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卷 第二十七章
<:

"再見了學長!"

"學長,一路保重!"

"葉旭陽,到新的地方好好干!"

……

葉旭陽同來送他的人一一握手擁抱.(^首^發^№w.w.w..c.o.m)這其中有曾與他並肩作戰的兄弟,有一直為他加油吶喊的師弟師妹,有始終支持他,信任他的領 導……只是有一個他最在意的人卻沒有來.

雖然校門前都是密密麻麻的人,但她無論往哪兒一站,都會被輕易的認出.也許沒有來最好,若真來了,自己不知該怎麼面對她.葉旭陽沮喪的同時,又竭力安慰著自己.

"嘀!嘀!"

"浩子!"葉旭陽急得大聲喊道.

"學長,我在這兒!"葉浩從人群中站出來.

"浩子,你幫我一個忙."葉旭陽從懷里掏出一封信,慎重的放到吳浩手中:"這封信幫我交給阮紅晴.記住,一定要親手交給她,千萬別弄丟了!……"一向寡言少語的他,此刻竟有些婆婆媽媽.

"你放心!我一定親手交給她!"吳浩認真的說.

葉旭陽重重往吳浩肩上一拍,沉聲說:"再見!"

"再見,學長!"

葉旭陽將手中的提包往車上一扔,縱身爬上卡車.

沉悶的馬達聲響過之後,車隊起動了,葉旭陽最後的一絲希望也消失了.他暗歎一聲,收回眺望的目光,坐到畢業學員中間,卡車顛簸 著,送他們去遠方……

……

29日凌晨8

直到又一批畢業學員彙集到校門口,天色黯淡下來,並下起了小雨時,吳浩才決定回去.雖然他不知道葉旭陽和阮紅晴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從今天的情況也隱約感到他倆可能是分手了.

"交阮紅晴."吳浩看了一眼信封的字,小心翼翼的將它放入口 袋.

現在就去護校隊找她.他想著.加快了腳步,因為雨越下越大 了.

突然,有人撞了他一下,讓他險些摔倒.

"喂,長眼睛了嗎?"他扭頭就罵,那人卻沒理會,拼命往前跑,背影非常熟悉."周曉宇!"他立刻認出來.

……

濃云遮住了僅有的蔚藍.還未到中午,天色已如心情一樣黯淡.風起了,帶著一絲透骨的寒,將仲夏變成飄零的秋天……

校門前擠滿亂糟糟的送行人員.曹月梅站在人群外,茫然地看著他們互相抹淚,互道珍重,內心一片黯然:剛到校時孤孤單單,沒想到離開時仍是孑然一身……曹月梅的目光搜尋了一遍又一遍,終究還是失望了.也許自己一直躲避他,讓他傷心的放棄了最後與自己的見面,……冷風陣陣吹過,遠不及她心里的冰涼,她放下提包,不自禁的摟緊自 己.因為這樣才能不至于虛弱的跌倒……

肌膚陡然感到一點濕意,伸手一摸,竟是水滴,"下雨了!……"曹月梅喃喃自語.G市的天氣總是變幻不定,G市地雨天總是惆悵纏 綿,只是以後恐怕再也見不到了……

陰霾的天空為離別的人們垂下眼淚,淅淅瀝瀝的雨絲落在屋頂上,落在枝葉上,落在道路上,落在人群中,落在曹月梅地臉上……

"為什麼離別總在飄雨的季節?"她仰著頭.接受雨水的沖洗,淒楚的聲音有著無盡哀傷.

一把藍色的雨傘突然出現在她的頭頂,阻斷了雨水對她的肆虐,為她撐起這一方晴空……

"快回家了,再高興也不能像這樣淋啊.會感冒的."熟悉的說話方式!熟悉的聲音!曹月梅猛然回頭,期盼已久地他就站在面前愛憐的注視她.

喜悅在一瞬間占據心田,"曉宇!"她深情的呼喚,就這樣撲進他懷里,緊緊的,緊緊的摟住他……

……

我正驚訝她的舉動.懷里傳來她大聲的哭泣,沒有掩飾,沒有保 留,那樣地肆無忌憚,那樣的痛快淋漓,多年的辛勞,多年的委屈,心中的感情都隨著淚水傾泄而出……,我輕歎一聲,心里僅有地一絲埋怨也消失了,緊緊的摟住她.

雨傘翻滾著,跌落下來……

注視著她臉上呈現的幸福笑容,仿佛"砰"的一聲心中有把鎖斷 開,情感奔湧出來……"月梅!"我激動的大聲說道:"我"

冰涼的手顫抖著覆蓋在我地嘴上:"曉宇!什麼都不要說!"她淚眼望我,微微搖頭,神情既嬌弱又堅定.褪去所有偽裝的她,渾身透出一種別樣的美,她一定知道了我的心意,不然,她的笑淒然中帶著滿 足.

月梅,你這又是何苦呢?又是何苦呢?難道在離別時,也要將這份情感隱瞞下去嗎?……我在心底一遍又一遍的吼著,但望著她平靜的面容,卻說不出口.只是用力的摟著她,猛的低下頭,吻住她的冰涼的 唇……她一愣,旋即熱烈的回應,我倆忘記了世間的一切,生離死別般擁抱著對方,灼熱的吻著對方,沒有過去,沒有未來,只希望這一刻永遠靜止……

……".緊我嗎?就今晚,請抱緊我,好嗎?我好想美美的睡一覺……"……我不會忘記那一夜,她哀求的話語!

……"這些東西,你拿著,在路上吃."……我

記她給我送別時,曖昧的表情!

"狀元?不會忘記跳舞時,她困惑的眼神!

……"太好了!曉宇!沒事了!"……我不會忘記在得知我沒事 時,她開心的笑容!

……"我真的……很……累……了,能靠……你……肩膀…… 休……息……下……嗎?……我不會忘記在病房,她的欲說還休!

"我最喜歡其中那篇《海的女兒》!"我不會忘記她說這話時,竭力想扮出的輕松……

"嘀!嘀!!嘀!!!……"大卡車的喇叭一聲高過一聲,我的吻越來越密集,然而月梅卻靜止下來.

"曉宇!我……我……該……走……了."她別過頭,極其艱難的說出這幾個字.

"月梅!我不會讓你走的!"我不假思索地脫口而出,雙手幾乎要勒斷她的細腰,緊攥不放.

"曉宇!"她伸出手.溫柔的撫摸我的面頰,那眼神仿佛是初次見我一般,看得那樣仔細:"……足夠了,這……這已經足夠了……"幽幽的反複說,淚水再次奪眶而出.

她想要推開我,但我沒有放手."咳!……"她低歎一聲,語氣突然加重:"再這樣下去,我無法回家見父母了."

"父母?"我腦中如同重錘一擊.對了.月梅家還有臥病在床的母親,等她照顧……我無力的垂下手臂.

"曉宇!……我有一個東西要送給你."她低聲說著,從提包里取出一個精美的筆記本,輕輕交到我手里:"這里面有我地答案."

我只是癡癡的望著她.對手里的東西看也不看一眼.

"我……我走了!"她的聲音像要咽氣一般,細不可聞.

我沒有說話也沒有動,既然不能留住她,我要將這最後地畫面一一攝入我心里.

在淒風冷雨中,她拎著提包,朝著卡車走去,她沒有回頭看我,也許……也許她怕這樣會阻止她回家的腳步.在我的注視下,她的雙肩開始抖動,並且越來越厲害.嘩嘩的雨聲掩蓋不住她拼命壓抑的哭聲.眼前這條路很短,對她來說卻很長,仿佛背負著千斤重擔,她的移動極其緩慢.

每走一步,我就心痛一分,我和她的距離只會越來越遠,並將天各一方.原本只是一時的憐憫.卻沒想到發展成難以割舍的戀情.盡管有撕心裂肺般地疼痛,盡管淚水模糊了我的雙眼,我還是拼命的睜大眼睛,希望能奪回她的視線……

她終于坐上了蓬車,卻低著頭.不敢回望一眼.

發動機發出沉重的悶響,卡車開始搖晃……我再也壓抑不住心中的情感,"月梅!月梅!"我用盡全身力氣,大聲喊道:"我喜歡 你!!"

她渾身一震,迅速的扭頭,目光穿越菲菲細雨向我望來……我拼命地揮舞著手臂.向她跑去.

她猛的站起身,神情極其激動,淚水奪眶而出,望著奔跑中的我,張嘴想要說話.

汽車開動了,一個顛簸,她跌回車上.

"月梅!"我心痛的喊,跑得更快,卻不想腳下一絆,重重的摔在了水泥地上."曉宇!!"耳旁響起她焦急地聲音,等我掙紮著爬起 來,卡車已經去遠了.

我忍著雙膝的劇痛,蹣跚的跑著,眼中只有她淚水縱摸的臉,拼命的對我喊著什麼,可惜我一句也聽不見……

遠了……遠了……她的倩影終于在我視野里消失,……可我還在不甘心地跑著……

天地蒼茫,校園一片灰暗,沾著泥濘的藍色雨傘靜靜的泡在水窪 里,醒目的血跡在雨水的沖刷下漸漸淡了……

……

曹月梅呆呆的望著後方,心好像失落了一般,一片空白……

"月梅!月梅!月梅!……"旁邊有人推了推她.

她茫然的回過頭,原來是92護的一個同學.

"剛才那個男孩不是臨檢隊的周曉宇嗎?你們倆在談戀愛嗎?"同學好奇的問,臉上露出古怪的神情.

"沒有,我們只是普通的朋友."說出這話時,曹月梅心里一 痛……"月梅!我喜歡你!!".宇的聲音讓她柔腸寸斷. "不知道我的話,他聽到了嗎?"想到這,她又是一痛.

"嗨,我們大家就快要離開學校到新的工作崗位上去,不如大家一起唱首歌來作別吧."車篷里坐滿了學員,各自默默想著心事,忽然有人提議道.

"好啊!咱們唱《駝鈴》吧!"

"《咱當兵的人》更有氣魄一些!"

"《軍營男子漢》如何?"

眾人反響激烈,七嘴八舌的爭論起來,最後敲定的竟是《軍營綠 花》.

"寒風飄飄樹葉,軍營是一朵綠花,戰友啊戰友,你不要想家,不要想媽媽……"

抒情的歌聲飄進曹月梅的心里,牽動著她的回憶,她的思緒乘著 風,乘著雨,乘著歌聲,回到了那個深夜,回到了那個舞廳,回到了那個科室……往日與他相處的點點滴滴注入心底,讓她情難自抑.

車外的雨仍是淅淅瀝瀝下,落在車篷上發出"噼噼啪啪"的脆 響……

她再次凝望後方,露出淒切的笑:"別……了!……曉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