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平林新月人歸後
"班長!今天晚上是不是有緊急集合."我突然想起肖雨桐所說的話.

兄弟們嚇了一跳,都朝郭建高望去,希望從他臉上找到答案.

"你說呢?"他反問一句,也沒追問我,從哪兒得來的消息,只是笑得有點陰險.

"你不回答,那就一定是了."跟他相處這麼久,已經比較了解他的習慣.

"大家快去准備一下."胡飛指揮著我們.

"我可什麼都沒說,你們可別誤會了,到時白忙活兒,可別怪我."剛出了門的郭建高,又回頭打趣地說.

"切!"每個同學都伸出中指,噓他.

"一群吊兵!"他搖頭.

吊兵?!還不是他教出來的.

……

……

已經過了上床睡覺時間,我們睜大眼睛,豎起耳朵,躺在床上.軍裝還穿在身上,雖然沒打背包,但所有東西都放在手邊,只要一聽哨響,估計二分鍾就可以沖出房間.

"嘀!嘀!……"一陣急促的口哨聲傳來.

我縱身坐起,高喝:"兄弟們!快!"

迅速地將雨衣疊好,塞在被子中,用背包帶將被子打成一個小豆腐塊,背在肩上,爬下床,戴上軍帽,紮上腰帶,箭一般沖出房門.走廊上人影憧憧,腳步聲,叫喊聲,翻床倒櫃聲……各種聲音交織在一起,使平靜的大樓,瞬間沸騰起來.

大家爭先恐後的往前跑,好幾次,我險些被人潮擠倒在地.

終于出了樓門.樓前燈光照射下的平地上,稀稀拉拉的站著幾個學員,軍訓班長們背著手,笑看狼狽的我們.

漸漸恢複了平靜,樓前站著兩個方隊(94級護校隊和我們隊).

軍訓班長們開始清查人數.

"報告!"一個聲音響起.

"怎麼這麼晚!"林明雄見一個學員站在樓門,剛要發火.卻見他的軍褲突然往下一落,露出綠色的內褲.

"哈!……"同學們禁不住大笑,女孩們慌忙扭頭,也在抿嘴偷笑.原本嚴肅的氣氛頓時無影無蹤.

"趕快入列!"林明雄皺著眉,揮手讓那位同學趕緊入列.

"有什麼好笑的!看看你們自己,有勇氣笑別人嗎?"林明雄譏笑道.

確實,因為匆忙,有穿反鞋的,歪戴帽的,沒紮皮帶的……除了五班,六班早有准備,情況較好外,其余可真是錯漏百出.

大家相互審視,忍不住笑出聲來.

林明雄訓示一番後,宣布解散.

大家回到宿舍後,沒敢合眼.果然,剛過半小時,哨聲又起,這次大家都有准備,情況比上次好了很多.

折騰幾次後,我終于撐不住,躺上床就入了夢鄉.

也不知過了多久,感覺有人猛拍我.

"周曉宇!快起來!緊急集合!"

我心中一驚,翻身坐起,就往下爬,一腳踩空,整個身體就往地板摔去,一個結實的臂膀及時地拉住我.受了驚嚇,我才從迷糊中驚醒.

"大胡!謝啦!"我感激地對胡俊傑說,回頭抓起床上的背包,快速向樓下沖去.

"接下來是急行軍,全隊跟我出發!"林明雄面無表情地看著睡眼朦朧的我們.

"啊!這麼晚了,還要急行軍!"

"要跑多遠?"

……

大家七嘴八舌地嘀咕,發泄著心中的不滿.

午夜二點,在漆黑的天幕下,幾百名軍訓學員在軍訓班長的指揮下,背著背包,跑出校門.

"快跑,不許掉隊!"軍訓教官們跑在隊伍外側,以防不測.

迎著涼爽的夜風,我邁開大步,輕快的跑著.在中學時,就是長跑能手,這點路程算什.回頭望望掉隊的同學們,不免心中有些得意.

突然,一個熟悉的身影映入眼簾,看著她踉蹌的步伐,幾次險些跌倒,心里就有些發緊.

###########

肖雨桐感到呼吸越來越困難,胸口好似壓塊石頭,憋著難受,雙腿灌鉛似的,每一步都很酸痛.她拼命的擺動雙臂,大腦卻感到一陣眩暈,不行了嗎?她想著.

"把你的背包給我!"一個熟悉的聲音在耳旁響起,瞬間驅走肖雨桐心中的黑暗.抬頭,周曉宇伸手笑望著她,是那樣的瀟灑迷人.肖雨桐不由自主的將背包遞了過去.

###########

我接過背包,搭在肩上,剛跑二步,又覺不對,回頭看肖雨桐的步伐依舊那麼繚亂.皺著眉,我顧不得那麼多,一把抓住她的手,拖著她往前跑去.

###########

這突如其來的動作,讓肖雨桐嚇了一跳,但她並沒有掙紮,幸福的感覺瞬間包容了她的全身.肖雨桐的心中如小鹿亂撞,凝望著他:他的手是那麼溫暖,他瘦弱身軀是那麼堅定可靠.

肖雨桐眼光迷離,紅暈染上面頰.她緊緊抓緊他的手,仿佛要抓緊一生的幸福.

願這一生都這樣跑下去. 肖雨桐想著.

##########

"噓!"一聲怪異口哨聲響起,緊接起郭班長的怪臉怪調響起:"不錯啊!錯!小伙子沒辜負我的期望,再加把勁,抓緊點."

"大色魔!狗嘴吐不出象牙."肖雨桐嬌羞的罵道,郭建高平時黃腔黃調,被六班女生取了這個綽號.

郭建高作了鬼臉,往前跑去.

我回頭.啊!現在我和肖雨桐的這個姿勢確實容易引入遐想,下意識想甩開手.可望著肖雨桐緋紅的俏臉,嬌羞的神情,含情脈脈的的目光,身體怎麼也不聽話.我再傻也知道這意味著什麼,盡管在心底告誡自己,我只愛許傑一個,可實話說,我很享受這種感覺.

我不自覺的用手指摩擦著她的纖纖玉手,感覺著她的柔膩.

肖雨桐的臉更紅了………

……………

到了目的地,我戀戀不舍地松開手.一時間,兩個人呆立著,似乎都在回味剛才動人的感覺.

"謝謝你!" 肖雨桐接過背包,低頭輕聲說道.飛快地跑入隊列.

我癡站在路燈下,手上還殘留著淡淡的香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