀一提,人就向上竄出了一截.

兩只藏獒撲過來,有一只的爪子打掉了她的鞋子,她光著一只白嫩的腳丫,咬著牙,繼續往上爬.

一直爬到柱頂,她才停下來喘息,向下一望,兩只大狗圍著柱子轉來轉去,轉了一會兒,便雙雙趴在柱子下面,不急不躁的開始等待.

叭,一滴血順著光滑的腳踝滴了下來,在粗糙黑暗的地面上開出一朵鮮豔的花朵.

蘇離閉了眼睛,緊緊抓住手下的柱子,十指緊扣,指甲因為用力而泛出白色.

就這樣不知道過了多久,血順著腿上的傷口細流般的蜿蜒而下,在地上彙成的一灘.

她的大腦開始迷糊,意識在一點點剝離,手上力道一松,險些滑落下去.

兩只大狗抬起頭,警惕的看了一眼.

她漸漸的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眼前的景物在模糊中漸漸的變成一片黑暗.

蘇離,蘇離!

限入昏迷之前,她仿佛聽到有人在喊這兩個字.

好熟悉,好溫暖,是誰?

雙手一松,軟綿綿的身子向下跌落.

藏獒們站了起來,准備迎接這份從天而降的獵物.

沒有撞上堅硬坑髒的地面,她平穩的落入一個堅實溫暖的懷抱.

*********

是誰救了蘇離?

每日兩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