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對長亭晚
"高欣!許傑!我敬你倆一杯,我們有緣成為同學,雖然只有兩年時光,但無倫將來我們身在何處,這同學情誼我是終身難忘."我舉起酒杯深情地說著.

聽到我有些傷感的話語,許傑,高欣對望一眼,頓時沉默了,顯然觸動了她倆的離情別緒.哎!我真笨,不會說話!

"喂!你和許傑怎麼會是同學情誼呢?你也太謙虛了吧."高欣很快反應過來,幫我圓場.我感謝地看了她一眼,她雖然面帶笑容,眼神也流露出悲傷.

咣 !碰杯後,我一飲而盡.

"周曉宇!我祝你一路順風!"許傑端起飲料杯,神色平靜地對我說.

我剛要舉杯,卻聽見高欣說:"不對!這種喝酒的方式不對."

我見她嚴肅認真的神情,追問一句:"怎麼不對?"

她的嘴角露出一絲詐笑,我暗道不好.

"你們應該這樣碰杯."她邊說邊做動作,兩條手臂纏繞在一起,這不是交杯酒的姿勢嗎?她也太胡鬧了吧.

許傑的小臉"騰"一下就紅了,臉色卻暗下來,我知道她恐怕要對高欣發火了.

"周曉宇!你的手怎麼這麼紅?"高欣驚奇地問.幸好,她及時轉換了話題.

我低頭一看,被燙傷過的部分泛著一層紅色,難道是酒精的影響,我來不及多想,下意識的往回收.這時許傑關切的目光也投射過來,我故作平靜的說:"這個暑假被開水燙傷了,不過,現在已經好了."我甩甩手臂,以示沒事.

"怎麼這麼不小心."許傑面帶焦慮地凝視著我的手臂,就連高欣也圍了過來."還痛嗎?"許傑終于拋開矜持,伸出手指輕輕地觸碰著我的皮膚.我感到一股熱氣從她的手指湧出,通過手臂,直達內髒,那是一種溫馨的感覺.

"醫生說,再過半年就完全好."我竭力使自己的語氣變得平靜.

"啊!"許傑輕呼一聲.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慌忙回到座位.

…………………

"周曉宇!許傑說想參觀一下這周圍的環境,你帶她去吧,這飯碗由我來洗."

我感激地看著高欣,她真是一個善解人意的好姑娘!

許傑一言不發,跟我走出房門.

高欣癡癡的站在陽台上,凝視著兩人遠走的背影,明眸中閃爍著淚光.

當兩人獨處時,許傑立刻恢複她沉默寡言的性格,我也是第一次和女孩獨處,盡管胸中有千言萬語,卻不知該從何說起.

兩人靜靜地走在林蔭道上,四周一片甯靜,靜得可以聽不進到我倆急促的心跳.

我心急一動,悄悄伸出右手,輕輕抓住她柔軟的小手.這一次她沒有掙紮,只是臉更紅,頭更低了.

多少柔情蜜意在手與手搭成的心靈橋梁之間無聲的交流著.我的愛人啊!我要執子之手,默默前行,哪怕前方風刀雪刮,我也願與你踏落春夏秋冬.

"什麼時候出發?"許傑終于抵擋不住這種寂靜.

"後天的火車."

"怎麼這麼快!"

"我收到錄取通知書時已經晚了."

"路上千萬要小心,聽說G市治安不好."

"知道."

一切又恢複甯靜,我在也忍不住了:"許傑!你知道.高三是沖刺,這兩年來,我……我……一直都很——."

"恭喜你考上大學,要知道高三可是很艱苦的一年."許傑抬頭看著我,眼中滿是哀求.我宛如被潑了一盆冷水,心中一陣刺痛,手不自覺的放開.

寂靜!還是寂靜!

"她拒絕了我!"心中一個聲音大叫著,打碎了我剛建立起來的自信.余光掃視,她一副想想可憐的樣子,回味著她所說的話,也許她是對的,我是飽漢不知餓漢饑.她的成績並不是很好的一年,必須全力以赴,也許我不該在此時打擾她的心情.想著 想著我也就釋然了,只是心仍在隱隱作痛.

"那兒好漂亮!"突聽許傑的驚呼.

前方是一個美麗的花園,各種鮮花竟相爭相,在山風中搖曳生姿.部隊大院永遠都是城市中最好的綠化單位.

許傑飛快的跑去,步伐是如此匆匆,也許想避開剛才那尷尬的場面.

許傑驚奇地打量著花園中的花朵,時不時捧住花莖,閉著眼品味那醉人的花朵,我靜靜佇立在一旁,凝視著她動人的倩影.

她猛一回頭,接觸到我深情的目光.她向我笑笑,我感到她的心情已經有所好轉.

"前面有個小亭,想不想去看看."我向前一指.

"好啊!"

望江亭是個仿古的六角亭,建在斜坡上,周圍是茂盛的樹林,下方是寬闊的嘉陵江.平靜的江面猶如光滑的綢帶,偶爾行駛的渡輪,為它增添了幾縷皺褶.此時,夕陽已滑落在江岸上,將潔白的江面潑染成一片金黃.

我和許傑走進亭中,猛烈的江風從下往上吹刮著我倆的衣襟,讓黑發在空中飛揚,俯望山下景色,胸中一股豪情湧起.

"啊………………"我深吸氣,向山下大喊.

"啊………………"清脆的聲音在我身旁響起,看來許傑也禁不住釋放自已被壓抑的情緒.

我倆相視一笑,我張開雙臂,迎著江風,再次高喊:"許——傑!"

"周——曉——宇!"許傑也張開雙臂,微閉雙眼,一副專注的神情.

我望著她的側面,飄舞的長發在空中幻化成各種形狀.夕陽在她身上灑下金黃,好似下凡的仙子,此刻正要乘風飛去.此情此景,深刻烙刻在我心中,想必一生都難以忘記:那一天,那一個黃昏,那一個小亭,那一位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