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背叛
最後一次,他帶她出任務,對方狡猾謹慎很不好對付,他們必須分秒必爭.

她在電腦上快速的操作,黑了敵人的防禦系統,而師傅趁機潛入微機室,偷取了這次任務的目標,一張存有商業機密的磁盤.

任務成功,他們順利的躲過對方的監控一路跑到碼頭,那里有船在等著他們.

蘇離的一只腳已經邁進了船只,但是摸了摸脖子,師傅送的那條項鏈竟然不見了.

"師傅,我丟了東西."她沒丟了什麼,只是轉過身往回跑,剛才在草叢里,似乎有東西掉了出來,一定是落在了那里.

師傅叫住她,並沒有阻止她的魯莽行為,而是沖她一笑,那笑染了月色,通透般明亮.

"阿離,笑一個."

她回頭沖他笑,他輕聲:"我等你,快點回來."

結果,她找到項鏈的時候,卻聽到槍聲,快速跑回船邊,就見師傅渾身是血的站在船頭,不遠處,敵人也倒下大片.

怎麼會被人發現呢?這,不可能!

"阿離."他喊她,目光充滿了怨懟與疼痛:"阿離,為什麼騙我?"

不,師傅,我沒有騙你,我只是去找你送我的項鏈,這是我的珍寶,我不可以丟掉它,這些人,真的不是我叫來的.

這些話,她一句也沒來得及,空氣中傳來一聲撕心裂肺般的刺響,生生在她的心頭劃了道血淋淋的口子.

血從師傅的身上噴濺出來,他身子向後一仰,跌入深不見底的海水,帶著所謂背叛的恨意,擴散了一片腥.

少年的身影在一瞬間變成茫然的蒼宇,波紋散盡,她跪在地上,失了所有的語.

眼角干澀,流不出淚來.

悲哀與自責早在那年化成殤,潛進血液,每日與她痛苦的共存.

"離."低低的帶了絲沙啞的聲音忽然在背後響起.

她掩了臉上的痛,轉過頭:"甯修,你怎麼起得這樣早?"

目光瀲灩的女人,眉宇有種淡淡的高傲與冷淡,但是看到他,卻是溫柔的笑意.

岳甯修穿著件黑色的T恤,襯著一張臉更加的蒼白,他走路的時候,有一只腳微跛,但是多數人會注意他清秀立體的五官,而覺得殘缺也是一種美.

甯修拿了一柱香,點燃,插進香爐.

蘇離靜靜的佇立在一旁,嫋嫋清煙里,更顯得眉目如畫.

"離,你一直不曾相信他死了,是吧?"

"我只看到他中槍,卻沒有找到尸體."她之所以不在神龕上立牌位,不掛他的照片,就是因為她始終堅信著,那個白衣翩翩的少年,他不會死.

"離,詩音你接了殺手的任務,你已經有幾年沒接過這種任務了,不必為了我,如此."

蘇離搖搖頭:"我只想咱們三個人以後可以過上安穩的生活,離開這里,到沒有紛爭的地方去,然後,無憂無慮的過一輩子."

甯修立在她面前,眼光中含了絲疼痛,這個一起在破爛胡同里長大的女孩,什麼時候已經長成美麗的女人,雖然久經世事滄桑,但那眼中的一抹純真卻像是化不開的糖汁,凝固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