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卷
風起了!

一片,二片,三片……無數嫩綠細長的草葉在風中起舞,發出悅耳動聽的歌唱.在半空中伸展的樹枝微微晃動,悠長深沉的低呤如提琴伴奏.

在這大自然的音樂世界里,雨桐仰臥在綠草叢中,任由葉尖輕打她的肌膚.

"寶貝!"我俯看著俏臉含羞的她,柔聲說道.

"嗯!"她凝視我,聲音細若蚊吶.

我貼近她的耳邊,輕輕說道:"我要你!"

"不要!"她的聲音如同她嬌軀一般,綿軟無力.

我顫抖著手,緩緩解開一顆又一顆紐扣,每開一顆,展現在我眼中的就是更美麗的風景,我的呼吸也隨之加重.

雨桐沒有阻止我,害羞的胸脯劇烈的上下起伏,……她的心情也同我一樣,緊張激動……

驀地,我脖間一涼.緊接著,雨桐白中透紅的肌膚上平添了幾顆水滴.

就在我一愣神之際,噼噼啪啪的雨點散落下來.

"哎呀!"雨桐驚叫道,紅暈像潮水般退去,慌忙坐起.

我的心糟糕到了極點,從未如此痛恨過天氣預報的准確性.我憤然的罵了聲:"混蛋!"

"曉宇!雨衣!!"雨桐又一聲驚呼.

我這才憶起,剛才為了編花環,自己將雨衣都放在了山道邊.急忙起身,朝來路跑去,雨桐低頭整理衣服,跟在後面.

雨越下越大,風也助紂為虐.一道道濃密的水幕向我倆打來,讓我睜不開眼,腳下也開始變得泥濘,我倆跌跌撞撞的前行.

"哎呀!"雨桐跌倒在地.

我心痛的將她扶起:"寶貝!你沒事吧?"

"沒事!"她怕我擔心,也不拍去沾在身上的泥土,微笑著對我說.

我看看被水霧籠罩的前方,干脆將她攔腰抱起.

她"啊!"了一聲,雙手環抱我的脖頸.雖然負荷增重了,我的步伐卻加快了.

"曉宇!"她溫柔的在我耳邊低喊.

……

"寶貝!我們到了."我長出口氣.

"曉宇!就這樣抱著我好嗎?"她含情脈脈的望著我.

"快穿上雨衣!否則會感冒的."我著急的對她說.

"感冒就感冒!反正都這樣了."她撇著嘴,褪去的紅暈重又回到臉上.她靠在我肩上,撒嬌的說:"我喜歡你這樣抱著我."

她俏麗的面容距離我如此之近.我心中一動,雙臂緊緊摟住她的身子,說道:"寶貝!要不,我們繼續吧."

"繼續什麼?曉宇!你是個大壞蛋!"她嬌嗔道,猛地輕咬我的耳朵,然後掙紮著跳下.

"痛死了!想謀殺親夫嗎?"我撫著耳朵,佯作生氣的嚷道.

"活該,都怨你!"雨桐拿起雨衣,遞給我.

我沒有伸手,只是癡癡的望著她:軍裝已被完全打濕,緊緊貼在她身上.挺拔的胸部,平坦的小腹,纖纖的細腰,圓滑的臀部……勻稱的身段曆曆盡顯,波讕起伏.

"色狼!"她這才發覺不妥,嬌羞的罵一聲,將雨衣塞到我手中,迅速將另一個雨衣穿上.

我微微一笑,那雨衣再寬松也遮掩不了雨桐美妙的曲線.

"曉宇!我們該怎麼辦?"雨桐望著眼前的白茫茫的一片,擔慮的說.

"別著急!"我瓣認了一下方向,抓住她的手,說:"跟我來."

"嗯!"她信任的點頭.

我倆沿著山路往上走.

……

我進公園時就認真的閱讀了瀏覽圖,知道半山腰上有個游樂園.本來就准備帶雨桐去玩,只是中途出了岔.

因為下雨,好多項目都停了.

就在我失望之余,雨桐驚喜的喊道:"快看!摩天輪!"

順著她手指的方向,水霧中隱約可見一個巨大的圓盤矗立在半空中,在緩緩轉動.

"走!我們過去."我立刻振奮精神,拉著雨桐往那邊而跑去.

……

腳下一震,摩天輪又開始轉動了.

我和雨桐將雨衣脫下,放在座位下面.剛才一路奔波,如今安靜下來,倦意立刻襲上心頭,還帶著絲絲涼意.低頭一看,自己是一身濕透.

雨桐的一個噴嚏立刻吸引了我注意.她雙手環抱,摩擦著濕濕的軍衣,身體微微顫抖.水滴從褲管滴下,彙成細流……

"不行,再這樣下去非感冒不可!"我暗暗心驚,伸手去掏口袋,口袋里的手娟也是濕的.

"寶貝!快把衣服脫下來,小心著涼!"我不假思索的喊道.

"不要!"她反射性的喊道.

我意識到自己的剛才的粗魯,開玩笑的說:"你要是覺得吃虧.要不,我先脫."說著,我三下五除二,先除去衣服,然後解開皮帶.

她一聲驚呼,忙用手遮住臉.

我脫掉長褲,僅剩一條內褲,然後將濕衣服使勁一擰……

我拿起擰干的衣服,准備擦自己身上的雨水,一只手將它接過去.

雨桐羞紅著臉,神情卻很專注,默默的為我擦試.她的指尖每觸碰我的肌膚,俏臉似乎就增紅一分.

"轉身!"她低低的說"下面!"說這話時,聲音已細不可聞.

"什麼?"我故作未聽見.

"討厭!"她輕捶我一拳"下面!"她的聲音很是嬌弱.

車外,白茫茫一片,雨點不間歇的敲打著玻窗.

我靜靜的注視著雨桐的輕柔的動作,細細體味著這難以言語的溫馨……

……

"傻丫頭!快把衣服脫掉,否則會感冒的."我柔聲說道.

她沒說話,俏臉嬌豔欲滴,眼眸嫵媚如春.

我貼近她,輕輕的為她解軍衣紐扣.

軍衣軟軟的滑到手肘,如霜如雪的肌膚立刻展現在眼前:圓潤的雙肩,平坦而潔白的小腹,飽滿的**,微露于粉紅色的蕾絲文胸外,讓人浮想聯翩……我一陣暈眩,頓感胸中烈焰升騰.

"寶……寶貝!這個也濕了,快……快脫掉吧."我指著那文胸,激動得口齒不清.

她下意識的雙手護在胸前,低著頭,已是羞不可抑.

我顫抖著手,伸到她背後去解,怎奈過于緊張,就是沒有解開.

她緩緩站起身,背朝我,只輕輕一下,就聽"叭"的一聲脆響,褡扣松開,兩條肩帶順著肩頭滑到潔白的手臂上.

她身子微蹲,將它放在軍衣上.

我咽了一下喉嚨,只覺口干舌燥.

"卡"的又一聲脆響,寬大而笨重的軍褲也墜落至足踝.

我的呼吸急促而沉重,心髒劇烈跳動,幾乎提到噪子眼:雨桐高挑勻稱,纖秀柔美的酮體,婷婷玉立在我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