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誰道閑情拋棄久?
軍訓已過大半,最後是全隊集體合練,迎接最後的閱兵式.

隊長也同我們一起訓練,在隊列前面指揮我們進行步伐變換.盡管一身戎裝的隊長,英姿颯爽,我們卻無心欣賞.因為此時,我們們才發現隊長也是一個嚴格要求,追求完美的人.哪怕有一丁點兒毛病,她也要我們反複練好幾遍,每天我們都累得筋疲力盡,只有到了晚上9點,大家才能解散回宿舍休息.

沖完涼,兄弟們各自躺在床上聊天.

"瞧!我的腳都起泡了,今天也不知訓練了多少遍.全軍訓大隊,就我們隊訓練最苦."趙景濤一邊用針挑腳泡,一邊埋怨.

"有啥好埋怨的,軍訓也沒幾天了,再忍忍吧!"劉剛志安慰道.

"別看平時隊長挺溫柔的,可一到訓練場上,簡直就是一頭母老虎."我也有些不滿.

"這你就不懂了,隊長這個年齡,可是性要求強烈,沒法與老公一起解決,當然只有發泄到訓練中了."胡俊傑低聲說著,一臉壞笑.

"瞎扯!"我們異口同聲.

"黃牛(劉剛忠的綽號),先把門關上?"胡俊傑見劉剛志關好門,說道:"別不信,在這方面,我可是高手.你們看,隊長胸大屁股大,一看就知道,她欲望強烈!"

"切!"見我們還是不信任的表情,胡俊傑有些泄氣:"算了,不跟你們說了,一群純情處男."

"難道你不是?"我反譏道.

"小爺我在中學就上了好幾個妞,這方面經驗豐富."胡俊傑趾高氣揚的說."也許他說的是真的."看著他英俊的面龐,我暗想.

見我們都沉默,胡俊傑更是氣焰高漲:"所以我跟你們早已不是一個層次,你們可能還在對清純可愛的mm著迷,我已經在尋找真正的女人."

"什麼真正的女人?我好奇的問.

"看過古龍的武俠小說吧,里面常說一句就是,'真正的女人,並不是由臉蛋決定的,只有上床才知道.’"胡俊傑得意地說.

"所以你去追許若霜?" 許若霜是六班最漂亮的兩個女姓之一(另一個是肖雨桐),她人如其名,雖然美麗,卻不愛與人說話,平時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表情.最近一個星期,胡俊傑總纏著她,吃了不少釘子,我見他在大吹大擂,乘

機將他一軍.

"許若霜怎麼呢?總比你的肖雨桐好."胡俊傑反擊.

"什麼我的肖雨桐?我們只是談得來,平時多聊了幾句.瞧瞧你,都想哪兒去呢!"我極力辯解.

"別裝純情啦,上次是誰抓住別人的手不放."胡俊傑譏笑道.

"我那是幫助戰友,可沒有別的意思."我有些急了.

"好了!你倆別吵了."劉剛志過來打圓場.

就在這時,一直傾聽我們說話的余航澤,突然傻傻的說道:"你們在這里大談女人.可她們現在又在干什麼呢?"

他的一句問話立刻轉移了我們的話題.

胡俊傑一拍床板,說:"我們談女人,她們一定在談男人.別看平時一個個假裝正經,其實騷得很."突然,他好象想到什麼,從桌櫃掏出隨聲聽,拿出一盤磁帶,放進去.

抬頭對我們說:"我有辦法知道她們現在在干什麼."

"你想偷錄她們的談話!"我驚詫的說道,這要是被隊長知道了,我們宿舍的所有人一定會被嚴重懲罰.

可是好奇心戰勝了一切.趙景濤閂上門,在門旁把風;我拿出背包帶;幾個人把隨聲聽綁好,按下錄音鍵後,屋內一片寂靜,靜到可以聽見我們急促的心跳,隨著隨聲聽緩緩的從窗口放下(我們宿舍樓下就是女生宿舍),每個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

隨聲聽緩緩下落,在女生宿舍的窗口側上方懸停.

兄弟們屏住呼吸,露出淫笑,既興奮又期待.

才過幾分鍾,大家卻好似等待了一萬年,不停打手勢,讓胡俊傑將隨聲聽拉起,胡俊傑搖搖頭,相比較急不可待的我們,他顯得冷靜多了.

就在這時,突聽一個聲音響起:"快開門!干嘛把門鎖上,還沒到睡覺時間呢!"緊接著,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嚇得我們一哆嗦,就聽見樓下"叭"的一聲響,隨聲聽砸到玻璃窗上.

"誰?!"翁亞男的吼聲.

胡俊傑慌忙拉起隨聲聽,大家松了口氣回頭一看,原來是班長胡飛在門外.(因為大門上方鑲嵌了玻璃,大門兩邊都是玻窗,屋里發生什麼事,外面一眼就能發現,據說這是方便隊干部查崗.)

胡飛走進來,看著心虛的我們,更加增添了他的懷疑:"你們在里面干什麼呢?干嘛關門?"他盯著副礦長劉剛志,一臉疑問.

"沒事,沒事."劉剛志打著哈哈,想蒙混過去.

"瞧你們神秘的樣子,一定是有什麼事."胡飛一屁股坐在床上,不走了.

要說,還是胡俊傑反應快,他邪笑著,低聲說道:"班長,剛才我們用隨聲聽錄了女生宿舍的談話."

"什麼!"胡飛大吃一驚.

"老胡,反正我們已經做了,如果價錢想立功,就去向隊長揭發." 胡俊傑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表情.

"我哪能干這種出賣兄弟的事,我是這種人嗎?"胡飛手拍著胸膛說道,不愧是我們的班長,騸情的話令我們感動.

"磁帶在哪兒啦?快!快!讓我也聽聽."原來嚴肅的胡飛,轉瞬間變得賊眉鼠眼,一臉媚笑.

"果然."我們互望一眼,"這才是他的本性,一頭披著羊皮的狼."

"班長,好東西和一起分享,不如將隔壁的兄弟們都叫過來,大家一起欣賞." 胡俊傑真是慷慨大方,其實,是想多拉幾個人墊背.

很快,十匹狼坐在一起.

播放鍵按下,在一陣嘶嘶啦啦的雜音之後.

"亞男!你看我是不是白了些?"是肖雨桐的聲音,我眼皮一跳.

"沒發現有什麼變化."翁亞男的聲音.

"看來,你的沐浴液也不管用."肖雨桐說.

"雨桐!怎麼這幾天這麼在乎自己的皮膚?是不是著急自己嫁不出去呀!"這是王玲玲的笑聲響起.(她是六班最矮的女生,性格活潑,愛開玩笑.)

"小丫頭,你找死啦!"

"也不都是黑嗎,你看,這幾塊地方就很白嘛."王玲玲嬉笑著說.

難道肖雨桐剛洗完澡,沒穿衣服?想到這,我感到下腹開始發熱,我咽了一下口水,掃視他人,都是一副色咪咪的表情,我心中冒出一股醋氣.

一陣嬉哈打鬧聲之後.

"雨桐!你跟周曉宇怎麼樣啦?"翁亞男的聲音.

"什麼怎麼樣?"聲音低得幾乎聽不見.

"別瞎猜,我跟他沒關系啦!"真是這樣嗎?我暗想.

"那我就放心啦,周曉宇可是一位帥哥,文質彬彬的,又有才華,尤其那對眼睛,太迷人了!我決定,他是我追求的目標."王玲玲笑著說.

這小丫頭,直讓我不好意思.兄弟們抬頭,死盯著我,好似要把我吃了.

幸好,聲音又響起:"你不覺得,他太瘦了嗎?"許如霜說話了,我不自覺的捏捏胳膊,真的瘦嗎?

"可是胡俊傑不瘦呀,又高大又英俊,你跟他怎麼樣啦?"胡俊傑精神一振,整個身軀前傾,幾乎要把隨聲聽吃了,我暗自好笑.

"他!"許如霜說,語氣中充滿不屑:"一個大花癡,整天只知道在女孩面前賣弄風騷."胡俊傑好似被點穴,整個人定住了,一臉驚訝的神情,張大的嘴巴足以裝下一個雞蛋,我們同情地看看他.

"這個騷貨!"他低罵一聲.

"不對吧!每次他跟你講完話,我怎麼發現你情緒好象高了很多."王玲玲繼續她的揭秘之旅.

"小丫頭,是不是今晚不想睡覺了!"許如霜威脅著說.

胡俊傑這時才緩過氣來,舉起右臂向我們示威.

"好了!你們都要給小心點,軍校里可不准談戀愛,要是讓隊長知道啦,就麻煩了."

"班長!別裝正經了.這段時間,五班胡飛常找你,說是商量隊務,誰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我發現這王玲玲的觀察力也太厲害了.

"哦!"大家都曖昧地望著胡飛,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胡飛紅著臉,連連搖手.

"小丫頭,我撕攔你的嘴."翁亞男狠狠的聲音.

又是一陣打鬧聲……

……

……

還真被胡俊傑說對了,她們大部分的談話都在談男生,主要是我們班的,因為我們班與六班關系最好.

一時間,兄弟都被揭秘了,大家互相打趣一會兒後,都把矛頭指向我,說我泡上了全隊最漂亮的女生,一定要請客慶祝.

靠!這是我願意的嗎?我招誰惹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