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卷 第十八章
的同學沒說錯,葉旭陽果然是在操場,我走過去,挨 趴在欄杆上.(^首^發^№w.w.w..c.o.m)

他扭頭看了我一眼,重又望著前方.

"還是這個地方好,這麼熱鬧,我真恨不能穿上球鞋,下去和他們一起踢球."我目注著場上龍騰虎躍的場面,自言自語的說.

"……"

"葉旭陽,你馬上就要走了,不能跟你好好在球場上較量一番,真的很遺憾."下午五點的陽光仍然耀眼,我眯起眼睛,對他說道.

"嗯!"他愛理不理的應了一聲,頭也不回.

"說起來,也真奇怪."我不以為然,雙手交叉搭在欄杆上:"一個白天在這兒看球,一個晚上在商店喝酒,你倆這是唱著哪一出戲 啊!"我緩緩說道,每一個字引起他輕微的顫抖,他也沒說話,雙手插進褲袋,轉身就走.

他大步往前走,我大步跟在後:"喂!聽說你們分手了,為什 麼?"我追問道.

他驀地停下腳步,斜瞅我,冷冷說道:"周曉宇!這不關你的 事!"

"為什麼會分手?"我根本沒理他,更加大聲地問,引得不少行人好奇的注視.

他拿我沒辦法,干脆面對我,輕描淡寫的說:"感情淡了,分手也很正常."

"混蛋!!"我見他一臉無所謂的樣子,頓時火冒三丈,沖上前抓住他的衣服.

"放手!!"他壓抑著怒氣,低聲的說道.

"你知道嗎?為了你,阮紅晴跟父親鬧翻了,心甘情願的追隨你去家鄉,而你居然還提出跟她分手!你就是她未來的希望!而你卻親手毀掉了這個希望!你還是人嗎?!!"我使勁搖晃著他,憤怒的吼.

我的話是根根利刺,他的每一個動作都在說明他極力想把這些都擋之門外.然而,他終于顯現出痛苦的表情,猛力推開我:"你知道什 麼!"他喪失了平靜,漲紅著臉.沉重地呼吸著:"她越是這樣,我就越難承受,我和她從一開始就是個錯誤!"

"什麼?"我難以置信地望著他.

他慢慢的抹平被我抓皺的軍衣,似乎漸漸恢複自己地情緒:"她是校長的女兒!"他注視我,激動的說道:"自從我和她交往以來,'葉旭陽這小子很有心啊,泡上了校長的女兒,畢業分配沒有問題.而對將來發展也大有幫助……’這一類的閑話也讓我聽過無數遍.周曉宇,如果是你,你會怎麼想?"

這種心理我也曾經有過,當知道秋萍,雨桐家境時.我也茫然過,但我還是克服了:"葉兄,你們是真心相愛的,怕什麼?事實會證明一切!"我的語氣柔和了許多.

"真心相愛?"他苦笑一聲,低下頭,左腳踩住地上的一顆小石 子,來回磨著.

我靜靜地等待著,我知道他在猶豫,猶豫該不該對我敘說心事,而那將是他真正決定分手的理由.

"啪"石子被他一踢.打在石階上,彈出老遠."周曉宇!"他的目光游移著,神情不太自然:"不知道你們高干子弟是不是都有這樣的特性,總喜歡以一種居高臨下地態度與人交往."

什麼?我什麼時候成了高干子弟了?又什麼時候盛氣凌人了?我聽著很不順耳,但沒有打斷他的話.

"剛開始,我是喜歡跟她來往.她跟別的女孩不同,率真,健康,活力四射.象我這樣搞運動的人喜歡與這麼干脆的女孩來往……"她望著遠方,眼神中帶著回憶,喃喃說道:"但隨著交往的加深,我才發現她喜歡按自己的意志行事,很少征求我的意見.總是要求我去配合 她."

"這個可以理解嘛,你們都是初談戀愛,沒有經驗,多溝通溝通就好啦."我插話道.

他似乎沒聽見我的話,繼續說道:"就在我後悔了,想要跟她提出分手時.無意中得知她是校長的女兒.周曉宇,你不知道當時我有多震驚!"他歎了口氣:"我打消了分手地念頭,因為我了解她,我知道一旦我將這個說出口,她憤怒起來,我會有什麼後果!于是我隱忍下 來,和她繼續相處."他低低的敘說著,臉上的神情變幻不定.突然他注視我,兩道目光陡然明亮了許多,聲音也高上去:"周曉宇!你不知道和她在一起,我有多難受.好歹在小學,在中學,我也是眾目矚目的人物!如今卻跟在一個女孩後面,被別人說三道四!所以我要證明我自己

斷在體育場上獲得榮譽,就是要告訴別人,我葉旭陽 飯的家伙!"他壓抑在他的心頭的話,一股腦對我傾泄出來,他激動得全身都在顫抖,那渴望地眼神似乎在征詢我的認同.

我眨了一下眼,淡淡說道:"那你現在提出分手,難道就不怕她了嗎?"

"已經不怕了!"他挺起胸膛,臉上泛起一絲自信,他想竭力想 笑,可惜並不成功.

"哦,這樣啊!"我不置可否的哼哼,又輕輕的問一句:"你愛過她嗎?"

"愛?"他一愣,不確定的說:"喜歡肯定是有地,畢竟相處了這麼久,她的某些性格我很欣賞,可是要說"愛",恐怕你我都不明白 吧."

"哦?"我撇了下嘴,仰起頭,毒辣的陽光刺得我眼睛生痛.聽說太陽並非是一個純潔的紅球,其中有不少黑色斑點,當這些斑點增多 時,太陽的熱力就會暴漲.現在是不是黑子最多的時候?我閉上眼,讓暈眩地大腦獲得片刻的休息:"葉旭陽!"我直呼他的名字:"說起來咱倆也算是朋友了,運動會上我使了些手段贏了你,當時你對我有些怨恨.而我呢,看不慣你的擺酷,現起想起來還真是好笑."我嘴里說著,神情還很嚴肅:"球賽前,多虧你,才讓我掙脫心里的障礙,參加比賽.否則會成為我的遺憾,說實話,我應該感謝你."

"說這些干什麼?"他不明白我為什麼轉移話題,于是謙虛地說 道:"你的運動天賦我很佩服,如果很好訓練一下,將來爭取得更好的成績."

"不過,真可惜!"我看著他,沉痛的說:"你在體育上是高手,在感情上卻不怎麼樣!你完完全全看錯了阮紅晴.你不敢說分手,是害怕她會報複你!可她從不把自己看作是校長的女兒,她想不依靠父親的權勢獨立的生活,她想跟隨你去你的家鄉,哪怕再艱苦,再困難,她也心甘情願,她想做一個普通平凡的女孩,盡管她脾氣暴躁些,但她的的確確是個好女孩!你畏懼,你害怕,即使你倆呆在一起,你也從未認真的想去了解她!你想當然的選擇了這麼一個自以為很安全的方式,卻不知白白浪費了她幾年的純真感情.她將未來的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而你一句話卻毀掉了她的一切!"我越說越氣憤,怒吼道:"什麼狗屁自尊!你為什麼不一開始就告訴她,你不喜歡她!"

葉旭陽立在原地,象個傻子似的,直愣愣地看著我.

"你,不過是個膽小鬼!"我輕蔑地扔下這一句,再不看他一眼,大踏步的離去.

……

"是要罐頭啤酒吧?"阮紅晴還沒開口,服務員已經拿出一罐啤酒放在櫃台上.

阮紅晴沒說話,交了錢,拿著它,坐到最後邊的石桌旁.

冰涼的泡沫將夏夜的酷熱帶走,卻帶不走她心中的困惑."我們分手吧!"葉旭陽的這句話此時此刻在她心中回蕩,豈是幾瓶啤酒就能完全忘卻的.三年來共同建築的愛情城堡原來只是建在沙礫上,微風一 吹,就這樣嘩啦啦全散了架.今後何去何從,她茫然了……

放下啤酒罐,鄰桌幾個男人驚訝的神情映入眼簾,男人!男人都是不可靠!她心中升起一股強烈的憎恨,眼神中的殺氣讓這些五大三粗的漢子,紛紛不敢與她對視.她得意的冷笑著,再次端起啤酒.

"砰!砰!砰!……"一連串低悶的聲響,一個人在她身邊坐下.

周曉宇!阮紅晴一眼就認出了他,奇怪的是他桌前擺著四五罐啤 酒.他無視阮紅晴驅趕他的眼神,甚至都不看她一眼,打開一罐啤酒,仰臉就喝.

又是來假惺惺的表示關心!阮紅晴厭惡的背轉身,繼續喝自己的 酒.

月光,小徑,竹林,微風……在這如詩一般美麗的夜晚,兩人倚著石桌,互不說話,各自喝著悶酒.

忽地一個銀白色的物體從阮紅晴身邊飛過,砸在垃圾箱上.身後又傳來"砰"的一聲響,周曉方又打開一罐啤酒狂灌起來.

"他到底在搞什麼名堂?"阮紅晴有些疑惑,但沒有回頭.

才過了一會兒,阮紅晴一罐酒都沒喝完,周曉方已經打開第三罐 了,看著白色的啤酒罐一次又一次從眼前飛過,周曉宇還是不發一聲,阮紅晴的耐心終于到了極限:"喂!你到底想要干什麼?"她回頭,沖他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