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部 第一卷 第二十六章
最大的?可能嗎?"弟弟藐視的說.

妮妮雙手抓著螃蟹,興沖沖的朝我們跑來.

"別跑!小心點!"我話音剛落,妮妮一聲驚呼,腳下打滑,她竭力控制住身體,踉蹌了好幾步,最終還是撲倒在水里.

"妮妮!!"我幾個箭步就沖了過去,想把她拉起來,可她還在水里撲騰,想將那只逃逸的螃蟹捉住.

"別管它啦."我干脆硬將她抱起來,"沒有受傷吧?"我低頭看著已經全身濕透的妮妮,關切的問.她根本無心回答,只是望著很快就變清澈的溪水,懊惱的說道:"我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才捉到 的!……"

不過是一只螃蟹而已,可她卻像丟失了很重要的東西,失魂落魄的樣子讓我又好氣又痛惜:"快去找你雨桐姐,將濕衣服換掉."不愧是母親,特地叮囑帶了她倆的備用衣褲,一定是早猜到會有這種情況出 現.

我放下她,走到溪岸的石壁邊,回頭問道:"是跑進這個洞里了 嗎?"

她一愣,旋即明白我的用意,頓時又興奮起來,使勁的點頭.我貼近水面,往里一瞅:嗬,這家伙真的很大!可惜,慌不擇路的跑進了一個淺洞,現在可是甕中捉鱉了.

"你快去換衣服,我負責把它捉住."

"真的能捉住嗎?"

"當然,我可是捉蟹專家!"話雖這樣說,其實不容易.水洞很 窄,螃蟹緊緊的塞在里面,一對巨鉗封住洞口,隨時准備給來犯者以凶狠的一擊.

我撿了一根枝條.剛一伸進去,它就咔嚓一下夾住,我乘機往外 拉,它卻迅速的松開,不愧是成了精的老螃蟹!

我找了一個粗地竹竿,強行闖進去,想將它撬出來,只是洞內曲 折,不好用力.而它的八只腳死命的鉤住岩壁,任我如何使勁.它也未動分毫.而我長時間這樣趴著,也累得夠嗆,不得不站起身,邊捶 背,邊苦思良策.

"曉宇哥哥,不好捉嗎?"身後傳來妮妮輕聲詢問.

"有點麻煩,不過……一會捉住它的!"我強扮自信的笑道.

妮妮一眨不眨的凝視了我一會兒,又垂下長長的眼睫,不舍的看著被溪水不停拍打,發出"汨汨"響聲的石洞.明亮的眼神中有一絲失 望,"算了.反正我還會捉到地."她猛的抬起頭,不以為然的說,"我先去換衣服了."她轉身朝雨桐走.

我心里很清楚:她很在乎這只螃解!平時活躍的她今天之所以有些沉悶,是因為雨桐捉了不少,偏偏弟弟也刺激她兩句,盡管她的嘴也不饒人,可我知道她憋了一口氣,想證明自己,我看到好幾次她悄悄的將捉到的小螃蟹都扔掉了,本想最後一鳴驚人.偏偏……

想到這,我重新蹲下,望著洞中猙獰的螃蟹,一咬牙.左手快速的插進去,一陣巨痛立刻從大拇指和虎口傳來,雖然我早已有心里准備.仍然慘叫出聲.說時遲那時快,我強忍疼痛,牢牢的抓住它地背殼,使勁往外一拽.

出是出來了,可是它的雙鉗仍然死死地夾住我的手,痛得我直冒冷汗:"快把水桶拿來!"我哀嚎著.

她們三人趕緊跑來,見到這等慘狀,都大吃一驚.

"曉宇,你……現在該怎麼辦?"雨桐想伸手扳開螃蟹的夾子,又怕弄傷我,急得團團轉.

"沒事的."我故作輕松的說道,連螃蟹帶手浸進水桶里.

"我說過算了的,你……你干嘛還要去捉!"妮妮發了一會呆,忽然大聲的叱責我.

我望著水桶里的那只螃蟹.此刻,它那半露水面的眼睛惡狠狠的瞪著我,雙鉗上地力道未減半分."我不想看見你不高興."我平靜的說道.

……"傻瓜!"半響,她低軟的聲線像一條柔情編織的輕紗,飄進我心里.

"松了!松了!"雨桐欣喜地喊道,猛拉起我的手,卻被妮妮一把搶過,直接將傷口含在嘴里,輕輕的吮吸.

"呵呵,不用緊張,沒有毒地."我笑著在她臉蛋上捏了一下,回頭對雨桐說道,"這應該是我們所捉的螃蟹中最大的吧?

"嗯."雨桐由衷的贊道:"妮妮好厲害!"

這下,妮妮不好意思了.

"你們瞧,這家伙殼上的毛又長又硬!"弟弟戳著它的背.自以為逃離生天的它此刻正郁悶呢,又憤怒的拿起武器.弟弟用手指將它壓在桶底,讓它徒自揮舞,卻無可奈何.

"你別動它!"妮妮沖弟弟喊道.

"干嘛!"弟弟對妮妮的突然發火感到莫名其妙,可妮妮逼人的氣勢讓他有點心虛:"切,有什麼得意的.這東西,小溪里到處都是,我也捉幾個給你瞧瞧!"弟弟悻悻的說.

妮妮沒有理他,俯身抓起那只螃蟹,仔細的看了又看:"曉宇哥 哥,我想把它養起來."

我看了一眼正在專心用手娟給我包紮的雨桐,似乎她還未明白妮妮的心思."好啊!"我說道:"買個玻璃缸,然後放一些石頭就可以 了."

"嗯!"她開心的朝我微笑.

"啊!妮妮,你還沒換衣服!"我這才發現她還穿著濕衣服:"趕快換上,否則我可要生氣了."

"上哪兒換啊,這里又沒有更衣間!"雨桐忍不住插話道.

"反下這里沒人,隨便找個僻靜的地方就行了."

"誰說沒人,你和曉濤不就是嗎?"

"我和曉濤會躲開的."

"那很難說!"

"我是那種人嗎?"

"你就是……大色狼一個!嘻……嘻……"

"哥,妮妮她……妮妮她跳下去了!"弟弟的喊聲打斷了我與雨桐的爭論.

"什麼跳下去了?"我對他的話感到莫名其妙.

"妮妮呢?"雨桐

圍沒有妮妮的身影,慌忙問道.

"在那!"弟弟朝前一指.

白茫茫地水霧中,一個人頭栽浮栽沉,烏黑的長發異常顯眼.

"妮妮!"我和雨桐驚愕得大叫.

"反正要換衣服.我就先游泳了!"妮妮雙手攏在嘴邊,大聲說 道:"雨桐姐,你也下來吧,這水真的好舒服!"說著,她仰面躺下,雙腳拍打水面,濺起片片水花.

雨桐望著妮妮快活的樣子,不自禁的將裝衣服的塑料袋塞給我.

"寶貝,你不會也想……你不是說,沒法換衣服嗎?"面對她倆大膽的行徑.我一時還沒反應過來.

"不是還有你嗎?"雨桐嫣然一笑,轉身朝水潭跑去.

又一聲水響,濺起高高的水柱.

"瘋了!"我喃喃說道,忽然想起一事:"妮妮,你雨桐姐不會游泳,你要保護好她!"

"知道啦!"

幽谷蒼翠,鳥鳴山澗,翠竹交錯,長瀑如練,水霧漂繞.雷鳴相 伴,一切恍如仙境一般.而雨桐,妮妮更是仙女下凡,在碧水中嬉戲,銀鈴般的笑聲響徹晴空……

……

"哥,你真不去看看?"弟弟用胳膊碰了碰我.

"臭小子,腦袋里都想些什麼?"我拍了一下他的後腦勺:"我可警告你,不准過去!"

"我有那膽子嗎?!她們非殺了我不可!"弟弟無辜地說道,臉上又浮起一絲詭笑:"不過哥你就不一樣,說不定她們正等著哎 喲!"

我揪著他的脖領,照著額頭使勁一彈:"曉濤,我看你最近都學壞了.今天非好好教你不可!"我正准備大施刑罰,身後傳來她倆的驚聲尖叫.

難道有人?!!我大吃一驚,拼命的朝水潭奔去.

"哥,加油!英雄救美哈!"弟弟站在原地.說著風涼話.

……

"蛇!有蛇!!"雨桐和妮妮抱在一起,一動也不敢動,驚恐的指著作為屏障的竹叢.

一聽這話.我也緊張了:在紮進水里的竹技間纏繞著一條黑白條紋的東西.

真的有蛇!我的心也不爭氣地狂跳起來,可身體不由自主的擋在她倆身前,俯身將飄在水面上地一根竹竿抓在手里.

"曉宇,……要小心!"雨桐擔心的低聲說.

我"啪啪"的擊打著水面,嘴里發出"嗬嗬"的吼叫,想用這聲勢將它嚇走,但它沒動!我心里奇怪,小心翼翼的用竹竿捅了它幾下,還是沒反應!

"哎!原來是蛻下的蛇皮!"我長籲口氣,用竹竿挑起它,扔在岸邊的草叢中.

"蛇皮?"妮妮仍是心有余悸:"那蛇呢?"

"誰知道?"我聳聳看,回身面對她倆,這一細看,頓時兩眼放 光:雖然她倆已將內衣穿上,依舊是春光無限,綢緞般發亮的秀發,霜雪般潔白的肌膚,明眸皓齒,姿態妖繞……雨桐自不必說,妮妮雖青澀些,也身材勻稱,曲線柔和,別有一番撩人的風韻,她倆恍如碧水中地兩朵芙蓉,在這紅花綠樹滿山谷的大自然中傲然怒放,搖弋生姿……

"也許它就躲在這附近,所以我必須在這里守著."我壓抑著心中的欲望,一本正經說道,內心卻暗自竊笑.

"妮妮,動作快點,咱們趕緊離開這里."雨桐也無瑕多想,從竹枝下取下塑料袋,拿出短褲,遞給妮妮,自己迅速的套上短袖T恤.

妮妮卻紅著臉,將短褲擋在前,根本不敢看我,猶猶豫豫地說道:"曉宇……哥哥!你轉……轉過去!"

我很不情願的轉身,還是忍不住笑起來:"妮妮,你的內褲真好 看,竹地那個東西是米老鼠還是芭比哎喲!……妮妮,快住手!別亂扔石頭!……哎呀!哎呀!手被砸斷了!妮妮,妮妮,我錯了!再也不亂說了!寶貝,你快拉住她!……哎喲!……"

……

"首長,你別擔心,她們會安全回來的!"曾衛華見曾老一動不動的坐在橋頭,忙小心的安慰道.

"有曉宇在,我有什麼好擔心的."賈老笑了笑,凝望著眼前的山谷.

夕陽想為山林染上一層燦爛的色澤,卻太過粗心,導致半邊金黃,半邊翠綠,輪廓分外清晰.橋下的溪水潺潺流過,浮動著萬點金光……

山水間有一條窄窄的土路,簡陋古樸,一直延伸至山谷深處.此 刻,著甩動的牛尾,清脆而舒緩的響著……

賈老長歎一聲,若有所思的說:"住在這麼安靜的地方,應該能夠心境平和吧!"

"是的,首長!"周定邦回答.

"說起來,我也該解甲歸田了,找個山清水秀的地方住下來,種種地,養養魚."賈老拍拍腿,站起身,呵呵一笑:"我看這里就很不 錯!"

解甲歸田?不是早已經退休了嗎?周定邦心中有些疑惑,于是小心的附和著,不知賈老是開玩笑還是認真的.

"曉宇,他們回來了!"這里,曾衛華的歡呼聲,轉移了眾人的目光.遠處,周曉宇,雨桐,妮妮,曉濤,打打鬧鬧著涉水而下.很 快,他們發現了小橋上的賈老等一群人,紛紛揮舞起手臂.

"爺爺!爺爺!……"妮妮大聲的高喊:"我們捉了好多好多的螃蟹!"

"看來,他們是大有收獲啊!"賈老看著飛奔而來的妮妮,老懷大樂……

(解答一位讀者的疑問:陳瑞是我的筆名,靈巧是我在的昵稱.另:我可是貨真價實的男士!如果你在其他網站看到的這本,感興趣的話,就請來起點支持我吧

這一卷還有一章就結束,雖然家鄉的故事還很多,但不能太偏離的主線,到此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