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打個電話騷擾你

步入大學不到十天,仗著有通信員在本宿舍的有利條件,我們就把全校一半左右的女生宿舍電話號碼都搞到手了。

沒事的時候,我們就撥個號碼找女生煲電話粥。

鄰近的其他幾個宿舍知道後分外眼外,硬是把通信員的電話薄奪了過去……從此,我們學校的“2003級新生電話大戰”正式開始了。

起初,由于男生頻繁的主動進攻,男生取得壓倒性的優勢,逼得女生每天晚上九點半一過就得把電話線拔掉,否則,鈴聲不斷。男生發現女生這一反應後便一步步把時間提前;九點、八點半、八點……這一招還真管用,部分男女生相見如夏天的烏云相碰般,頻頻放電,就差點沒放出雷聲把對方震倒。

終于,女生被逼到了極點,她們開始往男生宿舍打電話,瘋狂地打電話!暴打男生宿舍!(現在寫時,我還嚇得不敢大口喘氣,女生萬一要瘋狂起來,那真不得了哪!)她們將其稱之為“豪放幅巾幗自衛反擊戰”。

女生們大舉戰斧,向男生陣地殺來。雙方你來我往,殺得難解難分。而女生的優勢也漸漸凸顯出來,她們相當團結,分工極為明確,而且對戰術相當重視,戰半時極為投入。每當夜里十二點一過,男生正在夢周公時,女生便開始進攻了。

據小道消息稱,一般說來,女生每兩三個小時換一次班。交替時,兩個女生一同打電話,即將上崗的女生的睡意就頓然消失啦!而上一班的女生則可帶著愉悅的心情入睡。

據說,在自衛反擊戰的第一天中,所有女生都爭先恐後地抱著打電話,以便把自己的一腔怒火通過電話傳到男生宿舍,從而把所有男生活活燒死!甚至有80%的女生在自衛反擊戰的第一夜中眼都沒有合!

面對女生如此猛烈的進攻,男生退縮?哼!退縮那就不是男生!別看那一段時間內每隔15分鍾就來,把躺到床上不久剛要進入夢鄉的男生吵起,男生們毫不在乎。

只要你電話鈴一響,電話我就拿起來,然後眾人扯著嗓子喊:“呵呵,阿妹阿妹我愛你,就像老鼠愛大米,一口一口咬死你!”

但女生畢竟是女生,她們精明得很,只要感到你即將拿起電話,她們就“啪”的一下掛上電話。因而,電話一般響兩聲就悶了,有時甚至僅響一下!也因此我們那優美動聽的吼聲無法通過電話傳到“阿妹”們那邊,只能在心底回味。而我們的這一喊,往往會把管理員吵醒,他們就會接通廣播,用兩百五十瓦大功率的喇叭喊:“都幾點了!你們還喊!還想不想睡?”伴隨著幾束向上的手電筒光照,那如轟雷般的響聲把我們鎮住了,同時也震醒了不少其他宿舍的舍友。(實不相瞞,本宿舍在六樓最西角,管理員要一夜上下十幾次,他們能受得了嗎?)

每當我們在這威嚇聲中被迫躺到床上時,那該死的電話鈴又會響起。我們就立刻爬起,往回打,一個一個騷撓。只不過,我們學精明了,待對方接起後友好地問:

“你好,請問××在嗎?”

聽到此種溫柔之聲,女聲便也會友好地回答:

“噢,對不起,我們這兒沒有這個人。你打錯了。”

“噢,真不好意思這麼深的夜打攪你了。那麼……”把電話拿到洗手間,猛一拉馬桶,“嘩嘩……嘩嘩”這聲音傳到女生那邊。

緊接著傳來女生的尖叫聲“啊——”

“惡心!”

“啪”一聲,電話被掛上了。

男生則狂笑不止。

針對這一情況,在深夜,女生把電話線拔下,每隔幾分鍾便接上打一次,這一來,男生可吃不消了。為了捍衛男生的“尊嚴”,我們是無論如何也不能把電話線拔掉的。否則,不就是顯得我們男生太軟弱無能了嗎?于是,幾個男生宿舍第二天耷拉著眼皮,打著呵欠再次碰頭相聚,商量對策。

經過苦思冥想、撓頭抓耳、碰頭敲腦,以“二十四個臭秀才勝過八個諸葛亮”的偉大精神,我們終于想出了一條更好的方法:那就是,在夜間不同時間把電話開通。而且過一段時間就要往女生宿舍打一次。

計策已決,便開始實施。由于雙方誰也不畏縮。那一夜,我們的確滿載而歸。只有我們騷擾女生的份,根本沒有女生騷擾我們的份!

但我們男生這一舉措很快便被女生識破了,她們便找到我們樓的管理員,向他們投訴。中午時分,幾個男生宿舍被叫去召開特別招待會。

會後。男生們被勒令每人寫一篇檢討書,並保證以後不准浪費學校的水電!

晚上接到通知,說軍訓即將開始。一場電話之戰嘎然而止。

回想起來,男女生應貫徹實施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平原則才對。即使這是開學之初在極端無聊的情況下發生在局部男女宿舍這間的戰斗,也不該如此無禮呀!一點紳士形象也沒有。

幸而女生以君子之肚盛我部分男生之無聊,才得以有今日男生、女生的團結無隙。