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面目
"藏在櫃子里的老鼠終于忍耐不住,要出來偷食吃了."他的話似乎有開玩笑的成分,卻冰冷的沒有一點溫度,她抬起頭,正對上他火辣凶狠的目光,里面仿佛住了一只狂獸,隨時會跳出來將她大卸八塊.

後背抵上冰涼的磁磚牆,那股寒意令她瞬間打了個寒噤.

"老鼠,讓我看看你的真面目."他伸手去摘她頭上的鴨舌帽,她趁機頭一晃,用掌刀劈向他的脖子,同時,腿下用力,屈起的膝蓋去頂他的要害.

他抬起腿壓制住她,修長的腿擠入她的腿間,以一種十分曖昧的姿勢將她抵在牆壁上.

同時左手握了她的手腕,那纖纖的玉腕,觸感極好,卻是只凶惡的老鼠,力氣大的會咬人.

將她的兩只手腕按到牆壁上,胸前玲瓏的曲線便毫無遮掩的暴露在男人的眼底,他的唇貼上來,啃咬著她細嫩的頸,像是吸血鬼,要尋找一處地方咬下去.

"剛才的表演,滿意嗎?"

曖昧的挑逗,他灼熱的呼吸撲散在她的頸間,那一陣酥麻顫栗伴著疼痛的感覺讓蘇離油生一種莫大的恥辱.

她用盡全力,掙脫開一只手,他不慌不忙,將她的手臂反剪到身後,然後向前一送,蘇離的重心不穩,撲通一聲撲進裝滿水的浴池.

大腦瞬間的空白,感覺冰冷的水流自四面八方襲來,包裹了她,吞沒了她.

目睹師傅渾身是血的跌進身後的大海,她就再也不敢用浴盆洗澡,更是遠離所有與水有關的東西.

輕飄飄的身子沉下去,最後沒了頂,只剩下鼓起的白衣,漂浮在水面上.

就這樣吧,不再掙紮,死了,就可以看見師傅了,告訴他,她沒有背叛他,她一直都在想念著他.

師傅!

水光一閃,腦袋被人從外面拎了上來,突然而來的氧氣讓她本能的大口呼吸.

唐缺將她丟在理石地上,腳一勾掀開了她的帽子.

一頭長發沾著水滴鋪散下來,燈光映照之下,地上的女人,容色晶瑩如玉,嫵媚可人,秀氣的長睫上掛著水珠,隨著她每一次眨眼而輕輕墜落,那緊緊抿在一起的唇,因為溺水而呈現出一種別樣的蒼白.

這樣一張臉,真的讓人無法把她和那個在IT界另人聞風喪膽的電腦黑客麥兜聯系到一起.

很標致,但也是很野蠻的女人.

唐缺向她的肩膀踢了一腳,隨著他腳下的動作,蘇離一側頭吐出一大口水來,猛咳了幾聲後,窩在那里,不再動彈.

她又踢了她數腳,她仍然像是一塊棉花,軟綿綿的,這模樣倒不像是裝的.

唐缺的眼里充滿了厭惡,推開浴室的門,准備叫保鏢進來把這個女人處理掉,剛走到門前,還沒來及觸到把手,身後突然有道厲風襲來,他一回身,精准利落的接住了她擲過來的匕首,虎口微微發麻,這女人的力道什麼時候恢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