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部 第一卷 第五章
在舒適的床上,奔波勞累了一天的我按理說應該很快 鄉,但想起來父親所說的話,我怎麼也睡不著.

門"吱"的一聲被推開,一個人影閃進來.

"曉濤,這麼晚了,你還不睡?"我說道.

"嘿嘿,哥!好不容易見你回來,聊聊天不行嗎?"他神秘兮兮的笑著,順手把門關上.

這小子又在玩什麼花招?我看了看他,然後翻轉身:"行啊!先幫我按摩!"

"又要按摩?"他失聲說道.

"好長時間沒有感受過了,怎麼你不願意?"我趴在枕頭上,緩緩說道.小時候,我和弟弟就睡一張床,他時常深夜'畫地圖’,可把我害苦了.當然也有好處,因為他小,我常常哄騙他給我按摩,而他似乎也樂在其中,直到他讀小學三年級時,才'幡然醒悟’.不過每次他求我幫忙時,我就提出這個要求,而他總是裝作很為難,最後勉強答應.其實,他跟我一樣,想藉此來懷念童年那些快樂時光.

"願意,當然願意!"他慌忙說道.

"哥,今天那個女孩真是你的女朋友嗎?長得挺可愛的,就是凶了點."他邊按摩邊說.

"你說呢?"我問.妮妮對我而言,是妹妹?還是女朋友?我自己也分不清,或許不自覺在兩者之間徘徊吧.

"喂,別偷懶,你的手勁太小了."我大聲說道.

"誰叫你背上的肌肉這麼硬,我可是累死了."他埋怨道.

"別找理由."我回了一句,閉上眼睛:"曉濤,你有什麼事想對我說?"

"嗯……那個……這個……"他突然變得語無倫次:"哥.你看我應該……應該報考哪個學校?"

我奇怪于他的失態,不過還是認真的想了想:"以你地成績,報考二十中或者巴蜀中學應該沒有問題,而且可以試試一中和三中."

"我想……我想讀B中"他猶豫的說道.

"什麼?"我猛的轉身,直視著他:"曉濤,你沒事吧,有重點高中你不考,考什麼B中!別說這種傻話!"還有一句,我沒有說出口.為什麼我中學沒讀完,而去考軍校?如果他能順利考上好大學.也算是補償我的遺憾.這不但是我的希望,也是父母的期望!

"因為她要讀B中!"這次他倒毫不遲疑的說道.

"她?"

"就是……我常跟你說的那個女孩,因為B中距她家比較近,而且學費也便宜."他有些扭捏的說.

原來是他的同桌,那女孩我見過一次,好像長得很文靜,弟弟能學習這樣好,據他說還得到那女孩地不少幫助.他倆總是互相鼓勵,互相促進.

"你跟她說了嗎?你喜歡她."我的語氣變得緩和.

"沒有."他搖頭.

"那她說她喜歡你嗎?"

"她沒有!"他見我冷笑,堅定的說道:"哪怕她不喜歡我.只要我每天能看到她,就滿足了."

我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他毅然的神情讓我愕然.自己年輕時的身影忽然間浮現在眼前,與他重合……我歎了口氣:"這件事干嘛跟我說?"

"因為我覺得哥哥你能理解我,而且你說的話,爸爸,媽媽能聽進去.哥,你會幫我的,對吧?"他眼中充滿期盼.

我凝視著他一會兒,嚴肅的說道:"曉濤,人生的道路很漫長,有很多支路.有時候你需要下站換車,有時候你不下車.別人會下,但也會有新地旅客上來.你想一直不換車,就有可能坐錯站.上什麼樣的高中,對你將來地人生會有很大的影響.雖然你現在為了那個女孩,願意做任何事,但將來的某一天.當你發現曾經成績比你差的同學都考上了名牌大學,而你還在三流學校里混,你會感到後悔嗎?"他張嘴想申辯,我揮手制止他:"哥不是打擊你,只是想讓你冷靜下來,仔細想清楚.萬一有一天,真像那樣,你會後悔?人生並不像你想像的那樣美好!等你對心中的決定堅定不移時,再來告訴我.到時候,不管決定是什麼,我都會支持!"

"……真的?"他欣喜的問.

"真的!"我點了點他的胸口,認真地說:"不過你要好好去想,它的理由要很充分才行."

我枕著雙臂,看著他思索著走出我的臥室,心情很是複雜:自己對待感情,不是也跟他一樣沖動嗎?從不去考慮後果,現在居然要他多想想未來,還真是佩服啊!……不過,他對感情專一,讓我羨慕,不禁讓我想起了曾經的自己,想起了自己當年對許傑所說過地話……不知道她和高欣現在怎麼樣了?應該在拼命的複習,准備即將到來的高考吧!為了實現和我地承諾!哎……

……

我迷迷糊糊的睡著,忽覺腳底奇癢,忙往毛毯里一縮,可是這種感覺轉移到了鼻子,我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清脆的笑聲在耳邊響起:"懶蟲,快起床!"妮妮可愛又可恨的俏臉出現在我眼前,她湊近我,手中的狗尾巴草在我眼前搖晃.

豈能讓她再得逞!我迅速抓住她的雙手:"妮妮,別鬧了!"

她無視我的警告,反而興奮的轉動手腕,讓小草掃過我面頰.

我避過那毛茸茸的東西,雙手使勁往外一扳,她驚呼一聲,仰面倒在我腿上.

"知道厲害了吧,下次還敢不敢啦?"我坐起身,俯視她,威脅的說.

"我偏要!誰叫你睡懶覺!大笨熊,胖乎乎的,一天到晚呼嚕 嚕……"

對于我扮出的凶相,她笑得更歡,居然唱起兒歌,讓我哭笑不得."敢罵我.我可要大刑侍候啰."瞧

樂的模樣,我心中一動.

"我才不怕呢!"她吐吐舌頭.

我的雙手猛然插到她腋下,手指快速地撓癢.

剛開始,她還強自憋著,但終于忍不住"咯!咯!咯!"的笑起 來……笑聲越來越急促,她使勁掙紮,手腳亂抓亂蹬,卻無法憾動我的手臂.

"快認錯,我就饒了你."我趁機要挾.

"……咯……咯……不……咯……不……"她倒挺硬氣,只是笑得都快喘不過氣了.我正想收手,卻聽見門口有人抱怨:"喂,兩位親熱的聲音真大,吵得我睡不著覺!"

"曉濤,你是不是皮子癢了?"對于弟弟的玩笑話,我倒不覺得什麼,只是怕妮妮生氣.

"你過來!!"妮妮縱身坐起,沖弟弟大聲喝道.不知是因為剛才折騰的緣故,還是因為羞澀,臉蛋紅撲撲的.酷熱的天氣使她粉嫩的肌膚泌出些許汗漬.她神情平靜,就連靈動的眼睛也有些變幻莫測.讓我看不出悲喜,不免心中開始擔心,她是不是真地生氣了?

"我就不打擾你們了!"弟弟打著哈哈,轉身欲逃.

"等等!"妮妮從床腳提起一個精美的塑料袋,扔了過去:"這個東西送給你."

弟弟匆忙間沒接住,塑料袋掉在地上,從里面滾出一雙嶄新的籃球鞋.

"送你的禮物!"妮妮得意的掃我一眼:"聽曉宇哥哥說,你喜歡打籃球."

弟弟瞪大眼睛,注視著球鞋,神情頗為激動.因為那正是他夢寐以求的耐克鞋,他完全不知該怎麼做,愣在當場.

"快收下吧,那是妮妮的心意."我出言提醒.

"……謝……謝!"弟弟將球鞋放好.不好意思的說道.

"有什麼好謝的,作為姐姐總得給見面禮吧."妮妮的話引得我一笑.

"笑什麼?"她回頭,瞪著我.

"沒什麼!"我連連擺手.

"曉宇哥哥.你剛才欺負我,我現在要還回來."她狡詰地說 著,膝蓋猛地往上一蹦,借著床的彈性,躍得很高,柔軟地嬌軀洋溢著青春的氣息,朝我壓來……

……

"妮妮,你今天怎麼過來了?伯伯呢?"我邊吃早餐,邊問.

"爺爺去成都了."妮妮的語氣中有一絲遺憾,但更多的是興奮.

"對了,兒子.早上首長打電話過來,因為你還在睡,我接的.他說,他去探望戰友,讓你好好照顧妮妮!"母親端著一小碗熱氣騰騰的面條放到妮妮面前,柔聲說道:"妮妮,你的面條!"

"謝謝阿姨!"妮妮甜甜的笑道.

我望著妮妮呼哧呼哧的吃面條,心中琢磨著賈老這麼做的用意.

"阿姨,真好吃!"妮妮很快就吃完了,嘴角邊還粘著辣椒皮,平時所扮演地淑女形象蕩然無存.

"妮妮,你早上不是吃過飯嗎?"我忍不住問道.

"我又餓了!"她理直氣壯的說.

"妮妮,中午也在這里吃飯,好吧?阿姨給你做好吃的."母親歡喜的說道,不自禁地掏出手帕幫妮妮擦嘴.

"嗯!"妮妮用力的點頭,居然溫順的任母親施為,眼神中閃爍著一絲儒慕地光芒.

許多要問的話重新咽了回去,我靜靜的注視著這個溫馨的畫面,露出欣慰的笑容……

……

盡管陽光十分燥熱,我的心情卻是愉悅.

從山坡往下走,眼界十分開闊:路的這邊是層層梯田,一直瀉到山腳,綠油油的水稻連成一片.有幾塊田種著其它的農作物,開著鮮豔的小花,異常乍眼,引得無數蝴蝶飛舞.其間,每一株行道樹的枝蔓間都藏著蟬,因此"知了,知了……"的叫聲充斥在每一個院落.更有趣的是,空中有幾支黃色的蜻蜓在忽上忽下的飛翔,好像在為我們開道一 般,總是懸停在前方,與我們保持一定距離.

妮妮蹦嘣跳跳的跑著,一會兒嘗試捉蜻蜓,一會兒又蹲在路邊,看水田里的鯉魚,顯得興奮無比.

"妮妮,伯伯是一個人去成都的嗎?"我忽然問道.

"沒有啊,有徐叔叔(賈老的保健醫生)和警衛員陪著爺爺."妮妮往水田里扔個小石子,悠閑的魚鰍迅速鑽到泥里.

"把你一個人留在這里,他難道不擔心嗎?"

她停住腳步,看看我,轉身跑回我身邊,自然的拉住我的手,前後晃蕩:"因為曉宇哥哥會好好照顧我的,對吧?"

狡猾的小家伙!我一笑,沒說話.

"昨天晚上,我可是求了爺爺好久,他才同意讓我去跳舞的.後 來,他又接到一個長途電話,突然決定要去成都的."妮妮邀功似的對我說:"曉宇哥哥,你怎麼感謝我?"

原來是這樣!我釋然的同時,又產生了好奇:那會是一個什麼內容的電話,讓賈老如此著急.

"我一定將妮妮養得白白胖胖的."我打趣道.

"你當我是豬啊!"她嘟起小嘴,使勁捶了我幾拳,忽然神色變得有點沮喪:"可是爺爺把李叔叔也留下來了,我討厭他一天到晚這樣跟著我."

這麼費力又不討好的話兒他一定感到很無奈吧.我回頭看了一眼跟在我倆身後的李剛.

"妮妮,不要這麼說."我柔聲勸道:"李師傅是軍人,他必須服從命令.他自己也不喜歡這麼做的."

"可是"妮妮抬起頭,聲音有些激動:"我只需要曉宇哥哥就夠了,曉宇哥哥會保護我的,就像在醫院里的那次一樣."說著,她溫柔的靠緊我.

面對她信任的眼神,我再也說不出話來,只是緊緊捏住她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