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卷 第二十二章
下周一就要公布畢業分配的結果了.(^首^發^№w.w.w..c.o.m)我現在真的好

"你緊張什麼?反正雪蓮已經去了西藏,邊疆的名額已經沒有 了."

"你的要求就這麼低嗎?再怎麼也要分配一個好點的地方!對吧,月梅?"

"啊……對!"曹日梅敷衍的回答宿舍同學的問話,目光卻未偏離阮紅晴半分.

這幾日,她沒酗酒,只是一有空閑,埋頭就睡,醒來之後,靠著床頭,獨自發呆,不與任何人交談,也不知她想些什麼.看著她憔悴的模樣,曹日梅深感難過.愛一個人真的這麼痛苦嗎?曹月梅的腦海里忽的闖入一個人影.再過幾天,和他告別的時候就要到了……曹月梅癡望著她,心中有一種同病相憐的感覺.

"阮紅晴!黃隊長找你!"值班員在門口大聲嚷道.

阮紅晴似乎未聽見,一動不動.

"紅晴,黃隊長找你!"曹月梅走過去,輕推著阮紅晴.

"哦!"阮紅晴呆滯的目光,這才有了點光芒.

……

當阮紅晴推開辦公室的門,卻一下愣住了.

"晴晴!"阮煒從辦公桌前站起身,這一聲呼喚甚是親切.

阮紅晴皺了下眉頭,默默的坐在旁邊的沙發.

"校長,你們先聊,我出去一會兒."黃隊長知趣的說道.

阮煒沒有回話,女兒蓬頭垢面的樣子讓他內心極其難受,他知道是什麼造成她這樣的.而他正是罪魁禍首!他愧疚萬分:"晴晴,爸沒照顧好你,讓你受苦了."他歉然說道.

一個多星期來所受的委屈和折磨被父親這句關懷的話語攪動起來,全都湧上心頭,阮紅晴陡然感到眼角發酸,幾乎要摔下淚來.她匆忙揚起頭,竭力壓抑著心中翻騰的情潮:"爸!您找我有什麼事?"她冷冷的說.

阮煒注視著女兒,無論是相貌.還是性格,她都太酷似朱晴了!阮煒歎一聲,心里更增幾分痛愛:"晴晴,馬上就要畢業了,你現在還沒決定去什麼地方嗎?"

阮紅晴兩眼一睜,目光中的寒意讓他感到緊張:"我想去外地,你會准許我去嗎?"她冷笑一聲,譏諷的說.

阮煒語塞了.想了好一會兒,才低聲說道:"晴晴,如果你真 想……去的話,我不反對."

"是嗎?"阮紅晴平靜地說.她轉頭注視著窗外,神情複雜難明,半晌她語調平緩的說:"爸,你見過葉旭陽?"

"是的!"阮煒如實的回答,話一出口,他的心就怦怦的加速跳 動.看著沉默不語的女兒,他感動了畏懼,難道又要爭吵了嗎?

"我想留在附屬醫院!"阮紅晴緩緩的吐出這幾個字,卻讓阮煒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真地?!!"他雙手一按桌子,猛的站起.身後的座椅翻倒在 地:"晴晴,爸爸安排你去貴賓樓……如果你不滿意,去普通科室也 行!……"阮煒激動的說個不停,心中地欣喜無以複加.

父親手舞足蹈的樣子,即不象溫文儒雅的教授,也不象威嚴莊重的校長,卻著實讓阮紅晴的心震動不已.她迅速別過臉去,使勁咬了一下嘴唇,讓自己鎮定下來:"爸!去哪兒都無所謂,我只有一個要求."

"什麼要求?"阮煒仍沉浸在高興中.

"在單身宿舍樓給我一個房間……以後不准再來干擾我的生活."阮紅晴斬釘截鐵的說.

仿佛一盆冷水從頭淋下,際煒從狂喜中驚醒.才發現女兒還是那個女兒,她的倔強不是輕易能改變的,望著女兒憔悴的臉上堅定地神情,他知道女兒讓到這一步已是最大極限了.在傷心之余,他又有些安慰,只要還在身邊.就有機會改變她的心意.

"晴晴,我答應你!"他鄭重的點頭.

"爸,希望你不要違反你的承諾."阮紅晴警告的說,然後站起 身:"如果沒別的事,我該上去收拾東西了."

"晴晴!"看著女兒拉開房門,阮煒忍不住脫口而出:"多注意身體!……你要是還這個樣子,我可不會放任不管!"

"放心,再也不會了."阮紅晴向是對父親,更向是對自己告誡的說.說完這話,她大步走出房間,一滴眼淚在關門地瞬間落下……

"過去的都已過去."阮紅晴心里想著,手不自覺的摸著面頰: "不管怎樣,我做出了決定,未來我將獨力的生活!……周曉宇,你等著吧,這記耳光我會還回來的."她深吸口氣,手指飛快地將眼淚抹 去……

……

告別妮妮之後,我拎著保溫桶(里面是她做的冰粉),不到十五分鍾,就走到學校的南門.南門的一側就是附屬醫院,雖然已

下午,進出醫院的人仍舊絡繹不絕.我猶豫了一下, 樓走去.

……

"曉方!你怎麼會在這里?!"當狄萍疲憊的走出病區,看到我站在電梯旁,驚異地喊道.

"我為什麼不能在這?"我狡黠的反問,上前接過她手中盛護士服的布袋.

"你怎麼不事先告訴我一聲?"她稍生氣的說,眼眸中卻閃爍著喜悅:"等多久了?"她柔聲問道.

"這個嘛!"我摸著下巴,一本正經的說:"大概有蝸牛從這邊爬到那邊,那麼久!"

"騙人!"她微笑著,雙手自然挎住我的胳膊:"走吧,曉宇,我們回去."

"萍!我們去貴賓樓餐廳,好嗎?就我和你!"我說道.

她仰望我,溫柔的眼波好似要穿透我的內心,沒問為什麼,她輕輕點頭.

"這次由我請客."我搶先說明,免得每次都被她想出各種辦法付帳,讓我很沒面子.

"你是我男朋友,當然是你付帳,好象誰要給你搶似的."她似笑非笑的說道,仿佛我說這話跟她毫無干系似的.

我正想反駁,她噫了一聲:"曉宇,你手里提的是什麼?"

"不告訴你!"我也賣起了關子.

……

我見秋萍又喝完一碗冰粉,問道:"萍,還要嗎?"

她意猶未盡的掃了一眼桌上的保溫桶,搖搖頭:"雨桐應該還沒 吃,給她留著吧."

"那好吧."沒有她的提醒,我已經把這茬兒給忘了:"下次,我多做幾盆,讓你一次吃個夠."我略顯歉意的說.

"你想脹死我呀."秋萍嗔我一眼,右手輕拂額前的劉海:"這冰粉是在賈老家做的吧?妮妮……她還好嗎?"

她似乎很隨意的問,對我而言,卻有別的意味.我觀察著她的神 色,微微點頭說道:"她挺好的!"

秋萍一臉的平靜,搭在飯桌上的雙手相互緊握.她注視著我,臉上呈現出微笑:"你上次救了妮妮,她父親總不能沒有表示吧?"

"賈大哥給我買了回家的飛機票."我笑著回答.

"那真是太好了."她繼續笑著,回頭說道:"服務員,麻煩我們的菜快一點上好嗎?"

"萍!"我一把抓住她的手,她掩飾的再好,也瞞不過我,就象她了解我一樣,我也太了解她了.我一激動,恨不能將心里話都告訴她:"萍!其實,我……"

"曉宇!"她急忙打斷我的話,平靜的偽裝撕得粉碎,裸露在我眼前的是那一臉的嬌弱和柔情:"有你在我身邊,關心我,照顧我,這就足夠了,我不想知道別的事情."她的眼神有幾份害怕,又有幾分渴 望:"曉宇!你會一直在我身邊的,對嗎?"

她楚楚可憐的容顏讓我愛憐的同時,又心生愧疚.我沖動的摟住她的細腰,讓她柔軟的身體緊貼著我,肌膚的熱度透過衣服傳遞過來,才讓我想到一點塌實:"萍!不管發生任何事,我永遠都會在你身邊!"我凝視著她的雙眼,所有的愛戀彙成短短的一句話.

她望著我,漸漸的垂下目光,輕柔的將頭靠著我肩膀:"曉宇,我不知怎麼了,剛才心里突然有點不好的預感,好象……好象不久就會 分……分開似的."她幽幽的說.

"傻姑娘!你什麼時候變得跟雨彤一樣了."我摟得她更緊,輕責道:".. 氣說道:"就算天塌下來,也不能將我倆分開!"

"曉宇!對不起!"她歉然的說,神情並未完全恢複平靜.

"萍!"我心念一轉,關切的說:"這段時間是不是太累了?你比以前瘦了好多!"

她仰望我,不自覺的撫摸自己的臉,"有嗎?"

"有!"我一本正經的說,扮作思考狀:"你的腰比以前更細了,不過也可能是我經常摟你的原因,作不得准,只好再摸摸其它的地方,才能得出一個詳細的結論."

"討厭!又來作弄我!"她紅著臉,輕輕一肘擊在我肋下.我大呼小叫的喊疼,她露出了微笑.

"萍!8份我就回學校陪你."我突然說道.

她愣了,見我一臉的認真,忙說:"曉宇!好不容易放假,你應該多在家陪陪父母,我在這兒實習挺開心的,而且還有楊麗陪我."

"你一個人留在學校,我不放心."我溫柔而堅定的說:"萍,就這麼定了."

她凝望我……再一次,靠上我的肩,雙手環抱著我,沒有剛才的不安和緊張,在她醉人的體香中,我聽到了她的心跳,那是在甯靜中彈奏的愛的樂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