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部 第一卷 第三章
洗手間出來,阮紅晴立即跑向病房.

"校長醒了!"站在門口的吳秘書興奮的低聲對她說.

"真的?"阮紅晴萬分欣喜,推開虛掩的門,就要往里沖.

"現在盧校長也在里面,醫生說校長剛清醒,身體還很虛弱,希望不要太驚擾他."吳秘書趕緊提醒她,阮紅晴停往腳步,……出人意料的是,她再次將門虛掩上.

她疲憊的坐在走廊的坐椅上,沉默了一會兒,她抬起頭:"我爸病了,我來照顧他……應該很正常的吧."與其是對吳秘書說,不如說是在喃喃自語,聲音就像她的表情一樣困惑.

"……啊!"吳秘書點點頭,沒有對這句奇怪的話表示一絲驚異之色.

像是得到了確定,阮紅晴站起身,輕輕推開門.

"校長有個習慣,你知道嗎?"吳秘書突然說道:"一旦工作忙 完,他就會叫司機載著他在校園里打轉.聽他說,這是為了讓大腦得到休息.不過"面對阮紅晴投來的目光,吳秘書加重了語氣:"在經過護理系大樓時,他總是讓轎車停在路邊,靜靜的待上一會兒,才離 開……"

阮紅晴呆立在門前……

……

這個病房是個套間,外間是客廳:擺放著3寸的大彩電的沙發,……中間用一道做工精美的屏風隔斷.

"我已經派人給朱晴打越洋電話了,遺憾的是她要去參加一個歐洲醫學年會,不在辦公室.我會盡快跟她聯系上,相信她得到消息,就會立刻趕回來."里間傳出校長的聲音.讓阮紅晴一愣.

"老師,別操這份心了……,她的情況我都了解,她已經獲得了綠卡!今年咱們國家跟美國關系鬧得很疆,她……即使有心回來,能否順利得到簽證是個大問題,也許……也許我等不到她回來的那一天."阮煒虛弱無力地聲線斷斷續續的鑽進阮紅晴耳里,讓她的心陡地一沉.

"……我會請全國最好的專家給你會診,你……現在不要考慮太 多,安心靜養吧."

"老師.我的身體……我最清楚,您不用安慰我了,……我……我辜負了您的期望……咳……咳……."阮煒每一聲咳嗽都在牽扯著阮紅晴的心,她站在客廳,想著他剛才說的話,只覺四周一片黑暗,天旋地轉……

"……阮煒,我才應該說對不起."盧校長長歎一聲,語氣中充滿悔意:"你變成這樣,都是我的錯.如果我沒有將這份重擔交給你,朱晴也不會離開你.孩子也不會跟你鬧矛盾,你更不會變成現在這樣!都是我啊!都是我!我是罪魁禍首!"里屋傳來重重的跺腳聲,盧校長地自責中帶著哽咽.

"老師,……咳……還記得我跟你去查房時,你訓斥用錯藥的實習醫生的話嗎?……你說,'現在的學生不去好好研究專業,一天到晚就知道背誦馬列,長久下去,很危險啊!醫生不是政治的應聲蟲,應該為救死扶傷而拼盡全力.’;.刻苦鑽研,也一直支撐著我為創辦一個真正的軍醫學校而奮斗,……咳……老師,我從沒後悔過.從來沒有……"阮煒的聲音依舊哀弱,卻將阮紅晴深深的震動.

"……阮煒……"盧校長話剛出口,就噎住了.

"老師.如果不是您格外的開恩,我也不會被您錄取;如果沒有您地撮合,我和朱晴也不會走到一起;如果沒有您提供的資金,我地科研就不會被錄取;連我女兒的名字,也是您給取的,……您一直對我很關照,有時,我覺得您就像……像我的父親一樣."里屋傳出阮煒輕輕的笑聲,笑聲里摻雜著欣慰的滿足.

"阮煒!"盧校長激動的喊道.

"老師,我……只有一個遺憾."阮煒的聲音變得有些悲傷:"我不是個好父親,因為工作太忙,又怕晴晴學壞,從小就對她管得很嚴.她母親走後,我出于內疚,想要好好的照顧她,安排好她的生活,誰知卻造成了她和我地對立……說起來,她和她母親都是同樣的性格,而我盡管很疼愛她,卻不知該從何入手,從未去認真的聽取她的想法."

"你放心,晴晴是個好孩子,她會明白你地苦心的."盧校長安慰道.

"教師,我有一個要求!……替我好好照顧晴晴,我當校長期間,因為工作原因,得罪了不少人,沒有了我,我擔心……將來她會吃 苦."阮煒哀求道.

"你放心!"盧校長肯定的說.

聽到這,阮紅晴再也忍不住了,她猛地拔開面前地屏風,凝視著躺在床上異常削瘦的父親,心中所有的情感所有的力量都彙聚成一個字:"爸!!!"

……

"妮妮,你爺爺為什麼要請我們家吃飯?"我趴在後座椅背上,望著緊隨其後的轎車,母親和弟弟就坐在里面.

"爺爺想些什麼,我怎麼會知道呢?"坐在我身旁的妮妮一副與她無關的表情,她抬頭問道:"曉宇哥哥,你不想去是嗎?"

"……有好東西吃,我高興還來不及啦."我打著哈哈,重又回到座位.是的,我不大習慣這種方式打亂了我們平靜的生活.

"才怪."妮妮緊盯著我,嘴一撇:"曉宇哥哥,你是不是不喜歡我來重慶?!"

"這

話?"我心一緊.

"你見到我之後,就沒看到你開心過."妮妮那黑漆漆的大眼睛綴著憂傷:"你要是不喜歡我在這兒,我明天就會回去."

"沒有啊,妮妮來了,我真的很高興."我擺出笑臉,慌亂說道.

妮妮沒說話.只是凝視我,她清澈而銳利的目光讓我感到陣陣心 虛:"其實……妮妮,是因為在學校時發生了一點事,所以……"沒想到她的感覺如此敏銳,我的偽裝都被她識破,無奈之下,我只有繳械.

"是和你地女朋友發生矛盾的嗎?"她瞪大眼睛,驚奇的問,突然抱緊我:"曉宇哥哥,別傷心.還有妮妮啦!……妮妮一定會讓你開心的!"

俯望著懷里嬌小的身影,我百感交集,真是個不懂得掩飾的小家 伙!我不由自主的摟住她的身體:"妮妮,謝謝你來看我!"

"那你高興嗎?"她仰望我,臉上充滿希望.

"高興!真的很高興."我捏了一下她粉嫩的臉蛋,笑著點頭.

她滿足地笑了,忽的推開我,興奮的說道:"曉宇哥哥,你知道 嗎?爺爺可好說話呢,我跟他說要來重慶.他很快就同意了.只有我爸,勸他好幾次.就是不答應,說工作太忙,離不開……"盡管說到 這,她顯得有點苦惱,但很快就拋到腦後:"曉宇哥哥,你在干啥子?"

"什麼?"她怪腔怪調的聲音讓我一愣.

"聽不懂嗎?這是我剛學的重慶話.怎麼樣,說得不錯吧!"她得意的問.

這就是重慶話?我真是哭笑不得,卻又不得不忍住笑,頻頻點頭.

"重慶真的好奇怪,公路都圍繞著山建.而且還有山洞……"她嘰嘰喳喳的向我訴說著她一天來對重慶的觀感.

她的活潑讓我沉悶地心也開始變得暢快,我將手搭在她滑順的長發上:"重慶本來就是山城嘛."

"曉宇哥哥,我聽服務員說,重慶地解放碑和朝天門碼頭比較熱 鬧.明天你陪我出去玩好嗎?"她搖著我的手,央求道.

我幾乎毫不猶豫就要答應,忽然想起一事.頓時感到為難:"妮 妮……我明天有事!"

"有事?"她小嘴一扁,臉色立刻垮下來:"反正你總是有事,不想陪我.算了,我自己逛,誰稀罕!"

"妮妮,很抱歉!我不但明天有事,而且以後一段時間都比較 忙."我認真的說道,于是,向她講起廖師傅的事.

"原來他就是教你跳舞的人."妮妮半信半疑的說,黑眼珠滴溜亂轉,不知在想些什麼.

"曉宇哥哥,你比賽的舞伴是誰呀?"她看似隨意的問.

"還不知道呢."我頓時猜到她心里想些什麼.

果然,她抓緊我的手,急切的說:"那我當你地舞伴好嗎?"

"你?"我有些猶豫.

"不行嗎?我可是受過正規訓練的,比你強多啦是G市國標舞職業冠軍哩."她傲慢的說道.

"妮妮,你當我舞伴,我可是求之不得.只是在這種場合上露面,你爺爺和你爸會同意嗎?"這才是我最擔心地問題,到時候,賈老不會怪我帶壞妮妮吧?

"他們一定會同意的."妮妮十分肯定的說.

"那好哇,我等著."我笑著答道.

……

已經到了華燈初上時分,道路兩旁一下子湧出許多人,開始搭起涼棚,擺出桌子,原本就狹小地人行道上更無立足的地方.

"他們在干什麼?"妮妮指著窗外,好奇的問.

"搞火鍋,麻辣燙,重慶小吃什麼的,反正就像大排檔一樣."我解釋道.

"這麼髒,有誰敢吃啊!"她吐吐舌頭不屑的說.

上午剛下過雨,人行道上泥濘滿地,有些地磚不知所蹤,使路面坑窪不平,一不小心踏上,就濺起一腳汙水……確實有點慘不忍睹.

只是這鱗次櫛比的攤位中絕大多數的主人應該是下崗工人吧!我看著站在路邊費力麼喝的人們,緩緩說道:"總有人吃的."

轎車拐進軍事基地的大門,眼前頓時一亮:耀眼的路燈將院區照得猶如白晝,兩旁綠樹成萌,一個又一個花壇點綴在路邊,更有蝴蝶在色彩繽紛的花叢中翩翩起舞.

轎車在穿過兩棟很普通的樓房後,仿佛柳暗花明般一棟富麗堂皇的建築聳立在面前,正中五個大字"基地招待所",在彩燈環繞下,閃爍著金光.

這就是基地招待所?這麼華麗的建築干嘛不建在顯眼的地方?我眨著眼睛.

"這就是基地招待所啊!早就聽說它多麼多麼的好!……"母親嘖嘖連聲.

"曉宇哥哥!阿姨!我們快進去吧!"妮妮催促道.

剛上台階,站在門口的禮儀小姐笑著迎上來:"請問您"

"快帶我們去貴賓房!"妮妮不耐煩的說.

小姐笑容不變,目光掠過我們,嬌滴滴的說:"請跟我來."說 著,她輕移蓮步,高佻的身材在剪裁合體的旗袍襯托下,顯得婀娜多 姿.

妮妮嘴角上翹,瞪著小姐的背影,那既羨慕又嫉妒的神情讓我感到好笑,身後母親還在絮絮叨叨的:"哎呀,這麼熱的天,鋪這麼好看的紅地毯,好浪費啊!"

我禁不住笑了:母親真是那壺不開提那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