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詐胡!你看皮蛋能行嗎?一般跑長跑的很少兼跑短跑,這兩者之間的差別太大了."劉剛忠疑惑地對胡飛說.

"我也不知道,不過,教員既然讓他試試,一定有他的道理."

"放心,曉宇一定行的!" 雨桐聽見他二人的說話,充滿信心地說道.

二人對望一眼,一臉無奈,果然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

……

一群人圍在跑道邊上,望著起跑線上的我和胡俊傑(他堅持要和我一起跑)議論紛紛.

"預備!"我將兩手按在線上,右腳曲起,左腳伸直蹬地(我是左撇子),全身向前傾斜,象緊繃的弓弦.

"啪!"發令槍響起.

借後蹬之力,我猛地竄起,大步向前沖去,誰知前沖力量太大,我的腳一落地,竟然發軟,將蘊藏的動力化為無形.我趕緊調整腳步,而此時,胡俊傑已似離弦之箭,沖在我前面,盡管之後我拼命追趕,胡俊傑仍然領先我好幾米撞線.

望著胡俊傑趾高氣揚的樣子,我很不服氣,並不是我實力不行,而是對蹲踞式起跑掌握得不好,影響了發揮.

"教員,再讓我跑一次."我懇求地望著王教員.

"行!"我倔強的眼神打動了王教員.

"再試幾次,也是一樣."胡俊傑向我叫囂.

我沒理他,默默地站好.一切用實力說話.

"難道……難道皮蛋要站著與大胡賽跑!"余航澤指著我的姿勢,驚奇地叫道.

"嗯!……這樣一來,大胡的起跑要占不少便宜,如果皮蛋要想獲勝,他的中程速度必須要比大胡快才行."劉剛志若有所思地說,儼然一副運動專家的派頭.

"越來越有意思了."胡飛兩眼發光地盯著跑道.

聽了劉剛忠的話,雨桐更替周曉宇擔心,雙手緊握,盯也不盯地望著他,心中不停地喊:"加油啊!曉宇."

……

"啪!"槍聲再次響起.

胡俊傑象獵豹撲食一般,很快搶在我前面.我沒有慌亂,按照自己的頻率,蓄積每一步產生的動力,逐步加快了頻率,最後,我感到整個人仿佛飄起來.

近了!我已能聽到大胡急促的呼吸.

距離終點還有十幾米時,大胡還超我一個身位.我禁不住一聲怒吼,全身毛孔都舒張開來,熱血沸騰,在呼嘯聲中,我和他象兩輛全速行駛的汽車,同時撞過終線,沖出很遠,方才刹住腳步.

"厲害!"

"精彩!"

同學們齊聲稱贊,大呼過癮.

雨桐長舒一口氣,眼神開始迷醉……

王教員看看秒表,招呼我過去.

他叫我挽起褲腳,然後蹲下,用大手摸摸我的腳踝,又捏捏小腳肌肉,緊接著又掐掐大腳肌肉,最後手掌又貼上我的臀部,隨著他手的不斷上移,我的皮膚開始起雞皮疙瘩,"難道他是……"想到這,我的心發毛,站也不是,走也不是,十分尷尬.

兄弟們見此情景,驚訝得眼珠都快掉出來.

"你的腳踝細,肌腱長,小腿肌肉位于上方,爆發力應該很強.只是你的大腿肌肉不夠強壯,無法承受強勁的力量,所以蹲踞式起跑時,你才會站不穩."他邊起身,邊慢條斯理地說道.

我這才釋然.

"你需要加強腳部力量."王教員鄭重地對我說.

"加強腳部力量?"

"對!進行負重訓練."教員說完,臉上浮現一絲笑意,我隱約感覺不妙.

王教員召集我們集合."從今天起到運動會開始這段時間,下午放學後,所有參加項目的同學都要來這進行訓練."他嚴肅地環視我們,加重語氣說道:"聽明白了嗎?"

"明白了."我們齊聲回答.

我暗暗叫苦,起初以為軍訓後,我可以踢足球了,這里的球場可比中學的大得多,在上面跑動,該有多過癮啊!可是……,只好再忍一個月了.

……

走進體育館的健身房,不少人正在進行鍛煉.

我興致勃勃的傾聽王教員對各種器械的介紹,看看大家發達的肌肉,相較自己的"排骨"身材,頓時感到羞慚.

"教員,能不能讓我也在這健身?"我沖動地說.

王教員顯出為難的神情,這個要求不在他的訓練計劃之內,然而眼前這個男孩,滿臉熱摯的懇求,清澈澄明的星眸中充滿希冀,慢慢地溶化著他的內心.

"好吧!在完成下肢訓練後,你可以來這健身."王教員終于點頭答應.

"謝謝教員!"我激動得不知該怎麼表達自己的感謝,伸手抓住王教員的手臂,使勁搖.

"呵,呵……"王教員笑了,這個男孩毫不掩飾的真情流露,頗令他感動,他開始有點喜歡這個瘦瘦的家伙.

"我給你安排健身計劃,你必須嚴格地按照上面的執行."既然已經幫了他,那就幫到底吧,王教員心想.

"是!"我高興地敬禮,只是穿著運動服,顯得不倫不類.

……

筋疲力盡的我告別王教員,一瘸一捌的走出操場.因為大量的負重訓練,腿部酸痛麻痹,根本無法正常行走.不過,上身腫漲,仿佛全身充滿力量,顯得神氣十足,這種感覺真是美妙,更加強了我對健身的信心.

現在過了打飯時間,食堂恐怕只有剩菜了.

我拿著飯盒,蹣跚地挪進食堂.

"曉宇!"在角落餐桌旁揮舞手臂的不正是雨桐嗎?

"知道你訓練,所以我幫你打了飯."她柔聲說道.

望著桌上豐盛的飯菜,一股溫馨的暖流瞬間流遍全身.

"雨桐,謝謝你!"

"謝我?謝我什麼?" 雨桐故作不解,眼中閃過狡詰的光芒.

我握住她的手,感動地說:"你等久了吧!"

"嗯!"她嬌羞地回答,桃腮慢慢泛起暈紅.

"為了表示感謝,我決定KISS一下."我一本正經地說.

"討厭,快吃飯啦,菜都涼了."她輕推我一把,似嗔似喜的樣子,更顯嫵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