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A片
唐缺不是別人,她絲毫馬虎大意不得.

"三少.嗯.不要…"女人的聲音欲拒還迎,透著種難以抵擋的誘惑.

衣服悉悉索索的掉落聲,女人嬌媚的喘息聲,卻唯獨聽不到那個男人的聲音.

"三少,你輕一點."

女人的喘息聲繼續傳來,酥酥麻麻讓人軟了骨頭.

蘇離握緊了拳頭,將自己盡量的縮到櫃角.

再忍一下,再忍一下就好.

雖然她在他的游戲制作大賽上放了一段限制級的島國大片,但那也是她從地邊攤著臉買下的,現場參觀這種事,這還是非常刺激的第一次.

還好,只能聽見聲音,看不到那種銷魂的畫面,伸手摸了摸臉,果然火燒一樣的燙.

那個女人應該很痛苦,因為她一直在叫,叫得蘇離有些毛骨悚然,做這種事,怎麼跟上刑一樣,真的不理解.

不知過了多久,女人的聲音漸漸的變成喘息,終于在啊的一聲之後,這個世界清靜了.

蘇離張開手心,那里竟然溢了一層薄汗.

腳步聲傳來,方向似乎是朝著她所藏身的櫃子.

她捂住嘴巴,斂了呼吸.

腳步聲越來越近,近得似乎就在眼前,隔著一層薄薄的木板,她手里握著一把鋒利的匕首,嚴陣以待.

這樣安靜,靜得似乎可以聽見自己咚咚的心跳,從十歲的時候跟師傅學做電腦黑客,跟他學武,第一次出任務的時候,她十三歲,緊緊的跟在師傅的身後,緊張的想要拽住那少年潔白的衣角,師傅卻回過頭,對她展顏一笑:"阿離,笑一個."

她用力扯了扯嘴角,卻扯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來.

蘇離用力的笑著,笑著握緊手里的匕首.

師傅,第一次的任務我緊張極了,可是因為有師傅在,不怕.只是這一次,我卻會不知不覺的感到壓迫,只因為,那個人是,唐缺.

腳步聲終于停下,緊接著,櫃門被拉開,一只修長好看的手伸了進來,離她的視線很近,卻是在空中動了動手指,似乎在挑選什麼.

蘇離這才看清,原來櫃子里還掛著男士襯衫與西褲.

他選了一套乾淨的衣服,合上櫃門,轉身離開.

蘇離看向自己的手,借著消失的那點光亮,它竟然在微微的顫抖.

不久,洗漱間里傳來嘩嘩的水聲.

她偷偷掀開櫃門的一角,視線首先撞向床上的女人,她雙目緊閉,嘴唇緊抿,似乎已經暈了過去,就那樣赤條條的蜷在深紫色的被單上,有種不出的詭異.

輕手輕腳的鑽出衣櫃,回身走向洗漱間.

這個時候的唐缺,是最沒有防備的時候,而且外面的保鏢也無法聽到洗漱室的聲音.

沒有遲疑,她以最快的速度推開門,水聲突然止住,面前的男人,穿得整整齊齊,正帶著絲玩味盯著她,那眼睛仿佛在:歡迎光臨.

難道他早就發現她躲在櫃子里,他去那里拿衣服只是想放松她的警惕?

頭腦快速的運轉,她轉身欲退.

他卻一步上前,雙手抓了她的肩膀,向後面一帶,一腳踢上了房門.

她手中的匕首抵在他胸前十厘米的地方,偏偏讓他扣住了雙肩,無法再向前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