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君淚盈,妾淚盈
大清早,蕭雨桐聽到周曉宇住院的消息."嗡"的一聲,腦中一片空白,不顧一切地奔向衛生所 .

"曉宇,他一定會沒事的……"蕭雨桐一邊跑,一邊在心中祈禱.

到了衛生所 ,她減緩腳步,正准備進去,屋內傳出人聲:"都是我的錯!我應該制止他的,可我……"那是劉剛志痛悔的聲音.

"難道曉宇他病情又加重呢?"蕭雨桐心中更是焦急,猛推開門,闖了進去.

五班全體男生被"咣當"巨響嚇了一跳.

"曉宇!他怎麼樣啦?"蕭雨桐四下張望,焦慮的臉上爬滿汗珠.

"他沒事!醫生說打上吊瓶,再好好休息幾天,就沒事了."胡飛站起來對蕭雨桐說,回頭又安慰劉剛志:"大劉!這事怎麼能怪你呢.昨晚要不是你,可就麻煩大啦."

"曉宇,他在哪兒?"盡管知道他沒事,可蕭雨桐仍不放心.

"在里面."胡飛指著觀察室說,見蕭雨桐往里走,又提醒一句:"他睡著了.""黃牛!看來這里暫時不需要咱們了."胡俊傑向胡飛使著眼色,兩人相視一笑.

"對了!蕭雨桐,桌邊有稀飯,等一會兒,皮蛋醒來,你就喂他吧."劉剛志叮囑道.

蕭雨桐點頭.

五班的男生靜靜地走了,他們中的好幾個人,在這里折騰了一夜,此刻需要回去補覺.

……

觀察室內彌漫著較濃烈的消毒液的味道,室內白牆,白床,白色窗簾……一切都是白色,唯有幾束陽光,透過窗戶為這白色空間增添一些額外的色彩.

距離病床越近,雨桐的心跳得越快,床上躺著的就是令她痛苦迷茫卻又日思夜想的人兒.

他安靜的躺著,瘦削而蒼白的臉沒有一絲血色,不時呈現出痛苦的神情,顯然在睡夢中也沒有擺脫病痛的折磨.

雨桐一陣心痛,輕輕的抓住他的手.手,火熱火熱的,讓她感到心驚.將他的手緊貼在自己臉上,仿佛這樣就可以為他驅走酷熱.

癡癡地凝視著他:他的頭發依舊堅硬,劍眉濃濃的,長長的睫毛,只是雙唇灰白干枯,沒有昔日的神采飛揚.雨桐輕撫著他失去彈性的臉頰,眼淚像斷線的珍珠,滴滴的落下……

……

"喂!你是誰?誰讓你進來的?"

雨桐癡望著周曉宇,沒有一絲反應.

"說你呢?"拍在肩膀上的手終于驚醒了雨桐.

一個年輕的護士正站在她身後,好奇地打量她.

"我是他的同學."雨桐平靜地說.

"哦!"那護士仔細地看著她,突然說道:"你是不是叫雨桐?"

"你怎麼知道?" 雨桐吃驚的問.

護士的眼中閃爍著奇異的光彩,指著周曉宇,說:"他一個晚上都在叫著這個名字."

雨桐回望病床上的他,千般相思,萬股柔情,刹時之間都襲上心頭,淚水現也無法抑止,再次奪眶而出.

"唉!年輕就是好啊!"護士羨慕地說,卻忘了自己年齡也不大.

"嗯……那個……" 雨桐不知該怎麼稱呼她,"他……他現在沒事了吧?"

"有你在,他還會有事?"那護士眼中滿是笑意,雨桐一聽這話,俏臉泛起緋紅.

"沒事了,他不過是胃粘膜受損傷,休息幾天就會好的."護士端起急救盤,走到門口,又回頭向她眨眼,笑道:"你好好照顧他吧,有事叫我,我就在隔壁."

門輕輕的掩上,屋內又只剩下兩人.

雨桐緩緩站起,凝望著熟睡的他,眼中淚光瑩然.她溫柔地貼在周曉宇的身上,幸福地笑了……

……

頭暈沉沉的,胃一陣陣漲疼,全身象站在火爐中,又熱又渴.我緩緩睜開眼睛,這是哪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怎麼一點都記不起.

疑惑地打量四周.突然,我怔住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正趴在我床邊.我這不是在做夢吧?我使勁眨眼,費力地伸出手去撫摸她的秀發.

她猛地抬起頭,臉頰上亮晶晶地拉著幾滴淚珠,目光中卻蘊滿驚喜:"啊!你醒了,我去叫護士."

我一把抓住她的手,將她拉到身前.這一用力帶動身上的傷勢,不住地咳嗽.

"你怎麼了?"她焦急地驚呼.

"我沒事."我笑了笑,嘶啞地說道:"我不會輕易讓你再走掉了."

雨桐一愣,臉上似喜似怨,癡癡望著我,忽然撲將上來,緊緊將我摟住:"我不走,我再也不走了."

我歡喜的一顆心幾乎停止跳動,輕托起她的下巴,抹去她臉上的淚珠,憐惜地說:"寶貝!你瘦了."

眼淚在眼眶中打轉,雨桐顫聲說道:"曉宇,對不起!我……"

"噓!"我將手指貼在她唇邊:"什麼都別說,我們互相折磨得已經夠了,從今往後,我的心里只有你一個,你也只許有我一個."我深情而莊重地說.

"嗯!"她不停地點頭.

……

"我渴了!"有了雨桐精心的照顧,我居然忍不住想撒嬌.

"這里有稀飯." 雨桐很快端來稀飯,她舀了一勺,吹了幾口,送到我的嘴邊.

我沒有張口,一臉壞笑地望著她:"你用嘴喂我,好嗎?"

"你這人!"她啐罵道,俏臉紅暈如霞.可她並沒有將碗放下,輕啟櫻唇,將那勺稀飯含住,湊到我的面前,靈動的目光仿佛在說:"現在你滿意了吧……"

我心中樂開了花,緊緊吻住她柔軟的雙唇……

……

……

隊長站在門外,幾次伸出手,想推開門,卻又縮回.

她歎口氣,轉身走出了衛生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