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卷 第二十八章
曉宇,即將告別這里的一切,踏上回家的路途,我心 話想對你說.(^首^發^№w.w.w..c.o.m)

從小到大,我都在扮演著不是自己的角色,我痛恨自己,拼棄自 己,企圖改變自己,卻總讓自己陷得更深,在自暴自棄中生活直至遇到你.請原諒我,當我知道你有後台時,我卑鄙的利用了你.那天晚 上,我裸露自己,逼你許下承諾,……但我內心還有一份愧疚,不該用這種手段來欺騙當時單純的你.

帶著愧疚,我和你仿佛很有緣似的,總在不經意間相遇.在逐漸深入的接觸中,你的善良,你的真誠,你的樂觀,你的執著,你的幽 默……一次又一次撞擊著我的心.也不知是什麼時候,我的腦海里開始浮現你的身影;一聽到有關你的事,心里總是湧起一陣沖動.你的一個微笑,一句貼心的話都能讓我激動不已.我感到十分害怕,因為我知道我喜歡上你了!我壓抑著自己,在你面前偽裝著平靜.可感情就是這麼奇怪,越逃避它,它越會將你包容.從此,我的內心不再孤單,哪怕在漫長黑夜里,一想到你就會充滿溫暖……

好幾次,我想要對你說,'我喜歡你!’,但我都忍不住了.我不敢給你增添更多的麻煩,攪亂你的感情生活.再說,我也不配擁有你的愛……我苦惱過,傷心過,但我終于想通了,'喜歡一個人,何必一定要擁有呢!’

在應該戀愛的季節品嘗了愛的滋味,我的軍校生涯沒有遺憾……曉宇,謝謝你!……背起行囊,我珍藏著這傷感情,終于要上路了.今後的日子.再也看不到你燦爛地笑容,看不到你優美的舞姿,不能為你的成功喝彩,有一點遺憾……但我牢記著你的話,'人唯一可以憑借的是這一身的傲骨’,在新的崗位上,將開始一段屬于自己的新生活,請不必為我擔心!

再見了!曉宇!……祝你幸福!

我一遍又一遍讀著日記本扉頁上的字,淚水止不住的流淌,全然不顧旁人眼神地異樣.

我明明知道她喜歡我.我卻不敢去面對這一事實!我明明知道,她的自卑會阻止她向我靠近,我卻非要她給自己一個明確的回答!為什 麼?為什麼我就不能再果斷一點,像當年對秋萍那樣,直接向她表達自己的感情?……是的,我害怕,太多太多的感情債,讓我猶豫不決,不能給她任何積極的回應.而她早就看出這一點,所以她才說:"不敢給我增添麻煩."

月梅走了.她是帶著遺憾走的,經此一別.恐怕再沒有見面的機會.而我在悔恨和愧疚中,一直躺在床上反思自己在半年來的所作所 為,就連雨桐在樓下叫我去吃午飯也沒有回應.到後來,沉沉地睡去,直到下午四點多鍾,迷糊的醒來.在兄弟們地催促下,才決定去衛生所包紮自己膝蓋上的傷口.

……

……

"喲!你膝蓋上的傷是摔的吧,沙子都嵌到肉里了,你怎麼不早 來,血都凝固了.只好用酒精先清洗."護士說的話好熟悉,曾經有個人也這樣對我說過.

……"你還真是個玻璃人!" 顏,她用潔白的手指稔起一塊消毒的紗布.酌著酒精,為我清洗血汙,她的神情那樣專注.她的動作那樣溫柔.

"月梅!"我深情地呼喚,伸手想去抓住她,抓住她,絕不讓她離開!

"你干什麼?"一聲怒吼將我的夢境砸得粉碎……

……

雨,已經停息,太陽又恢複了熱力,只是道路上還有一灘一灘的水跡,少數脆弱的樹葉被雨打落,無奈地浸泡在水窪中,等待腐爛的命 運……

我在校園里游蕩,想排遺抑郁的心情,一切不過是徒勞.

雨後地校園最受操場上的這些學員歡迎,塵土不在飛揚,空氣也很清爽,伴隨著一個個入球,他們高聲吼叫,喧泄內心的興奮……我手撫著看台的欄杆,默然的往前走,這個歡樂的世界與我毫不相干.

前方,有一個人側望著操場緩慢的迎面過來,當我倆靠近時,都停住了腳步.

"你好!"也許因為阮紅晴是月梅的同學緣故,此刻我對她有一種淡淡的親切感,我無神的打了個招呼.

"你好!"她勉強笑道,顯得十分疲倦.

"今天早晨月梅走了!"我沉重的說道,一直壓在心里的哀傷經這一句話,似乎得到一點緩解.

"嗯!"她心不在焉的點頭.

"你沒有去送她!"月梅在學校的朋友不多,阮紅晴是她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我的話里多少有些埋怨.

她眼中閃過一絲歉意,卻坦然的說道:"我沒有."

"是因為葉旭陽嗎?"我的話讓擦肩而過的她渾身一震,更證實了我的想法.瞬那間,不禁讓我心生感慨:"離別,真他媽的讓人難 受."我忍不住咒罵一聲.

阮紅晴詫異的望著我.

"周曉宇!有空嗎?"她突然說道.

"什麼?"

"晚上,我請你吃飯!"她極其認真的說.

"好!"我毫不猶豫的答應了她,一個和我同病相憐的人.

……

又是在貴賓樓的餐廳,這里確實是幽靜的去處,都已經點了,吃飯的人還很少.點完菜後,她又要為兩瓶啤酒.

"我就不准備酒杯了,一人一瓶啤酒,喝完再加."她"砰"的將打開的啤酒放到我面前.我既沒有對她的行為感到奇怪,也沒去尋思她為何請我吃飯,瞟了一眼正滋滋冒泡的啤酒瓶,挾了一筷子菜,放到碗里.

她雙手疊著撐在桌上,注視我默默的吃菜.絲毫沒有動筷子的意 思:"你喜歡月梅,對吧?"她說道.

"沒錯!"面對她的目光,我坦誠地說.盡管我知道她很痛恨我的這種做法,此刻我竟希望她能痛罵我一番.

她神色不變,抓起啤酒,喝了一口:"其實,我早就應該想到了.以前,她總是有意無意的談起你,有時當我氣憤你的行為時,她就在一旁很技巧的為你開脫……我一向以為月梅是我們隊最聰明的人.沒想到她跟我一樣也是這麼傻."她歎道,又喝了一口.

我的胸口憋悶得難受,愧疚得想要說話,卻發現

得說不出話,只好拿著啤酒瓶狂灌.

"我的事是月梅告訴你的吧?"她問道.

"嗯!"我應了一聲.

"所以你就去見了葉……他?"

"嗯!"

"周曉宇!"她沉聲說道,俏臉上蘊著怒氣:"我阮紅晴還沒有可憐到需要別人來同情我,甚至還去見他,讓他以為是我托你向他哀 求!"

"阮紅晴,你不累嗎?"我放下筷子,緩緩的說.

"什麼?"

"你真心真意地愛他這麼久.突然間說分手就分手,難道你不想知道原因?難道你不想去挽回?你太高傲了.高傲得不肯低一點頭,所以甯願痛苦,也不願做任何嘗試.作為你的朋友,我只是做自己該做的 事!"說到這,我苦笑道:"其實我沒有資格來評論你,……月梅隱藏對我的感情,臨走前……也不肯說出口,而我……我更混蛋,明明知道自己喜歡她,卻一直不敢面對.我們何嘗不是跟你一樣."

她傾聽著我的話,神色變幻不定,終于她慢慢垂下頭,聲音很輕:"他跟你說了些什麼?"

說了些什麼?我皺起眉頭.心里十分的猶豫不決:難道要告訴她,葉旭陽說她很霸道,說自己從未真正的愛過她?……

水池里那對石雕的天鵝相依相偎.翩翩起舞……

在她期盼的目光下,我幾次端起酒瓶又放下,還是不知該怎麼 說……

"很難開口,是嗎?"她咬著嘴唇,毅然的望著我:"說出來吧,我還承受得起,……我想知道真象!"

她地眼睛,她的俏臉,她地全身上下都透出一種剛強,似乎都在告訴我,她已經做好了准備.

……

她極其平靜的聽完我婉轉的敘說,沒有憤怒,沒有悲哀,出神的望著桌面,不知想些什麼.

我暗歎一聲,再次抓起酒瓶!卻發現已經空了.

"服務員,再給我拿兩瓶!"阮紅晴忽然用力一拍桌面,瞪大眼睛看著我,說道:"周曉宇,咱們今晚不醉不歸."

"好!"我一仰頭,將瓶里殘留的泡沫喝下,入口全是苦澀.

……

"棒棒,棒棒,雞!……哈哈哈……周曉宇,我又贏了!趕快 喝!"阮紅晴打著酒嗝,高興的說.半醉半醒的她,用筷子使勁的敲 碗,一只腳還踏在椅子上,那形象活脫脫一個女瘋子.

"得……得意什麼,上次……可是我贏的."盡管我的舌頭開始變得不太靈活,情不自禁地想和她抬扛,但我心中很清楚,她的放浪形骸是為了什麼!

"怎麼……嗝……不服!我們再來!一定要喝得你趴下!"她更大聲的嚷,甚至伸手撥弄我的頭發.

"喂!你……你喝醉了!"我找開她地手,不滿的說.

"我沒喝醉!周曉宇,是你不敢跟我比……嗝……跟我比,哈……哈……哈……"她莫明其妙的笑起來,笑聲有一點淒切……

……

"我沒醉!我沒醉……周曉宇,我們……接著喝……"阮紅晴趴在桌上,猶自喃喃自語.

我地肚子被啤酒脹得難受,坐著一動也不也動,只是盯著啤酒瓶發呆.

"先生,要結帳嗎?"服務員禮貌的提醒.

"……"

"先生,請結帳!"他大聲說道.

"結帳?!"我往口袋里一摸,才想起今晚是阮紅晴請客,我根本就沒帶錢.

"喂!阮紅晴!快付帳!我們該走了!!"我費力的站起身,搖晃著走過去,使勁推她.她緩緩抬起頭,充滿血絲的眼睛一片茫然.

她終于聽明白我的話,掏出錢包,扔在桌上,重又趴下.

我想也沒想,就打開錢包,錢包中嵌著的一張照片卻吸引了我的目光:阮紅晴和葉旭陽依偎在一起,甜蜜的微笑著……

……

"喂,阮紅晴,我送……你回去吧."說來好笑,我自己都站不 穩,居然還要送完全喝醉的她回去,但當時根本就沒考慮其他.

"我還要喝……還要……"她依舊自語.

在服務員的幫助下,我架起她,步履蹣跚的往外走……

飯桌上十個空酒瓶在彩燈映照下,折射著奇異的光……

也不知是什麼時候了,路上已看不到行人.外面的世界格外的黑,幸好有昏暗的路燈勉強照亮前程,四周都是高聳的建築,將夜空切割成窄窄的一條泛著點點銀光的黑布,讓人感到壓抑和寂寞.

涼爽的晚風吹過被酒精烤熱的身體卻是異常的寒冷,我打了個寒 戰,頓時清醒了一些.迷糊中的阮紅晴不自覺的靠我更緊,她健美的胴體貼在身上,柔軟而蘊有彈性,撩拔得我心神蕩漾.

我強自壓抑住心中的欲望,想將她推開些.

"旭陽!"她輕輕的呼喚讓我一愣:她的頭無力的搭在我肩上,雙眼半斂,半閉的眼眸中透出的光芒朦朧幻散,嬌豔似火的臉龐上籠罩著濃濃的哀傷.

她終究還是忘不了他!想靠喝醉來忘卻往事,是行不通的,無論是她,還是我,都一樣.

"……再見了!曉宇!祝你幸福!"月梅的身影佇立在前方迷朦的燈光下,正對我微笑……

我歎了口氣,將阮紅晴的胳膊抓緊,努力的朝前走去……

……

雖然只有一層樓梯,我卻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阮紅晴看起來苗條,扶起來卻很沉重,尤其到後來,她全身的力量都壓在了我的身上.上了樓,我幾乎站不穩,只覺酒勁上湧,天地開始旋轉……我勉強支撐著自己,從她身上掏出鑰匙開了門,費力的將她拋到床上,慣性使我也一起跌倒,壓在她身上.這一摔將僅有的一絲清醒也趕跑了,頭像灌滿了 鉛,沉重而迷糊,我掙紮著想要爬起.

"旭陽,是你嗎?"耳旁忽然隱約響起輕柔的聲音,似乎很遠,似乎很近……就在這時,有一雙手緊緊的抱住我:"旭陽!別離開我!!別離開我!……"她的呼吸變得急促,灼熱的雙唇帶著熏人的酒氣猛的貼上我面頰……

迷朦的目光中,我又見到了月梅,見到她輕解衣裳,雪白的肌膚在黑夜中晶瑩發亮……

"月梅!!"難以壓抑的思念,我緊緊的摟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