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卷 第十二章
末的校園異常熱鬧,各宿舍樓的宣傳欄,牆壁上,包 滿了即將畢業的學員們寫好的請願書,仿佛一夜之間整個校園都被重新粉刷一遍,滿眼都是鮮豔的紅色,吸引了我們這些入校還未滿一年的新人的好奇的目光.

我和雨桐擠進人堆,興致勃勃的讀著牆上的文字.

"曉宇!這張寫得真有趣.'我是革命一塊磚,哪里需要哪里 搬’."雨桐指著一張請願書,興奮的對我說.

"你看看這個'不管到哪里,我們都將高唱《咱當兵的人》讓南醫大××班的旗幟高高飄揚.××隊××隊全體留言’聽起來,好像要占山為王似的."我拍了拍眼前的這張紙,笑起來.

"曉宇,快來!"雨桐驚叫著,向我招手:"這張是紅晴姐的請願書."

"阮紅晴也寫啦?"我有些驚異,過去一瞧,果然是她的署名: "我是一顆小草,無論落在何方,都將頑強的生長!"我低聲念道,心里了然,她這是在給自己鼓勵呢.

緊挨在旁邊的另一張引起了我的注意:"人唯一可以憑借的是一身的傲骨,懷著這個信念,我將笑對生活中的苦難."落款是"曹月梅"三個字,我默念著,突然有些感傷.

"曉宇,這一張寫著好囂張."雨桐的喊聲打斷了我的沉思.

"請組織上考驗我,送我到資本主義最腐朽的地方去吧."我看了不禁啞然失笑.

"不錯吧!"雨得意的說.

"寶貝你猜,將來我的請願書會寫什麼嗎?"我湊近她耳邊,低聲說.

她搖搖頭,我笑嘻嘻的小聲說:"請組織上考驗我,送我到蕭雨桐同志的閨房去吧."

"曉宇!"她頓時滿面紅暈,可周圍這麼多學員,她也只能羞澀的瞪我一眼,匆匆鑽出人群.

我再次回頭,深深的看了曹月梅的那張請願書一眼……

……

"胖子!大胡去哪里了?"一整天沒有見到胡俊傑的身影.我感到納悶.

"他請假去逛街了."趙景濤在床上翻身坐起,陰有地笑道:"好象是跟左芳一起去的."

"哦!"我會心的一笑.

"皮蛋!今天中午打飯時,我險些跟一個9本的學員打子隨意插隊,我看不過說了兩句,他居然就要過來教訓我,這他媽的什麼世道"趙景濤氣憤的說.

"胖子,隊長都已經說了.這段時間是最亂的,要畢業分配的學員很多都憋了一肚子火,純粹就想鬧事,咱們不要隨便招惹他們."劉剛志認真地說道.

"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啊,胖子,你自己要小心點,尤其注意你那張嘴."我關心的說道.

"操,我怕他們!"趙景濤色厲內茬的說,突然歎了口氣:"不 過,我看到他們就在想,等到我們畢業的時候,會不會也像他們那樣囂張?"

我沉默了一會兒,笑道:"離咱們畢業還早著啦.到那時,誰知道又會怎樣?"

"也是!"趙景濤搔搔頭,看著我說:"皮蛋,反正下午也沒事,咱們玩'拖拉機’吧,好久沒有坐在一起玩撲克了."

我心中一動,自從我出院後.宿舍是較以前冷清不少."好 啊!!"我環視周圍,惋惜地說:"只是人數不夠."

"大劉,別看書了,來玩會兒."趙景濤對劉剛志說道.

"就快考試了,我想再複習一下.你們玩吧."劉剛志緊盯著書本,頭也不抬.

"靠!"趙景濤急走過去,搶過劉剛志的書,扔到一邊,嘴里直 嚷:"看書也不在乎這一會兒,你作為領導.也不知群眾打成一片,小心成為孤家寡人羅!"

劉剛志被他連拉帶拽,著實沒法,只有無奈的說:"胖子,還差一個啦,怎麼玩?"

"如果不是魚鉤這小子天天泡在政委辦公室,咱們人數早就夠 了."趙景濤盯著上鋪,恨恨的說.

"我去隔壁叫一個人過來."說完,趙景濤就要往外走.

"兄弟們,不玩撲克嗎?來玩撲克!"就在這時,門被推開,胡飛走進來.

這就是所謂的英雄所見略同嗎?只是趙景濤鄙夷的看他一眼: "你?我還是另找別人吧."(胡飛的牌技較差)

"胖子,他們都在玩撲克."

副得意洋洋的模樣.

"看來,我們只能用你這個垃圾貨羅."趙景濤斜眼瞅他.

"傷自尊啦,不要我,我走!"胡飛痛心的說,作勢要出門.

"算了!算了!就你吧."趙景濤好像虧本似的沮喪地說,大家把床頭拒拉到中央,都坐下後,他還在嘟嚷:"媽的,沒想到拉圾貨還有搶手的時候."

"咱們玩點刺激的吧!"我建議道:"哪一邊輸了,晚飯他們就包了."

"皮蛋,你晚上不是要參加系里的慶功會嗎?"胡飛問道.

"我可以把飯卡留下呀."我說.

"這不公平!!"趙景濤急得擺手,指著胡飛說:"我跟他一伙 兒,哪還不是死定了,我要換人."

"不行!"我們三人異口同聲的說.

……

打完撲克,我就立刻趕往鳳凰酒家,原以為自己是來得早的,可一推開包廂地門,立刻傻眼了:92護的女生們已經將一個飯桌 的.

"噢!小帥哥來羅!"

"喂!你來得太慢了吧,我們等你好久了."

"歡迎!歡迎!還站著干嘛,趕快進來呀."

……

房間里頓時沸騰起來,這些瘋瘋顛顛的女生一旦鬧起來,可真讓人受不了.

"好歹我也教過你們幾天舞蹈,有句話叫做一日為師,終身為什麼來著."我也不甘示弱,微笑著說,在另一張空無一人的飯桌旁坐下.

我這句話更是激起她們地群起反擊.

"臭小子,沒大沒小的,還想占我們的便宜!"

"可不就是,還不趕快過來,向我們道歉,如果態度誠懇,我們可以考慮原諒你."

……

一個個氣勢洶洶的,我一張嘴怎能抵得過這幾萬幾千只鴨子,很快就敗下陣來,一邊說著"大丈夫說不過去,就不過去."之類的玩笑 話,一邊拱手告饒.

一陣嬉鬧之後,屋里的氣氛變得輕松許多.

"周曉宇!你坐這邊來吧,這里還有空位,你那邊一會兒都是領導坐地,多沒意思."阮紅晴好心的提醒道.

"就是嘛,快過來吧,小弟弟,讓姐姐們照顧你."

"別害羞啦,放心,姐姐們是不會吃了你的."

……

她們又借機起哄.

那地方盡管很誘人,但絕對是溫柔陷阱.我眨著眼,拍著身邊的凳子,說:"算了,這邊人少,一會兒可以多吃點好東西.阮紅晴,你干脆坐我身邊來吧."

"噢!!"她們擠眉弄眼,曖昧的說:"我們的書記什麼時候跟這小鬼扯上關系羅!"

"周曉宇,閉嘴!你瞎說什麼?"阮紅晴顯然受不了她們的起哄,兩眼噴火似瞪著我.

"不願意過來就算啦,我一向不強人所難."我一臉無所謂,其實心中暗喜,成功的將這群瘋丫頭的注意力移開.

曹月梅沒有加入她們的戰團,一直靜靜的注視我,臉上帶著微笑,好像已經看穿我的伎倆似的.

我心中一動,脫口而出:"月梅,你坐我這里來吧."

此話一出,一片嘩然.

"月梅!月梅!叫得這麼親熱.月梅!你老實交代,你倆都發展到什麼程度?"

"真看不出,月梅平時老老實實的,居然不動聲色的將護理系的第一帥哥給泡上手了!"第一帥哥?泡上手?我越聽越磣得慌.

……

曹月梅望著我,眼中有幾絲慌亂,幾絲責備,但她很快移開目光,自如的應付著她們的追問.

我心中有一絲遺憾,也許在我潛意識早就對她的偽裝不滿了.

……

門被輕輕推開,正在說笑的我們像約好似的,一齊回頭.

陶瑩瑩站在門口,在我們的注視下,她顯得很鎮靜.

"小妹妹,快到這邊來坐."92護的女生又開始叫嚷.

她恍若未聞,慢慢的掃視房間,最後目光在我的微笑中停住,她猶豫了一下,平靜的朝我走來.

"小師妹,別坐那兒,他是個色狼,你要小心."這些家伙都是人嗎?我憤然瞪她們一眼.

陶瑩瑩在我的對面坐下.

"你要喝茶嗎?"我端著茶壺,站起身,柔聲說道.

她注視我一會兒,微微點了下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