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部 第一卷 第十四章
秋萍,我穿得這套衣服好看嗎?"楊麗在原地轉了兩

"好看是好看,就是有點"秋萍側著臉,想了想,:"就是有點露!"

楊麗毫不介意,反而笑起來:"蹦迪嘛,就應該穿成這樣,才跳得開!這麼久一直在忙,難得今天休息,又是那幫傻瓜請客,還不乘機瘋狂一把!喂,秋萍你也別一天到晚都呆在宿舍里,偶爾也出去活動活動嘛.你要知道,這次他們本科隊請客,其實主要是針對你."

"這些跟我有什麼關系!"秋萍淡然的說,:"我喜歡呆在宿舍里看書."

"這是你的真心話嗎?"楊麗陰陰的一笑,湊近秋萍耳邊:"要是那傻小子叫你去跳舞.你會不去嗎?"

秋萍一愣,低下頭,在稿紙上劃了幾筆:"楊麗,你還不走,都快到時間了."

"哈哈,被我說中了吧."楊麗坐到秋萍身邊,猛的抱住秋萍的 腰,輕輕掐了兩下,嘴里嘖嘖的說:"瞧瞧,這身段多細,這皮膚多柔軟……

"楊麗!"秋萍急得想將楊麗推開,如霜似雪的俏臉緋紅得像絢麗的晚霞.

楊麗迅速的跳開,認真的說道:"秋萍,咱們是好姐妹吧,我有個疑問你一定要幫我解答."

"什麼疑問?"秋萍不自覺的煞住腳步.

"我想知道"楊麗拖長聲音,忍不住再次笑出聲:"臭小子抱住你的時候,你什麼……哈哈……感覺……哈哈……!"

"楊麗!!"秋萍羞澀的喊道,恨不能撲上去將楊麗的嘴堵住.

兩人在宿舍里嘻嘻哈哈打鬧著……

……

"秋萍,你知道嗎?阮校長住院了.聽說是肝癌!"楊麗對著鏡 子,邊塗口紅邊說.

"聽說了!"秋萍輕聲說道.

"哎,阮紅晴真慘!"楊麗歎道,將口紅蓋好,放進抽屜:"看來要換新校長了,不知道下學期是不是還像現在這樣自由?"

秋萍放下筆:"我們都已經實習了,學校領導的變動對我們地影響不大吧."她不確定的說.

"你呀,世界上就一個人對你有影響!"楊麗取笑道,走到宿舍門口,忍不住再次回頭:"喂.你真不去嗎?這也許是最後的輕松羅!以後誰知道會怎樣?"

秋萍搖搖頭:"你一個人去吧,玩得開心點,注意安全."她微笑著說.

"沒趣!"楊麗不滿的揮了下手,哼起小調,走出房門.

楊麗的腳步聲消失時,宿舍恢複了甯靜.日光燈將空蕩蕩的房間照得如同白晝,窗外是黑漆漆的夜……寂慕淡淡的浸入心田,有一種莫名的傷感:"曉宇,已經2號了,你說過8中旬會回來的.多希望你能 早點來……"她幽幽地說,心中的期盼是如此的強烈……

……

……

"曉宇.明天一定要吃早餐,午飯也要准備好,因為預賽,決賽會持續一整天.要保持好體力,上場後不要緊張,就像平時練習一樣,不過進場後的禮儀一定要注意……"廖勇躺在床上,作比賽的最後布置.可沒說多久,他就不停的咳嗽.

妮妮皺起眉毛,害我急忙扯了扯她的衣角.

"老廖,這些你就別擔心了.明天我會到體育館去給曉宇和妮妮作現場指導的."李阿姨給他捶背,用手紙擦過他嘴邊的唾沫.

廖勇看了她一眼,不再言語.

"師父,你現在病情好點沒有?"我關切的問道.

"好多了.咳嗽次數比以前少,晚上睡覺也很安穩.醫生說他地水腫也消了很多,還說照這樣下去.再過一個月,就可以出院了."李阿姨接過話頭,滿臉喜色的說.

"那太好了!"我說道,可心里並不像她那樣樂觀,我始終記得主任說過地話.

"今天晚上你們就不必再練習了,好好在家休息吧."廖勇說道.

"那我們就不打擾你們兩個."我開玩笑的說.可惜,這句頻繁使用的話已經激不起他倆的反應,只是平靜的望著我,倒讓我有點不好意思."我們走啦."我匆匆的說.

"曉宇!"廖勇叫住我,他的目光掠過雨桐,妮妮,直視著我,蘊含著一種無法言喻的灼熱:"別忘了我說的話!"

我注視著他,鄭重地點點頭.

"怎麼會忘了?永遠也忘不了!"走出房間時,我在心里對自己 說.

……

……"他的心衰已經改善了很多.只是最近,室早和短陣室速有點頻發,我們正在用藥物控制,應該不會有太大地問題."著郭主任所說的話,高興的同時,隱隱有點憂慮.

"妮妮,你要的那張照片,我已經洗好了!"雨桐說道.

"真地?!快給我瞧瞧!"妮妮興奮的說道.

"謝謝雨桐姐姐!"妮妮親熱的道了聲謝.

妮妮和雨桐會如此親密,我一點也不奇怪.那天我承認妮妮是我女朋友後,她就嚷著要搬到我家去住,說是練舞方便,即使賈老也沒能勸住.結果妮妮和雨桐住在一個屋,

繼續那一晚風情地夢想也破滅了.連賈老也搬到了 的高級套房,盡管他盡量保持低調,不引人注意,但院里的人看我們家的目光卻越來越異樣……不過,院里空氣清新,風景也好,應該更適合他的心意吧.原以為他會察覺出我和妮妮的關系,可他一點表示都沒 有,這倒讓我有些不安.他白天就出去尋訪昔日呆過的地方,有時也會來看我們練舞.晚上多數呆在我家,象普通人一樣下棋,聊天,看電 視,加上他的警衛員.保健醫……我家可真是熱鬧無比.

剛開始時,妮妮和雨桐不時有些小磨擦,總是由妮妮挑起的,可雨桐就是雨桐,她用她的熱情和忍讓,漸漸地感化了妮妮.如今,她倆就像一對姐妹,甚至妮妮粘雨桐的時間比我還多些.不僅如此,雨桐還改變了母親對她的觀感,雖然她不太會料理家務.可她總是積極的去幫助母親.有閑的時候,就陪母親聊天,當然主要是母親說(她就愛嘮 叨),她在一旁靜靜的聽……現在,母親對她倆就像女兒一樣,嘴里時不時提起她倆的名字,連我都忍不住有點嫉妒.

"瞧他的樣子!哈!哈!哈……"妮妮和雨桐看著那照片,捧腹大笑.

"你們在看什麼呢?"我好奇的湊近,妮妮立即將照片藏到身後:"沒什麼."她眨著眼睛,望著我.臉上笑意更濃.

"我也要看!"她的樣子更增加了我地懷疑,隔著雨桐. 撲過去,抱住她.

"不給看就是不給看!"妮妮使勁掙紮,將手中的照片舉得高高 的,口中亂喊:"雨桐姐姐,你快幫幫我,曉宇哥哥他欺負我!"

"你雨桐姐姐才不會幫你啦!"我獰笑道,伸手要奪照片,忽然後背被抱住,壓力陡增,猝不及防的我直接壓在雨桐的大腿上.

"曉宇.不准你欺負妮妮!"雨桐在我上方,義正辭嚴的說.

"叛徒啊叛徒,最大的危險果然都來自人民內部,看我怎麼懲罰你們."我威脅的說.想使勁撐起身子,怎奈雨桐的全身重量都壓在我身上,轎車狹小地空間使我施展不開.空有一身力氣也是徒勞.

妮妮趁機捏我的鼻子,還擠眉弄眼地將照片在我眼前直晃:"想看嗎?想看嗎?……"

"啊!"我終于看清了照片:"你們從哪兒得到這張照片的?"我急得伸手去奪,妮妮敏捷的閃開.

"昨天阿姨給我們看相冊的時候,特地把這張照片拿給我和妮妮 看.因為有底片,所以我拿去多洗了幾張."雨桐笑嘻嘻的說.

"雨桐姐姐,你說曉宇哥哥是不是從小膽子就很大,在那麼多人的面前居然敢哭成那樣."妮妮扮出一副崇拜的模樣,反複看著照片.

"是啊,是啊!"雨桐附和的點頭.

我又氣又羞,那張照片是我讀小學時照的.當時,全院的軍人和家屬在大禮堂慶祝"八一建軍節".我穿了一身乾淨地衣服坐在前面,一個跟我家很熟的宣傳干事扛著相機,說要給我拍張照片,我擺了好幾個姿勢,他都不滿意.這時,另一個平時愛跟我玩鬧的叔叔過來,給了我一個紙盒,說是送我的禮物,我很高興地打開,誰知竟竄出一條小青蛇(後來我知道那那只是一條無毒的蛇,而且牙齒全被拔掉了),當時我真被嚇傻了,號陶大哭……結果,宣傳干事乘機拍了一張,還誇我哭得很自然……我靠!

"曉宇,阿姨昨晚告訴我,以前她一直對你很擔心!"雨桐收起笑容,認真的說道.

"擔心?擔心什麼?"我沒好氣地說.我媽也是,沒事就把我小時候的糗事都抖落出來,害得妮妮一天到晚當笑話一樣在我耳邊嘰嘰喳喳的.

"她說你小時候很內向,又比較膽小,擔心你將來找不到女朋 友."雨桐望著我嫣然一笑:"不過,她說她現在總算可以放心 了."

我一愣,那時候的我的確像母親說的那樣,比較自卑,不大喜歡接近人,可誰也沒想到如今卻完完全全變了一個人,是因為我天性如此 呢?還是其它的緣故?……雨桐眼眸中的溫柔輕輕蕩漾著我的心田……嗯!是秋萍,雨桐,妮妮……的愛一直鼓勵著我,使我對未來始終保持著自信……我避開雨桐的目光,不想讓她看到我心中的激動,嘴里咕嚕道:"我媽說的,你們也信?"

"對了,妮妮!"雨桐扭頭說道:"阿姨說今晚她要給我們看晚宇中學時候的日記,聽說里面有一些特別的內容喔!"

"真的?我也要看!"妮妮興奮的說.

她們倆倒是組成了聯合陣營,存心跟我過不去!那我也就不客氣 了……

"哎呀!"雨桐突然驚聲尖叫.

"干什麼嘛,大驚小怪的."我故意一本正經的說大話,左手繼續往雨桐大腿根部前進……

雨桐俏臉緋紅,揚起手,重重的打在我背上:"色狼!下 流!……"

"哎喲!……"

夕陽落在寬闊的江面,將江水染成一條紅色的綿綢,轎車奔馳在彎曲的山道,笑聲隨風飛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