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部 第一卷 第十三章
晚,雨桐對妮妮和月梅的事沒作一句評論,但此刻她 色,似乎說明她已經接受了這一事實.

然而妮妮的表情不大好看.雨桐還穿著睡衣,正用毛巾擦著濕 發……此情此景讓妮妮的眉毛都豎起來了,她猛的扭轉身,臉上怒氣很重:

她的模樣讓我暗暗心驚,好長時間沒見她這樣了:"妮妮,你聽我說."我輕輕按住她的細肩,柔聲說道:"雨桐她是"

"我不聽!"她"啪"的一聲,打開我的手,一張小臉漲得通紅:"我什麼都不知道!你什麼都不告訴我!"她直瞪著我,銳利的目光有些怨恨,有些傷心:"昨天也是這樣,你根本就不關心我!虧我……我簡直就是個笨蛋!"最後這一聲怒吼,帶著尖銳的哭聲.話音末落,她已經沖出房門.

被她的話所震驚的我,根本未料到她會有如此過激的舉動.還坐著發愣……

"喂,哥,剛才怎麼回事?你那個"弟弟走進屋子,一只手揉著被妮妮撞疼的胸部,嘴里咕噥的埋怨著,但屋里的氣氛讓他很快住 口.

母親神情嚴肅的端著熱氣騰騰的面條,站在走廊上,擺出一副就知道會這樣"的神情.

雨桐將毛巾在手中反複疊著,不安的望著我,似乎對造成剛才的局面,感到自責.

妮妮哭了!我沒有去注意她倆的目光,心里一直在回響她所說的 話……

"我去找她回來!"我狠敲了一下自己,急步走向屋外.

"曉宇,我跟你一塊兒去!"雨桐的話讓我停住了腳步.

"你也去?"我有點猶豫.

"一定要找她回來!"雨桐真誠的說道.

……

"這就是基地招待所!"我指著面前這一棟華麗地大樓,拉著雨桐的手.就要往里走.雨桐沒有動:"曉宇,你一個人進去吧,我在這兒等你!"

她微笑的望著我,眼神中卻有點落慕.

一絲愧疚在我心頭劃過,我重重的捏捏她的手……

……

我很快見到了小李,他告訴我,妮妮呆在自已的房間里,一直沒有出來.我使勁敲門,百般哀求,里面沒有一絲動靜.無奈之下,請小李作擔保,讓服務員拿來備用鑰匙.

我輕輕的旋開門,輕輕的走進去.窗簾關得嚴嚴實實,屋里一片黑暗,這情形與那一次何其相像,不同的是那輕輕的啜泣聲,它扯痛了我地心,看到妮妮趴在大床上的嬌小身影,我的眼內開始發酸……

妮妮察覺出了異常.迅速抬起頭,一看是我.慌忙用衣袖在臉上抹了幾把."你來干什麼?"她竭力想扳起面孔,那紅腫的眼眶,還在滴落的淚水卻讓這氣氛變得憂傷.

"妮妮,跟我回去吧."我凝視著她,溫柔的說道.

"回去?回哪兒去?回去你家?!哼,那麼糟糕的地方,我才不願意去啦!"她根本不看我一眼,一邊擦淚,一邊用尖刻的語句渲泄對我的憤怒:"你是什麼人,有什麼資格呆在我的房間里?別弄髒了地板!還是回去陪你地那一位吧!"

"我不能離開!"我向她走去,聲音沉著而堅定:"因為妮妮是我的女朋友!是讓我快樂.讓我開心地小精靈!是我要全身心的去愛,去照顧的人!"

她緩緩轉過頭,看著我,以一種將信將疑的眼神.那似乎想問'這是真的嗎?’.

就在我要靠近她時,她突然將頭一偏:"騙人!我才不信!只有爺爺真心對我好!"她拼命的搖著頭,"嗖"的站起身:"你不走.我 走!我現在就回G市!"她賭氣的說道,伸手想推開我,我卻:|摟住.

"放開我!快放開我!"她在我懷里又踢又打:"你這個大色狼!大色……唔……嚶……"

妮妮靈巧的雙唇非常柔軟,帶著一股淡淡的蘋果味,就像未開墾地山林,沒有干涸的土地,滿是賞心悅目的風景,使我沉醉而不願歸 去……剛開始時,妮妮還極力避開我,漸漸的,不再抗拒,不過表現地極其笨拙.在我**的吮吸下,她絲毫不懂得配合,牙關緊閉,任我如何叩擊,她不回應,無奈的我只好轉移到她地俏臉上,在每一寸肌膚上留下無數的吻痕……

她抱著我的雙臂漸趨無力,最後整個身軀往下滑,我慌忙抱緊她,才讓自己清醒過來.而妮妮在懷中,雙頰紅豔似火,呼吸是那麼急 促……

"妮妮,我們回去吧!"我在她耳邊親昵的說.

她羞澀的緊閉雙眼,似乎還在體味剛才的那瘋狂的吻,許久未有反應.

這應該是妮妮的初吻吧,別看她平時刁蠻無理,事實上她是一個純潔天真的女孩!我……我能讓她幸福嗎?我不自覺的抱緊她,但心中沒有對自己的決定感到後悔!

"不是……不是還要等三年嗎?"她的聲音細若蚊吶.

我一愣,旋即明白她的意思:"不用等了!"

"為什麼?"她迷惑的問,眼神中有一絲彷徨.是怕

反爾嗎?

"就像妮妮對我的感情一樣,我對妮妮的愛也不需要隱瞞!"我撫著她的長發,輕聲說道:"妮妮,那個約定已經取消了,我們重新約定好嗎?從現在開始,直到永遠!"

妮妮仰望著我,亮晶晶的大眼睛閃爍著激動的淚花,她的身體突地向上一竄,雙手攀住我的脖子.

"嗯!"

……

"我們出去吧!"我頓了頓,對妮妮說道:"你雨桐姐姐正在樓下等我們啦."

妮妮剛踏出去的腳又收了回來:"她來干什麼?"她冷冷的說.

"妮妮,就像我無法割舍對你的愛一樣,我也無法割舍對她們的 愛."我期盼地望著她,加重語氣說道:"看到你跑回家.雨桐認為都是她的錯,主動央求過來接你的.好了,別耍小性子,我們下去 吧!"

妮妮低著頭,右腳尖在地板上劃來劃去,……忽然,她抬起頭: "下去就下去,誰怕誰呀!"

我忍住笑,拉住她的手……

……

"晴晴,你歇一會兒吧.這些事讓衛生員做就可以了!"阮煒心疼的說道.從清晨開始,女兒就一直在病房里忙碌,收拾桌子,換床 單……雖然父女倆的對話很少,但這就是女兒表達愛的方式.

"爸,我不累!"阮紅晴放下掃帚,露出舒心的笑容:"你就好好休息吧,這點事累不倒我!"她彎下腰,熟練的從床下提起沉旬旬的尿壺,輕快地朝衛生間走去.

阮煒的目光追隨著女兒的身影.看著她將尿液倒進馬桶,水濺到身上也不皺一下眉;看著她用衣袖抹去額頭上的汗珠.略顯疲倦的臉上始終保持著愉悅……心中既感到欣慰,又有些難受:好不容易能和女兒打破隔閡,多希望這種溫馨的畫面能持續得更久些!……

"爸,我給你削的蘋果,你怎麼還沒吃呢?"女兒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沉思:"哦,晴晴給我削的,我還舍不得吃啦!"他拿起桌上那個有點坑坑窪窪地蘋果,開玩笑的說.

"爸,我蘋果是削得不好,但您必須得吃.這是盧伯伯交待地!"阮紅晴雙手叉腰,不滿的說.

"誰說我不吃了!"阮煒咬了一大口,看到女兒的笑得更燦爛,那蘋果的甜味一直延伸到心里……"爸爸.你也嘗嘗我的棒棒糖." ……"嗯,好吃!"嘴角.阮煒凝望著女兒,不知不覺間,那個淘氣的小女孩已經長成一個婷婷玉立的姑娘了……想到這兒,阮煒心中一動:"晴晴,有件事我想問你?"

"什麼事?"阮紅晴正收拾著床頭櫃.

"你跟周曉宇很熟嗎?"

"咣!"茶杯重重的放在桌上:"爸,這個人我不認識!"阮紅晴咬牙切齒的說道.

阮煒沒想到女兒有這麼大的反應,似乎明白點什麼,但更多地是疑惑:"晴晴,我對不起你,一直在干涉你的生活,你一定很恨爸爸 吧?"他誠懇的說.

父親愧疚的表情讓阮紅晴一愣,如今地父親已不再是以前那個溫文儒雅的父親,面黃肌瘦,雙目無神,在白色的棉被下是他因肝腹水隆出地腹部……她將被子又重新掖好:"爸,過去的事就別提了."她輕聲說,伸手拉起水瓶:"我去打水."

阮煒眯起眼,望著在陽光照射下女兒修長的身影,腦中卻閃過周曉宇的資料,脫口而出:"晴晴,爸爸希望你幸福!只是……只是對于周曉宇,你一定慎重!"

"爸!"阮紅晴猛然轉身,嚴肅的大聲說道:"我跟他一點關系都沒有.以後,不要再提他!"

"你們這里好熱鬧!"門外傳來一陣笑聲.

"老師!"

"盧伯伯!"

"盧伯伯,您和我爸慢慢聊,我去打水!"阮紅晴匆匆的走出去.

"怎麼,晴晴在跟周曉宇談戀愛?"盧見虹問道.

"您都聽到了?我也不太清楚,上次我看到周曉宇晚上去晴晴的宿舍,聽說周曉宇這個學員作風不太好,我有點擔心啊!"阮煒憂慮的 說.

"也許是個好事也說不定.你現在哪有精力去操這份心."盧見虹笑著安慰道,"今天感覺怎麼樣?"

阮煒故作輕松的笑了笑:"還好!"隨即話鋒一轉:"老師,現在學校情況如何?"

"學校你不用擔心,我還鎮得住."盧見虹傲然的說道.

"哪上面呢?"阮煒追問道.

盧見虹神情凝重的望著他,幾次欲言又止,阮煒歎了口氣:"我病退的命令也快下來了吧……老師,對不起!"

"我是有點不甘心,可是……有什麼辦法……唉……."盧見宏歎口氣,卻見阮偉愧疚的望著自己,改口說道:"也許我們都錯了……軍人嘛就該歸中央……統一管理."他站起身,走到窗前,良久地俯瞰著晨曦中的校園."這麼繁華的地方交還給上面,應該沒有什麼遺憾 吧."他喃喃的說道,疲憊的語氣中帶著深深的眷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