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部 第二卷 第三章
秋萍!下班了,休息吧."護士看了一眼掛鍾,長

"好的,教員,我先把這點醫囑寫完."秋萍還在記錄.

"那點活兒,交給我吧.晚了,食堂可是沒飯了."護士隨口勸道.

"教員,我很快就干完."秋萍笑著說道.

護士乘機說道:"那我先去吃飯羅!你盯一會兒."

"教員,你慢走."秋萍起身說道,剛一坐下,又走來一群年輕的醫生.

"秋萍,還在干啊!都下班了,你教員對你也太狠了吧."其中一個男醫生走到護理站旁,敲著桌面說道:"走吧,一起吃飯去."

"你們先去吧."秋萍仍舊一臉笑容.

男醫生有點失望,他又說道:"要不,我們給你打好飯,一會兒再送過來."

"謝謝!!那樣太麻煩你了,真的不用了!"秋萍和婉的說道,語氣卻透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思.

"你不是自吹很能嗎?怎麼樣,又失敗了吧!"

"你放心,下次我一定搞定,你們等著瞧!"

"下次?還有下次?下次該我出馬了!"

……

望著那一群人嘻嘻哈哈的走遠,秋萍皺了下眉,重又坐下.

隨著時間的推移,病房漸漸的恢複了甯靜,病人吃過午餐後都回房休息,走廊里空蕩蕩的……

"喂,小姐,該去吃飯了."一個怪異的男聲在她耳邊響起.

病房里時有病人趁護士值班時,上來搭訕閑聊,她也遇到過幾次.心里雖然討厭,但又沒法表露,只有埋頭寫字,對來人毫不理會.

手中的筆突然間被人一下子抽走,秋萍終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猛的站起身:"你鬧夠了……曉宇!!!"

……

秋萍怔然地望著我,那呆愣的表情,多少有點好笑,我壓抑住胸中澎湃的情潮,雙手捂住耳朵.誇張的說道:"聲音這麼大,病人怎麼能受得了呢?"

秋萍眨了眨眼,嫣然一笑,就像是初春的第一縷微風拂過,轉瞬 間,鮮花遍地,百鳥歌唱:"曉宇,你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她竭力平靜的說道,但那一份狂喜蘸滿了每一個跳躍的字符,使這聲音成為最美妙的旋律.

"因為月老告訴我.我的愛人正在遠方受苦受難,所以我就馬不停蹄的趕來.想救她脫離苦難."我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

"胡說八道!"她嗔罵道,柔媚的眼波中蕩漾著笑意:"你一來就欺負我,還說什麼拯救?"

"這也叫欺負?"我大喊冤枉,拎起塑料袋,放在櫃台里:"萍,肚子餓了吧?"我關切的說道.

秋萍看著那包裝精美的快餐,愣了一下:"你怎麼知道的?"

"其實我早就來了."我說道:"正好看見你和你教員的對 話."

"然後你又出去買盒飯?"秋萍吶吶的說.

"是啊!"我凝視著她激動的眼神,停頓了一下,故意說道:"那時你正被一群男生圍著,看不到我.我只好用盒飯來吸引你的注意 羅!"

"曉宇,你不會是在吃醋吧?"秋萍的臉上又浮現出微笑.

"能吃萍地醋,一直是我的榮幸!"我坦然地說.

"小心醋喝多了,牙齒變軟哦."她笑瑩瑩的說.伸手提起快 餐,神色變得有些歉:"曉宇,對不起!今天中午我要頂教員的班.下午還要繼續上班,所以現在沒法陪你!"

雖然我有些失望,但萍心中的感受應該和我一樣吧.想到這,我笑道:"沒關系,反正日子還長著呢.不過,你還是先吃飯吧,不然餓昏了怎麼辦?我的人工呼吸學得可不是太好!"

"又在瞎說!"我和她異口同聲的說道.

"不理你了!"她臉一紅,竟撒嬌似的說道,轉身逃進了擺藥間.

……

"秋萍,我不在的時候沒事吧?"護士姍姍的回到護理站,悠閑的問.

"挺好地,沒有任何異常."秋萍飛快的回答.

"我給你帶的盒飯,快去吃吧.這兒我來盯著."護士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謝謝教員,我已經吃過了!"秋萍有力的說道.

"吃過了?"

了個飯嗝,問道:"是那幫小醫生帶地?"

"是我的男朋友!"秋萍燦爛的笑容中充滿自豪.

……

盡管我在秋萍面前裝作若無其事,可一走出醫院,我不禁有些茫 然:距離她下班還有四個多小時,現在我該去做什麼來熬過這漫長地時間呢?回別墅?可惜妮妮去練鋼琴了!去宿舍?現在恐怕一個人也沒 有,連大門也都緊鎖!俗話說:沒有愛的男人最可憐,我倒是認為:等待愛的男人更可憐!

站在來看病的人潮中,嘈雜的聲浪使我不覺有些煩燥,我抬頭虛了一眼正熊熊燃燒的烈日,心里終于決定去做一件事.

……

我提著沉旬旬的禮物,心中像揣了個小兔子,忐忑不安.因為父親的一席話,使我不想麻煩賈老一家,可偏偏劉政委又休假回家鄉了,隊長和楊政委應該也能幫上忙,但現在時間緊促,我需要一個立刻就能拍板的人.因為賈老的關系,跟盧校長見過幾次面,看在賈老的份上,他應該會幫我這個忙吧?!我雖然這樣想著,可心里還是不確定:盧校長不像賈老,他好像很容易發火,而且對醫療事業看得很重!萬一……

算了,車到山前必有路!實在不行,我再求賈大哥幫忙!我寬慰著自己,步履飄浮著走著,幸好盧見虹的別墅遠離家屬區,在校園的東北角開辟了一個安靜的小院,不至于那麼引人注目.但是聽說有一些人專門注視領導的行蹤,因此我邊走邊四下張望,神情十分緊張.在別人眼里,我一定是鬼鬼樂樂,形跡可疑吧.沒辦法,這可是我第一次給領導送禮.雖然,之前曾經給隊長和楊政委送過特產,但那畢竟只是聯絡一下感情,所以內心還比較坦然.可這次是求人辦事,首先就自覺有愧.哎!如果不是為了……許傑,我何至于如此狼狽!

……

不明白為何領導們都喜歡設置關卡,將自己封閉起來的同時,也遠離了群眾!盧校長的這棟小樓跟賈老的一樣,有哨兵站崗,我不得不走進旁邊的聯絡室.

"有預約嗎?"坐在里面的士兵斜著眼睛看我,也許像我這樣的人他看得多了,于是蔑視的說道.

我是有些心虛,可我更氣憤他那種牛氣沖天的模樣,拿著雞毛當令箭!當下,我挺直胸膛,緩緩的說道:"我沒有預約,不過麻煩你給盧伯伯打個電話,就說周曉宇找他!"

我鎮定自若的神情唬得他一愣,瞪大眼睛看了我一會兒,他慌忙拔起了電話.

"真對不起!首長現在出去開會了,很晚才會回來!"士兵放下電話,很客氣的說道.

我失望的歎了口氣,沉聲說道:"等盧伯伯回來,麻煩你告訴他一聲,明天上午我過來拜望他."

"好的,我寫在記錄上."士兵回答得很快.

……

走出很遠,直到他們看不見我,我繃直的身體才松懈下來,感覺就像剛進行完一場足球比賽,身心俱疲!

看來,這求人辦事也並不是那麼容易的!我掂了掂手中的禮物,對明天的會面產生了憂慮……

……

"教員,我先走了."秋萍迫不及待的說道.

"去吧,今天也累壞你了."護士揮揮手,曖昧的說道:"玩 得……高興點哦."

秋萍興沖沖的走出護理站,快步向換衣間跑去.

難得見到秋萍有如此興奮的表情,這幫醫生有些納悶:"張姐,我說這是怎麼回事?"一個年輕的男醫生朝換衣間一努嘴,好奇的問護 士.

護士瞄了他們一眼:"小秋急著約會呢!"

"她有男朋友了?"眾人盡皆大驚.

"可不是,瞧她今天下午干活這麼麻利,愛情的力量真是偉大 呀!"護士故意感歎的說.瞅著眾人面色土灰,不禁哈哈大笑:"沒戲了吧!小伙子們!"

(最近大家爭論的很激烈,呵呵,有意思!YY也罷,現實也罷只寫我想寫的故事而已,THT’S這兩個星期比較忙,忙著節前醫院的文藝彙演,科里天天排練,我都老胳膊老腿啦,還上場擔任主力.所以寫得少或更新不及時,大家勿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