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個沒有愛情的姑娘

讀大學的時候,我們是不准談戀愛的,因為是軍事學院,但說是這麼說,每一年都有那麼些按捺不住的人,明里不行就暗著行動,管您隊長教導員怎麼罵,先嘗嘗青春的甜美再說。

但大學4年,我就是沒有愛上誰——不是說自己長得可以就眼高,的確是自己沒有真正愛上哪一個,或者更確切地說,就是沒有遇到那種眼光只那麼一接觸立馬就怦然心動就神魂顛倒的姑娘,沒法。有一個女孩子對我倒是很好的,給我抄過好幾次稿子,還不時地給我拋來那些如火如電的目光。然而,我卻一直似是木頭一般無動于衷,她只得長長地歎了一口氣,走到一邊和另一個男生熱上了。

也不是說我一個也沒有看上眼。有一個是我們的“隊花”,很動人的,尤其是當她那雙似水的目光朝您看那麼一眼時,您的骨頭就酥了,然而我卻不敢愛上她。我雖然愛笑愛幽默,卻不敢喜歡太“活潑”的姑娘。所以對這個她,我也一直沒有動心。

但另外還有一個她,卻讓我迷迷糊糊了好一陣子。

她是個什麼長的千金,成績也特別好,尖子中的尖子。她還是小個子,稚氣十足的,整天都吱吱喳喳個不休,一看就知道是從官家出來的,沒吃過世間苦,沒嘗過人世的辣。但我偏偏很是喜歡她,喜歡她不像某些女孩那樣,人不大,心眼卻不小。和她在一塊,我很放心,很愉快。我們還真很合得來,一塊去“英語角”,一起上圖書館。慢慢的,她還約我星期天早起和她打羽毛球。一些個周末的今晚,我們還一起到冷飲店去吃點東西。最後,當大雪鋪天蓋地的飄然而下的時候,我們還一起拿了相機,叫上個做陪襯的女孩,就到校園背後那些山坡上那些樹林里,又是跑又是跳,照了一張又一張很是開心的照片。

我開始有些激動了。是不是愛上了人家呢?否則,兩個人怎會總愛在一起玩?何況,如今還一起出去照了相(當然,不是合影)!

這麼一想,我便咬了咬牙給她寫了一封信,說一些無關緊要的事後,就說了些含含糊糊的什麼感覺美好之類的話。

但她沒有回信。而且,第二天,見了我,她不再笑了。

真是怪。難道她不喜歡我?如果是不喜歡,怎麼和我那麼好?

大概第三天吧,傍晚,她叫我和她一起打開水去。我當然就從教室里拿了兩個壺跟了她去,一路上心里不住地嘀咕著。走到學院那個花園邊時,她說,到里邊走走吧。

“你啊,怎麼寫那些東西?”進了花園,她終于開口了,“我從來就沒想過這方面的問題,現在也不打算想。對我來說,讀書是第一。何況,我爸爸要是知道了非打死我不可。以後,我們還是好同學,但不許您再寫那些東西!”

原來,她和我那麼好,卻未動真情。

開始,我不相信,但不久我就感覺到了,她真的沒那個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